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6章 余文婷忽然打来传呼

   忽听仇院长这么地问着,廖珍丽不由得扭头怔怔地打量了仇院长一眼:“您……认识唐大川?”

  仇院长若有所思地愣了愣眼神,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轻描淡写地回了句:“算是有些交情吧。”

  廖珍丽听着,又是怔怔地打量了仇院长一眼:“您是说……您跟唐逸他爷爷唐大川有些交情?”

  “唐逸他……真是唐大川的孙子?”仇院长忙是问道。

  “是的。”廖珍丽点了点头。

  听说是的,仇院长莫名欣然地一笑,然后问了句:“对了,唐逸他爷爷还好吧?”

  “他爷爷已经在前段时间病逝了。”廖珍丽回道,“我也就是看唐逸这孩子蛮可怜的,所以我才会想要帮他的。因为他爸爸早就死了,妈妈也改嫁了,现在爷爷也病逝了,所以我才会帮他的。”

  听得廖珍丽这么的说着,仇院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原来……是这样呀?”

  “对呀。”

  “唉……”仇院长忽然叹了口气,“我还以为唐大川那个老东西在世呢……”

  “……”这会儿,唐逸正无所事事地呆在内科值班室,趴在办公桌前瞌睡着。

  反正也是头天上班,对于医院的一切来说,他还是迷离模糊的,所以既然安排了他值班,没事可干,他也只好趴着睡觉。

  正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护士吴小莉探头进值班室看了看,见得唐逸趴在办公桌前睡觉,她不由得诡异地一笑,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值班室,走近唐逸的身侧,她又是诡异地一声窃笑,忽然一跺脚:“喂!”

  吓得唐逸惊魂地一颤,慌是坐起身来……

  见得唐逸被吓着了,吴小莉则是一阵大笑不止:“哈哈哈……”

  待唐逸搞清是吴小莉故意吓他时,他邪念地打量了她一眼,心说,娘西皮的,你这个小婆娘的是不是看老子无聊,特意送上门给老子睡睡,打发一下时间呀?

  吴小莉见得唐逸那样的看着她,她不觉感觉有些娇羞地微微红了双颊,渐渐收住了笑声,然后问了句:“怎么是你在这儿值班呀?”

  唐逸听着,有些闷闷地皱了皱眉头:“领导安排我值班,我也就只好值班咯。”

  “我晕!哪有头天来医院上班就安排值班的呀?”吴小莉忙道。

  “可是人家领导要这么安排,我又有啥辙呀?”

  “谁安排的呀?不会是王老师吧?”

  唐逸打量了吴小莉一眼:“你又不是领导,说是谁,你又能怎么样呀?”

  听得唐逸这么地回答着,吴小莉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哼!人家问问不行吗?”

  见得吴小莉这般的可爱,唐逸不由得对她渐渐有了兴趣,忽然冲她嘿嘿地一乐,问了句:“你也在值班吗?”

  “对呀。”回答着,吴小莉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要夜里12点才能下班,真郁闷!”

  见得吴小莉那郁闷的样子,唐逸则是乐嘿嘿地回了句:“郁闷啥呀,我还不是也要夜里12点才能下班。”

  “那你是住在宿舍吗?”

  “对呀。”唐逸回道。

  “呵……”吴小莉忽然粲然一乐,“那夜里下班后,我们一起回宿舍吧?”

  “好呀。”

  “对啦……”说着,吴小莉略显娇羞地打量了唐逸一眼,“你……也是平江卫校的学生吗?”

  唐逸摇了摇头:“不是。”

  “那你是……在哪儿学医的呀?怎么也来西苑乡医院实习来了呀?”

  听得吴小莉这么地问着,唐逸嘿嘿地一乐,回道:“我是在乌溪村医科大的学生呀。”

  “我晕!”

  唐逸则是乐嘿嘿地瞧着吴小莉:“你晕啥呀?”

  “哼!”吴小莉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哪儿有乌溪村医科大呀?”

  “嘿……”唐逸又是嘿嘿地一乐,“就是西苑湖对面的那个村呗。”

  “真晕!”吴小莉又是娇嗔地白了唐逸一眼,“哼!你不愿告诉我你在哪儿学医就不告诉我呗,你胡扯什么呀?真是的!”

  见得吴小莉貌似真有点儿生气了,唐逸忙是解释道:“我就是刚刚从乌溪村出来的呀,骗你干嘛呀?”

  “那你怎么也……跟我们一起实习了呀?”

  “这我就不知道了。”唐逸回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还纳闷呢,为啥还安排我实习呢?”

  “你的意思是……”

  正在吴小莉这句话刚说一半的时候,忽然,唐逸兜里的BP机响起来了:“哔哔……”

  忽听BP机响了,唐逸忙是伸手掏出BP机,瞧了瞧:“请回电至020-8116XXXX,余文婷。”

  见得是余文婷打来的传呼,唐逸忍不住皱眉一怔,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老子没有白救这个龟婆娘的,起码她还给老子来了这么一个传呼不是?

