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8章 给铐起来

   李爱民听着,不由得一怔:“你的意思是……怕受害人那边有人追究这事?”

  “嗯。”电话那端的郭有年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受害那丫头是唐逸的女朋友。”

  忽听这个,听说是唐逸的女朋友,李爱民心里咯咚了一下,忍不住说了句:“咋又碰上了唐逸那小子呀?”

  “嘿……”电话那端的郭有年无奈的一声冷笑,“赶巧了呗。”

  “那……”李爱民深思一阵,“老郭呀,这样吧,回头我去找唐逸商量商量吧,看看唐逸是怎么个意思?”

  “……”

  反正对于李爱民和郭有年而言,帮王永干算是个人情,不帮王永干也没他们啥事。

  大家都很熟悉了,都知道王永干没啥后台背景,所以就算是依法严办,那也是他王永干自找的。

  但是要是得罪了唐逸,这后果就不一样了。

  毕竟他们都得知了唐逸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所以这是得罪不起的,再说事实如此,要是不依法办理王永干的话,恐怕后果会很严重。

  尽管这事,唐逸一直没有跟他们对话,但是他目前的身份可是给了他们极大的威胁。这天下午,唐逸正在乡医院上班,忽然,乡委书记李爱民跑来了医院找他。

  见得李爱民来找,唐逸也就出了办公室,到了外面的走廊里。

  李爱民见得唐逸出来了,他忙是微微的一笑,冲唐逸说了句:“小唐呀,我想跟你聊几句。”

  见得李爱民如此,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这究竟是怎么了呀?怎么……突然之间,这乡委书记对老子这么好呀?

  想着,唐逸打量了李爱民一眼:“李书记,您是不是……还是想说昨晚您跟我说的那事呀?”

  李爱民忙是淡淡的一笑,答非所问地说了句:“我们还是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忽听李爱民这么地说着,唐逸愣了愣,心想他刚进医院,目前还安排他跟实习生混在一起,也没有自个的办公室,所以他也不知道哪儿安静?

  李爱民像是看出了唐逸在想什么,于是他又是微笑道:“这样吧,我们下楼去,去我的车上聊聊吧。”

  “……”

  随后,唐逸也就和李爱民一同下楼了。

  在唐逸和李爱民走出医院的时候,有几名医生瞧着,不由得心想,那个新来的姓唐的小子是不是跟李书记有啥亲属关系呀?怎么……出了医院后,到了院内,李爱民也就招呼唐逸上了他的车。

  唐逸瞧着院内也就那么一辆捷达车,除此之外就是乡医院的救护车了,所以他也知道那辆捷达车就是李爱民的。

  两人一同上车,在车后座坐好后,李爱民扭头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小唐呀,关于昨晚上……咱们乡医院发生那起事情,你觉得该如何处理是好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地问着,唐逸皱眉一怔,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李爱民一眼:“您是乡委书记,至于该怎么处理,您……不用问我了吧?”

  其实,唐逸的心里一直都感觉莫名其妙的,因为他一时怎么也想不出李爱民为啥会对他这么好?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李爱民愣了愣,然后言道:“小唐呀,我觉得……咱们都是一个乡的嘛,相互都认识,抬头不见低头见嘛,所以关于昨晚上王永干教授那事……你看能不能酌情从轻处理呢?”

  唐逸更是纳闷了,忍不住说了句:“李书记,这事您跟我商量个啥呀,我又不是受害人?”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李爱民囧了,心想郭有年不是说了受害那丫头是唐逸的女朋友么?那么……这事不找他唐逸商量,找谁商量呀……

  想着,李爱民转念一想,难道……唐逸这小子的意思是……不能轻饶王永干那色货,所以他才采取了回避的方式?

  没有办法,像李爱民这等在官场上混迹多年的人,就是喜欢去猜测对方说话的意图。

  其实,唐逸真的是啥意图都没有,只是他很纳闷,为什么昨晚那事,李爱民会来找他商量?为什么李爱民会如此在乎他唐逸的感受?

  唐逸心说,妈儿个X的,这都是怎么了呀?怎么老子来了西苑乡后,这乡委书记都突然在乎老子的感受了呀?

  显然,唐逸并不知道李爱民得知了他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这事,所以他才感觉莫名其妙的。

  当初唐逸跟市常委安书记套近关系的时候,想的是如果解救余文婷被村里人发现了的话,要是牛成福的舅舅尤富民找茬的话,那么他就可以动用安书记这关系来摆平。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想别的。

  李爱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过后,然后又是冲唐逸说道:“小唐呀,你觉得……关于王永干教授那事……就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么?”

  唐逸再次纳闷道:“李书记,我不是说了么,这事您没有必要找我商量!”

  忽见唐逸有些不大耐烦了,李爱民心头一紧,心说,看来这次我李爱民也帮不了王永干了呀?看来这事不依法严办是不成的呀……

  之后,李爱民也只好倍感沉沉的驾车离开了乡医院,直接去了乡派出所。

  当李爱民来到乡派出所的时候,赶巧似的,正好碰见了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莫名的来了西苑乡派出所。

  与杨开福同行的,还有市常委书记安永年的秘书江倩。

  李爱民也搞不懂什么意思,但既然碰上了,他也只好面满笑容地上前招呼着:“杨局长、江秘书。”

  这时候,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也是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杨局长、江秘书!”

