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3章 被带进警局调查

   唐逸听着,心里咯咚了一下,立马就明白了是啥事。

  由于这乡里向外的、十里八村的都基本上相互认识,所以唐逸也就没有跟郭所长耍什么蛮狠的,一直也没有吱声。

  郭有年上前冲唐逸微微一笑,说道:“唐逸呀,我们也是按照程序办事的,所以还是麻烦你配合一下吧。”

  “成。”唐逸点了点头,只是心里郁闷,心说,麻痹的,老子可是头天来医院报到,就整他妈这事,真是你妈郁闷!

  “那……”郭有年又是看了看唐逸,“我就给你戴上手铐了哦?”

  唐逸听着,主动亮起了双腕来……

  见机,郭有年忙是掏出一副手铐,将唐逸给铐住了。

  唐逸虽然镇定,但是廖珍丽急了,可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她瞧着唐逸就这样被他们给带走了,她心里这个心急如焚呀,忙是跟上了……到了乡派出所,郭有年就将唐逸带进了一间审讯室。

  到了审讯室,郭有年直截了当地冲唐逸说道:“唐逸呀,你还是老实交代了吧。”

  “交代什么呀?”唐逸故作一头雾水的样子。

  “那好,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们怀疑你强奸了牛家的儿媳妇余文婷,然后在西苑湖南岸的树林里将其杀害,抛尸了?”

  “嘿。”唐逸忍不住一声冷笑,“郭所长,您真会想象。”

  郭有年打量了一眼唐逸:“你冷笑什么呀?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当然不对,因为压根就没有这回事。”

  “那你说,余文婷是怎么在南岸的树林里消失的?”

  “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见过她。”

  “这么说……你是拒不交代咯?”

  “因为我没有干过这事,我有什么好交代的呀?”唐逸回道。

  “可是有人证,证明了在余文婷在莫名消失的当时,你出现在西苑湖南岸的树林里。”

  “好吧。就算可以证明当时我出现在南岸的树林里,但是又有谁看见我强奸了余文婷呢?”

  “唐逸,我知道你是乌溪村的高材生,能说会道,还有一身的硬功夫,但是这事你交不交代,都得暂时被拘禁起来的。”

  唐逸淡淡地看了郭有年一眼,然后说道:“郭所长,您说拘禁我,我也没有意见。但是在拘禁我之前,你能让我单独见一面廖珍丽医生吗?”

  “这个……”郭有年愣了愣,考虑了一下,他也知道廖珍丽医生她老公在部队现在是团职干部了,怕得罪不起,再说跟唐逸这小子毕竟还是认识的,想着,郭有年回了句,“好吧。”待一会儿,廖珍丽医生被郭有年给叫进审讯室后,唐逸瞧着郭有年出去了,于是他也就将他放走了余文婷那事告知了她。

  廖珍丽医生也知道余文婷是被牛成福骗进村的。

  按理说,这事当地派出所应该是要帮助余文婷的,但是廖珍丽医生知道,当地派出所只会护着牛家。

  当廖珍丽医生听唐逸说,说派出所现在怀疑他强奸了余文婷,然后给杀了,抛尸了,听到这儿,廖珍丽急忙问道:“那现在怎么办呀?”

  于是,唐逸就将市常委书记安永年的电话告知了廖珍丽,要她去给安永年打电话,将实情告知他,并且告诉他,说他是那个叫唐逸的医生。

  廖珍丽医生听了之后,也没有去唐逸是怎么认识安永年的了,只是忙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候后,郭有年在办公室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江阳市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打来的。

  当郭有年问杨局长有什么指示的时候,杨局长不急不忙地问了句:“你知道唐逸那孩子是谁吗?”

  “杨局长,他……”

  “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

  忽听这话,郭有年心里咯咚了一下,心说,麻痹的,我这不是没事找抽吗?这……我他妈哪里得罪得起呀?别说只是怀疑唐逸强奸了余文婷,就算是他真强奸了余文婷,我也不能他妈怎么样呀……

  正在郭有年倍感胆怯时,杨局长又是问了句:“你知道余文婷是怎么进的乌溪村吗?”

  “啊?这……我……”郭有年一时语噎了,因为他确实知道余文婷是被牛成福骗进乌溪村的。

  “成了,你也别结结巴巴的了。我告诉你吧,余文婷已经来我这儿报过案了。关于这事,你作为当地派出所所长,必须得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先这样吧。”说完,电话那端的杨开福就‘啪’的一声撂断了电话……

  听着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啪’的一声撂断了电话,郭有年的心则是砰然一跳,整个都呆傻了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郭有年才愣过神来,仍是后怕得颤颤惊惊的……

  又是愣了一会儿后,他忽然皱眉一怔,心想,呃?唐逸这小子原来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这事……以前怎么就……没有听人说起过呀?这……得了,还是不他妈想了吧,赶紧去放了那小子吧,老子只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得罪不起呀!再说,这电话直接从市局打来的,都他妈没有通过平江县公安局,老子还是识相一点儿吧,别惹这麻烦事,再说了,刚刚杨局长也说要解释了,老子还是不滩这滩浑水了吧,况且真追求起来,恐怕连平江县公安局都得受牵连?他尤富民也只是乡政府办公室的一个小破主任而已,连他妈乡长都不是,老子干吗要替他去滩浑水呀?一会儿,郭有年赶忙来到了乡派出所的临时拘留室,上前就冲唐逸嘿嘿地一笑,说道:“小唐呀,不好意思哈!误会了哈!”

