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0章 不许爱上老师

   “哼!”说起这事,胡斯淇就是一肚子的火,“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朱青的!”

  “可是这是妈妈的意愿呀。”

  “管我什么事呀?她要是想,她嫁给他好了呀!”

  “嘘——”胡斯怡忙是手势道,“妈就在外面的客厅呢。”

  “我管她在哪儿呢!”

  “姐,我发现你只会生闷气。实际上,你也不敢怎么样。妈不让你去西苑乡教师了,你不是也不敢去了吗?要是我的话,我才不会管她那么多呢!”

  “……”

  地点回到西苑乡中学,杜薇老师的房间。

  这会儿,唐逸正在杜薇老师的卧室里瞧着电视。

  杜薇老师做得了晚饭后,将饭菜在客厅的桌上摆好,然后自个会心地一笑:“嘻……”

  随着这一笑,她扭身朝卧室那方走去了。

  这晚对于杜薇老师来说,是她很久很久以来最为开心的一晚了,因为唐逸的存在使得她暂且淡忘了那长久以来的寂寞和孤独的存在……

  尤其是当她回想着之前跟唐逸做的时候那种感觉,更是使得回味无穷……

  记忆中,她都忘了自己曾在何时做过这事了?

  那种感觉使得她终于还记得自己是个女人,是一个需要男人来温暖和爱护的女人。

  这种长久以来的寂寞和孤独使得杜薇老师也顾及不得唐逸曾经是她的学生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他就是一个真正的热血男儿,想着之前和他做那事的时候,他是那么的给力,好似每一下都捣到了的活心尖子上似的,令她感觉是那般的切骨,那般的惬意,在被唐逸一下下将她推至巅峰时,那一刻给她的感觉是,就在那一刹那间死去也愿意……

  这就是做女人的滋味。

  那滋味真好。

  杜薇老师来到卧室,见得唐逸坐在她的床前,她不由得略有些娇羞的一笑,含羞地走至唐逸的跟前,显得一副娇媚之态,眼神中流露着一种眷恋之情,像是还想要一回似的。

  唐逸抬头瞧了一眼杜薇老师,见得她那副样子,他略微一怔,感觉有些羞涩地问了句:“杜老师,是不是饭做好了呀?”

  “嗯。”杜薇老师含羞地应了一声,两颊红扑扑的,缓缓的,她竟是垮上去,坐在了唐逸双腿上……

  忽见她如此,唐逸竟是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羞涩。

  杜薇老师羞笑地瞧着他,缓缓地凑近他,微微地闭上了双眼,不觉间,她那娇红的薄唇已经紧贴在了唐逸的唇上……

  她的唇薄薄的柔柔的香香的……

  不知不觉间,唐逸又是来了感觉,热切地迎合上了。

  随之只见杜薇老师缓缓地将唐逸给推了下去……

  就此,两人又来了一回,

  云雨过后,杜薇老师意犹未尽地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爱死你了。”

  唐逸听着,不由得一乐,也没有说什么。

  “好啦,该去吃饭了。”杜薇老师又是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随后,待唐逸在客厅里与杜薇老师围着餐桌面对面地坐下后,他忍不住打量了她一眼,只见她是那般的娇媚、迷人……

  杜薇老师含羞地瞄了唐逸一眼,说了句:“你和我的事情……可不许出去乱说哦。”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放心吧,杜老师,我不会乱说的。”

  “还有……”说着,杜薇老师愣了一下,又是瞄了唐逸一眼,“你我可以……那样,但是你可千万别爱上了我,因为……老师已经不是……不是一个好女人了。”

  “不。杜老师,你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个好女人,永远都是。”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杜薇老师略有些欢喜地一笑,然后说道:“好啦,我们吃饭吧。”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饭后,等杜薇老师收拾完碗筷,然后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杜薇老师也就张罗着洗澡睡了。

  随后,唐逸竟是跟杜薇老师一起去洗手间洗了回鸳鸯浴,在洗的时候,两人又是莫名地痴缠上了,又做了一回。

  完事后,等回到卧室,一起睡进被窝后,又是不知不觉地痴缠上了……

  也搞不清是谁主动是睡被动了,反正这晚,杜薇老师特别的兴奋,像是要将以前所渴望的一次给补回来似的。

  对于唐逸这货来说,也是异常的亢奋,因为这可是他第一次暗恋过的女人,所以这晚竟是有幸享受她那娇好的身躯,他这货也是可劲地折腾和蹂躏……

  第二天一早,当唐逸渡船返回乌溪村时,在船上,他小子回想着昨晚所真真切切发现过的事情,不由得再次乐了……

  开船的孙老头瞧着唐逸那货自个坐在船上傻乐着,不由得问了句:“你小子傻乐啥呢?”

  唐逸笑嘿嘿地瞧了瞧孙老头:“老东西,你不会懂的。”

  “草!老子有啥不懂的呀?是不是你这臭小子这次进城睡着了女人呀?”

  “嘿……”唐逸只是一乐,没作解释。

  “我草,瞧你个瓜娃子傻乐的样儿,八成是在城里睡着了女人吧?说说看,是不是那滋味比吃肉还美呀?”

