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85章 买了大哥大

   “等你找我了,我就来呗。”唐逸回道。

  方乐乐又是惆怅地愣了愣眼神,然后默默地看了看唐逸,感觉也留不住,于是她便是言道:“那好吧,我送你去汽车站吧。”待方乐乐送唐逸到了江阳市汽车站后,临别前,方乐乐趁着唐逸没有注意,凑上前,就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亲完这一口后,还没等唐逸反应过来,方乐乐那丫头就慌是娇羞地扭身跑掉了。

  待唐逸反应过来,扭头看去时,只见方乐乐那丫头已经跑出了候车厅……

  瞧着方乐乐那娇羞跑走的背影,唐逸不由得傻傻的一笑,抬手摸了一下刚刚被亲的位置,不由得心说,死丫头既然有种亲老子,就不要娇羞的跑掉嘛,嘿……之后,待唐逸坐在大巴车靠窗口的位置,扭头望着大巴车缓缓地驶出车站时,不由得,一股莫名淡伤油然而生……

  他又是忍不住回想起了胡斯淇来。

  好似方乐乐带给他的快乐只是短暂的,他一世的忧伤只为胡斯淇似的?

  在他的心里,他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胡斯淇比喜欢任何一个女孩子都要多那么一点点。

  当然,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也喜欢方乐乐,还喜欢刘晓静,也喜欢胡斯淇她妹妹胡斯怡。

  对于廖珍丽或者是杜薇,他也喜欢,不过那是一种姐弟的喜欢。

  但是他心里明白,他跟廖珍丽和杜薇早已不是一种单纯的姐弟关系了。

  因为他跟廖珍丽睡过,也跟杜薇睡过了。

  总得的来说,唐逸的心里还是有着一丝欢喜的,因为他感觉自己都跟那么几个女的睡过了,感觉还算是蛮满足的。

  反正他这货心说,娘西皮的,不是说物尽其用么?那么上天既然给了老子一根棍棍,那么就是给老子用来睡女人的,否则的话,要多给老子一根棍棍干吗呀?当大巴车刚进入高速路口时,谁料,方乐乐那丫头这就给唐逸打来了电话。

  忽听大哥大响了,唐逸这货乐嘿嘿地掏出来看了看,然后也就接通了:“喂。”

  “嘻嘻……猜猜我是谁?”电话那端的方乐乐笑嘻嘻的说道。

  “方乐乐。”

  “哈……你怎么知道是我呀?”

  “因为我大哥大刚买,只有你知道我的号码呀。”

  “我晕!”

  唐逸嘿嘿的乐了乐,说了句:“你不是晕,是笨。”

  “啊——你——哼,死猪,你等着,下次见你我就咬你!”

  唐逸听着,开心的乐了乐,然后说道:“好了,没事就挂了吧,电话费很贵的。”

  “不。不许挂。我要听你说话。”

  “我靠!那你帮我交电话费吧!”

  “才不呢!”

  “……”

  愣是被方乐乐那丫头给缠着聊了好一会儿,唐逸这个心痛呀,心说,娘西皮的,我的电话费呀!

  就在这时候,赶巧似的,他的BP机又响起来了:“哔哔……”

  忽听BP机响了,唐逸愣了愣,以为是刘晓静那丫头打来的传呼,结果待掏出BP机一看,只见屏幕上显示着:“请速回电至6567XXXX,胡斯怡。”

  瞧着‘胡斯怡’这三个字,唐逸的心头不由得一喜,于是他立马就给她回去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没等胡斯怡说话,唐逸就忙是欢喜地问了句:“是胡斯怡吗?”

  “嘻……”电话那端的胡斯怡开心的一笑,“是唐逸吧?”

  “是我。”

  听说是唐逸,电话那端的胡斯怡又是开心的乐了乐,然后乐呵呵的问了句:“想我姐没?”

  忽听胡斯怡这么的问着,唐逸心里虽是欢喜,但又有些复杂,愣了愣眼神,便是问了句:“你姐还好吧?”

  “不好。”

  “她怎么了呀?”唐逸忙是问道。

  “反正就是不好啦。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她的处境的啦。”

  “那是不是因为我呀?”唐逸猜疑了一句。

  “这个……”电话那端的胡斯怡有些烦心的皱了皱眉宇,“哎呀,我也跟你说不清啦。反正……反正……反正跟你也有一定的关系啦。哎呀,我还是实话跟你说了吧,也不知道我妈怎么就知道我姐和你在一起了,所以我妈也就……不许我姐去你们乌溪村教书了,也不许我姐去平江了。唉……总之很复杂啦。我也跟你说不清。”

  听了胡斯怡那丫头如此直白的说了,唐逸心里不由得一阵黯然神伤,然后说了句:“那你帮我告诉你妈,我和你姐没有什么。”

  “晕!就算这么告诉我妈又能怎样呀?我妈那人生性多疑,只要她想什么就是什么,反正……这事解释不清的啦!”

  “那……”唐逸皱眉想了想,“那你还敢跟我联系?”

  “切!我才不怕我妈呢!我跟你联系怎么啦?我有我的自由,我愿意跟谁交朋友就跟谁交朋友,她才管不着呢!我可没有我姐那么好欺负,哼!”