  一边说着,郭有年一边忙是打开了唐逸双腕的手铐。

  唐逸甚是淡定地瞧着郭有年打开了他手上的手铐,然后问了句:“郭所长,你这是……确定只是个误会了么?”

  “对对对!”郭有年连忙回道,“确实是误会了!那个什么……对不起了哈!”

  “那么也就是说……你们不怀疑我强奸了余文婷呗?”

  郭有年又忙是赔笑道:“唐逸呀,真的对不起了哈!”

  “没事。”唐逸故作大度道,“我能理解。不过,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余文婷是怎么消失的了。她已经逃出了乌溪村,由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女儿刘晓静开着快艇从村里接走了。你们要是真想追求这事的话,就去找刘福宽的女儿刘晓静吧。”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郭有年更是囧了,心说,麻痹的,老子哪还敢去滩这浑水呀?随便一个都比老子官职大,都能整死老子,老子可是不会去犯傻了!再说了,余文婷本来就是被牛成福骗进村的,老子还去追究这事,岂不是找虐吗?

  见得郭有年也不敢怎么吱声了,于是唐逸便是说了句:“郭所长,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哈?”

  “成成成!走吧!对不起了哈!”

  “……”廖珍丽医生坐在乡派出所的大厅里,忽见唐逸像个没事人似的走了出来,她慌是激动地站起身来,赶忙朝唐逸迎了上去:“没事了呀?”

  “没事了。”唐逸似笑非笑地回了句。

  廖珍丽医生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像个小媳妇似的,甚是爱切地瞧了他一眼:“好啦,没事了就走吧。你个死家伙刚刚都急死我啦!”

  见得廖珍丽医生这样,唐逸不由得笑微微地打量了她一眼,问了句:“廖姐,你为啥就会对我这么好呀?”

  “有姐对你好,你个家伙还不乐意呀?”

  “当然乐意了!”唐逸忙道,“要不……我就干脆认你做我姐算了?”

  听得唐逸这话,廖珍丽医生又有些羞愧地瞧了唐逸一眼,心想她和他都睡过觉,哪有这样当姐的呀?

  于是廖珍丽医生便是回了句:“你这家伙不是一直都叫我廖姐吗,还有什么好认不认的呀?”

  见得她那样,唐逸笑微微地打量了她一眼,然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廖珍丽医生则是忙说了句:“好了,走吧,我们去医院吧。”当郭有年回到他办公室后,一名干警忙是前来他办公室问道:“郭所长,您怎么就……放了唐逸那小子呀?”

  郭有年瞪了那名干警一眼:“别他妈问了,回去干活吧!”

  “可是……关于余文婷那宗案子,不是……都已经抓着嫌疑犯了吗?”

  “嫌他妈什么疑犯呀?都他妈能证明唐逸干了那事呀?你看见了呀?”郭有年心里这个怒呀,本来就感觉够窝囊的了,正想找个人发泄呢。

  见得郭所长那怒气,那名干警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了一眼,心想,看来这里头是有事?不会是……唐逸那小子给了郭所长一笔好处费了吧?应该是这样的?要不然郭所长才不会护着唐逸那小子呢……

  想着,那名干警也就自讨没趣的扭身出了郭所长的办公室。

  待那名干警出去后,忽然,郭有年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嘀嘀嘀……”

  听着电话响,郭有年愣了愣眼神,然后伸手抄起桌上的电话:“喂,你好,这儿是乡派出所。”

  “我是老尤。”电话那端,乡政府办公室尤富民说道。

  “哦,尤主任呀。啥事呀?”

  “我听说……你早上逮着嫌疑犯了?就是那个叫唐逸的小子?”

  “不是。”郭有年忙道,“尤主任,没有证据证明是唐逸做的。”

  “那……这不都……线索都证明了是他么?”

  郭有年听着,愣了愣眼神,然后言道:“尤主任呀,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吧,别追究了吧。本身余文婷也是你那外甥牛成福给骗进村的。所以这事还是别追求了吧。”

  “人就那么没了?就不管了?你们乡派出所就这么办事的吗?”

  “尤主任,你要是真想追究的话,那好吧,我告诉你吧,这事恐怕你我都惹不起。别说你,就是李爱民书记都惹不起。实话跟你说了吧,早上我是逮着唐逸了。但是你知道谁来电话了吗?直接由江阳市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还是杨开福亲自给打来的。你猜杨开福说什么,首先就我知道唐逸是谁不?唐逸可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你说你尤主任惹得吗?还有,杨开福还告诉我,说余文婷去市局报案了,将她被骗的事情都说了。杨开福现在在追求我的责任呢。你尤主任还想追究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