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70章 套近乎

   不过,唐逸转念一想,觉得吃点亏也没所谓,毕竟李爱民的年龄在那儿摆着,也算是叔辈的了,再说,毕竟李爱民这狗东西也是西苑乡的大佬,所以当他一回侄儿也勉强可以,因为现在毕竟是在西苑乡混着,所以日后有李爱民这狗东西给罩着,也好混一点儿不是么?一会儿,待酒菜上来后,郭有年忙是笑微微地张罗着给倒酒。

  李爱民端起酒杯来,冲唐逸微笑道:“来,小唐呀,初次喝酒,我们碰一杯吧。”

  唐逸听着,也没跟李爱民客气,端起酒杯来,就跟他碰了碰杯……

  随后,郭有年又忙是端起酒杯来,微笑道:“来来来,小唐呀,我俩也是初次喝酒,也碰一杯吧。”

  唐逸扭头瞧了郭有年一眼,也没有客气,也是端起酒杯来,跟他碰了碰杯……

  完了之后,唐逸心说,麻痹的,这都是怎么了?这么这两个狗东西都对老子这么尊敬呀?

  正在唐逸这么想的时候,郭有年冲他微笑道:“小唐呀,你也太低调了吧?既然你是安书记的世侄,为啥不早说呢?”

  忽听郭有年这么地说着,李爱民立马瞪了他一眼,意思是,麻痹的,老郭你不会说话就别他妈说话,闭嘴!

  唐逸忽听这个,心中之谜顿时解开了,心说,哦……他娘西皮的,原来是这样呀?怪不得老子就说李爱民这个狗东西为啥会突然对老子这么好呢……

  想明白这事后,唐逸这货心里乐了,心想,原来安永年的名号这么好使呀?嘿嘿……看来,这年头还就是得有背景才行呀……

  李爱民本来不想说出唐逸的身份来,心里知道就好了,可是郭有年已经给说明了,于是李爱民也只好囧笑道:“人家小唐这不是低调,这叫真人不露相。”

  唐逸听着,也没有吱声说啥,只是心里一直在暗笑,觉得李爱民和郭有年这两个狗东西太搞笑了。

  李爱民见得唐逸一直没啥话,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他忙是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小唐呀,我们三个一起干一杯吧。”

  唐逸听着,暗自一想,然后忙是言道:“干杯就算了吧。李书记呀,您还是跟郭所长干杯吧。因为我酒量不行,不能喝太的酒。”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李爱民心头一紧,心想可能是唐逸不愿跟他们走得太近?

  郭有年也感觉是唐逸不愿跟他们走得太近,于是他忙是囧笑道:“唐逸呀,咱们就……干了这一杯呗?”

  唐逸则是忙道:“我酒量真的不行。”

  见得唐逸如此,李爱民只好囧笑道:“老郭呀,既然小唐酒量不行,那么我们就别劝了吧。”

  “……”

  其实不是唐逸酒量不行,只是他不想跟李爱民和郭有年俩喝酒而已。因为他觉得他们两个狗东西太假了,就是为了跟他套近乎。

  唐逸也不是傻子,既然郭有年都说明了他是安书记的世侄,那么也就是他们两个狗东西为了跟他套近乎才对他这么好的。

  这等虚情假意的东西,唐逸一贯都不喜欢。唐逸以为李爱民和郭有年这晚请他吃饭,会再次跟他商议王永干的事情,但是关于这事,李爱民和郭有年都只字未提。

  饭后,唐逸也不想跟他俩多呆了,便是冲李爱民借口道:“李书记呀,我明天还要上早班,所以……我得回去了。”

  李爱民听着,忙道:“小唐呀,你还上什么早班呀?我不是跟你说好了么?叫你上乡政府来么?”

  趁机,郭有年忙道:“对对对,小唐呀,还是上乡政府这边来好。这对你未来的发展也是有利的。因为你在医院工作,撑死了也就是将来混个医院院长当当,但是你到乡政府这边来的话,没准将来还能混成个省委书记呢?”

  听得郭有年这话,唐逸心里倒是高兴了,因为他的理想就是将来要当一个大官,要让胡斯淇她妈知道,原来农村孩子也能混成个省委书记……

  在这等事情上,唐逸也不客气,就直接冲李爱民说了句:“那,李书记,您明天去跟仇院长说说我这事吧。”

  “成成成!”李爱民连忙点头道。

  见得唐逸开这口了,郭有年高兴了,忙是乐道:“你放心吧,唐逸,这事李书记一定能给办好的。”

  “可是……”唐逸忽然顾虑了起来,“我听说……当干部好像要入党吧?不过……我还不是党员呢。”

  李爱民不屑地一笑,说道:“入党?这算是个问题么?”

  郭有年也是不屑的小道:“这些都是小事情,好办得很。”

  听说这些事情都能给搞掂,唐逸不由得憧憬地一乐:“嘿……那谢谢李书记了!”

  “……”之后,唐逸也就怀着无限憧憬地走出了西苑酒家,心想,等将来他混到了省委书记后,一定要特例去拜会一下胡斯淇她妈才成。

  他曾经就偷偷地说过,市委书记算个什么东西呀?

