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9章 江秘书来找

   江倩跟随唐逸沿着乡街道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后,她忽然扭头看了看唐逸,然后微笑道:“好啦,吃饭还是算了吧。其实,我想单独找你说点儿事情。”

  忽听江倩这么地说着,唐逸扭头看了看她,问了句:“江秘书,你想跟我说啥事呀?”

  “就是……安书记要我问你,他的那病是不是该进入下一疗程了呀?”

  唐逸听着,然后回道:“江秘书,你就是为了这事来找的么?”

  “对呀。”

  “那……”唐逸想了想,“那我一会儿给你写一付药方,你带给安书记吧。你告诉他,按照这药方,再吃一个疗程的药就好了。”

  江倩听着,忍不住扭头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好奇地问了句:“安书记究竟是什么病呀?”

  唐逸忍不住一乐,回了句:“江秘书,这个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江倩莫名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不想告诉我就算了吧。”

  唐逸又是嘿嘿地一乐,仔细地瞧了江倩一眼,问了句:“江秘书,你是不是常有痛经的时候呀?”

  忽听唐逸如此贸贸然地问着,江倩小脸瞬间涨红,娇羞地瞟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呀?”

  “嘿……”唐逸嘿嘿的一笑,“因为我是医生嘛。”

  “那你……”江倩羞红着双颊,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那你能……治好吗?”

  唐逸笑嘿嘿地回道:“这等小病,不是啥难事。一会儿我顺便给你写付药方吧。”

  “真的?”江倩不由得欢喜道。

  “……”江倩跟随唐逸继续沿着乡街道往前走了一会儿后,她忽然扭头冲唐逸说道:“好了吧,我们不往前走了吧。你把安书记的药方写给我吧,我一会儿还得赶回江阳市呢。”

  忽听江倩这么地说着,唐逸扭头看了看江倩,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得找个机会将这婆娘给睡了才成,因为她太好看了,嘿嘿……

  暗自一阵窃笑过后,唐逸问了句:“江秘书,你真的不吃饭了?”

  “不了。”江倩回道,“我一会儿就得赶回江阳市了,等回去再吃。”

  听得江倩这么地说着,唐逸忍不住说了句:“是不是这乡下饭菜,你吃不惯呀?”

  “不是呀。”江倩忙是回道,“只是因为我还有事呀。”

  唐逸听着,淡淡的一笑,然后言道:“那好吧,那你跟我回医院吧,我去给你写药方。”

  “……”回到乡医院后,由于唐逸目前还没自己的办公室,所以他也就领着江倩到了内科值班室。

  目前,唐逸跟那几名实习生在内科实习,这个值班室也就是他们几个的集体办公室。

  没事的时候,他们几名实习生就在这儿呆着。

  由于王永干教授因为强奸未遂被乡派出所给拘禁后,所以暂时医院还没调整过来,没有人负责内科,所以这天白班下班后,也就没有安排值班人员。

  江倩进值班室看了看,不由得嬉笑道:“唐医生,你不会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办公室吧?”

  忽听江倩这么地问着,唐逸乐了乐,回了句:“我还没告诉你,目前我还一名无证医生呢。”

  “啊?”江倩诧异地一怔,“你……那你还敢给人治病?”

  唐逸笑嘿嘿地回道:“你要是害怕的话,那我就不顺便给你开药方了吧。免得你吃了我的药方后,怀上了孩子那就麻烦了。”

  “切!去你的!”江倩立马白了他一眼,“哪有吃了药方就怀孩子的呀?”

  “你要是不怕的话,那我就顺便给你写一付药方就是了。”

  “开始不是都说好了么?”江倩忙道,“我怕什么呀?人家安书记都相信你的医术,我还怕什么呀?”

  “那就成了。”唐逸乐道,“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你吃了我开的药方后,我保证你不会再有痛经现象了。”

  “……”

  一会儿给江倩写好两付药方后,待送走江倩,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这时候,天已经麻麻黑了。

  唐逸站在医院大门口望着江倩远去的背影,想着她一会儿就回江阳市了,不由得,他忽然回想起了胡斯淇来……

  尽管跟胡斯淇只有过几次接触,但是关于她那纯美的身影依旧在印在他的脑际。

  当唐逸回想胡斯淇因为她妈的一个传呼与他分开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不由得,他又是陷入了一阵感伤之中。

  虽然他知道跟胡斯淇可能就那样的结束了,但是心里还是不甘,总觉得他们应该还会再见面的似的……

  其实,他想要混入官场,多少也是跟胡斯淇有着一定的关系的……

  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在西苑乡派出所了解了关于余文婷的事情后,也就跟江倩一起驱车回江阳市了。

