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77章 一起去蹦迪

   这时候,忽然冲来了两个小子,其中一个小子忙是问道:“铭少,怎么了?”

  被称作铭少的那小子由于右胳膊被唐逸给弄得脱臼了,一时痛苦不堪的,也说不上来话。

  另外一个小子见得这阵势,忙是说道:“草!麻痹的,还问什么呀?指定是铭少被人欺负了!”

  唐逸瞧着那两个小子,则是恼道:“老子就是收拾他了,怎么了?有种你们俩放马过来!”

  那称作铭少的小子忙是冲他的两个同伴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要他们别跟唐逸动手,因为他俩都不是唐逸的对手。

  那两小子领会到意思后,也就没有动手的打算了,渐渐消气了,但却是不甘地怒视着唐逸……

  被称作铭少的小子强忍着疼痛,扭身冲他的那两个同伴说了句:“好了,闪了。”

  瞧着他们三个小子扭身闪人了,刘晓静这才稍稍消气,然后扭身伸手拉着唐逸的手:“好啦,我们也走了。”从舞池出来后,刘晓静扭头冲唐逸说道:“我们去吧台那儿喝杯酒吧。”

  唐逸皱眉一怔:“不是回去了么?”

  刘晓静嘟了嘟嘴,回道:“人家现在还郁闷呢,你就陪我去喝杯酒嘛。”

  “你怎么……郁闷了呀?”

  “哼!刚刚被那小子摸了p股,人家能不郁闷吗?”

  “那你还……”唐逸也是郁闷地皱了皱眉头,“那你还老上这儿来做啥呀?”

  说得刘晓静有些脸涩涩的撇了撇嘴:“好了啦,我再也不来了啦!你就陪我去喝杯酒吧!”

  “好吧好吧。”唐逸没辙道。到吧台前,刘晓静点了两杯鸡尾酒。

  唐逸陪着她在这儿喝完这杯酒,她才肯离去。

  当唐逸和刘晓静从燃情迪吧出来后,刚往前走了一会儿,忽然,就只见迎面浩浩荡荡的来了百来十号人……

  唐逸瞧着迎面来了那么些人,他不由得怔怔地打量了一眼,只见之前那个被称作铭少的那小子忍痛行走在最前面。

  他身后跟随的那百来十号人,一个个面目狰狞的,各自手里都抄着家伙的,有的是镐把、有的是砍刀、有的是铁锤、有的是铁链……

  瞧着来势汹涌,唐逸慌是扭头向后看了看,忽见身后也来了几十号人马断后……

  情急之下,唐逸慌是扭头冲刘晓静说了句:“快,你快回迪吧!”

  “那你怎么办?”刘晓静焦急道。

  “不要管我了!你赶紧回迪吧就是了!”说着,唐逸忙是推了刘晓静一把……

  被唐逸这般焦急的一推,于是刘晓静也就只顾往回跑了,朝迪吧跑回去了……

  唐逸望着刘晓静跑回了迪吧,他也就放心了。

  他也知道了,今晚必须得火拼一把才成,否则是脱不了身了。

  唐逸以为他们两伙人攻击上来就会开打,他也做好了迎战的心理准备,谁料,他们两伙人马将唐逸夹击在中间后,并没有立马动手的打算。

  被称作铭少的那小子怒视着唐逸:“麻痹的,你不是很牛吗?继续牛呀?”

  唐逸听着,不惧地瞧着那小子,问了句:“你妈儿个X的,你想怎么样呀?”

  “我草尼玛的!!!你小子是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

  “老子何止是草尼玛呀?老子要草你全家,草你姐你妹!!!”唐逸不惧地回道。

  “你……”气得那叫铭少的小子一阵语噎,急得脸红脖子粗的,忽然又感觉到了右胳膊一阵剧烈的疼痛,痛得眉头紧皱,咬紧牙关,然后忽然一声令下,“黑皮,去,先砸碎那小子的右胳膊的骨头先!!!”

  这一声令下,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大块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模样汹汹的,相当的威武……

  唐逸见得那个皮肤黝黑的大块头朝他逼近了上来,只见他怒眼一瞪,眉头一皱,还没等那个黑皮大块头出手,只见他忽然一个弓步上前,抬腿就是一膝盖顶在了那个黑皮大块头的裆里……

  ‘嗵!’

  这一膝盖顶得那个黑皮大块头不由得一声怪声的惨叫:“嗷……呜……”

  随即,只见黑皮大块头慌是猫腰捂住自个的裆,痛得皱着眉头直蹦跶着,原地转着圈……

  那个叫铭少的小子忽见这情势,他不由得猛地一怔,傻眼了……

  这个黑皮大块头可是他们的顶梁柱,是他们当中最能打的一个,而且天生蛮力,一手拎起几百斤的东西不费吹飞之力,曾经可有一个挑十五个的光荣历史。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黑皮大块头一出场,就被唐逸一膝盖给搞掂了。

  见得那个黑皮大块头疼痛不堪的样子,唐逸不由得暗自心说,麻痹的,你这个狗东西不痿半年才怪呢!

  因为他这可不是简单的一膝盖那么简单,在他一膝盖顶上去的时候,可是顶死那个黑皮大块头的致命穴位。

  那个叫铭少的小子见得情势如此,不由得心想,妈的,看来非得大动干戈才成呀?不过,老子有一百多号人,就不信制不服你个b崽子,哼!

