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81章 西苑湖边漫步

   一阵惊叹过后,方乐乐又是一乐,然后突发奇想,笑嘻嘻地乐道:“我想拥有一座房子,面朝西苑湖,春暖花开,观日出看日落,嘻嘻……还有,我的爱人陪在我的身边,哈……”

  唐逸则是毫无情调地回道:“这有什么难的呀,在湖边搭建一间小木屋,在西苑湖这儿当渔民不就好了么?不过这儿的渔民都晒得黑不溜秋的,常常怨声载道的,盼着啥时候才可以上岸?”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方乐乐不由得冲他翻了个白眼:“你真没情调,我懒得跟你说!”

  “渔民要情调干啥呀?不就是天天捕鱼咯?”

  方乐乐更是不满地冷哼一声:“哼!你不懂,我懒得跟你说!”

  随即,方乐乐话锋一转:“好啦,陪我去湖边走走吧。”

  “成吧。”唐逸有些不大情愿地回了一声,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这小婆娘真没见过世面,这破湖边有啥好走的呀?走来走去的,不就是这片破湖面么?当唐逸陪着方乐乐在湖边漫步起来后,方乐乐不由得欢喜地扭头看了看他,然后好奇地问了句:“你有没有……跟别的女孩子来这湖边漫步过呀?”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回道,“以前在乡中学读书的时候,跟我们英语老师来这湖边走过。”

  “啊?”方乐乐诧异的一怔,“不会吧?你们搞师生恋呀?”

  见得方乐乐如此诧异,唐逸则是闷闷不乐地回道:“什么师生恋呀?那次是我上课的时候,用镜子照了英语老师的裙底,后来她很生气,就拉我来这湖边谈心,狠狠地训斥了我一通而已。”

  “哈……”方乐乐忍不住扑呲一乐,“你活该!谁让你那么调皮呀?我要是那英语老师的话,才不会跟你谈什么心呢,直接就大嘴巴子抽你啦,哈!”

  “我靠!你不会那么狠吧?”

  方乐乐呵呵地乐道:“不信你就试试看呀?”

  “你今天又没有穿裙子,怎么试呀?”

  “啊?”方乐乐惊恐的一怔,“你不会那么邪恶吧?”

  唐逸这货竟是笑嘿嘿地回了句:“不邪恶就不是我了。”

  “我晕!还好我今天是穿牛仔裤的!”

  “嗯。”唐逸故作闷声地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牛仔裤是比较难解一点儿。”

  “你你你……”气得方乐乐惊恐地瞧着他,无语了。

  唐逸嘿嘿的一乐,问了句:“你为啥那样看着我呀?”

  “感觉你太恐怖啦!”

  “嘿……”唐逸又是嘿嘿的一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了,其实我是很斯文的。”

  “切!拉倒吧!我才不信呢!”

  “那你是喜欢暴力一点,还是喜欢温柔一点儿呢?”

  方乐乐小脸涨红,撇了撇嘴:“哼!我不跟你说话啦!你太黄啦!”

  “咱们不都是黄种人么?要是不黄,那还是龙的传人么?”

  “……”方乐乐无语了,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唐逸这货则是乐嘿嘿地瞧着她:“你怎么不说话了呀?”

  “被你气着了呗!”说着,方乐乐白了他一眼,然后忙是转移了话题,略显娇羞地问了句,“我是不是第一个和你来这湖边漫步的女孩子呀?”

  “嗯。”唐逸点了点头,“如果之前的英语老师算是女人的话,那么你确实是第一个女孩子。”

  方乐乐原本看着他点头了,心里甚是欢心不已,可是忽听他这解释,心里这个郁闷呀,白眼瞧着他,不由得心说,哼!死猪!你想气死我呀?继续往前走了走,忽然,方乐乐觉得有点儿累了,所以继续漫步的兴趣也就减半了,于是她扭头看了看唐逸,然后言道:“好了吧,我们回去了吧?”

  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方乐乐,见得她累得都两手叉腰了,忍不住说了句:“你是累了吧?”

  “废话。人家今天都和你走了那么多路了好不?能不累吗?”

  “这就累了,那你还想来这西苑湖当渔民?”

  气得方乐乐白眼瞪着他:“没情调的家伙,我真是懒得跟你说!人家什么时候想要来这儿当渔民了呀?”

  “你不是想这湖边有一座房子么?”

  “唉……”方乐乐无奈地叹了口气,“跟你真是说不通。人家那么美好的构想,被你这么一说,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

  说着,方乐乐话锋一转:“好了啦,我们回去了啦。”

  见得方乐乐也累成了那样,唐逸也只好回了句:“好吧。”当唐逸和方乐乐一同返回乡街道时,刚沿着来时那条沙石道走了一半的路程,忽然,莫名其妙的,只见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尤富民牵着一孩子迎面走来,那孩子好似身体不大舒服似的,面色惨白,额头还在冒着汗珠子……

  瞧着前方来的是尤富民,唐逸不由得仔细看了看他牵着的那个孩子,忽然,他终于一眼瞧出来了,那个孩子就是之前来时遇见的那个长发小子……

  待唐逸瞧清是那小子时,心里立马就明白了过来,心想,娘西皮的,八成是尤富民那狗东西领着孩子来找老子给接胳膊来了吧……

  我草,原来那个b小子是他妈尤富民的儿子呀,怪不得之前会那么的嚣张?

