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2章 送她离开千里之外

   余文婷狠狠地亲了唐逸一番,然后也就扭身朝快艇上登去了。

  唐逸瞧着余文婷登上了快艇后,他慌是冲刘晓静说道:“快!走!”

  刘晓静见得唐逸担心被村里人发现,于是她也就忙是将快艇调转头,随即便是‘轰’的一声,开着快艇离开了湖岸,激起了一溜激荡的浪花来……

  唐逸望着快艇驶向了湖心,他终于放心了,喘了口气:“呼……”

  想着他终于帮助余文婷逃出了乌溪村,他这心里也是像是卸下了一块重石似的。

  他再次望着快艇驶去的方向,然后也就缓缓地扭身朝树林走去了,打算斜穿过树林,沿着南岸返回村里了。

  就这时候,忽然听见树林传来了一声叫唤声:“文婷——”

  忽听牛成福那色货来寻找余文婷了,唐逸的心里咯咚了一下,一时屏住了呼吸……

  待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调整好了自个的心态状态,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随之,唐逸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文婷——”牛成福又是叫唤了一声,声音好似愈来愈近了。

  唐逸听着,忙是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朝树林外走去了,这时候,牛成福正好钻到了树林中来。

  牛成福忽见迎面从树林里走出了唐逸,他不由得皱眉一怔,疑惑地打量了唐逸一眼,问了句:“你见着我家余文婷没?”

  “没有。”唐逸摇了摇头。

  “真没有?”

  “废话。我都说没有了。”

  牛成福见得唐逸那态度,他心里有些不爽了,心说,麻痹的,小兔崽子,老子忍你很久了!

  不由得,牛成福瞪了唐逸一眼:“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呀?”

  忽见牛成福瞪眼了,想要教训他,唐逸自然是不善,也是目光锐利地盯着他:“老子说话就这样!”

  “草!!!”牛成福一声震怒,“你是不是他妈找揍呀?”

  唐逸冷冷地横了牛成福一眼:“麻辣隔壁的!你牛成福算个啥玩意呀?跟老子面前吼吼个毛呀?”

  “告诉你,唐逸:我可是他妈忍着你很久了!!!”

  “嘿,”唐逸一声冷笑,“我有什么让你牛成福忍着的呀?”

  “就你这副他妈个样子,老子看着就不爽,你知道不?”

  “草!老子要你看了吗?是自己犯贱,要看,管我蛋事呀?”

  牛成福见得唐逸这小子还真敢跟他呛呛上了,他心里这个不爽呀,两眼再次鼓得牛眼似的,圆瞪瞪地瞪着唐逸,忽然,只见牛成福一声哼,挥拳就朝唐逸的太阳穴袭去了:“我草!!!”

  唐逸慌是歪头一闪,闪躲了过去。

  牛成福一拳袭空,心里更是顿时冒火星子,追上前去,又是挥拳袭去……

  唐逸再次往后退步,闪躲了过去。

  见得怎么打不着唐逸,牛成福心里这个怒呀:“我草!!!”

  “草你妈个蛋呀?”唐逸忽地火了,“不想满地找牙,就他妈滚!!!”

  忽见唐逸火大了,牛成福更是火大了,再次追上前去,挥拳就袭击而去……

  这回,唐逸怒眼一瞪,抬手就一把攥住了牛成福的拳头,一把死死地攥紧,跟钳子钳住了似的。

  牛成福忽见唐逸竟是一把攥紧了他的拳头,急得奋力一拽,想拽出拳来,可是全是无济于事,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拳头依旧被唐逸死死地攥住的。

  唐逸怒眼瞪着牛成福:“麻痹的!娘西皮的!差不多就得了哦!你若是真想要老子动手的话,恐怕你就直接进西苑湖了哦?”

  就在这时候,牛成福他爸悄然无声地钻到了树林中来,忽见牛成福跟唐逸好像是呛呛上了,他爸惶急道:“成福!你这是干吗呀?你跟人家唐逸打什么打呀?松手!”

  唐逸扭头看了看牛成福他爸,也没有吱声。

  牛成福他爸一脸灰黑地上前来,一把拽住牛成福,冲唐逸说道:“唐逸呀,好了好了好了,别打了别打了!我们家牛成福就这德行,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哈!”

  谁料,牛成福扭头冲他爸吼了一声:“你滚一边去!!!”

  牛成福他爸忽见儿子竟是这样地吼着老子,气得他爸怒眼一瞪,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在牛成福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过后,牛成福他爸恼火道:“你还真是他妈个混账!冲老子你都敢吼了呀?”

  牛成福忽见他爸发火了,吓得他心里咯咚了一下,他还是有点儿怕他老爸的。

  一直来牛成福他爸都是好个脾气,很少跟村里人发生争执什么的,所以牛成福忽见他爸发火了,他还是害怕了,于是脸涩涩的冲唐逸说了句:“好了,撒手了。”

  唐逸这才松开牛成福的手。

  见得终于散开了,牛成福他爸忙是好声地冲唐逸问了句:“对了,唐逸,你瞧见我们家那儿媳妇余文婷没?”

  “没有。”唐逸应了一声。

  “呃?”牛成福他爸皱眉一怔,“我听……达子他老婆说……说好像看见余文婷朝南岸树林里来了呀?”

