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80章 遭遇街头小混混

   上车后,为了方便说话和嬉笑打闹,方乐乐刻意要求唐逸和她一同坐在了车后座。

  两人在车后座坐下后,方乐乐也无心看车窗外的景象,忙是扭头笑嘻嘻地看着唐逸,半似玩笑地乐道:“以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许你跟我提别的女孩子,也不许想别的女孩子,只许陪着我说话,要一直目不转睛地看我,嘻嘻。”

  听得方乐乐这么地说着,唐逸扭头笑嘿嘿地打量了她一眼:“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方乐乐却是娇羞地羞红了双颊,忙是回道:“才没有呢!”

  “那你为啥要那样说呀?”

  “因为……”方乐乐一时有些语噎地愣了愣眼神,然后又是嘻嘻的一笑,说道,“因为我来你这儿是客人呀,对待客人就是要一心一意的呀。”

  见得方乐乐这丫头甚是可爱,也爱嬉笑打闹,于是唐逸这货也就大胆地笑嘿嘿地玩笑道:“那不会连晚上睡觉,也要我陪着你一起睡吧?”

  方乐乐的心砰然一跳,两颊羞红似火,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流氓!”

  “嘿……”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说道,“男人不流氓,身体不健康。”

  听得这话,闹得方乐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忍不住扑呲一乐:“呵!你还真是个大流氓哦!”

  “……”

  两人一路嬉笑打闹的,不知不觉地,也就随着中巴车抵达了西苑乡。

  当中巴车在乡政府门前的大马路边缓缓地停稳后,唐逸这才意识到到站了,于是他忙是扭头冲方乐乐说道:“好了,到了,下车了。”

  从车上下来后,方乐乐甚是新奇地遥望了一眼乡里的景象……

  远山、陈旧的电线杆、东拉西扯的电线和电话线交错着、矮矮的房屋、黑色的瓦片、偶尔几间茅草房点缀在其中、偶尔几处烟囱在冒着青白的青烟、破烂的陈旧的柏油马路、冷清的街道……

  遥望着这乡间的景象,呼吸着这清丽的空气,方乐乐不由得欢喜地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哇——这里的空气真好哦!”

  见得方乐乐这般的欢喜,唐逸不由得笑嘿嘿的打趣了一句:“那你干脆就嫁到这儿来呗?”

  “呵呵……”方乐乐娇羞的乐了乐,然后大胆地玩笑道,“你娶我呀?”

  “好呀。只要你乐意嫁给我,我就娶你。”唐逸这货笑嘿嘿的回道。

  方乐乐又是乐了乐,然后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我才不会便宜了你呢!”

  “那你打算便宜了谁呀?”

  “你管呢!”说着,方乐乐又是故作姿态的冷哼一声,“哼!反正我是不会便宜你的啦!”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说了句:“反正你已经到了我们乡里了,就算你不从也由不得你了,哈!”

  “啊——”方乐乐故作惊恐的一声尖叫,“我要回去!”

  见得方乐乐如此,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言归正传,问了句:“你还想去我们乌溪村吗?”

  “嗯?”方乐乐笑微微地歪着脑袋想了想,“远吗?”

  “远倒是不远,只是这会儿没有船过去。”

  “那什么时候有船呀?”

  “要到快天黑了的时候。”唐逸回道。

  于是,方乐乐又是歪着脑袋想了想,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似的,然后欢喜地问了句:“那这儿可以看到西苑湖吗?”

  “可以呀。”唐逸忙是回道。

  “真的?”方乐乐欢心地一乐。

  “真的。”

  “那你快带我去呀!哈!”

  见得方乐乐如此,于是唐逸忙是乐道:“那好吧,走吧,我这就带你去西苑湖吧。”于是,唐逸便是领着方乐乐沿着乡街道朝前走去了。

  直穿过乡街道,到了街尾,然后唐逸领着方乐乐拐向了去往西苑湖码头的土马路……

  准确地来讲,这是一条沙石道,因为路面上铺着一层薄薄的沙石的。

  道路的两旁是杨柳树,树枝交错在路面的上空,将其遮掩成了一条林荫小道。

  行走在此道上,感觉身处在一片寂静祥和的状态中,听着田间偶尔传来的几声蛙鸣,闻着这乡间的空气,给人一种愉悦之感。

  方乐乐貌似很喜欢这种乡野的味道和气息,扭头冲唐逸乐道:“我真的太喜欢这儿了,哈!”

  唐逸听着,甚是欢心道:“是不是这里比城区要安静呀?”

  “对呀。”

  “……”

  正在他俩说话间,莫名其妙的,从前方道路拐弯处忽然冒出了四五个小青年来。

  那四五个小青年像是刚从西苑湖游玩归来。

  唐逸远远地打量了一眼那四五个小青年,一眼就辨认出来了,他们是这西苑乡街上的,但是他不认识他们都是谁家的孩子。

  那四五个小青年一边朝唐逸他们这端迎面走来,一边在有说有笑地嬉笑打闹着。

  待渐渐走近时,其中一个长发小子忽见迎面走来的姐姐漂亮极致,像是都隐约嗅着了那姐姐身上的那股特有的清香味道,不由得,那个长发小子便是猥琐的嬉笑着,然后油里油气地冲方乐乐招呼了一声:“嗨!姐姐!”