  正在唐逸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只见他那孩子冲尤富民说了句:“爸,就是他!”

  尤富民听儿子说是唐逸,他心里这个怒呀,心说,妈儿个巴子的,怎么又是这兔崽子呀?

  因为尤富民认识唐逸。

  尤富民他姐姐就嫁在乌溪村,他姐姐也就是牛成福他妈。

  关于余文婷忽然失踪那事,尤富民就想搞唐逸一下,可是哪晓得这小子莫名的跟市常委安书记扯上了关系。

  其实,尤富民也常去乌溪村,也知道唐逸他家的情况,所以听他们说,说安书记说唐逸是他的世侄,尤富民一直不大相信这事。

  可事实就是事实,关于上次抓捕唐逸的时候,的的确确是市公安局杨开福亲自给西苑乡派出所来的电话。

  后来关于杨开福和安书记的秘书江倩来西苑乡那事,尤富民也听说了,所以他也不得不相信唐逸跟安书记有关系。

  关于余文婷那事,尤富民可以不追究了,但是这次,唐逸这小子竟是弄断了他儿子的胳膊,他这心里自然是窝火……

  所以尤富民甚是恼怒地瞪着唐逸,质问了一句:“今天就是你打我儿子来着吧?”

  见得尤富民那样,像是打算不依不饶的,唐逸愣了愣,然后回道:“你儿子是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但至于是不是我打你儿子的,尤主任,关于这个我得解释一下。事实上是你儿子和一伙小青年想要打我,我只不过是自卫罢了,这没有什么不可以吧?你要是不相信,我这儿边上还有证人在这儿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尤富民不由得打量了一眼唐逸身旁站着的方乐乐一眼……

  忽见方乐乐一身洋气的打扮,像是典型的城里女孩子,尤富民这心里愣了愣,因为凭着他混社会的经验,不难看出,方乐乐这女孩像是家世不错?

  方乐乐见得尤富民那样的瞧着她,她忍不住说道:“大叔,事实上确实是你家孩子调皮,想要欺负我们的,然后他为了自卫,才还手的。”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尤富民心里有些不爽地回了句:“你和他在耍朋友,当然是向着他,帮他说话咯。”

  听得这句话,方乐乐心里不大舒服了:“大叔,没有您这么说话的哦!我们说的只不过是事实而已!您要是这么说,那么我觉得您就有点儿无理取闹了哦?再说了,您自己的儿子,他什么样,您应该心里有数吧?所以说,在教育上,您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方乐乐这丫头不愧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子,这话说得就是有水平,实际上她则是拐着弯地在骂尤富民,意思就是,你家的孩子你不教育好也就得了,你还想来这儿护犊子呀?

  但是方乐乐话语婉转,所以尤富民一时也没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听了她那么的说着,他不听也得听了。

  随后,尤富民不由得怔怔地打量了方乐乐一眼,像是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女孩子不是啥普通人家的女儿,所以他不敢跟她对话了。

  于是,他也只好冲唐逸犯狠,两眼怒气地盯着唐逸:“现在你把我儿子的胳膊弄断了,你说该怎么办吧?”

  唐逸则是回了句:“不弄断了,是脱臼,这是两个概念。”

  “就算是脱臼了,那你也总得有个说法吧?反正我领着我家孩子去乡医院看了,乡医院的医生都说没法直接给归位,要去县医院手术!”

  听得尤富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回道:“尤主任,你想要来我这讨说法,那我就明确告诉你,我这儿没有说法!”

  唐逸的话意也就是在说,麻痹的,你最好客气点儿,还想要说法,老子给你毛个说法!

  尤富民没想到唐逸这小子竟是这么的硬气,闹得他心里不爽,便又是质问了一句:“那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们父子俩吧?”唐逸回道。

  趁机,方乐乐有说话了:“大叔,您这么说,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您了,是您儿子和那几个小青年欺负我们再先的,我们这算是自卫,就算是弄伤了他的胳膊,那也是他自找不是?您倒是好,来这儿找我们就要说法,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呀?”

  尤富民心里不由得咯咚了一下,有些犯憷了,因为唐逸那小子又是那么的硬气,而这个女孩子又是口齿伶俐的,话语极为犀利,所以他这位乡政府办公室主任一时也倍感棘手了……

  但是,尤富民这心里又是不爽,心想,妈儿个巴子的,你小子弄断了我儿子的胳膊,还想要我给你道歉,门都没有!妈的,我尤富民能混到今天,也不是他妈吓大的,哼!

  想着,尤富民忽然对唐逸说了一句硬气的话:“你要是没有说法的话,那么我这就给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电话。”

  谁料,方乐乐立马就说了句:“我也可以立马给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叔叔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