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4章 惹不起

   电话那端的尤富民傻了,傻傻的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问了句:“老郭,你刚刚说……唐逸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

  “对呀。”

  “真的还是假的呀?就唐逸他家……那情况……咱们可是知道哦?他家应该跟安书记没啥关系吧?”

  听得电话那端的尤富民猜疑着,郭有年也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说了句:“那我要杨开福给你打个电话?”

  电话那端的尤富民心里咯咚了一下,听着郭有年这话,他怕了,忙是说了句:“那还是算了吧。”待电话一挂,郭有年就在心里骂道,麻痹的,你尤富民算个他妈什么什么东西呀?老是这也怀疑那也怀疑的,到处牛气轰轰的,你算他妈个啥呀?人家李爱民书记都跟老子客客气气的,真是的!

  这会儿,唐逸和廖珍丽医生一同进乡医院院内后,廖珍丽医生这才扭头冲唐逸问了句:“你个家伙怎么就认识市常委安书记了呀?”

  忽听廖珍丽医生这么地问着,唐逸扭头冲她嘿嘿地一乐,回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总之,我认识安书记就是了。”

  “嚯!你这家伙还牛上了哈?”

  唐逸又是嘿嘿地一乐,问了句:“对了,廖姐,乡医院确定会收我了么?”

  廖珍丽医生忙是回了句:“你这家伙都认识市常委安书记,乡医院敢不收你么?”

  “……”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进了乡医院主楼的大堂。

  唐逸这货瞧着大堂里有两名护士在穿行着,他不由得偷偷打量了一眼那两名护士,暗自乐道,嘿嘿,这两个小婆娘长得还不错,以后老子一个一个的来收了,哈……

  廖珍丽医生扭头瞧着唐逸那家伙的目光猥琐,不由得白了他一眼:“你这家伙是不是又在打啥主意了呀?”

  唐逸则是乐嘿嘿地回道:“没有呀。”

  “还说没有,瞧你那样儿,哼!”

  “……”一会儿,待廖珍丽医生领着唐逸来到了仇院长办公室时,唐逸这小子则是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前的那个秃顶老头……

  那就是传说中的仇院长,脑袋上光秃秃的,锃亮锃亮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

  仇院长扭头瞧了一眼:“嗨哟,小廖呀!来来来!坐!”

  廖珍丽医生领着唐逸来到他的办公桌前,便是直截了当道:“仇院长,这就是我跟您说的唐逸。”

  仇院长透着老花镜挑眼打量了唐逸一眼:“你说的就是他呀?”

  “对呀。”

  “他懂医术么?”

  廖珍丽医生忙是回道:“仇院长,他对中医可是相当厉害的哦。”

  “是吗?那考考他看?”说着,仇院长就将目光转向了唐逸,“那我首先就问问你一味简单的中药吧,你就说说人参都有什么功效?”

  唐逸想都没想,张嘴就答道:“人参出新罗国,所贡又有手脚,状如人形,长尺余,以杉木夹定,红线缠饰之。味甘,微温。主腹腰,消食,补养藏腑,益气,安神,止呕逆,平脉,下痰,止烦躁,变酸水。又有沙洲参,短小,不堪采根。用时去其芦头,不去者吐人,慎之。”

  仇院长听着,不由得瞪圆了双眼来,怔怔地瞧着唐逸,又是问了一味药:“草犀根?”

  “生岭南及海中,独茎,对叶而生,如灯台草,根若细辛。平,无毒。主解一切毒瓦斯,虎野狼所伤,溪毒野蛊等毒,并宜烧研服,临死者服之得活。”

  见得唐逸张嘴就来,仇院长又是问了一味药:“无风独摇草?”

  “生岭南,又云生大秦国。性温,平,无毒。主头面游风,遍身痒,煮汁淋蘸。”

  “人肝藤?”

  “生岭南山石间,引蔓而生。主虫毒,及手脚不遂等风,生研服。”

  “越王余?”

  “昔晋安越王,因渡南海,将黑角白骨筹,所余弃水中,故生此,遂名。味咸,温。主水肿浮气结聚,宿滞不消,腹中虚鸣,并宜煮服之。”

  “……”

  见得唐逸这小子张嘴就来,想都不用想,不仅仅是仇院长傻眼了,就连一旁的廖珍丽医生都傻眼了,愣怔怔地瞧着唐逸,不由得心说,不是吧?这家伙还真牛哦?这么些中药……他不仅仅知道功效,还知道出处……

  接连问了几十味中药了,见得唐逸都是张嘴就来,所以仇院长也不想再往下问了,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唐逸这小子就是一位中药王。

  一般来说,像仇院长从事几十年医务工作了,所以有没有,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对于目前乡医院来说,仇院长心里还是有数的,能有对中药如此了解的大夫,也是为数不多的。

  廖珍丽医生见得仇院长不说话了,她忙是焦急地问了句:“仇院长呀,可以吗?”

  仇院长终于愣过了神来,忙是一乐,回了句:“太可以了!”

