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82章 你叫局长我也是能叫来局长滴

   听着这话,尤富民心里再次咯咚了一下,有点儿傻眼了……

  原本尤富民想着西苑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那狗东西怕唐逸这小子,所以他也就打算直接叫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来处理这事。

  因为他跟夏志明是老同学了,所以这事只要他给夏志明去电话,夏志明一定会亲自出面给解决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人家那女孩子直接就说可以立马给杨开福叔叔去电话,这就棘手了。

  因为毕竟还是江阳市公安局局长大,要是杨开福不高兴了,放个屁的话,他夏志明都是不敢吱声的。

  眼瞧着这事情陷入了这等僵局,尤富民心里也明白了,也看到了,唐逸这小子的确不是一般人,因为他小子居然能跟像方乐乐这样的女孩子一起耍朋友,那么就证明了这小子还是具有一定的实力的,所以此时此刻,尤富民也不得不在心里掂量着这分量。

  瞧着尤富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方乐乐不由得说了句:“大叔,您要是没事了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因为我和唐逸还得回江阳市去呢。”

  又听得方乐乐这话,尤富民再次傻眼了……

  经过暗自一番掂量过后,尤富民终于肯低头了,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是面上也只好好声道:“那个什么……我代表我儿子向你们俩道歉!对不起了!”

  谁料,方乐乐则是说道:“大叔,这种道歉就不必了吧。因为太勉强了。最关键的是,我觉得您最好还是教育好您的儿子吧。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再说,我们也不是神经病,所以您想想就知道,我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跟您家孩子动手的!孩子虽然是无知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您总得有所常识吧?不要听说您儿子挨欺负了,就好像是我们有意给打的似的!您怎么就不想想您儿子是个什么货呀?”

  这话愣是说得尤富民一脸灰黑,恨不得找个地缝给藏起来,心说,麻痹的,我尤富民混了几十年,还没被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给训斥成这样呢……

  可是他转念一想,觉得人家这女孩子句句话都在理,他也实在是没有啥话回应。

  当然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啥货色,由此,他不由得暗自,骂道,麻痹的,这都是他那个猪婆子娘给惯坏了!

  由于尤富民一时也没处撒气,所以也只好扭头瞪了他儿子一眼:“你也是活该!回头我得好好地骂骂你那猪婆子娘才是!瞧她都将你惯成啥样子了呀?”

  骂着,尤富民心里这个气呀,忽然,冷不丁就给了他儿子一个大嘴巴子……

  ‘啪!’

  这声脆响,吓得方乐乐都缩了缩脖子,像是打在了她的脸上似的。

  这一巴掌打得他儿子也就憋屈地默默流泪了……

  方乐乐毕竟是女孩子,心软,见得尤富民冲孩子撒气了,于是他忙道:“大叔,您也别拿孩子撒气了吧。”

  说着,方乐乐扭头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你能帮他的胳膊给归位不?”

  唐逸听着,见得方乐乐心软了,再看看尤富民的儿子,觉得这次给的教训也差不多了,于是他忽然冲尤富民说了句:“好了,尤主任,你儿子的胳膊我这就能给归位,你也别急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尤富民心里一喜,忙是唐逸说了句:“那谢谢你了!”

  见得尤富民那样子,唐逸想了想,心想,算球了吧,这次就算便宜他那小子了吧,还是不提医药费了吧?毕竟老子也很快就要进乡政府上班了不是?

  这么的想着,唐逸缓步上前,伸手拽过尤富民他儿子脱臼的右手,一拉一送,‘咔啪’一声,然后在他儿子肩上拍了两下:“好了,没事了。”

  尤富民他儿子听说好了,便是尝试小心翼翼地活动了一下,心头一喜,咦?好像真的没事了耶?

  于是,他又活动幅度大了一些,又是一喜:“嘿……没事了,真的好了。”

  尤富民忽见儿子的胳膊竟是这般神奇的就好了,他不由得怔怔地看了看唐逸,然后冲他儿子训斥道:“还不快谢谢人家!”

  “谢谢!”尤富民他儿子忙是致谢道,然后又说了句,“哥哥、姐姐,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们道歉,对不起!”

  趁机,方乐乐说了句:“不用说对不起了,以后别随便欺负人就好了。”

  尤富民又忙是冲唐逸说了句:“谢谢你了哈,唐逸!”

  “没事。”

  见得唐逸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于是尤富民又是欢喜地冲他说了句:“要不……今晚就上我家去吃顿饭吧?”

  “不用了。”唐逸回了句。

  方乐乐也忙是说道:“大叔,吃饭就不用啦。因为我们还着急回江阳市呢。”

  “……”之后,当尤富民回转身,望着唐逸和方乐乐沿着沙石道远去的背影,他不由得心说,麻痹的,看来唐逸这小子还真是好命呀?像他这样的没爹没娘崽,现在爷爷还过世了,都能混得这么好,还真是他妈走了狗屎运呀?

