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74章 要个好价钱

   江岩见得他俩都有点儿害羞的样子,他不由得微笑道:“你女朋友很漂亮!”

  正在唐逸要解释的时候,忽然,江岩身上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于是江岩忙是冲唐逸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一边说着,江岩就一边起身,扭身离座了,跑去一旁接听电话去了。刘晓静见得江岩临时去接电话去了,趁机,她略显娇羞地瞧了唐逸一眼,然后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

  见得刘晓静那样,唐逸忙是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就是……”刘晓静又是郁闷地皱了皱眉宇,小声道,“就是我们的时间被占了。”

  听得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忍不住一乐,然后冲她小声道:“人家可是江夏集团的董事长。”

  “啊?”刘晓静猛地一怔,“他……原来是江夏集团的董事长?”

  “对呀。”

  忽然,刘晓静莫名的打量了唐逸一眼,嬉笑地问了句:“你什么时候才能混成个董事长呀?”

  “我?”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一声苦笑,“嘿……我就算球了吧。”

  “……”

  待江岩接完电话回来后,忙是冲唐逸和刘晓静微笑道:“好了,我们继续往上爬吧。”

  谁料,刘晓静忙是回道:“那个什么……我们不上去啦。你自己上去吧。”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回答着,江岩囧笑地走近石桌前,瞧了唐逸一眼:“那,哥们,往后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吧。放心,我记得你的,唐逸,对吧?”

  “对。”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江岩又是一笑,说了句:“有机会,我想跟你切磋一下功夫。”

  “……”

  之后,刘晓静也就张罗着和唐逸一起下山了。

  下山后,刘晓静略显娇羞地扭头看了看唐逸,问了句:“你……晚上不回去了吧?”

  “不回去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刘晓静莫名的一喜,然后乐道:“那我们今晚一起去蹦迪吧,嘻嘻。”

  “蹦迪?”唐逸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我不会哦!”

  “没事啦,我教你呀。很简单的啦,就是瞎跳就好啦。”

  “那……”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好吧。”

  “……”

  随后,唐逸随着刘晓静在青峰山下瞎逛了一会儿,然后也就打车回县城了。

  待回到县城后,已经是傍晚6点来钟,所以刘晓静也就领着唐逸直接去了留园小吃街。

  刚到留园小吃街,唐逸的BP机就响了起来:“哔哔……”

  唐逸想着这会儿跟刘晓静在一起,那么会是谁给他来的传呼呢?会不会是胡斯淇呢……

  想着,他忙是掏出BP机来,看了看:“请回电至1391988XXXX,江岩。”

  见是江岩在呼他,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格老子的,他呼老子做啥呀?

  刘晓静忍不住问了句:“谁在呼你呀?”

  “就是今天认识的那个江夏集团的董事长。”

  “他呼你做什么呀?”

  “不知道。”唐逸摇了摇头。

  “那……”刘晓静愣了一下,“那走吧,前面有个公用电话。”

  “……”待唐逸给江岩回去电话,只听见江岩首先问了句:“请问是唐逸吗?”

  “我是。”

  “那个什么……唐逸呀,是这样的,是周皓他爸,也就是周长青县长要我帮忙找到你的。”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问了句:“那……是啥事呀?”

  “今天你跟周皓打架的时候,是不是将他的手弄得脱臼了呀?”

  “可能是给弄得脱臼了吧。”唐逸回道。

  “那你能给归位么?”

  “这个……”唐逸想了想,“他没去医院么?”

  “去了,他说下午将平江县的大小医院都跑遍了,没有一个医生能给归位的,都说要动手术。说什么直接归位可能会损伤什么骨关节?俗话不是说嘛,解铃还须系铃人嘛,所以他们也就要我帮忙找到你咯,如果你不能给归位的话,那也只好手术了咯。”

  唐逸听着,想了想,他觉得也没有必要跟江岩这儿装什么,所以他也就直截了当道:“其实,我就是一名医生。我当然能给归位。不过,就看他们能不能给得起我医药费了?”

  电话那端的江岩听着,不由得一怔,想了想,然后忍不住冷笑道:“原来……哥们你还留有一手的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我总不能白白的挨欺负了不是么?”

  “嘿……”江岩又是忍不住一笑,“哥们,你高!实在是高!”

  说着,江岩话锋一转,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我跟周县长说说吧。不过,哥们,你放心了,你应该相信我这位董事长能帮你要个好价钱,嘿。”

  忽听江岩这话,唐逸乐了,说了句:“谢了!”