  见得那个长发小子发情了,他的那三四个同伴也是一个个猥琐的嬉笑着,目光泛蓝地瞧着方乐乐……

  唐逸忽见他们几个小青年如此,便是不爽地呵斥了一句:“一边玩蛋去!”

  忽见唐逸如此,那个长发小子便是来劲了,仗着他是西苑乡街上的,便是牛气地拽拽地冲唐逸说了句:“你小子死一边去!”

  随即,一个小个头更是猖狂,冒出来冲唐逸怒斥道:“打你丫的!”

  见得迎面的那四五个小青年气势嚣张,吓得方乐乐下意识地靠近了唐逸,紧挨着他的胳膊……

  那个长发小子见得方乐乐害怕了,他便是得意地笑嘿嘿地说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脱下裤子来!哈!”

  听得那个长发小子这么地说着,他的同伴们都一个个地猥琐地呲牙咧嘴地乐开了:“哈哈哈……”

  见得那四五小青年如此,甚是嚣张和猖狂,完全没有将唐逸他放在眼里,于是,唐逸终于恼了:“麻痹的,你们这几个兔崽子是不是活腻了呀?”

  忽见唐逸急眼了,那个小个头噌地一下就冲到了唐逸的跟前来,身高虽然比唐逸矮半截,但是却极为嚣张地怒斥道:“我打你丫的!!!”

  见得那小个头如此,手舞足蹈的,唐逸心里这个怒呀,不再废话,冷不丁的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那小个头扇去……

  ‘啪!’

  一声脆响的同时,只见那小个头站立不稳,忽然歪身一个狗催子,‘噗’的一声歪倒在地,溅起了一地的灰尘来……

  忽见唐逸出手不凡,那个长发小子自然是不敢怠慢,见得自个的同伴挨揍了,他便是‘啊’的一声,愤怒地朝唐逸攻击而来……

  唐逸轻巧地伸手就攥住了那长发小子的拳头,反手一拧,‘咔啪’一声,给弄得脱臼了……

  “啊——”瞬间,痛得那长发小子一声凄厉的惨叫,眉头紧皱,紧咬着牙关,汗珠子就不觉地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后方的那两三个小青年忽见这等情势,吓得他们一个个呆愣在原地,想进攻又怕挨揍,想逃跑又怕被说没有义气,所以也只好就那样地僵持在原地不动……

  唐逸见得他们也不敢上了,于是他便是冲他们怒斥道:“麻痹的!就你们这几个跳脚小丑也敢在老子面前猖狂?信不信老子让你们全都骨折了呀?”

  那两三个小青年见得唐逸这等霸气凛然的气势,吓得他们一个个直冒干珠子,胆颤得腿都不听使唤地颤抖了起来……

  这时候,那个小个头从地上愤怒地爬起身来,顺手从地上抄起一块石头就朝唐逸砸来……

  忽然只见唐逸跃身跳起,一脚踢在那块砸来的石头上,随即只见那块石头瞬间就改变了方向,朝那小个头砸回去了……

  ‘嗵!’

  只见那块石头重重地击打在那小个头的胸口上,砸得仰身向后,‘噗’的一声,仰身倒地,又是溅起了一地的灰尘来……

  后方的那两三个小青年瞧着刚刚的那一幕,他们一个个更是傻眼了,心说,麻痹的,这个死人还会他妈轻功呀?我草,还是不他妈上了吧,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那个长发小子由于胳膊脱臼了,闹得他一时揪心的疼痛不已,但忽见唐逸跃身跳起那个动作时,他也是忽地一怔,呆傻了,心说,麻痹的,老子不会这么倒霉吧?早知就不他妈装b了……

  为了虚张声势,那个长发小子疼痛道:“妈的,你小子就等着吧!我一定要打死你丫的!除非你以后不再西苑乡出现!”

  唐逸冲他怒眼一瞪:“麻痹的,尼玛再说一句试试?”

  忽见唐逸如此,吓得那个长发小子忍痛的一声令下:“我们撤!”

  见得那四五个小青年灰之溜溜后,唐逸回头瞧了一眼他们几个朝街上惶急逃离而去的情形,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就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也想在老子面前发威,真是活腻了!

  方乐乐见得那四五小青年都被吓跑了,她不由得欢喜地扭头看了看唐逸,用一种甚是膜拜的目光定睛地瞧着他,忍不住欢喜道:“和你在一起好安全哦,呵!”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扭头笑微微地看了看她,暗自说了句,也不知道你这小婆娘穿安全裤没有?

  方乐乐见得唐逸目光有些邪气,她不由得羞红了双颊,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呀?没有见过美女呀?”

  见得这方乐乐这般的可爱,唐逸又是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言道:“好了,我们走吧。”一会儿,来到西苑湖码头上时,迎面一阵胡风吹来,方乐乐不由得眯了眯双眼,然后待睁开眼,望着眼前这一片无边无际的、波浪翻滚的深蓝色湖面,她不由得惊喜的一乐:“哈……这就是西苑湖呀?”

  “对呀。”唐逸站在她身旁应了一声。

  “呵……”方乐乐又是一乐,再次遥望了一眼眼前这片深邃的湖面,惊叹道,“哇——这里真的好美哦!!!我愈来愈喜欢这里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