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7章 天降大好事

   见得唐逸像是在考虑着,李爱民趁机又是微笑道:“现在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正好空缺着,你要是想进乡政府的话,我可以给安排一下。”

  唐逸听着,又是想了想,然后竟是问了句:“副乡长的位置没有空缺么?”

  李爱民忽见这小子竟是鳄鱼大张嘴,于是他忙是微笑的解释道:“小唐呀,这个要一步一步的来。你刚进乡政府就能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这已经是很不错了。不可能你一来就想是乡长。再说,你毕竟还年轻,所以……还欠缺一些说服力。但是只要你想往官路发展,想进乡政府的话,我会尽力帮你的。”

  听着这解释,唐逸这货心里则是在偷笑,心想,妈儿个X的,老子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时来运转了吧?怎么……这李爱民个狗日的突然会给老子一个大甜枣吃呢?

  想着,唐逸忽然说了句:“我今日个才刚进乡医院,恐怕……”

  “这个没啥大问题。”李爱民忙道,“关于仇院长那边,我去做工作就好了。”

  “那……”唐逸想了想,“那您先去做做仇院长的工作吧。”

  “……”其实在唐逸得知这么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时,他小子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只是他小子刻意装作很淡定的样子而已。

  因为他小子的理想就是想往官路发展,并不是想当一名什么医生。

  只是他不明白李爱民书记为啥会突然给他这么一个大甜枣吃?

  当然,李爱民肯定是不会告诉他原因所在的。至于李爱民为啥会这么做,那自然是再明显不过了,他就是想通过唐逸接近安永年。

  不管怎么说,安永年也是江阳市常委书记,市委的第三把手。要是他愿意说句话的话,那么李爱民进入平江县是没啥大问题的。

  毕竟李爱民已是乡委书记了,自然是想往县城发展了。

  然而他所说的那个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那个位置,在乡里来说,可有可无,所以他将唐逸安排在这个位置上。

  因为他也想好了,唐逸还很年轻,才20来岁,也干不了啥大事的,所以就安排在他这个位置上混着就好了。

  反正就算唐逸瞎混着,也是没有人太在意的,毕竟他那个位置没啥大的作用。

  对于唐逸来说,副主任好歹也是有个官衔的,所以对于他来说,这诱惑力还是不小的。

  然而对于李爱民来说,就是极力将这桩事促成就好了。只要促成了,那么他跟唐逸这关系自然就拉近了。

  要是江阳市常委书记安永年得知他李爱民办了这么一桩漂亮的事情,也是会高兴坏的。

  所以这就是李爱民的目的。当唐逸想着自个有可能要进乡政府了,一路欢喜地回到乡医院,顺着走廊即将走近内科值班室时,莫名的,忽听从值班室里传来了一句:“不要!”

  忽听吴小莉带着哭腔地在说什么不要,唐逸忍不住皱眉一怔,然后忙是加快了几步,来到了值班室门前……

  见得门紧闭着,唐逸伸手就按了一下门把手,但是却未能打开门,因为门被反锁上了……

  “不要呀——”吴小莉又是竭斯底地哭嚷着……

  听得这动静不太对,唐逸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抬腿就是一脚朝门踹去……

  ‘蓬!’

  一声巨响,门板被踹开了。

  在门板被踹开的那一刹那,只见王大夫拼命地将吴小莉给按在了办公桌上,正伸手在扯她的裤子……

  忽听门被踹开了,吓得王大夫慌是扭头一看,见是唐逸,他的心里又是囧又是怒的……

  趁机,吴小莉奋力的一脚踹在王大夫的胸口……

  ‘嗵!’

  由于王大夫没有设防,所以被这一脚踹来,他也就仰身向后,‘噗’的一声仰倒在地。

  踹开王大夫后,吴小莉慌是娇羞无比地伸手扯上了自个的裤子,刚忙整理好……

  瞧着这一幕幕,唐逸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缓缓地迈步走进值班室内。

  王大夫一脸囧色地爬起身来,正想要扭头冲唐逸说句什么,谁料,唐逸二话没说,一脚就踹在了他的p股上……

  ‘噗!’的一声,只见王大夫一个狗扑屎的姿势趴倒在地。

  随之,唐逸又是一脚照着王大夫的裆里踢去……

  ‘嗵!’

  “啊——”疼得王大夫一声凄厉的惨叫。

  然后只见他惶急地捂住自己的裆,趴卧在地上,痛苦不堪……

  唐逸这才说话道:“我草!麻痹的!就你这色货还是他妈个导师呀?还是你妈这乡医院的教授级医生呀?老子看你应该叫兽才对!真是你妈不嫌寒碜的!”

  怒斥完这两句后,唐逸扭身冲吴小莉说了句:“你还愣着做啥呀,报警呀!”

