乡村小医生

第56章 不能过去找你了

   事后,唐逸这货心里美了,尤其是当他瞧着擦拭过后的白色纸巾上被染上了丝丝血红色时,他的心里更是一个美呀,心说,老子也太幸运了吧,又破了个处,嘿嘿……

  咦?我草,胡斯怡这丫头可是胡斯淇的妹妹哦?这叫哪门子事情呀?姐姐没给弄上,却莫名的先将妹妹给弄了,这……

  想着,唐逸这货又转念一想,管她的呢,反正不弄也弄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不管咋说,老子都睡了市委书记家的小千金,嘿……

  胡斯怡从洗手间出来后,回到床前,红着脸娇羞地看了看唐逸,说了句:“我要回去了。”

  忽听胡斯怡要回去,唐逸不由得一愣,看了看她,然后回了句:“那好吧。”

  胡斯怡又是羞涩地瞄了唐逸一眼:“那,唐逸哥哥,我明天早上过来找你哈。”

  “……”待胡斯怡离去后,唐逸去冲了个澡,也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当他拿出他的那个BP机来看时间的时候,却发现有个传呼:“请回电至6852XXXX,胡斯怡。”

  瞧着这个传呼,唐逸皱眉一怔,然后慌是掀开被子,赶忙起床。

  完了之后,他急急忙忙跑去洗手间洗漱了一番。

  完了后,他也就下楼了,去宾馆前台给回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忽听见胡斯怡问了一声:“喂,是唐逸哥哥吗?”

  “是我呀。”唐逸回道。

  “唐逸哥哥,对不起哦!我……不能过去找你了!”

  唐逸皱眉一怔:“怎么了?”

  “唐逸哥哥,你就别问为什么了吧。”说着,胡斯怡话锋一转,“对啦,唐逸哥哥,我姐姐要我告诉你,她麻烦你去跟你们村村长说一声,说她不能去你们村教书了。还有,她要我告诉你,要你麻烦你们村村长,要他去乡教委说一声,说她也不能去西苑乡工作了。”

  听着胡斯怡这么地说着,唐逸也就没再问为什么了,而是说了句:“好的,我知道了。”

  因为他已经感觉了这里的缘由。

  “唐逸哥哥,真的真的对不起哦!我……我姐姐也要我告诉你,她说很对不起你!她还说……她不会忘记你的!她说,等过了这段时间后,就好了!我姐姐还说,只要有机会了,她会去乌溪村找你的!等了过了这段时间后,她就会给你打传呼的!唐逸哥哥,我姐姐要我告诉你,她说,要你一定要记得她!不过,唐逸哥哥,你也别忘了我哦!其实我好想去找你的!只是……”

  说到这儿,忽听胡斯怡惶急小声地说道:“好啦,唐逸哥哥,我不能跟你说了,要挂了。我妈回来了。”

  随即,就只听见胡斯怡‘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忽听这挂电话的声音,唐逸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他大概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她妈管制住了她们俩,估计是不让她的女儿跟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吧……

  但是唯一值得唐逸欣慰的就是,胡斯淇和胡斯怡这两个丫头对他都很好……

  唐逸想着自个跟胡斯淇或者是胡斯怡都没有那种可能性,毕竟这两个丫头都是市委书记家的大小千金,所以他很快就将自己从一时的伤心境地中走了出来。

  不由得,他忽然想起了上回来江阳市的时候,帮市常委书记安永年治疗马上风那事来……

  想到这儿,他忽然动念一想,于是他忙是冲宾馆前台的女孩说了句:“小姐,麻烦你借我一张纸条和一支笔用用好吗?”

  “好的。”前台的女孩忙是娇滴滴回答了一声,随之就拿了一张便签纸和一支笔给他……

  唐逸拿过纸笔,就伏在前台这儿给写了一付药方。

  待写完药方后,他将笔还给了前台的女孩,然后立马掏出了安永年给他写的那个电话号码,给拨去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问了句:“请问是安书记吗?”

  “我是。你是哪位?”

  “安书记,你好。你还记得那晚给你治疗马上风的那个医生吗?我就是那个医生。我姓唐,你叫我唐医生就好了。”

  电话那端的安永年愣了一下,然后忙是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给复诊来了呀?”

  “对。”

  “那……你约个地点吧,我过去找你。”

  唐逸张嘴就回道:“我现在在雨花路如家宾馆这儿。要不……我就在大堂这儿等着你?”

  “好。我马上就过去。”之后,唐逸坐在大堂休息区的沙发前等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忽然,一位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前来冲唐逸问了句:“请问你是唐医生吗?”

  唐逸扭头一瞧,愣愣地打量了这位女子一眼,不由得嗅着了一股幽香的味道。

  这位女子身材非常的好,该突的地方突,该翘的地方翘,面容白净,非常的靓丽,洋溢一种诱人的韵味。

  唐逸愣怔怔地打量了一眼这女子后,才回了一声:“我是。”

  “唐医生,你好。我安书记的秘书,我姓江,你叫我小江就好了。”

  唐逸这货瞧着这位女子非常的靓丽,他不由得打趣了一句:“我的年龄没你大,我还是叫你江姐吧?”

