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5章 初用茅山符咒

   李爱民怔怔地瞧着病床上躺着的孙女儿,忽然,只见她那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咽了咽喉咙:“妈妈……我渴。”

  床边守着的美少妇忽听孩子说渴了,忙是拿起手中的矿泉水,打开瓶盖,一手托起那小女孩的头,一手将矿泉水瓶放她的嘴巴那儿:“来,小莉,妈妈在这儿,喝水吧,张嘴呀。”

  于是那小女孩喝了一口水……

  这时候,王大夫扭身冲一旁的护士说道:“小吴,你给量量体温看看。”

  “好的。”那名叫小吴的护士娇声地应了一声。待小吴给那小女孩量体温后,不由得惊喜道:“哈……退了退了,37度1了,正常了正常了,开始是39度8,哈哈……真的退了!”

  乐着,小吴扭身乐呵呵地瞧了瞧唐逸:“你也太神了吧?哈……”

  小吴的话刚落音,那小女孩忽地仰身做起,自个一边下床,一边问道:“妈妈,我怎么会在这儿呀?”

  李爱民瞧着这般神奇,慌是欣喜不已地扭头看了看唐逸,迈步过来,拍了拍唐逸的肩膀:“小子,还是你行!牛!”

  这时候,王大夫的脸涩涩的,因为他情愿看唐逸出糗,也不愿看到这神奇的一幕,这可是等于在打他的脸,因为他可是号称乡医院的权威大夫,但是之前折腾了那么久都没让那小女孩退烧,人家唐逸一来就这么搞掂了,他多糗呀?

  那美少妇见得女儿要回去了,她忙是欢喜朝唐逸走过来:“谢谢你了哈!”

  一边说着,那美少妇就一边追着女儿往出走了……

  瞧着那美少妇从跟前经过,唐逸闻着一股浓郁的幽香气息,不由得扭头看了看那美少妇的背影……

  李爱民瞧着儿媳妇和孙女儿外出走了,他又是拍了拍唐逸的肩膀:“谢谢了哈!”待他们都出去了之后,护士小吴笑嘻嘻地朝唐逸贴近过来:“嘻嘻……你也是咱们乡医院但是医生吗?”

  唐逸扭头看了那小吴一眼,见得小丫头长得不赖,相当喜庆,于是他便是回了句:“对呀,不过我今天刚来医院。”

  “嘻嘻……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唐逸。”

  “唐逸?嘻嘻……我记住了,呵!我叫吴小莉。你叫我小吴也可以,叫我莉莉也可以,嘻嘻……”

  王大夫一阵嫉妒恨的,然后扭身过来瞟了唐逸一眼:“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呀?还不是因为我之前的治疗突然有效了呀?”

  见得王大夫那样,唐逸也没有吱声,只是略微地瞟了他一眼,心说,你不会也有病吧?

  护士吴小莉见得王大夫那副变态的嫉妒恨的样子,闹得她也是一阵尴尬,没敢吱声了。

  王大夫又是嫉妒恨的白了王木生一眼,然后扭身就走出了急诊室。

  吴小莉偷偷地瞄着王大夫走出了急诊室,然后她忙是扭头冲唐逸小声地说了句:“你惨了。”

  唐逸听着,有些不解,扭头看了看吴小莉:“我怎么惨了呀?”

  “你笨呀?”吴小莉又是尽量小声地解释道,“因为刚刚李书记孙女儿那高烧的主治大夫就是王大夫,他都折腾了一大早上了,都没有有效的退烧,可是你一来,就那么简单地让李书记孙女儿的高烧退了,你想想,王大夫的面子往哪里搁呀?他情愿看着你出糗,也是不愿看着你给帮着给退烧了的,明白了不?”

  唐逸听着这解释,有些郁闷地皱了皱眉头:“他这么变态呀?”

  “唉……”吴小莉叹了口气,“没有办法,这医院的权威大夫都是这么变态的。只要他们治不好的病,就是不希望看着有人给轻易治好了。他们是情愿看着病人死,也是不愿让自己的面子没地方搁的。你刚刚让王大夫下不了台阶,往后他指定会在工作上为难你的。”

  听得吴小莉这么地说着,唐逸忍不住皱眉想了想,心说,娘西皮的,怪不得爷爷生前时情愿在村里窝着也不愿来这大医院上班,原来……这大医院里还有这么不成文的规则呀?麻痹的,要是这么说……老子还是别在这医院呆了吧……

  因为乡医院的前一任院长曾三番五次地去乌溪村请过唐逸他爷爷来乡医院上班,但是他爷爷就是没有答应。

  之前唐逸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还是他爷爷那老东西就是固执,现在他算是有点儿懂了……

  想到这儿,唐逸忙是扭头冲吴小莉说了句:“谢谢你了哈!”

  道谢了一句后,唐逸就忙是扭身出了急诊室……

  吴小莉忽见他这么匆忙就走了,像是对她没什么兴趣似的,这闹得吴小莉心里憋闷地白了一眼唐逸的背影,心说,哼,你以为人家没有男人要呀?追求人家的男人多着呢!待唐逸返回到仇院长办公室门前时,正好见得廖珍丽医生从仇院长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廖珍丽医生瞧着唐逸回来了,忙是欢笑地问了句:“怎么样,你个家伙给退烧了没?”

