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75章 轻松赚一万

   见得唐逸没话,周县长面色微囧,感觉有些尴尬,然后他忙是笑微微地瞧了一旁的刘晓静一眼:“呃?这丫头……是刘福宽的女儿吧?”

  刘晓静听着,忙是微笑道:“是的。您好,周县长。”

  江岩不由得倍感震惊地扭头看了看刘晓静:“啊?她……就是咱们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女儿?”

  “对呀。”刘晓静又是微微的一笑,“我爸就是刘福宽呀。”

  见得刘晓静如此的回答着,江岩不由得又是扭头打量了身旁的唐逸一眼,心说,我靠,看来这哥们还真是很牛呀?连财政局局长的女儿都给泡到手了呀?服!

  正在这时候,坐在客厅沙发前的周皓痛得又是一阵呻吟:“哎……哟……”

  忽听儿子的胳膊又痛得难受了,周县长忙道:“来来来,都先进来吧!”随后,待唐逸同江岩一起进了客厅后,他小子则是不急不忙地扫视了一眼这间偌大的客厅,见得装修奢华,他不由得心说,麻痹的,县太爷就是县太爷呀,这客厅搞得跟他妈酒店的大堂似的,这都是咱们百姓的血汗钱呀,周长青这个狗东西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呀……

  江岩则是假做关心地瞧了一眼沙发前坐着的周皓,只见周皓那b小子此刻的面色煞白,痛得浑身汗淋淋的,整个人像是瘦了一圈似的。

  瞧着周皓那b小子痛苦不堪的样子,江岩在心里一声冷笑,然而在面上则是关心道:“周皓呀,是不是特别疼呀?”

  周皓那b小子听着,脸涩涩的瞧了江岩一眼,然后内心甚是恼火地瞟了唐逸一眼,心说,麻痹的,你小子就等着吧,此仇必报!

  刘晓静默默地看着周皓那痛苦不堪的样子,则是暗自心说,你活该!怎么就没有疼死你呢?哼,姑奶奶我就说你为什么那么嚣张呢,原来是咱们平江县县太爷的儿子呀?还好有江岩在这儿,否则的话,唐逸肯定惨了?

  周县长扭身回头茶几前,将一沓钱往茶几上一搁,扭头冲唐逸说了句:“这儿就是一万。”

  见着了钱,唐逸这货可就不客气了,上前一步,猫腰、伸手拿起那一沓钱就给揣入了裤兜中。

  然后从茶几一侧绕过去,走到周皓的身侧,只见他伸手拽起周皓脱臼的右手,用力一拽,然后往回猛地一送,‘咔吧’一声就给归位了。

  随后,唐逸拍了拍周皓的肩膀,说了句:“好了。”

  周县长和江岩瞧着就这么简单,就给归位了,他俩都一愣一愣的,心说,不是吧?这一万块钱也太好赚了吧?

  刘晓静瞧着,也是傻眼了,因为这是她一次瞧见唐逸还有这么一手,随后,待她回过神来,忙是欢喜地瞧了瞧唐逸,心说,哇,原来他这么厉害呀?刚刚真是太帅啦,嘻嘻,我真幸福!

  周皓那b小子被脱臼闹得,痛了一个下午了,这会儿听唐逸说好了,他也就半信半疑地、小心翼翼地活动了一下他的右手,不由得暗自一喜,咦?好像……真的不痛了耶?

  随即,周皓那b小子又是大幅度地活动了一下右手,再次一喜,哈……真的好了耶!

  周县长忽见儿子眉开眼笑了,他总算是舒缓了一口,然后欢喜地问了句:“是不是真的好了呀?”

  “嗯。”周皓那b小子忙是欢心地点了点头。

  周县长再次开心的一乐,然后扭头瞧了唐逸一眼,心说,妈儿个巴子的,看来这小兔崽子还是个高人呀?不过……哼,这事指定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周长青的那一万块钱也不是这么好拿的!再说了,妈的,这分明就是勒索嘛,故意弄伤了我儿子的胳膊,然后再索要一万块钱,这不是勒索是什么呀?所以……这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江岩像是看出了周县长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于是他忙是冲唐逸说了句:“哥们呀,现在没事了吧?”

  忽听江岩这么的问着,唐逸忙道:“没事了。咱们走吧?”

  “成。”江岩忙是点了点头。

  可是周县长却是忙道:“在我家吃晚饭呗?”

  “不了。”江岩忙道。

  见得江岩如此,周县长忙是冲唐逸说道:“小唐呀,那你就留下来吃晚饭吧。因为太感谢你了。”

  江岩怕唐逸中计,所以他忙是替唐逸回道:“那个什么……周县长呀,我还得开车送唐逸回去呢。”

  忽听江岩这么的说着,周县长暗自一怔,偷偷的瞄了江岩一眼,又是考虑了一下,然后言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留你们了吧。”

  于是,江岩忙冲唐逸和刘小姐说道:“那好了,我们走吧。”待江岩领着唐逸和刘晓静出门没一会儿,周长青就立马回卧室给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

  待夏志明接通电话后,周长青直截了当道:“老夏呀,回头你帮我查查西苑乡唐逸的底细。”

  电话那端的夏志明听着,感觉有些懵怔地皱了皱眉头:“周县长呀,您说的是……哪个唐逸呀?”