  “……”见得吴小莉在打电话报警了,这时候,王大夫也顾及不得羞耻了,慌是从地上爬起身来,扭身就想要逃离现场……

  谁料,唐逸动作迅敏一伸腿,绊得王大夫一个饿狗扑屎的姿势扑倒在地……

  然后,唐逸慢慢悠悠地在王大夫的身侧蹲下,问了句:“你还他妈想开溜呀?”

  此时此刻,王大夫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被唐逸逮着了个正着,虽然是强奸未遂,但是动机已经明显,所以他也只好囧囧的沉默着。

  原本唐逸就对他倍感不爽了,所以逮着了这么个机会,当然是想一次就弄死他。

  唐逸心想,你这个他妈所谓的教授级大夫不是很怕丢面子吗?那么好,老子就让你彻底没了面子……过了大约10来分钟的样子,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亲自率领几名干警赶来了。

  王永干,也就是王大夫见得郭有年来了,于是他忙是舔着脸微笑道:“老郭呀,误会误会,全都是误会!”

  郭有年扭头瞧了唐逸一眼,见得他这位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在,郭有年忙是一本正经地瞧着王永干:“是不是误会,你说了还不算!”

  与此同时,郭有年心说,王永干呀王永干,你妈而个X的,这回老子也保不了你了呀!不过你也算他妈值了,在乡医院你个龟儿子的也睡了不少实习女生了,这回总该有个教训了才是!况且这事要是老子还按照误会处理的话,只怕是老子的饭碗也不保了呀……

  王永干忽见郭有年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不由得,他心里一紧,像是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

  按理说,王永干在西苑乡也混了一二十年了,平日里跟乡政府这些乡干部之类的人混得也是很熟了,所以在他看来,今晚的事情没啥大不了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郭有年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因为他之前跟郭有年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的,没事常约在一起喝酒、打麻将什么的,这交情算是甚深了,所以他认为郭有年对于今晚这事不会太认真的,会充当和事佬的。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郭有年好像突然变得陌生了起来似的。

  在郭有年领着几名干警赶来后,唐逸一直默默地站在一旁,没有吱声,在静观着今晚这事,看派出所究竟会怎么处理?

  唐逸心里也是知道他们乡干部这些人平日里没事都厮混在一起,一般出了啥事,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总之,他们就是相互照应着。

  王永干一直在乡医院混着,跟乡里的这些人都混得很熟,所以他之前就趁着职务之便,强行睡了好几个来乡医院实习的女生,都没啥事。

  之前也有一两个女生报警了的,但是派出所的处理结果是,戴套不算强奸。

  所以后来,王永干也就越来越大胆了。待郭有年向当事人吴小莉了解了具体情况后,确认了王永干强奸动机明显,于是他扭身打量了一眼王永干,然后冲那几名干警下令道:“将王教授铐起来,带回所里!”

  忽见郭有年如此,王永干傻眼了,但是他又不甘,于是他忙是舔着脸冲郭有年说道:“老郭呀,你这是……”

  郭有年用眼睛的余光瞧了一旁的唐逸一眼,然后冲王永干说道:“老王呀老王,这事是你自己酿成的,所以你也不能怪我了。”

  “可是……”

  “可是未遂是吧?”郭有年立马言道,“但是我想,王教授您应该知道咱们国家的法律的,就算是未遂那么也得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管制。”

  听得郭有年这么地说着,王永干彻底傻眼了……

  郭有年没再跟王永干废话,再次下令道:“给铐起来!”

  听得郭有年再次下令,其中两名干警没再含糊,冲上前去,就是一副亮闪闪的手铐给铐在了王永干的双腕上……待郭有年将王永干依法带走后,唐逸这才缓步到吴小莉的跟前。

  此时此刻,吴小莉无比囧态、娇羞地瞧着唐逸,不知道说啥是好?

  见得吴小莉如此,唐逸也没有言语啥,只是心里莫名的闷闷的。

  第二天,关于乡医院王永干教授昨晚强奸女护士未遂一事就传遍了整个西苑乡。

  乡医院院长仇天健也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晓王永干强奸女护士那事的。

  王永干的老婆得知这事后,心里是又气又急的。

  气是因为她没想到她老公居然背着她去干了这种事。

  急是因为她老公现在被乡派出所拘禁了起来,不知道啥时候才能释放出来?

  毕竟是一二十年的夫妻了,就算没有爱情,也有了感情,所以既然事已如此,那么他老婆自然还是担心他个人的安危问题。王永干他老婆费尽周折后,最后也只好找乡委书记李爱民去帮王永干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其实这种事情,在乡里来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不是啥难事,关键就得看受害人有啥背景没有?

  若是受害人没有啥背景的话,那么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李爱民毕竟是乡委书记,所以办事还是相当稳妥的。首先,他给郭有年去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受害人的情况。

  郭有年也不是傻子,也知道李爱民的意思,所以他婉转地说道:“李书记呀,关于王永干这次这事……咱们还是依法办理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