  尽管杨开福走了,但是郭有年的心里仍是忐忑不安的。因为他知道关于此事还得有一个最终的处理结果。

  其实,李爱民比郭有年更忐忑,因为这事毕竟是发生在西苑乡,作为西苑乡县委书记,他也是有着一定的责任的。

  李爱民感觉杨开福和江秘书可能已经离开西苑乡了,于是他也就给郭有年去了个电话。

  郭有年接到李爱民的电话后,由于心里不安,也就约了他一起去喝酒。

  李爱民听说去喝酒,也就顺便问了一句,问他能不能联系上唐逸,想约唐逸一起去喝酒。

  郭有年明白李爱民的意思,也就说他有唐逸的呼机号,他给唐逸打个传呼。这会儿,唐逸站在医院的大门口莫名的感伤一阵后,正想要去医院的食堂吃晚饭,忽然,他兜里的BP机响了起来:“哔哔……”

  忽听BP机响了,唐逸愣了一下,心想,这会儿该会是哪个小婆娘的呼老子呢?不会是……胡斯淇吧……

  想着,他忙是掏出BP机来,瞧了瞧:“请回电至6581XXX,郭有年。”

  忽见是郭有年打来的传呼,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这狗日的呼老子做啥呀?不会还是想问余文婷那事吧……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暗自恼道,我草,麻痹的,郭有年这狗日的是不是没完了呀?

  想着,唐逸有些恼火地扭身穿过医院大院,进医院大楼内。

  然后他也就去值班室给郭有年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只听见郭有年在电话里笑声道:“是唐逸吗?”

  “我是。”

  “唐逸呀,那个什么……你这会儿有时间么?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出来一起喝酒吧。李书记要我给你打的传呼,想约你出来一起喝酒。”

  忽听是这事,唐逸皱眉怔了怔,心说,麻痹的,这都是怎么了?为啥老子忽然受到了这么高的待遇呀?连他妈李爱民那狗日的都想约老子一起去喝酒……

  唐逸想了想之后,便是回了句:“在哪儿喝酒呀?”

  “就在咱们街上西苑酒家。”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又是皱眉想了想,娘西皮的,八成是……李爱民那狗日的还想跟老子商量王永干那狗东西的事情吧?草,麻痹的,那事还商量个毛呀?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呗,真是的!不过……

  格老子的,管他娘的呢,既然约老子去吃馆子,那老子就先吃他个一顿再说,日后说出去,好歹老子也好吹牛b说咱们乡里的李书记都请老子吃过饭不是?

  想着,唐逸也就出了医院大楼,直穿过大院,朝院门走去了……西苑酒家算是西苑乡街上最豪华的、也是最好的一家酒家了。平日里,乡政府搞招待什么的,都是在西苑酒家,也算是最高级的招待了。

  当然,唐逸也知道,平日里去西苑酒家消费的都是公款消费的腐败分子。

  以前他在西苑乡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常常看见都是乡政府的人在西苑酒家进进出出的。就目前来说,唐逸刚进西苑乡医院上班,所以对于目前的生活还有点儿不大适应似的,感觉有些懵懵的,好似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似的。

  这期间也有别的原因,比方说,他爷爷刚过世,他还处于一种莫名的忧伤之中。

  还有就是,他自个忽然感觉完全脱离了乌溪村,到了西苑乡来生活,他还不大适应。

  还有,就他本人而言,是不大想在西苑乡医院上班的,因为他的理想并不是只想当一名小医师。

  当然了,胡斯淇她妈给他的打击也是一直烙印在他的心里的。

  尤其是他刚来西苑乡,莫名其妙的,这乡委书记李爱民就对他这么好,他感觉也是懵懵的,像是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似的?一会儿,当唐逸来到西苑酒店,刚到门口,已经坐在里面餐桌前的李爱民忙是微笑地冲他招手道:“小唐,这儿!来来来!过来坐!”

  唐逸有些懵怔地打量了李爱民一眼,心说,妈儿个X的,这狗东西是不是最近吃错啥药了呀?为啥对老子就是这般的好呢?老子这才刚来西苑乡没几天呀,也没做出啥惊人的事情来呀……

  李爱民见得唐逸好像还不大高兴似的,他又忙是微笑道:“小唐呀,怎么了?”

  唐逸懵懵怔怔的走近餐桌前,回了句:“没事。”

  “那就坐吧。”李爱民忙是热情洋溢的手势道。

  于是,唐逸伸手拉开椅子,侧步过去,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待唐逸坐下后,郭有年也刚来了,郭有年走近餐桌前,见得唐逸来了,忙是微笑道:“哟!唐逸,过来了呀?”

  唐逸扭头瞧了一眼郭有年,闷声地应了一声:“嗯。”

  郭有年在餐桌前坐下后,就忙是张罗道:“老板娘,拿菜单过来。”

  “好嘞!”老板娘娇滴滴的应了一声。随后,待老板娘拿着餐单走近餐桌前时,她不由得倍感莫名奇妙的瞧了一眼餐桌前的唐逸……

  随即,老板娘心想,这小伙是谁呀?怎么……李爱民这老东西和郭有年这狗腿子会请这小伙来我家吃饭呀?

  老板娘的好奇心也强,便是冲李爱民问了句:“李书记呀,这位年青人是……”

  李爱民忙是微笑道:“哦,你说小唐呀,他是我侄儿。”

  唐逸听着,心里这个不爽呀,心说,麻痹的,这不是趁机占老子便宜么?老子啥时候就愿意认你李爱民这狗东西当叔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