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9章 撞着了杜薇老师

   “呵……”杜薇老师粲然一乐,“你小子还蛮风趣的哦。”

  “……”上到4楼后,顺着走廊来到杜薇老师的房门前,她这才扭身将手头的那包东西递给唐逸:“来,唐逸,帮老师拎一下,老师开门。”

  “好的。”说着,唐逸就忙是伸手给接了过来。

  于是,杜薇老师从她的小包里找出了钥匙来,打开门,一边推开,一边礼让道:“来,唐逸,进屋吧。”

  唐逸忙是一笑,说道:“你先进吧,杜老师。”杜薇老师住的是一个小一居室,外面是个小客厅,里面是卧室。

  进到小客厅后,杜薇老师忙是微笑道:“来,坐吧。”

  于是,唐逸也就走到了沙发前,扭身坐了下来。

  杜薇老师则忙是弄茶水去了。

  待泡好了一壶茶,杜薇老师给端来沙发前,搁在了茶几上,接着摆上了两个茶杯,给唐逸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完了之后,她扭身在侧旁的沙发前坐了下来,斜对着唐逸。

  坐下后,杜薇老师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问了句:“你爷爷还在吧?”

  因为曾经做家访时,杜薇老师也知道唐逸家的情况。关于唐逸这位学生,可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曾经帮助过唐逸,彼此的师生情还是颇深的。

  竟因为如此,唐逸才觉得杜薇老师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听得杜老师那么地问着,唐逸忙是微笑地回道:“我爷爷还在。只是……已经卧病在床快大半年了。我想……估计是快不行了?”

  杜薇老师听着,她那天生的怜悯之心泛起,不由得问了句:“那……我能帮你什么吗?”

  “不用了,杜老师。现在……其实挺好的了。”

  “那……”杜薇老师又是打量了他一眼,“是不是等你爷爷过世了,你也打算出去打工呀?”

  “看情况吧?说不好?”说着,唐逸不由得一笑,“嘿……没准我会进西苑乡医院上班?”

  “能进去吗?”

  “有人答应说帮我弄进去。”

  杜薇老师忙道:“那就成。要是能进医院上班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了。因为去外面打工也是漂着,也不稳定。”

  听得杜老师这么地说着,唐逸略有邪念地打量了她一眼,然后乐道:“要是以后真能进西苑乡医院上班的话,那我就常来找杜老师玩哈?”

  “好呀。”

  听得杜老师答应得那么爽快,唐逸欢喜地乐了乐,又是偷偷地瞄了她一眼,目光不由得扫了一眼她的领口内,那片雪白之地甚是招眼……

  之后,唐逸继续杜薇老师这儿坐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他见窗外的天色已晚,于是他忙是笑微微地站起身来,说了句:“那个什么……杜老师,时候不早了,我得去码头等船了。”

  忽听唐逸说要走了,杜老师忙是站起身来,顺口说了句:“吃了晚饭再走呗?”

  “不了。杜老师,你知道的,等吃了晚饭就没有船进乌溪村了。”

  “呵……”杜老师不由得一乐,“也是,那好吧。”

  于是,唐逸也就扭身朝杜老师这方走来了,打算从她跟前绕出茶几……

  然而由于唐逸没有上心,一脚绊在了垃圾筐上,忽然一下就朝杜薇老师扑了过去……

  由于杜薇老师也没有作心,被唐逸这下倒下来,正好将她给推倒在沙发上,唐逸正好伏在了她的身上,整个面部正好埋在了她的两峰之间。

  杜薇老师慌是仰头一瞧,羞得面红耳赤的,甚是尴尬。

  估计是头埋在这杜薇老师那两峰之间太舒服了,闹得唐逸一时也没着急抬起头来,而是在感受着她胸口的温香和心跳,随之一种本能的反应传遍了他的周身……

  这更是闹得唐逸一时不大好意思站起身来了,生怕杜老师瞧见了他的那顶帐篷。

  杜薇老师感受着唐逸的头还埋在她的胸口,不由得,她也是有了一种本能的反应,只觉浑身开始发热,身体好似莫名的酥软了似的,忍不住吐气如兰地一口呼吸:“呼……”

  记忆中,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个男人这样地趴在她的身上了,曾经在无数个夜晚,她很渴望、很渴望……

  毕竟她如今已经是一位二十六七岁的女子了,所以要说她不想这些事,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也是一个很正常的女子。

  再想想,她打自来了这西苑乡中学后,就这么不知不觉地度过了五六年,一个人的日子里,她偶尔总会感觉寂寞的,总会渴望被一个温暖怀抱拥着的。

  所以这种突然意外的身体接触,也是触动了她寂寞已久的心弦,因为她一直都在渴望……

  如果唐逸真想,她也渴望被他就此要一回。

  就此僵持了好一会儿之后,唐逸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尽管他那顶帐篷还没下去,但是老是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事,于是他忙是囧态地爬起身来,立马扭身背过了杜薇老师。

  杜薇老师躺在沙发上,默默地仰视唐逸尴尬地起身了,不由得她的面上泛起了一阵失望之色。

  只是她也不好意思主动开口给唐逸而已。

  这时,唐逸背着她,说了句:“好了,杜老师,我走了。”

  “那我送送你吧。”说着,杜老师忙是仰身坐起,随之站起了身来。

  唐逸也就慢慢地朝门前走去了……

  杜薇老师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就在唐逸伸手要去打开门的时候,忽然,只见杜薇老师涨红着脸,忙是伸手过去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在他耳畔说了句:“明早再回去不行吗?”