  “那……”

  “那成了。小廖呀,唐逸这孩子就交给我了吧。”

  “呵……”廖珍丽医生忙是欢喜地一乐,“对啦,仇院长,他……可是还没有医师证什么的哦。”

  仇院长则是回了句:“既然我当院长的都答应了,那么这还是个问题吗?”

  “哈……”廖珍丽医生开心地一乐,然后扭头拍了拍唐逸的肩膀,“傻小子,还不快谢谢仇院长!”

  “谢谢仇院长!”唐逸忙是致谢道。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名大夫急急忙忙、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仇院长,不好了!那个什么……李爱民书记的孙女儿高烧不退,什么药什么降温方法都试过了,都不管用!现在该怎么办呀?我们是不是……决定要他送去县医院呀?这要是出了事,我们医院可是担待不起呀!”

  尽管那名大夫那么焦急,但是仇院长依旧是不惊不躁的,慢吞吞地问了句:“还没退烧呀?”

  “对呀!您就快想想办法吧!”

  这时候,站在仇院长办公桌前的唐逸忽然说了句:“让我去试试吧。”

  忽听唐逸这么地一说,那名大夫不由得扭头瞧了唐逸一眼,见得他一副乡民的样子,便是不屑道:“就你?”

  仇院长忙是冲那名大夫说道:“王大夫呀,我知道你是咱们医院最权威的大夫,级别也是最高的,但是你也别小看了这孩子。既然他说去试试,那就让他去试试吧。不行再说。”

  听得院长大人发话了,王大夫也不好说什么了。

  这位王大夫,全名叫王永干,是乡医院目前级别最高的三名大夫之一,教授级别的。

  像他这级别的大夫,在医院都带有个官衔,那就是副院长,实际上是没啥实权的,也就是挂个名而已。

  这位王大夫正处于中年,40来岁,在医疗这块混了也有近20年了,到了他这个年龄,自然是想往管理上转型了,所以平常他的表现都相当的积极。

  关键时刻,他也会来事,拍马屁那是他的强项。

  由于级别在这儿了,所以平时他也是很傲的,一般都瞧不上医院那些比他级别低的医护人员。

  自然他对这位暂时来路不明的‘江湖郎中’,也就是唐逸,有着一种不屑一顾的态度。

  可是人家院长说让唐逸去试试,没辙,王大夫也只好冲唐逸说了句:“那咱们就赶紧过去吧。”待唐逸跟随王大夫走了后,廖珍丽医生趁机忙是对仇院长说道:“仇院长呀,有个事……我还是向您透露一下吧。那就是唐逸这小子跟市常委安书记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

  忽听廖珍丽医生这么地说着,仇院长仍是那副不惊不躁的样子,瞧了她一眼,回了句:“我知道了。”

  其实,这老东西心里则是在说,他跟安书记啥关系不关系的,又能咋样呀?现在他小子既然在医院混了,那么就得听老子的,这医院我才是大佬呢!当唐逸跟随王大夫来到了急诊室时,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扭头瞧着唐逸那小子跟着王大夫进来了,心说,这小子来这儿干吗呀?

  唐逸没有在意李书记,而是往那病床上瞄了一眼,只见一个约莫几岁的女孩躺在那儿,旁边那个美少妇估计是李爱民的儿媳妇。

  王大夫领着唐逸走至病床前,扭头冲唐逸说了句:“那你就给看看吧。”

  李爱民听着,忙是冲王大夫说道:“我说呀,王大夫,你不是去找仇院长去了么?这么把他给领来了呀?”

  “仇院长说让他来试试。”王大夫回道。

  李爱民瞧着唐逸连白大褂都没有穿上,压根就不是这医院的医生,所以他便是说了句:“就他能行么?”

  唐逸则是又瞧了瞧病床上那小女孩,见得她高烧得头上也没汗,于是他便是扭头冲李爱民问了句:“李书记,您孙女儿是不是被吓的呀?”

  李爱民心里咯咚了一下,忙是怔怔地瞧着唐逸:“你怎么知道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您就说是不是吧?”

  “是。”李爱民点了点头。

  “那就成了。”

  说完,唐逸上前一步,伸手过去掐住那小女孩右手的虎口,也就是大拇指跟食指之间的那个位置,然后俯身下去,在那小女孩的耳畔念了几句什么……

  别说李爱民看不懂,就连王大夫也是搞不明白,心说,麻痹的,这小子是医生吗?治病有这么治的么?

  其实王木生是在用茅山符咒帮那小女孩召回魂魄,因为那小女孩是因为遭受过度惊吓后,导致魂飞魄散,从而高烧不退。

  就这种情况,什么药物都不管用的。

  过了一会儿,唐逸一边松开那小女孩的手,一边直起腰来,说了句:“10分钟后就好了。”

  王大夫傻眼了,慌是抬手看了看手表,心说,你小子吹牛b的吧?就这样,什么药物都不用,她的烧就退了?

  一旁站着那个漂亮小护士也是愣怔怔地瞧着唐逸,心说,他是不是有病哦?我怎么感觉他像是平江县城里的江湖郎中呀?

  李爱民反正不懂,听唐逸说10分钟后就好了,心想,那就等吧。

  王大夫在心里默数着:6分钟……7分钟……8分钟……9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