  杨开福扭身瞧了郭有年一眼,直截了当地质问了一句:“老郭,关于余文婷那事……你都怎么处理了呀?”

  忽听杨开福这么地质问着,郭有年心头一紧,忙是回道:“杨局长,关于余文婷那事……我已经释放了唐逸。”

  “释放了唐逸?”杨开福皱眉一怔,“你还没告诉我,你凭什么拘捕唐逸呢?”

  “啊……这……我……”郭有年一时结结巴巴的,半晌没有说出一句整话来。

  李爱民在一旁瞧着,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生怕他也被牵扯了进去。

  江倩见得杨开福问得郭有年答不上话来了,她不由得白了郭有年一眼,说了句:“这乡里怎么这么乱呀?”

  忽听江秘书说了这么一句,李爱民心里更是忐忑了,心想这次上头可能会对西苑乡来一次大换血了?

  因为每次一当乡政府暴露出了问题来,要是江阳市直接介入了的话,基本上都是会对乡政府来一次大换血的。

  杨开福见得郭有年半晌都没发出个响屁来,于是他有些恼怒地说了句:“行了,你也别吞吞吐吐了,还是先进你们所里再说吧!”

  江倩忽听杨开福这么地说着,她微微地皱眉一怔,然后忙是扭头冲杨开福说道:“杨局长,那个什么……我先去找唐逸了,一会儿我再来这儿找你吧。”

  “成。”杨开福忙是点了点头。

  李爱民见得江倩要去找唐逸,他忙是说道:“那,江秘书,我带你去吧!”

  “……”在李爱民领着江倩前往西苑乡医院的途中,他一直在想,往后该如何巴结唐逸?

  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这唐逸跟安永年的关系还真是非同一般。

  江倩作为安永年的秘书,一来西苑乡就急着要去见唐逸,想想这唐逸跟安永年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

  其实,江倩是受安书记所托,顺便去找唐逸问问他的那病情,是不是该进入下一个疗程了?关于余文婷逃出乌溪村那事,本来已经算了了,但是因为其它原因,杨开福才亲自来西苑乡问罪的。

  这里原因是这样的,其实,余文婷她老爸在当地也是政府的一名官员,只是因为余文婷淘气,跟父母大吵了一架,然后闹了离家出走,后来也就被牛成福给骗来了乌溪村。

  现在余文婷在唐逸的帮助下,逃出了乌溪村,回去后,她也就跟父母诉说了她被骗那事。

  她老爸听了之后,也就致电到江阳市这边,所以关于余文婷那事,江阳市公安局亲自来西苑乡派出所问罪来了。当李爱民领着江倩来到西苑乡医院时,正好是下午5点了,正是上白班的医疗工作人员下班的时间。

  这会儿,唐逸那小子正和吴小莉有说有笑地从医院的正门走了出来,还有两三名实习生跟在他们俩身后,正在外出走。

  江倩进得医院大院,抬头忽见唐逸正巧出来了,于是她忙是欢喜地一笑,快步迎上前去。

  唐逸忽见安书记的秘书前来了,他不解地皱了皱眉头,然后欢笑地问了句:“江秘书,你怎么……来这儿了呀?”

  江倩微微地一笑,说了句:“是不是很意外呀?”

  “嘿……”唐逸忍不住一笑,回了句,“太意外了。”

  江倩又是笑了笑,然后言道:“这儿是你的地盘,你做主,你说吧,咱们去哪儿找个地方单独聊聊吧?”

  “嗯?”唐逸皱眉一怔,想了想,“那就……去街上的饭馆吧?”

  江倩听着,打趣了一句:“你请客呀?”

  “对呀。”唐逸爽快地回道。

  “那好吧,我们走吧。”

  听得江秘书这么地说了,唐逸扭头正想对吴小莉说一声,谁料吴小莉早已默默地闪身离去了。

  江倩回身冲李爱民说了句:“谢谢你了哈!”

  于是,唐逸也就跟江倩一同朝医院大门走去了。

  李爱民回身瞧着他俩的背影,不由得有些郁闷地皱了皱眉头,心说,妈的,人家市常委书记的秘书都比我牛呀,都不拿我李爱民当回事呀。

  随即,李爱民又是心说,草,唐逸这小子也太低调了吧?既然他是安永年的世侄,那么为什么不早说呢?当唐逸领着江倩出了医院大院后,他小子忍不住又是扭头打量了江倩一眼,嗅着她身上那股诱人的幽香,瞧着她那天生丽质的面容,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啥时候老子才能拥有这么一位好看的秘书呀?

  随之,他小子目光邪恶地瞄了瞄江倩的领口内,隐约可见上半拉那对白嫩鼓荡之物,随着她的步伐在微微地颤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