  忽见杜薇老师如此,在他耳畔这么地说着,唐逸吃愣愣地朝她转过了身来……

  见得唐逸转过了身来,忽然一下,杜薇老师的寂寞终于爆发了,猛地一把搂着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嘴就狂热地啃了上去……

  闹得唐逸差点没喘过气来。

  唐逸憋着一口气,慌是扭头一声粗喘:“呼……”

  随即,杜薇老师追着他的嘴又是狂热地啃上了……

  感受着杜老师那香甜滑腻的舌尖抵到了他的嘴里,一时间,唐逸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随之便是激切地迎合了起来……

  就此在门前一番激烈的缠绵过后,不知不觉间,彼此的身上早已光溜,衣衫早已不是去了何处。

  唐逸再也按耐不住了,忽地一把抱起杜薇老师就朝沙发前走去了。

  到了沙发前,他将杜薇老师往沙发上撂下,一边伸手分开她的腿,一边就俯身而下了,当杜薇老师感觉到一个滚烫的异物入侵时,她忍不住在唐逸的耳畔‘啊’一声……

  云雨过后,当唐逸‘呼’的一声倒下时,杜薇老师仍是意犹未尽地一把抱紧他的腰,在他耳畔呼哧呼哧地余喘着,面上的红霞久久未能褪去。

  稍稍歇息过后,杜薇老师甚是娇羞地在唐逸耳畔说了句:“你这头驴真大胆。”

  唐逸听着,忍不住嘿嘿地一笑,回了句:“是老师让我大胆的。”

  听着,杜薇老师内心又是一阵娇羞,然后忙是说道:“好啦,下去了,你压得老师喘不过气来了。”

  待唐逸下马后,杜老师忙是说了句:“茶几上有纸巾。”

  于是,唐逸扭身去扯过一张纸巾来,马虎地擦拭了一下,也就跑去门前找衣衫去了。

  杜薇老师羞涩地擦拭过后,冲唐逸说了句:“把我裙子扔给我。”

  这会儿,房间内也是黑麻麻的了,待杜薇老师穿好裙子后,便是起身去打开了房内的灯。

  然后,她扭身冲唐逸说道:“我去做饭了。你就坐明早的船回乌溪村吧。要是无聊的话,你去卧室看电视吧。”

  “好的。”唐逸应了一声。

  之后,当杜薇老师去厨房做饭后,唐逸也就毫不客气地走进了她的卧室,打开灯,然后去打开了电视。

  随后,他也就扭身在她的床前坐了下来,无聊地瞧着电视,一边回想着刚刚跟杜老师所发生的,不由得欢喜地一乐,心说,这也太意外了吧?竟是就这样跟杜老师睡过了,嘿嘿……

  想着刚刚那事,唐逸心里能不乐吗?

  因为她可是他暗恋的第一个女人。一直来,唐逸都不曾敢想自己会跟杜老师怎么样,倒是曾幻想过,也曾在梦里跟杜老师发生过关系。

  但要说实际生活中,他还真不敢想能杜老师怎么样。

  不过,这些不曾敢去想的,却是在这样的一个意外中发生了,感觉是那般的真切、奇妙……

  想着想着,唐逸不由得又是嘿嘿地乐了乐……

  此时此刻,江阳市市委家属大院,胡斯淇家。

  胡斯淇闷闷不乐地伏在她房间内的写字台前,下巴下磕着一本打开的书,只见她一脸抑郁的样子,嘟嚷着嘴,像是对现状或者环境的不满。

  尽管她跟唐逸的接触时间很短,但是留给她的回忆却是一连串,总是不断地闪烁在她的脑海……

  那次她在乌溪村小学昏迷不醒时,是唐逸酒醒了她,醒来后她第一次发现眼前的那个男孩有点儿可爱也有点儿邪恶,给了她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说讨厌却又喜欢……

  第一次她在大巴车上被人绊倒了,是唐逸挺身而出,帮她揍了那个家伙,为了她,唐逸惹下了一连串的麻烦……

  回想着唐逸将李俊的胳膊弄得脱臼那事来,胡斯淇忍不住扑呲一声偷笑:“呵……”

  正在她为此偷笑时,她妹妹胡斯怡蹑手蹑脚的、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侧:“在笑什么呢?”

  忽听胡斯怡在身后侧说话,吓得胡斯淇一愣,忙是坐起身来,扭头白了胡斯怡一眼:“死丫头,你想吓死姐呀?”

  “呵呵……”胡斯怡没脸没皮的一阵窃笑,然后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她姐姐一眼,问道,“姐,你不会是在想……唐逸吧?”

  胡斯淇心里咯咚了一下,内心感到了一阵羞涩,可是嘴上却是说道:“我才没有想他呢!”

  “没有才怪呢!”说着,胡斯怡话锋一转,“姐,你不会真的爱上了唐逸吧?”

  “没有!”胡斯淇死不承认道。

  “那你真的打算为了爸爸的前途嫁给朱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