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79章 趁机找借口

   随后,只见刘晓静慌是娇羞地下了床,朝洗手间跑去了。

  见得刘晓静跑去了洗手间,唐逸这货也只好闷闷地伸手从床头柜上扯过半截纸巾来……

  在擦拭过后,唐逸忽见白色的纸巾上被染上了丝丝血红色,他这货不由得暗自一喜,心想,呃?难道……我刚刚已经破了她那层膜吗?不过,还是太他妈郁闷了,都没完事就是结束了!妈的,老子刚刚进入了半截,就被她那婆娘一把给推开了,真是郁闷呀!

  此时此刻,刘晓静自个娇羞不已地蹲在洗手间的蹲坑上,看有什么异常没有?

  因为她现在还觉得那地方火辣辣的。

  她也很郁闷,因为她曾听说那事很舒服,可是没想到却会那么的痛,一点儿都不爽,早知道还不如不要了呢……

  想着,她自个忽然闷闷不乐地说了句,哼,我再也不想要了啦!

  第二天早上,唐逸想着方乐乐这天会来找他,于是他也就跟刘晓静说,说他要回西苑乡了,说要回医院去上班了。

  由于昨晚上的事情闹得有些尴尬,所以刘晓静也就没再缠着他了。

  两人一起在丽江宾馆对面的早餐店吃过早餐后,刘晓静也就回去了。

  然后,唐逸自个打车去了平江汽车站。待到了平江汽车站,由于这会儿方乐乐还没来,也没来传呼,所以唐逸也就在这附近瞎逛荡了起来。

  在一边逛荡的同时,他又无聊地回想起了昨晚那尴尬的一幕来……

  想着昨晚跟刘晓静那尴尬的一幕,他不由得又是郁闷地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昨晚上真是太他妈郁闷了!

  昨晚上经历了那疼痛之后,刘晓静是死活不肯给他了,闹得唐逸憋闷了大半夜,然后待到实在是困了,才睡着。唐逸自个在车站前面的大街上瞎逛荡了一圈后,正想要返回车站了,忽然,西苑乡医院仇院长给他小子来了一个传呼。

  这会儿正好无聊,他小子也就忙去找家公用电话,给仇院长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仇院长听是唐逸给回了电话,他不由得问了句:“你小子没在乌溪村么?”

  因为仇院长的传呼是说他可以回西苑乡了,并没有要求他回电。

  听得仇院长那么地问着,唐逸回了句:“我在平江呢。”

  “你小子还真是胆大哦,就不怕华明他爸找人收拾你么?”

  忽听仇院长这么地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那事您不是摆平了么?”

  “摆平个屁呀?”仇院长有些气恼道,“暂时是没啥事大事了。因为华明已经被他爸接回平江了。不过,关于这事还没完。那个什么……正好乡委李书记有意思要将你小子调去乡政府那边,那你小子就干脆去那边吧,免得你小子再在医院给添乱了。再说了,关于你小子断了华明一根肋骨那事,华明他爸肯定是还得来医院找你的。所以你去了乡政府那边,也就不管医院的事情了。这样,我也好推脱。这要是真要乡医院赔偿10万的话,去哪儿弄这么些钱赔呀?”

  听得仇院长这番话,唐逸不由得皱眉道:“合着您这是甩包袱了是吧?”

  “就你小子惹的这事,不甩怎么办呀?还真要医院替你小子赔偿10万给华明呀?”电话那端的仇院长郁闷道。

  其实,唐逸这小子心里早就高兴坏了,只是他故意那么一说罢了。

  当然了,只是关于这事,仇院长这做法,闹得他心里有些郁闷罢了。

  由此,他小子不得不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些当领导的还真是他妈会推磨呀?

  不过对于仇院长来说,他不推磨也没办法,因为医院是不可能赔偿10万给华明他爸的。

  之后,电话那端的仇院长忽然说道:“你小子要真想在医疗界混下去的话,那等以后再回医院来吧。就算是先去乡政府那边避避风头吧。”

  唐逸听着,忙是说了句:“那谢谢您了哈,仇院长!”

  “甭谢了。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也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才这么帮你的。因为我跟你爷爷唐大川可是世交了。但是关于你小子这次在医院惹下的这事,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华明他爸华国富是平江县税务局局长,所以关于这事,我们乡医院也惹不起呀。要你小子先去乡政府那边避避风头,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10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要是一两万的话,我都能帮你小子想想办法。”

  “……”之后,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别人当官还不如自己当官呀?因为就算仇院长看在我爷爷的份上,说是想帮我,但老子也不过是他手头上的一颗棋子罢了呀,被他摆来摆去的呀,为了华明那b小子的事情,他最终也只能将老子赶出医院,推给李爱民那狗东西呀……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李爱民书记又给他打来了一个传呼。

  趁着还在公用电话这儿,于是唐逸也就忙给李爱民回去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电话那端的李爱民问了句:“是小唐吧?”