  唐逸又是一乐,然后冲孙老头说了句:“你这老东西就知道吃肉!”

  “……”半小时,待船靠近乌溪村岸边时,唐逸忍不住欢喜跳上了岸……

  孙老头忽见唐逸这小子竟是飞身跳上了岸,瞧着他是一愣一愣的,心说,我草,唐逸这臭小子是不是将他爷爷那身本领全给学到手了呀?他姥姥的,老子还真没看出来呀,原来这臭小子也没有显露过呀……

  村里的老人都知道,唐逸他爷爷唐大川不仅医术超群,而且还有着一身硬功夫。

  反正那会儿那些老人们都不敢轻易招惹唐大川。

  据说,唐逸他爷爷年轻时在邻近的一个村里帮一位女的瞧病,借着治病为由,将那女的就给睡了,后来那女的的男人不干了,急了,便是召集整个村的人来,要打死他爷爷,可是谁曾料想,他爷爷唐大川竟是将整个村的100多汉子全给放倒了。

  总之,关于唐逸他爷爷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至于那个是真那个是假,估计也只有他爷爷自己知道了。

  但是有一点是真的,他爷爷以前确实是骗了不少女人睡。

  得知唐老爷子卧病在床的时候,开船的孙老头曾说过一句——那老东西就算死,这辈子也值了,因为他这辈子可是睡了不少的娘们了。就在唐逸扭身要朝村里走去时,忽然,他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在唐逸掏出BP机的时候,孙老头再次愣了,心说,麻痹的,这臭小子居然连他妈BP机都有了,是不是这回走了狗屎运了呀?进城捡着了一个大皮包呀?

  唐逸瞧了瞧BP机的显示屏:“请速回电至6231XXXX,方乐乐。”

  回电?

  唐逸有些郁闷地皱眉一怔,心说,娘西皮的,咱们这乌溪村哪有电话呀?怎么他妈回电呀?

  瞧着唐逸愣住了,孙老头在船上乐了:“嘿……傻b了吧?回不了电话了吧?看你小子还臭显摆?”

  这村里人都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孙老头也不例外。

  在孙老头正这么说着的时候,唐逸忽然想起了他裤兜揣着的那块‘大砖头’……

  咦?老子不是有个大哥大吗?刘晓静不是借了一个大哥大给老子暂时用来着么?

  于是,唐逸这小子一边伸手摸出那个大哥大来,一边回身冲船上的孙老头说了句:“谁说老子回不了电话了呀?”

  忽见唐逸摸出了一个大哥大来,孙老头傻眼了:“我草!你这死小子搁哪儿发的财呀?”

  唐逸这货则是乐嘿嘿地回了句:“你这老东西不是笑话老子回不了电话么?”

  孙老头一脸灰黑:“草!回你的电话吧!”

  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也就给方乐乐回过去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电话那端的方乐乐忙是嬉笑地问道:“是唐逸吗?嘻。”

  “是我呀。”

  “呵。对啦,你是不是回去了呀?”

  “对呀。”

  “那我……明天去找你玩呗?”

  “明天?”唐逸皱眉一怔。

  “对呀。”

  “那你什么时候来呀?”

  “明天上午吧?可以了吗?”

  “可以呀。”唐逸回道,“但是……你具体什么时候到呀?”

  “上午10点来钟那会儿呗,行吗?”

  唐逸想了想,然后说道:“要不你还是过阵子来找我玩吧?因为我们村进出村不方便。只要早上和傍晚的时候有船。”

  “啊?”电话那端的方乐乐猛地一怔,“你们村……这样呀?”

  “对呀。”

  “那过阵子是什么时候去找你呀?”

  “嗯?”唐逸又是想了想,“10天后吧。”

  “那,好吧。”

  “……”给方乐乐回完电话后,唐逸也就扭身往村里走去了。

  对于唐逸来说,这风景秀丽的乡村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因为打小就生活在这里,就算再美,也审美疲劳了。

  待他沿着村道路过村卫生站的时候,正好,赶巧似的,坐在大厅的廖珍丽医师一眼瞧见了他,她忙是欢喜地大喊了一声:“唐逸——”

  唐逸回头一瞧,望着廖珍丽医生,愣了愣,然后才问了句:“廖姐,你有事找我呀?”

  “你过来嘛!”

  于是,唐逸也就回身朝村卫生站走去了。

  待他进了卫生站的大厅后,来回瞧了瞧,见得郭振花大夫好像没在,于是他问了句:“郭大夫没在呀?”

  “她要明天才来。”廖珍丽医生回答着,然后有些媚态地瞄了他一眼,“你这家伙走近一点儿嘛,有事跟你说。”

  唐逸听着,正转头,一边朝她的办公桌前走近,一边冲她问了句:“啥事呀?”

  廖珍丽医生瞧着他,微微地一笑,乐道:“告诉你这家伙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西苑乡医院院长答应了你那事。”

  “真的?”唐逸欢喜地一怔。

  “废话,我还能骗你呀?”

  “那我是不是……可以去西苑乡医院上班了呀?”

  廖珍丽医生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样吧,等明天郭振花大夫来了,我看看,如果可以的话,这两天我就带你去医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