  此时此刻,江阳市市委家属大院,胡斯淇家。

  打自跟唐逸分开后,胡斯淇像是已经习惯了一个发呆。

  此时,她正一个人闷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呆地坐在写字台前,两眼发愣地望着窗外的院景……

  在她的脑海里,一直在闪现着她曾跟唐逸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尽管彼此的接触只有那么几次,但是留给她的记忆却是无限的多。

  那个时而憨实、时而调皮、时而霸气的农村小子一直印记在她的脑海中……

  她妹妹胡斯怡坐在客厅内看了一会儿电视后,觉得没劲,电视不怎么好看,于是她也就起身朝她姐姐胡斯淇的房间走去了。

  当胡斯怡来到她姐姐胡斯淇的房间后,见得她又是坐在写字台前发呆,于是她诡异的一声偷笑,然后蹑手蹑脚地来到了胡斯淇身旁,扭头笑嘻嘻地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喂,姐,你不会……又在想他了吧?”

  胡斯淇忽听妹妹在耳畔说话,她扭头瞧了一眼她妹妹,略显娇羞地白了她一眼:“我想谁了呀?”

  胡斯怡嘻嘻的一笑,回道:“你真要说呀?”

  “你想说就说呗。”

  “除了唐逸,还有谁呀?”

  胡斯淇听着,两颊瞬间涨红,忙是口是心非道:“我才没有想他呢!”

  “嘻……”胡斯怡嬉笑道,“每次说到唐逸,你都会脸红,你不是在想他才怪呢!”

  “就没有好不好呀?”

  “姐,你就别嘴硬啦。因为你的心思我最懂了。”

  听得胡斯怡这么地说着,胡斯淇有些没辙了,但故作娇嗔地白了她妹妹一眼:“你懂又能怎么样呀?”

  “我可以帮你去找唐逸呀。”

  “嘘——”胡斯淇慌是手势道,“小声点儿!你不知道妈有时候爱偷听我们说话吗?”

  见得胡斯淇那样,胡斯怡忙是小声道:“姐,我听妈说……朱青可能在这几天就要回国了?”

  “……”

  地点回到西苑乡。

  唐逸趁着月色回到乡医院的院门口时,忽然,他小子皱眉一怔,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老子貌似好久都没有睡过女人了吧?

  想到这儿,他这货不由得忽然想起了杜薇老师来……

  于是他心想,不如去找杜老师?

  回想起那晚跟杜薇老师睡的感觉,唐逸这货忍不住猥琐的乐了,嘿嘿……

  忽然,他掏出BP机来,看了看时间,这会儿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不算早也不算晚。

  但是在乡街道上早已冷清了,不过偶尔一两辆车子打医院前的马路上经过。

  这晚的月色很美,夜风中弥漫着西苑湖湖水的腥味。

  唐逸想着这会儿正是乡中学快下晚自习的时候了,于是他也就想了想,是不是该晚点儿去找杜薇老师?

  因为他怕被学校的人瞧见了,对杜薇老师的影响不好。

  于是,他也就扭身朝乡中学的方向慢慢悠悠的溜达而去了。到了晚上10点半钟的时候,杜薇老师正打算去睡了,然而忽听她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杜薇老师不由得从沙发前站起身来,侧耳细听了一会儿……

  “咚咚咚……”房门再次被敲响了。

  杜薇老师愣了愣,然后小心谨慎地缓步到门前,小声地问了句:“谁?”

  “我,唐逸。”唐逸这货在门外小声道。

  忽听是唐逸,杜薇老师的心不由得砰然一跳,瞬间就红了双颊,慌是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急忙小声的说了句:“快进来!”

  于是,唐逸这货也就麻利地溜进了杜薇老师的房间。

  随即,杜薇老师慌忙关上了门,反锁上,然后扭身看了看唐逸,担心地问了句:“有人看见没?”

  唐逸那货冲杜老师嘿嘿地一乐,回了句:“没有。”

  见得唐逸那货笑嘿嘿的,露着一口洁白的牙齿,杜薇老师不由得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你这死小子怎么……这么晚了跑来老师这儿了呀?”

  唐逸又是嘿嘿地一乐,然后言道:“我现在在乡医院上班了呀。就是……今晚上……我忽然想起了杜老师,所以我也就……嘿嘿……”

  杜薇老师不由得一怔:“你已经进乡医院上班了么?”

  “对呀。”

  “那……”杜薇老师愣了一下,“在医院上班还好吧?”

  “还行吧?不过,昨天刚来,才两天呢。”

  杜薇老师听着,然后打量了他小子一眼,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下,忽然问了句:“洗澡没?”

  “还没。”

  “那你快去洗澡吧。”

  “……”一会儿,当唐逸从洗手间洗完出来后,发现杜薇老师已经不在外间的小客厅了,于是他关了灯,也就直接朝杜薇老师的卧房走去了。

  待唐逸来到杜薇老师的卧房时,发现她已经睡在被窝里了。

  杜薇老师面色娇羞地仰头看了看唐逸,忍不住问了句:“头发还没干吧?”

  “我刚刚没洗头。”

  “那……”杜薇老师娇羞地愣了一下,“那就上床来睡吧。”

  唐逸这货听着,心里美滋滋的一乐,也就着急忙活地掀开被子,上了床……

  待他躺下后,嗅着被窝内尽是杜薇老师的幽香味,不由得,他也就毫不客气地朝她的身上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