  “我是。”

  “小唐呀,关于你那事,我已经跟仇院长说好了,这几天你就来乡政府报到吧。”

  唐逸听着,心里一喜,忙是回了句:“好的,李书记。”

  “……”

  此时此刻,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正在给周长青县长回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夏志明有些沉闷地言道:“周县长,您要我查西苑乡唐逸那事,我已经帮您查过了。但是,据西苑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说,那个唐逸……可是大有来头呀。恐怕……连您都动不了呀?”

  电话那端的周长青听着,面色一沉,一脸灰黑:“那你说说他的来头看看?”

  “据郭有年说,那个唐逸是江阳市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咱们平江可是归属于江阳管辖范围内呀。”

  “你确定这事是真的?”周长青忙是问了句。

  “是不是真的,我就不好说了?”夏志明回道,“但是关于上次乌溪村发生的那起事件,可是直接由江阳市公安局处理的。而且,杨开福和安书记的秘书江倩都亲自去过西苑乡了。郭有年说,上次江倩到西苑乡的时候,就直接去见唐逸了。所以……这事应该是假不了呀?若是唐逸跟安书记真没有关系的话,那么江倩是不会去见唐逸的。”

  听了这话后,周长青的面色更为难堪了,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了句:“好了,我知道了。”

  “……”

  唐逸给李爱民回了电话后,也就朝平江汽车站返回了。

  就在他快返回平江汽车站时,忽然,他兜里的BP机又响了:“哔哔……”

  忽听BP机又响了,唐逸忙是掏出BP机来看了看:“我已经在平江汽车站正门这儿了,呵呵。方乐乐。”

  瞧着BP机屏幕上的显示,唐逸忙是抬头朝马路对面的平江汽车站正门望去……

  果真,一眼就望见了方乐乐那丫头自个笑微微地站在一旁的花坛前。

  由于车站门口行人川流不息的,所以方乐乐暂时还没发现唐逸就在马路对面。

  唐逸穿过马路,欢喜地来到了方乐乐的跟前:“往哪儿看呢?”

  忽听唐逸的声音,方乐乐忙是正转头,见得果真是唐逸,她不由地欢喜地乐了乐:“呵呵……你从哪儿过来的呀?我刚刚怎么没有看见你呀?”

  “我刚刚就在马路对面呀。”

  “啊?”方乐乐诧异的一怔,“我晕!我还以为你会从车站里面走出来呢,呵!”

  瞧着方乐乐这丫头这般的喜庆,老是乐呵呵的,唐逸这心里也是欢喜不已。

  还真是名如其人。

  方乐乐这丫头像是就没有啥心事似的,整天都无忧无虑的,笑呵呵的。

  唐逸又是看了看方乐乐,然后掏出BP机来,看了看时间,见得这会儿已经是上午11点了,于是他想了想,然后冲方乐乐问了句:“你是想在平江玩,还是想去西苑乡玩呢?”

  方乐乐忙是笑嘻嘻地回道:“当然是去西苑乡玩啦。平江有什么好玩的呀?”

  “那……”唐逸皱眉想了想,“那我们就先去这附近找家饭馆吃午饭吧,完了之后,我们就坐车回西苑乡吧?”

  “好呀。”

  “……”

  于是,唐逸也就领着方乐乐去附近找了家饭馆,要了两个小炒。

  在一起用餐的时候,唐逸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方乐乐,忽然问了句:“胡斯淇没有给你打过传呼或者电话吗?”

  忽听唐逸问着这个问题,方乐乐有些不大高兴的瞧了他一眼,然后问了句:“你干吗老是问胡斯淇呀?”

  “嘿……”唐逸忙是囧囧的一笑,“没,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

  方乐乐有些醋意地白了他一眼:“哼!我看你八成是心里只有胡斯淇吧?”

  “不是呀。”唐逸忙是掩饰着内心的想法,笑微微地解释道,“你不是知道的嘛,胡斯淇她之前不是在我们乌溪村教书么,所以我就顺便问问而已。”

  听得唐逸这么的解释着,方乐乐莫名地打量了他一眼,这才一笑,略显娇羞地问了句:“难道我没有胡斯淇漂亮吗?”

  唐逸听着,嘿嘿的一乐,回道:“你们俩都很漂亮呀。”

  “哼!你什么意思呀?”

  “没有没有,你比她漂亮!”唐逸只好忙道。

  “呵……”方乐乐粲然的一乐,然后又是白了他一眼,“你这话违心了吧?”

  唐逸本想说是她逼着他违心的,但是想想,觉得还是不说这话的为好,于是他也就笑嘿嘿地说道:“我没有违心呀。因为你确实比她漂亮嘛。还有,我最喜欢看你笑了。因为笑起来的时候,脸蛋露着两个浅浅的酒窝,可爱极了。”

  最后这句话,确实没有违心,因为方乐乐笑起来真是很可爱。

  当然了,虽然方乐乐跟胡斯淇比起来,稍逊色一点儿,但是方乐乐也绝对是一大美女了,就她走在大街上,回头率也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

  一会儿饭后,唐逸也就领着方乐乐返回了平江车站,然后乘坐上了去往西苑乡的中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