  电话那端的江岩又是笑了笑,言道:“跟我,你就别客气了吧。说实话,我也看不惯周皓那小子的。我要是看得惯的话,就不会帮你吓跑周皓那小子了。对于周县长……我毕竟是在平江做买卖,所以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好了,哥们,暂时就跟你说这么多吧。一会儿我再呼你吧。”

  “……”待挂了电话,电话那端的江岩就立马给周长青县长拨去了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后,江岩彬彬有礼的言道:“您好,周县长,我刚刚想办法帮您联系上了唐逸那孩子。”

  “他怎么说?”电话那端的周县长忙是问道。

  “这个……”江岩故作难为情道,“周县长,您也知道,我跟唐逸那孩子不熟,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他就是很生气的跟我说,说您家那周皓欺人太盛了,他就是要给他点儿教训。事实上……我今天也看见了,确实是周皓带着一群孩子在欺负唐逸那孩子一个人。”

  “那他能归位么?”周县长着急地问道。

  “他就说他原本就是医生,肯定是能给归位的。”

  “是不是要医药费?”

  “我想……他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那他没有说要多少么?”周县长又是着急的问道。

  趁机,江岩顺口说了句:“倒是没说多少,我想……周县长,您给他个万儿八千的,应该是够了的。”

  “成成成!”周县长忙是回应道,“我给!那,小江呀,那麻烦你帮我再联系一下他,你说我给他1万!”

  “那好吧,周县长。”

  “麻烦你了哈,小江!”

  “咳!周县长,您这就是跟我客气了!这点儿小事,您还这么客气做什么呀?”

  “……”

  待挂了电话,江岩忍不住一乐,心说,麻痹的,这回你周长青个铁公鸡也该出点儿血了吧。

  随即,江岩也就忙给唐逸打去了传呼……

  待唐逸回来电话,江岩就问了句:“哥们呀,周县长说给你1万,够了么?”

  电话那端的唐逸忍不住一声偷笑,然后问了句:“去哪儿见面呀?”

  “这个……”江岩想了想,“这样吧,哥们,你告诉我,你在什么位置吧?我开车过去接你吧。完了之后,我带你一起去周县长的家吧。”

  “……”

  江岩之所以要这样,那是因为他担心唐逸自个去的话,估计给将周皓的胳膊给归位了后,怕是周县长那个老东西会耍什么花样,因为周长青可是出了名的老狐狸……

  一会儿当江岩开车来留园小吃街这儿接唐逸的时候,刘晓静自个甚至郁闷地皱了皱眉宇,心说,哼,真是讨厌!人家好不容易才可以有一次和唐逸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这时间全部占了,真是郁闷死了啦,哼!

  江岩像是看出了刘晓静的郁闷,便忙是冲她微笑道:“要不一起过去吧?”

  刘晓静听着,忙是看了看已经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然后也没有说什么了,直接上前一步,伸手拽开车后座的门,就坐进了车内,然后伸手‘碰’的一声撞上了车门。

  坐在驾驶室的江岩扭头看了一眼已经上了车的刘晓静,然后又冲唐逸笑了笑,说了句:“哥们,你女朋友好像不大高兴了哦?”

  唐逸听着,忙是扭头看了看车后座的刘晓静……

  刘晓静见得唐逸朝她看来了,她忙是嘻嘻的一笑,说道:“我没有不高兴啦,傻帽儿。”

  忽见刘晓静这般的惧唐逸,江岩不由得暗自羡慕道,这哥们还真幸福哦!

  随后,江岩又是羡慕地看了看唐逸,然后也就启动了车……大约半小时后,江岩驾车在周县长楼下停稳了车。

  待一同下了车,江岩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好了,我们上楼吧。”

  听说要上楼了,刘晓静忙是笑微微地挨近了唐逸,跟随着他俩一起上楼了。

  在上楼的时候,唐逸这货则是在想,娘西皮的,还是宝马车坐着舒坦哦,看来人家江夏集团的董事长就是他妈不一样呀,娘的,也不知道老子啥时候才能开上宝马车?

  待江岩领着他俩来到周县长家门前时,便是抬手按了一下门铃:“叮咚……”

  过了一会儿,忽听‘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只见周县长探头出来看了看,见是江岩,忙是乐道:“哟!小江呀?来来来,进来吧!”

  趁着这时候,唐逸默默地打量了周县长一眼,只见他梳着个油光发亮的大背头,挺着一个腐败的大啤酒肚……

  瞧着周县长那样子,唐逸不由得暗自骂道,我草,麻痹的,怪不得咱们百姓没好日子过,原来这钱都被这狗东西给贪了,吃得跟他妈一头大肥猪似的。

  江岩听得周县长那么的说着,他忙是笑微微地介绍道:“周县长呀,这位就是唐逸。”

  听得江岩这么的介绍着,周县长不由得打量了门口的唐逸一眼,心里这个恨得慌呀,心说,妈儿个巴子的,原来就是你小子将我家周皓的胳膊弄得脱臼了呀?还要他妈1万块钱的医疗费呀?回头看我怎么他妈收拾你小子?

  心里虽然这么的说着,但是面上,周县长则是冲唐逸和蔼的一笑,歉意道:“那个……小唐呀,不好意思哈!我知道我家那周皓太淘气了!”

  唐逸听着,则是显得一脸闷闷的瞧了周县长一眼,然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说道,麻痹的,就你这当爹的还知道不好意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