  听着胡斯怡这丫头的这话,唐逸的心里有些欢喜的笑了笑,然后问了句:“对了,上次我给你开的药方,怎么样呀?”

  忽听这个,电话那端的胡斯怡欢心地乐了乐:“呵呵……你真是太牛啦!太神奇了耶!你知道吗,按照你的嘱咐我吃了那药方后,前两天我真的不痛经了耶!对啦,唐逸哥哥,我还要不要继续吃药呀?”

  “不用了。”唐逸忙道,“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我敢保证你至少在5年内不会有痛经现象了。”

  “真的?”

  “真的。”

  “呵呵……唐逸哥哥,你真牛!”说着,电话那端的胡斯怡话锋一转,“对啦,唐逸哥哥,我这周六去找你玩吧?”

  “嗯?”唐逸却是皱了皱眉头,“你……还是不要来了吧?”

  “为什么呀?是不是唐逸哥哥你不喜欢我了呀?”

  “不是呀。”唐逸忙是解释道,“因为我怕你妈晓得了,又会阻止你和我交往的。因为你和你姐毕竟和我们不一样,你们姐们俩都是市委书记家的千金,所以……你妈肯定是不会准许你们姐们俩乱交朋友的。”

  “哼!我才不怕她呢!反正,我这周六就要去找你玩啦!你让我去,我也要去!我姐都告诉我了,该怎么去你那儿,嘻!”

  “……”待一会儿挂了电话,唐逸总算是有些欣慰的笑了笑,因为他心想,起码胡斯怡和胡斯淇她们姐们俩还是喜欢他的。

  等回到平江时,唐逸本想跟刘晓静联系一下,可是他想想前天还跟她在一起,也就没有联系刘晓静了。

  于是,他也就直接在平江汽车站转车回西苑乡了。待中巴车在西苑乡乡政府门前的大马路旁停稳后,唐逸也就随着车上的乘客下了车。

  回到乡里,显然要比市区显得寂寥很多。

  虽然是在乡街上,但是不逢上赶集日,乡街道上也是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人行走。

  唐逸站在乡政府愣了愣,见得一旁有人经过,他忙是故作显摆地掏出他的大哥大来,瞧着手头的大砖块,他自个暗自心说,这玩意就是比BP机好使哦。

  谁料,路人看也没看他一眼,闹得他小子有点儿郁闷的白了一眼那路人,心说,大哥大知道么?见过么?

  路过的那位大伯只顾挑着一担粪桶就那么低着头打唐逸面前经过了……

  唐逸那货忙是捂住了鼻子,心说,麻痹的,真臭!

  随后,他也只好倍显寂寥地扭身朝乡街道的方向走去了,打算去馆子里吃碗米粉。

  因为这会儿已经是下午1点来钟了。当唐逸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米粉店的时候,往里一瞧,莫名的,只见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独自一人默默地坐在一张圆桌前喝着闷酒,手头还夹着一根燃着的烟。

  郭有年听着了门口有脚步声,不由得扭头往门口瞧了一眼,见是唐逸,他莫名的一怔,然后有些不大高兴白了他一眼,这才招呼了一句:“呃,唐逸?”

  正在这时候,店老板从里面迎了出来:“吃点儿什么?”

  “三鲜粉。”唐逸回了句。

  “好的。”店老板回应了一声,然后顺口说了句,“坐吧。”

  反正这乡街上的小店平常也没有什么买卖,所以店老板也习惯了这种冷淡的买卖,即便是逢上了来客,他也是那副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开心的表情。

  除非是乡政府的人来了,他才会勉强的给个笑脸。

  唐逸缓步走近郭有年的身旁,好奇地问了句:“郭所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呀?”

  “操!”郭有年闷闷不乐的怨愤了一声,然后冲唐逸说了句,“来,坐吧。”

  于是,唐逸也就绕到了郭有年的对面,拉开椅子,然后在桌前坐了下来。

  瞧着唐逸在对面坐下后,郭有年问了句:“要不要给你也整杯酒?”

  “不用。”唐逸忙是回道。

  “那,抽根烟?”

  “不会。”回绝的同时,唐逸暗自心说,麻痹的,这烟有啥好抽的呀?不就是叼在嘴上冒阵烟么?很爽么?

  见得唐逸酒也不喝、烟也不抽,郭有年愣了愣眼神,然后又是问了句:“你怎么才吃午饭呀?”

  “哦。”唐逸应了一声,回道,“刚从江阳市回来。”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郭有年不由得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去江阳市玩去了呀?”

  “对呀。”

  “去安书记家玩了?”

  忽听郭有年问了这么一句,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了句:“就去他家吃了顿饭。”

  “那……”郭有年又是闷闷的看了看唐逸,“那你知道我被撸了么?”

  “啥?”唐逸不由得一怔,“郭所长,你说啥?”

  “唉……”郭有年叹了口气,“以后就别叫我郭所长了吧。我已经不是他妈什么所长了。现在,我就是他妈一名小警员了。”

  唐逸又是皱眉一怔:“怎么会这样呢?”

  忽然,郭有年觉得唐逸这小子像是故意在装蛋,便是有些气郁地回了句:“还不是因为上次抓了你,这事你还问呀?”

  忽听郭有年这么的说,唐逸感觉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这跟老子又有啥关系呢?就算是上次那事,人家安书记也不可能跟你一个小小的所长过不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