  可是唐逸却是一脸闷闷的走近到廖珍丽医生的跟前,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小声道:“廖姐,我还是不想……在乡医院上班了。”

  廖珍丽忽地一怔,瞪圆着双眼,怔怔地瞧着他:“为啥呀?”

  “不为啥。”唐逸回道,“我就是……突然觉得在乡里呆着也没啥意思似的?”

  “我晕!你这家伙怎么这样呀?这都……说好了的事情,人家仇院长就都破例答应了这事,你这家伙现在又整这一出,这……咋说呀?”

  忽见廖珍丽凶巴巴的,唐逸也明白她有些难为情,毕竟人家仇院长可是卖了个大面子……

  正在这时候,仇院长正好从办公室出来了,忽然瞧见廖珍丽和唐逸在门前这儿嘀咕着什么,他忙是笑微微地问了句:“怎么了,遇上了什么问题么?”

  廖珍丽医生回头一瞧,见得仇院长出来了,她忙是囧笑道:“没事。”

  “没事就好。”说着,仇院长瞧了唐逸一眼,“对了,唐逸呀,刚刚李书记的孙女儿那高烧退了没?”

  “已经退烧了,没事了。”

  听得唐逸这么地回答着,仇院长若有所思地瞄了他一眼,心说,这小子也会茅山符咒?难道……他是乌溪村唐大川的孙子?

  随即,仇院长忙是微笑道:“那,唐逸呀,这样吧,要不这会我就去安排一下你的具体工作吧?完了之后,今天就把入职手续啥都办妥了吧。”

  听得仇院长这么地说着,廖珍丽怕唐逸掉链子,就是冲他说道:“还不快谢谢仇院长!”

  唐逸也不是傻子,明白廖珍丽的意思,没辙,他也只好忙是致谢道:“谢谢您了,仇院长!”

  “客气什么呀?”仇院长忙是回道,“以后你就是咱们医院的医生了,大家在一起就是同事了。虽然我这老东西身为院长,但是在医术上……这是没有年龄大小之分的。”

  仇院长之所以对唐逸这么客气,那是因为他猜测到了唐逸可能就是唐大川的孙子。

  要说这仇院长跟唐逸他爷爷的关系,也不是一句半句就解释得清楚的,所以还是往后慢慢解释吧。之后,无奈之下,唐逸也只好暂且留在医院了。

  按照唐逸心里的想法,他可是不想当什么医生的,他心中的理想就是想当大官。

  因为他觉得唯有大官才是权力的尊者,踩在万人的头上,大手一挥,一呼万人应,那是何等的惬意,又是何等的牛X呀?

  至于去广东打工,他小子也想了,怎么打都是个零散工,都是为资本者卖苦力的苦奴,所以在廖珍丽说可以将他弄进医院上班的时候,他就打消了去广东打工的念头。

  可是刚刚听说医院有着好些不成文的规则,他又不想呆在医院了,因为他知道,他自己的医术是超群的,就乡医院那几个人所谓的教授级别的大夫都是他妈瞎扯淡的主儿。要是他留在医院的话,估计将来会得罪很多人?

  如果离开医院的话,他是打算去江阳市找市常委安书记给他安排个小官当当先。

  不过碍于面子,他又没辙,只好暂时留在医院了。

  毕竟他知道,廖珍丽为了将他弄乡医院上班,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的,也是动用不少的人际关系的。

  所以唐逸觉得,碍于这种面子,还是暂且委屈一下自个吧。

  反正凭借着他那超群的医术,在医院混口饭吃还是不难的,至于将来真会在乡医院得罪很多人,那就等得罪了再说吧……

  在仇院长的安排下,这天,唐逸也就在乡医院办理相关的入职手续。

  但由于唐逸的情况特殊,仇院长一时也不太好安排他的工作,所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过后,仇院长暂时将唐逸跟医院的实习生安排在了一块儿,算作实习生。

  这年来乡医院实习的在校生一共有六人,其中有两名男生,四名女生。

  现在加上唐逸,也就是七人了,三男四女。

  赶巧似的,这年来乡医院的实习生都是由王大夫负责的,也就是说,王大夫是负责他们的主导老师。

  王大夫也就是王永干教授。

  下午,唐逸在见王大夫的时候,就遭遇了冷眼,闹得唐逸心里很是不爽。唐逸原本打算下午下班后去送廖珍丽回乌溪村,但是王大夫却是安排了他值班。

  显然,王大夫这是公报私仇,因为唐逸一来医院就让他丢面子了。

  王大夫心想,既然你小子落在了老子的手里,那么老子就会让你小子没有好日子过的。

  作为实习生的主导老师,他是有这个权力的,何况实习鉴定什么的,都得由他来写,所以这是他的权力,一切就得由他来做主。

  唐逸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个王永干教授是会尽一切权力整他的,所以他已经有了充分的心里准备。

  不过这毕竟是头天来医院,所以唐逸暂时也就保持着沉默。临近傍晚的时候,仇院长在送廖珍丽去西苑湖码头坐船的途中,忍不住扭头冲廖珍丽问了句:“小廖呀,那个什么……唐逸那小子是不是乌溪村唐大川的孙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