  事实上,来这一百多号人也就是助助威、虚张声势罢了,因为要是真的同时上,就为了制服唐逸一个人的话,那场面得多乱呀?恐怕闹不好,还得自己人打自己人?

  此刻,唐逸则是目光锐利地盯着那个叫铭少的小子,也没有吱声,只是心说,你妈儿个X的,要上就一起上吧,老子也想看看老子是否能一个人单挑你们这一百多号臭鸟蛋烂番薯?

  其实唐逸心里也没谱。

  他只知道,他一个人单挑十几二十来人那是没啥大问题的,不过要是真的一下挑这一百多号人,他心里也是有点儿犯憷的。

  不过,他就算没有胜算的把握,那也不至于伤得太重的。

  因为他懂得运用内气,即便是挨揍,那也是伤不着筋骨的,顶多只是点儿皮外伤而已。

  关于内气,这是唐逸他爷爷传授给他的用来治疗特殊病人的一种特殊方式而已。

  比方断骨、气血不通等等等,都可以利用内气来作特殊治疗的。

  关于这种特殊治疗法,普通医生是不懂的,也不会。在他们看来,这些只是江湖郎中骗人的把戏而已,事实上这种治疗法在古代一直存在的,也有显著的疗效。

  那个叫铭少的小子与唐逸相互对视了大约两分钟之久后,再次下令道:“阿彪、阿虎、阿狼,你们三个一起上!!!妈的,老子就不信这b崽子是铁打的?”

  听得那个叫铭少的小子下令后,忽见三个家伙各自抄着家伙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三个家伙很有特点,一个是大光头,一个是鸡冠头,一个染着一头大红毛。

  光头手中拿着的是一把斧子,鸡冠头手中拖着一条粗铁链,红毛手中紧握着一把大砍刀。

  唐逸见得这三个家伙都面相不善,各自都是一副拽拽的面目狰狞样子,他也没有畏惧,而是很淡定地瞧着他们三个,想看看他们三个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草!!!”大光头一声震怒,抡起手中的板斧就朝唐逸的颈部砍来……

  唐逸轻巧地仰身往后一闪,躲闪了过去,只见板斧从他的下巴前划过,‘呼’的一声风声……

  鸡冠头见得唐逸躲闪了过去,他紧随着就挥动了手中的粗铁链,朝唐逸正面甩来……

  ‘呼!’

  眼瞧着铁链迎面甩来,来不及躲闪了,于是唐逸慌是抬手准确无误地一把就接住了铁链,一把攥紧,用力一拽,只见鸡冠头猝不及防地朝前扑来……

  随即,唐逸抬腿就是猛的一脚踹在鸡冠头的腹中……

  ‘嗵!’

  这一脚踹得鸡冠头挣脱了手中的铁链,飞身往后,倒在了后方的人群中。

  那个红毛瞧着,傻眼了,被吓得胆颤颤的,像是不敢上了。

  正在这时候,传来一声:“江铭,住手!!!”

  唐逸忙是扭头一看,莫名其妙的,只见江岩那哥们匆忙地赶来了……

  那个叫铭少的小子也是倍感莫名其妙的,慌是扭头一看,忽见自己的大哥匆忙赶来了,他有点儿傻眼了。

  江岩急步来到唐逸的身旁,冲那一百多号人一声大怒:“都他妈滚球!!!”

  这声震怒,吓得那一百多号人一个个的都胆怯的缩了缩脖子,然后只见他们一个个灰溜溜扭身开溜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聚集在此的那一百多号人就无声无息地溜完了。

  最后只剩下了唐逸、江岩、江铭三人。

  原来,那个叫铭少的小子是江岩的弟弟,名叫江铭。

  江岩见得人群都散去了后,然后甚是气恼地瞧了江铭一眼:“你又在这儿搞什么事呀?你还嫌老爸事不够多是吧?你知道你最近都惹了多少事了么?你知道老爸现在头都大了么?”

  被江岩一顿训斥之后,江铭闷闷的没敢吭声,只是显得一脸痛苦不堪的样子,因为他的胳膊还脱着臼。

  江岩训斥完了弟弟之后,然后扭头冲唐逸言道:“哥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我弟弟他……怎么惹你了呀?”

  忽听江岩说那b小子是他的弟弟,唐逸皱眉一怔,想了想,虽然初识江岩,但是他对他已经有了一种莫名的好感,于是他也就没有说太多,只说了句:“你弟弟摸了我女友的p股。”

  江岩听得是这事,气得他又是瞪了他弟弟江铭一眼:“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呀?”

  江铭仍是没敢吱声,只是心里闷闷的,感觉甚是憋屈似的,暗自心说,你还是不是我哥呀?胳膊肘怎么就往外拐呀?就算我摸了他女友的p股,可是他个b小子也太狠了吧?不但断了我一根手指头,还将我的胳膊弄得脱臼了,哼!

  此刻,其实江岩也是感觉蛮尴尬的,因为江铭毕竟是他弟弟,所以他也不好说得太多。

  江岩见得江铭的右胳膊耷拉着,一脸痛苦不堪的样子,疼得额头直冒汗珠子,他心里也明白了,估计是唐逸给弄得脱臼了?

  江岩尴尬的愣了愣之后,然后扭头看了看唐逸……

  还没等江岩说话,唐逸就明白他什么意思了,看在他的面子上,唐逸也没有废话,上前一步,伸手拽起江铭的右手,用力一拽,然后往后一推,‘咔啪’一声,就给归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