  他儿子回身望着唐逸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扭头冲他爸说道:“咱们乡医院都是什么狗屁医生呀?动不动就说要动手术,人家刚刚就那么简单就治好了我的胳膊,真是的!”

  忽听儿子这么的说着,尤富民扭头白了他一眼:“你这货也是自找没趣的主儿!你说你好好的,你去欺负人家干吗?你要是不去欺负人家,也就没有这事了不是么?妈的,害得老子还得跟着你小子受这憋屈气!”

  他儿子听得老爸这般训斥着,不由得,脸涩涩的,没敢吱声了。

  尤富民又是训斥道:“你这货也就是你那猪婆子娘给惯坏了!以后,老子告诉你,少听你娘那套的!就她那教育方式,恐怕你将来到了社会上也是找虐的主儿!今天也是人家唐逸人好,没有想要太过分,要是人家想要过分的话,老子都没辙,知道么?”

  他儿子听着老爸这训斥,忽然点了点头:“好了,爸,我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那就回去吧,还站这儿干蛋呀?”

  一边说着,尤富民也就一边朝前走去了,忽然心想,呃?也是哦,唐逸这小子还真是个神人哦?就咱们乡医院那些医生都说要动手术的,没想到他就那么两下就给搞掂了,还真是神了哦?看来咱们乡医院的那些医生还真是他妈个狗屁……

  唐逸领着方乐乐回到乡街道上后,他扭头看了看方乐乐,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言道:“那个啥……我就不去江阳市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方乐乐扭头白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呀?”

  唐逸忙是解释道:“我没有什么意思呀。我就是在想……我去江阳市也没啥事,所以……我就没有必要去了。”

  “哼!”方乐乐故作娇嗔姿态冲他一声冷哼,“什么叫没有必要呀?难道你就没有必要送我回去吗?”

  说着,方乐乐那丫头略显娇羞的一笑,又是说道:“再说了,就我这种祸国殃民的大美人,你让我一个人回去,你放心吗?”

  见得方乐乐这丫头如此,见得她那般可爱的样子,唐逸若有所思的瞄了她一眼,然后欢喜的一笑,说了句:“那好吧,那我就……送你回江阳市吧。”

  听了唐逸这么的说了,方乐乐不由得开心的一乐:“呵……这还差不多。”于是,唐逸也就领着方乐乐直穿过街道,朝车站走去了。

  所谓的车站,也就是在乡政府门前的大马路边上。

  当唐逸领着方乐乐来到这儿时,便见得一辆中巴车已经停靠在马路边等客了。

  唐逸和方乐乐也就直接上了中巴车。

  到了中巴车上,方乐乐见得车后座空着的,她又是张罗着唐逸和她一起坐在车后座。

  在车后座前坐好后,唐逸掏出BP机来,看了看时间,见得这会儿已经是下午5点多钟了,他忽然想了想,然后扭头冲方乐乐说了句:“不如……你今天就别回江阳市了吧?”

  “那……”方乐乐听着,不由得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似的,歪着脑袋想了想,“不回江阳市,那我们去哪里呀?你也不是西苑乡的,在这儿也没有地方住呀。”

  “我们可以住旅馆呀。”唐逸忙是回道。

  方乐乐又是想了想,然后回道:“还是回江阳市啦。一会儿回到了江阳市,我就请你去吃好吃的啦。”

  听了方乐乐这么的说,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点头回道:“好吧。”不想去江阳市,那是因为那里令唐逸这小子伤心了。

  每当提起江阳市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起胡斯淇来……

  想起胡斯淇因为她妈那个传呼回去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他的心里就感觉有种莫名的神伤。

  他也不是傻子,想也想到了,一定是胡斯淇她妈不许她和他在一起,也一定是胡斯淇她妈瞧不起他这个农村小子。

  没想到她妈那么狠,为了不让女儿跟他在一起,竟是连胡斯淇的工作都不顾了,都不许女儿来乌溪村教书了。

  一当想起这些,唐逸的心里就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神伤。

  但是他早已在心里偷偷地说过了,那就是一定将来有一天,他一定要证明给胡斯淇她妈看,农村小子也是可以牛气冲天的。

  表面上,看似唐逸的性格比较张扬,但是在面对感情受挫时,他却是将这种伤痛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很深很深的位置,没有人可以窥探到的。待他和方乐乐抵达平江时,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

  在平江汽车站下了车,方乐乐那丫头就赶紧跑去买了两张去往江阳市的车票。

  上了去往江阳市的大巴车后,方乐乐那丫头又是选择了坐在最后一排座椅上。

  没辙,唐逸也只好依着她。

  待最后一排的座椅前坐好后,方乐乐那丫头笑嘻嘻地看了看唐逸:“我有点儿困了,要不我先睡一觉吧,嘻。”

  见得方乐乐那丫头如此,唐逸便是回了句:“那你睡吧。”

  于是,方乐乐那丫头也就笑嘻嘻地依靠着椅背,又是扭头看了看唐逸,然后才缓缓地闭上双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