  “就是西苑乡的唐逸呀。”周长青回道,“听说是乌溪村的。”

  “那您的意思是……”

  “这你还不明白么?”周长青说道。

  电话那端的夏志明愣了愣,然后回道:“好的,我明白了。”

  “那你就尽快去查查吧。”

  “……”

  这会儿,当唐逸和江岩、刘晓静一起下楼后,待上了车,江岩不由得冲唐逸玩笑道:“哥们,今晚的晚饭你包了哦,因为你刚刚就那么两下就赚了一万块哦。”

  忽听江岩这么的说着,趁机,刘晓静那丫头也是笑嘻嘻的起哄道:“对对对!今晚就该他请客!一下就赚了一万块,真是太帅啦,嘻嘻!”

  唐逸那货则是嘿嘿的乐了乐,说了句:“先说好,地点只能是留园小吃街哦。”

  江岩忙是乐道:“那就留园小吃街吧,我没有意见,哈哈。”

  刘晓静笑嘻嘻的说道:“我也没有意见,嘻嘻。”

  “……”

  一会儿,当江岩驱车返回了留园小吃街,待靠近道旁停稳车后,忽然,唐逸那货忍不住问了句:“这宝马车要多少钱?”

  江岩听着,不由得笑微微的打量了唐逸一眼:“怎么,你想买?”

  唐逸有些泛羞的一笑,回了句:“就是问问。”

  “嘿……”江岩忍不住一笑,回道,“这也没有多少钱,有个几十万就成了。凭借着你的医术,治好几十个病人不就有一辆宝马车了么?”

  唐逸听着,又是泛羞的一笑,心说,麻痹的,去哪儿碰见那么些有钱的病人呀?

  忽然,刘晓静则是笑嘻嘻的张罗道:“好了啦,下车了,某人今晚要请客了啦,哈!”

  江岩听着,忙是乐道:“对对对,还是某人请客是大事。”待下车后,他们三个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去吃烤串。

  到了烤串店,他们三个围着一张小方桌坐下后,江岩就一顿张罗,各种烤串点了一二十个,完了之后,暂且要了六七瓶啤酒。

  唐逸一直在默默地打量着江岩,觉得这哥们好似真的不错似的。

  至少给唐逸的感觉是,江岩没有那种董事长的架子,跟他和刘晓静打得一片火热。

  一般来说,像江岩这等开着宝马车的董事长,能他唐逸在一起打得一片火热,就足以证明他至少是一个有着平常心的人。

  所以在唐逸的心里,觉得江岩这哥们可交。

  刘晓静则是一直在偷偷的看着唐逸,在她心里,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不但可爱,还有着一身的本领,所以她可是打心里的喜欢上了他。

  那晚,在唐逸救了她和方乐乐时,她就对唐逸有了一种强烈的好感。

  待烤串和啤酒上来了后,江岩便忙是张罗着倒酒,大家伙也就开吃了起来。

  这种纯粹友谊的气氛甚是欢腾,彼此也很是开心。

  唐逸很享受这感觉,因为他的的确确需要几个很好的朋友或者哥们,这样他至少不会感觉自己一个人太孤单、太闷,至少能感觉自己的存在。

  对于唐逸来说,原本就缺乏亲情,所以他也只能去友情中找到那种存在的感觉。

  虽然以前读书的时候,他有过几个好哥们,但是毕业后,也就失去了联系。他们三个一顿吃吃喝喝过后,也都差不多饱了,然后改为了聊天。

  忽然,江岩很好奇地冲唐逸问了句:“哥们呀,你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呀?”

  忽听江岩这么的问着,唐逸有些苦涩的一笑,回了句:“背影倒是有,背景没有。”

  趁机,刘晓静嬉笑道:“他个傻帽儿就是一个小农民啦。”

  江岩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半似玩笑的冲刘晓静问了句:“那你还那么喜欢他?”

  “不可以吗?”刘晓静略显娇羞的问了句。

  “没有。”江岩忙是微笑的回道,只是心里在想,要是这哥们什么背景都没有,那郎福宽的女儿还这么喜欢他,看来这哥们一定可交?因为要是没有人品的话,那么人家这丫头也不会那么喜欢他的……

  想到这儿,江岩不由得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问了句:“对了,哥们呀,你现在……有工作么?”

  忽听江岩这么的问着,刘晓静忙是笑嘻嘻地替唐逸问了句:“怎么,是不是你想叫他去你的江夏集团上班呀?”

  江岩微微的一笑,诚意的言道:“要是他没有工作的话,我可以安排他去江夏集团呀。不过,刚去,他还没有集团管理经验,只能从底层做起。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先做保安呀。”

  唐逸听着,默默的心想,娘西皮的,去当看门狗那还是算球了吧。

  见得唐逸没有吱声,刘晓静忙是笑嘻嘻的回道:“其实他有工作啦,他现在在他们西苑乡医院上班啦。”

  听得刘晓静这么的说,江岩有些囧笑的打量了唐逸一眼:“当医生也不错有呀。西苑乡医院也是公立医院呀,将来也是有发展的呀。”

  这时,唐逸笑微微的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来:“其实我的理想并不是当一名医生。”

  “那你的理想是……”江岩很好奇地看着他。

  唐逸泛羞的一笑,正当他要回答的时候,忽然,他的BP机响了起来:“哔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