  江秘书稍显娇羞地抿嘴一笑:“嘻。只要你叫的顺口就好。”

  “对了,安书记呢?”

  “安书记在外面,他要我过来叫你去他的车上。要不……我们这就出去吧?”

  “成。”随之,唐逸也就随同江秘书出了大堂。

  出了大堂后,唐逸瞧见了有一辆桑塔纳停靠在前面的花坛边。

  96年那会儿,这车还是很牛X的。

  江秘书忙是笑微微地上前去,为唐逸打开了车后座的门,手势示意道:“唐医生,请!”

  于是,唐逸也就坐进了车内,扭头一看,只见安永年就坐在身旁。

  见得唐逸坐进了车内,江秘书忙是为他关上了车门。

  安永年面色有些低沉,冲驾驶室坐在的司机说了句:“小李,你下车去和小江转转吧。”

  “好的。安书记。”回应着,司机小李就机灵地推开了车门,下车了,然后‘碰’的一声撞上了车门。

  江秘书见得小李下车来了,她也就忙是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跟赶紧闪一边去。

  安永年扭头瞧了一眼车窗外,见得小李和小江走远了,于是他便是冲唐逸说道:“好了,唐医生,我们开始复诊吧。”

  唐逸扭头看了看安永年,忽然冒出了一句:“安书记,您还是叫我小唐吧。”

  安永年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微笑道:“那好,小唐,我们开始复诊吧。”

  于是唐逸直接将事先写好的药方掏出来,递给了安永年:“给,安书记。您就按照这药方抓药吃,暂时服用7天,然后再看看效果。”

  安永年听着,心里愣了一下,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心说,麻痹的,这小子是不是讹上我了呀?是不是看我钱包里钱好拿呀?还他妈要看看效果?

  因为安永年以为这次复诊完,给唐逸这小子一笔钱就拉倒了,这样的话,他也就心安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还要继续复诊。

  唐逸见得安永年接过药方后,一直没有吭声,他也觉察到了,知道他们这些当大官的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没玩没了的……

  于是他便是微笑道:“安书记,您要是不想复诊了也没有关系,反正生命危险是没有,只是……就是跟女人那事……”

  又听唐逸这么地说着,安永年这心里更是沉沉的,因为他才40多岁,还不到50呢,要是这就睡不了女人了的话,生活得多闷呀?

  唐逸又是觉察到了安永年内心的害怕,于是他又是微笑道:“安书记,如果您按照我的治疗方法,配合治疗的话,我保证在2个月后,您就跟那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似的。”

  再听唐逸这么地一说,安永年忍不住打量了他一眼,像是忽然对这小子有了一种莫名的好感似的……

  原本他是打心里的排挤唐逸这小子的,很不喜欢他,也不想跟他这类小角色常打交道的,还有就是,他也担心唐逸会张扬他的事情……

  可是转念一想,他觉得这小子还蛮有城府的,应该是不会张扬他的事情的……

  想着,安永年忽然冲唐逸问了句:“这次多少钱呀?”

  唐逸微笑地打量了安永年一眼:“钱就算了吧。我也不是只认钱的医生。”

  忽听唐逸这么地一说,安永年的心里又是咯咚了一下,心说,那他小子究竟想做什么呀?难道是……有啥事求我?

  想着,安永年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那你想要什么?”

  “只想跟安书记您交个朋友。”唐逸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忽听交朋友,安永年愣了一下,然后忙道:“好呀。”

  “既然是朋友了,那么以后有事……我可就得麻烦您了哦?”

  “朋友嘛,应该的。”安永年忙是微笑道。

  “……”

  安永年表面上是答应跟唐逸做朋友了,但实际上他心里早有防范,也怕唐逸这小子以后没事就老烦他,于是他也就将江秘书的BP机号告知了唐逸,说以后有事找江秘书就好了。

  这样一来,也给足了唐逸面子,回头真有事,江秘书那儿就给挡了,所以也烦不着他安永年。

  安永年之所以这么做,也答应跟唐逸交朋友,那是他期盼唐逸能将他的病治疗好,同时怕他将他的事情张扬出去,这样答应做朋友了,那么唐逸这小子应该是不会张扬的。

  安永年心说,麻痹的,就你这b小子也想在我面前摆弄城府?之后,唐逸跟安永年继续聊了几句,也就借口说有事,便是下车了。

  等司机小李和秘书小江回到车上后,安永年对小江说了句:“小江呀,刚刚那位医生,就是我的私人医生,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他可能会先找你。”

  “好的,我知道了,安书记。”江秘书忙是回道。这次,唐逸在江阳市跟安永年也算是结交上了关系。

  不管怎么说,安永年好歹也是市常委书记、副市长,是江阳市的第三把手,所以这关系以后肯定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