  唐逸非常镇定地回了句:“那我就不知道了。”

  牛成福他爸皱眉想了想,然后冲唐逸问了句:“呃?对了,唐逸呀,你上午怎么来这儿呀?”

  唐逸早有准备,回道:“牛伯呀,我这不是在西苑湖钓鱼么,正好内急,就跑来了树林里解决来着。”

  “哦……”牛成福他爸应了一声,又是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唐逸,“那你就真没看见我们家余文婷吗?”

  “真没有。”

  “那成,那我们就再找找吧。谢谢你了哈,唐逸。”

  “没事。牛伯,您客气了。”

  “……”

  直到晌午过后,牛家将整个乌溪村都找遍了,就是没有找着余文婷,这牛家着急了。

  牛成福他爸愁眉不展地坐在堂屋的门槛上,吧嗒了一口旱烟,然后一脸灰黑地抬头瞧了瞧坐在柴墩上的牛成福:“不成就去乡派出所报案吧?”

  牛成福闷闷不乐地嘟嚷着嘴:“报案有啥用呀?”

  “咋就没用呢?至少也得知道这人是怎么就没有了吧?”

  “没有了就没有了呗,知道又能咋样呀?”

  “草!老子早就说过,让你这色货让余文婷给下个蛋,也不知道你晚上都干嘛了?那么长时间了,也没给种上!这要是给咱们牛家下了个蛋的话,她也不至于跑了吧?孩子就是女人的命根子,有了娃儿,她余文婷指定不会跑!”

  “现在说这个还有啥用呀?”牛成福回了句。

  他爸又是吧嗒了一口旱烟,然后说道:“你不去报案,我去!我就得整明白,这人是咋就没了的?”

  这时候,牛成福忽然蹦出了一句话来:“没准她跳西苑湖投水了,那么大个西苑湖,你上哪儿捞去呀?”

  忽听牛成福这么地说着,他爸又是吧嗒了一口旱烟,然后问了句:“她就那么不安心,情愿死都不想在我们村呆着吗?”

  “谁知道?”

  “草!你每晚都跟她睡在一张床上,连这个都不知道?”

  “不是说人心隔肚皮吗?”

  “得!我也懒得跟你这色货说了,老子还是今晚上去一趟西苑湖吧!无论如何,老子也得整明白余文婷是咋没的?”

  “……”

  这天晌午,当唐逸从西苑湖钓鱼回来后,也就忙是进他爷爷那屋瞧了瞧。

  他爷爷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忽见唐逸进屋来了,忙是努力翻眼瞧了唐逸一眼:“小逸呀,今日晌午……你就……不用给爷爷熬粥了吧。爷爷……恐怕是……要走了。”

  唐逸忽见爷爷这样,心头一紧,慌是冲到了床前:“您是不是……在说胡话了呀?”

  “爷爷这不是……”他爷爷的气息愈来愈薄弱了,“不是在说胡话了。好了,总算是……等着你回来了,爷爷……也该……上路了。以后……你就……顾好你自己吧。记得……无论如何都要……娶个婆娘,给……给唐家生个小子。你要是……娶不上婆娘,就算是偷……你也得给偷个……婆娘,给……给生个小子哈。好了……爷爷……好累了……还是……上路吧……”

  话毕,就只见唐老爷子的两眼皮子耷拉了下去,随即,只见他的手也忽地垂了下去……

  “爷爷!”唐逸眼泪就下来了,惶急推了推他爷爷,“爷爷!爷爷……”

  唐老爷子再也没有回音了……

  忽然,唐逸哭嚷地一声大喊:“爷爷”

  由于唐逸还算是个孩子,他爸爸不在了,妈妈也改嫁了,所以他爷爷死后,这丧事也就由村长给操办。

  村长本是想要村里人集资将唐老爷子的丧事办得风光一些,可是唐逸没让村长去集资,他交给了村长5000块钱,问办丧事够了不?

  村长见有这5000块钱,就说了句,太够了。

  因为96年那会儿的钱还挺值钱的,一般农村办场丧事也就花个一两千足以了。

  村长见得唐逸这小子给了他5000块,所以他也就将这丧事办得是体体面面、热热闹闹的。

  最后还剩下1000多,村长本想交还给唐逸,可是唐逸没要,说是给村长的辛苦费。7天后。

  唐逸办完了爷爷的丧事后,对这乌溪村也就没啥留恋的了,于是他将家里的房子给了隔壁的吴婶,说他不要了,土地啥都给了隔壁的吴婶,也说不要了。

  总之,就一句话,村里的什么他都不要了。

  这年阴历6月初十,一早,唐逸就和村卫生站的廖珍丽医生一块儿渡船过了西苑湖。

  到了西苑乡,廖珍丽医生直接领着唐逸奔乡医院走去了。

  乡医院的规模还算可以,主楼有5层楼高,后面的一栋副楼也是5层楼高,旁边是医院医护人员的宿舍楼,也有4层楼高。

  乡医院跟乡政府挨着,都靠在大马路旁边。

  就在唐逸和廖珍丽医生要进乡医院外院的大门时,忽然,莫名奇妙的,被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领着几名干警给堵在了门口。

  廖珍丽医生忽见郭有年所长堵在门口,她忙是微笑的问了一句:“郭所长,您这是……”

  郭有年忙是微微地一笑,说话非常的客气:“那个什么……有一宗案子,我们想请唐逸去所里调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