  吴小莉瞧着唐逸这家伙居然有个BP机,于是她重新审视了唐逸一眼,心说,哼,这个家伙刚刚一定是在消遣本姑娘的?因为他说他是从乌溪村出来的,那他怎么会有BP机呢?他一定不是从乌溪村出来的……

  唐逸瞧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冲吴小莉问了句:“这电话能打长途不?”

  “不能。”吴小莉摇了摇头。

  “那……”唐逸想了想,“那你帮我在这儿值一会儿班吧,我去街上回个电话。”

  吴小莉趁机乐道:“要我帮你值班可以,但是……嘻嘻……你一会儿要给我带好吃的回来。”

  “……”随后,唐逸刚忙出了乡医院,跑出大院,奔乡街道的方向而去了。

  到街上找了家公用电话,就急忙给余文婷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电话那端的余文婷问了句:“是唐逸吗?”

  “对,我是唐逸。”

  听说是唐逸,余文婷便是急忙致谢道:“谢谢你帮我,让我逃出了乌溪村!”

  “没啥的。”唐逸回了句。

  “对啦,牛家没有找你麻烦吧?”

  “没有。”说着,唐逸不屑地说了句,“就算他们牛家找老子麻烦,老子也不怕。”

  随之,唐逸话锋一转,问了句:“你现在没事了吧?”

  “嘻……”电话那端的余文婷开心的一乐,“我现在没事了呀。我现在在家。对啦,这就是我家的电话,以后你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对啦,也许……我明年可能会去……江阳市?”

  “你要来江阳市?”唐逸不由得一怔。

  “是的。可能会的?”电话那端的余文婷回道,“因为……嘻……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吧。反正……以后如果可能的话,你要是有事,我也可以帮你呀。”

  听着余文婷这话,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小婆娘说这话……是啥意思呀?

  想着,唐逸忽然问了句:“你没别的事情了吧?”

  “还有。”电话那端的余文婷忙道。

  “还有啥事呀?”

  “我不是说……只要你带我出乌溪村,我就给你5000块钱的吗?所以……你给我一个地址吧,我汇钱给你。”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心说,钱还是算球了吧?老子不是睡过她了么?

  随之,唐逸忙是说道:“算了吧。”

  “那怎么可以?”

  “嘿……”唐逸不由得一声囧笑,“有什么不可以的呀?”

  “因为我说好了给你钱的呀,所以就得给呀。再说了,我也知道你是冒险救我出乌溪村的。”

  “算了吧。不用钱了。”唐逸回道,“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了的话,那就……”

  “……”

  一会儿,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又是皱眉怔了怔,心说,没想到余文婷这小婆娘的还蛮懂得感恩的,这么说来,老子也算是没有白冒险将她从乌溪村给解救出去……之后,当唐逸沿着乡街道返回医院时,在途经乡政府的时候,赶巧碰上了乡委书记李爱民。

  李爱民刚跟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喝完酒回来。

  由于太晚了,他也就不打算回家了,反正他在乡政府有自个的房间。

  这会儿虽然还算早,才夜里9点来钟,但是在乡村,像这等乡街道上早已是冷冷清清的了。

  郭有年这晚之所以请李爱民喝酒,那是因为他得知唐逸是江阳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后,心里一直不安,尤其是想起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亲自来电要他释放了唐逸那事,他的心里更是惶惶不安的,所以他这晚才请李爱民喝酒,想通过李爱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应付过这一关?

  在李爱民得知唐逸是江阳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后,心里也是一紧,忽然在想乡医院院长仇天健为啥破例接受了唐逸,原来……

  李爱民忽见唐逸要打乡政府门口经过回医院,他忙是招呼了一声:“唐逸,刚刚去街上了呀?”

  “嗯。”唐逸应了一声。

  “对了,唐逸呀,今天谢谢你帮我孙女儿退了烧哈!”李爱民没话找话道,显然他是在得知唐逸是江阳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后,想要趁机把握这机会,主动贴近唐逸,以唐逸为跳板接近安永年,这样的话,或许他还有望再往前挪一步,去平江县?

  毕竟李爱民才刚满50岁,自然是还想能在仕途上往前迈迈步。

  唐逸忽见这李爱民主动跟他拉上了家常,他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今日个晚上的月亮是打西边出来的么?怎么这位乡委书记还……主动跟老子套近乎了呢?

  想着,唐逸冲李爱民回了句:“没啥好谢的,我是医生,救护病人是我的天职。”

  李爱民听着,忙是欣然的一笑,然后朝四周看了看,见得这大晚上的也无他人,于是他冲唐逸说了句:“小唐呀,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一下。”

  忽听李爱民这么地说着,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也就迈步朝李爱民走了过去……

  待唐逸走近李爱民跟前时,他便是问了句:“李书记,您有啥事找我商量呀?”

  李爱民笑微微地打量了一眼唐逸,然后小声地询问了一句:“小唐呀,你……想不想进乡政府呢?”

  忽听李爱民这么地问着,唐逸心里一怔,心想,我草,这是……啥意思呀?怎么……这位乡委书记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