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86章 郭所长喝闷酒

   事实上,这事看似跟唐逸有关,实际上跟唐逸却是没有太大的关系。

  至于郭有年这次直接被江阳市公安局给撸了,那是因为余文婷那事,人家广东政府那边在向江阳市政府讨要一个说法,所以这事既然发生了,那么就得有人背黑锅才是,所以这次郭有年也算是点背。

  郭有年也是挺冤的,他要是不给尤富民面子的话,那么关于乌溪村牛家牛成福骗来余文婷那事,他们乡派出所早就帮助余文婷脱离了乌溪村。

  原以为就余文婷那个小丫头没啥事,觉得那丫头也没有啥牛气的背景,骗来了就骗来了呗,这事只要当地执法部门给罩着,想必余文婷那丫头也闹腾不出啥名堂来,可是谁料,待余文婷那丫头逃出乌溪村后,这事情和麻烦就来了。

  这次不但是郭有年被撸了,而且就连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都受到了通告批评。

  当然,更受气的还是郭有年。

  因为夏志明被通告批评后,他就立马打电话来痛骂了郭有年一通。

  所以,郭有年这心里能痛快么?

  但是他毕竟只是个小小的头儿,也没处撒气和发泄,所以也只好来这儿一个人喝闷酒咯。

  郭有年也想好了,来这儿喝顿闷酒,晚上回去找老婆好好地疯狂一回,也当是发泄了,第二天照样去所里上班好了。

  虽然从所长被降为了警员,但是若是丢了这份工作,他恐怕也就养不活一家人了,所以这窝囊气,郭有年不受也得受着。

  现在,郭有年也不敢对唐逸这小子有太大的怨念,因为这小子他也惹不起,所以他也只好在心里痛骂尤富民,心说,麻痹的,你妈儿个X的,老子要不是帮你尤富民个狗东西护着你外甥牛成福的话,老子也不至于落成这个下场不是么……

  唐逸皱眉想了又想,总觉得郭有年被撸了这事跟他没有啥关系。

  因为目前唐逸也不知道余文婷那丫头的老爸很牛X,再说,余文婷也没有告诉他,他哪里会知道呀?

  就目前来说,唐逸心想,余文婷那丫头都被牛成福那个狗日的给骗来了乌溪村,想必余文婷她家也没啥牛气的。

  但是上回,余文婷联系他的时候,说了她明年有可能来江阳市,倒是使得唐逸琢磨了好一阵,不过他也没有琢磨明白是咋回事。

  郭有年见得唐逸那小子也不说话了,于是他闷闷的瞧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也别装了,反正我也被撸了,这事我认倒霉了,所以你也别想那么多了。”

  忽听郭有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仍是不知道说啥是好,只是心想,娘西皮的,你郭有年被撸了就被撸了呗,管老子啥事呀?真是的!

  郭有年也知道惹不起唐逸,所以他也不敢在唐逸面前说啥难听的。

  一会儿等店老板给唐逸端来三鲜粉的时候,郭有年冲店老板说了句:“老马呀,记在我账上就好了。”

  忽听郭有年这么的说,唐逸忙道:“不不不,我还是自己结账吧。”

  郭有年忙道:“你小子放心,虽然我被撸了,但是请你吃碗米饭还是请得起的。”

  见得郭有年那个郁闷的样子,唐逸也理解他的心情,就没有跟他多说啥了,只是心说,你实在要请那你就请好了。一会儿,待唐逸吃完了米粉后,见得郭有年又要米粉店老板给他倒了杯白酒,于是他便是说了句:“那,郭所长,你慢慢喝吧,我就……先走了。”

  “嗯。”郭有年闷闷的点了点头。

  见得郭有年点头了,唐逸也就起身离座了。唐逸出了米粉店后,来到乡街道上,皱眉想了想,觉得这会儿回乡医院也没他啥事了,因为仇院长已经将他推给了李爱民了,所以他只等明早去乡政府报到上班就好了,所以他想着回乡医院也没他啥事了,于是他也就打算在乡街道上逛逛好了。

  就乡镇而言,西苑乡也算是不小了,除了一条主街道外,还有两条附街道,有一个小型的农贸市场。

  唐逸想着他有一个同学在夏园街开小卖店,于是他也就打算去夏园街找他的那个同学耍耍去。

  在夏园街开小卖店的那个同学,是他初中时的同学了,是位女同学。

  在上初中那会儿,那位女同学成绩超好,长得也是超级好看,被同学们给评为了西苑乡中学校花之首,但是那位女同学性格也比较怪癖,一向都不爱跟男生说话。

  反正在读中学那会儿,唐逸和她一共才说了三句话。

  那位女同学叫覃媛,由于成绩超好,自然被班主任安排当上了班长。

  想起这覃媛班长,唐逸现在还记忆犹新,记得她跟他说的那三句话。

  那次是上晚自习,唐逸这货捣蛋,弄了个纸飞机,上面写着‘飞机到处,那个人就是我唐逸的老婆,男的滚蛋,老子只爱女的。’,结果那纸飞机正好飞到了覃媛那儿。

  覃媛瞧着纸飞机上那几句话,气得两颊羞红,立马就起身离座,扭身气呼呼的来到了唐逸的跟前,冲唐逸说了第一句话:“跟我去班主任那儿!”

  谁料,唐逸这货则是笑嘿嘿的冲覃媛说了句:“是不是去找班主任给我们当证婚人呀?”

  这话闹得全班同学一阵哄堂大笑:“哈哈哈哈哈……”

  闹得覃媛甚是尴尬,被气得面红耳赤的,但又甚是娇羞,极为无奈地白了唐逸一眼,冲他说了第二句话:“你无耻!”

  唐逸这货则又是笑嘿嘿的回道:“无耻总比无情好吧?”

  闹得全班同学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气得覃媛又恼又羞地瞪眼瞧着他,最后无奈地冲他说了第三句话:“我懒得理你!”

  说完,覃媛就扭身回座了……

  回想起中学时的趣事,唐逸这货忍不住嘿嘿的乐了……

  至于后来,覃媛为啥连高中都没念,那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她初三的时候,老爸在地里干活,不幸遭遇雷击,冒出一股青烟后,也就就此飘飘升仙了。尔后,她老妈一个妇道人家,也没啥经济来源,所以也就供不起她上学了。

  但是覃媛这丫头从未嗔怪过她老妈,而且自个还跑去平江县打了几年工,赚了些钱,就回西苑乡街上开了一个小卖店。

  之前,唐逸曾去过几次覃媛的店里耍过,现在他俩也算是好友了。

  虽然彼此在读书时没啥话,但是现在彼此都流入社会了,所以想起那同窗的几年时光,彼此的感情也就容易拉近一些。当唐逸来到夏园街,走至街中部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媛记小卖部’。

  唐逸走近媛记小卖部门口时,往店内瞧了瞧,只见得这会儿覃媛没啥事,正守在那台电视机前瞧着电视。

  瞧见覃媛的身影后,唐逸不由得欢喜的乐了乐,然后笑微微地迈步走进了店内……

  覃媛听着了店门口有脚步声,于是她忙是扭头过来瞧了瞧,见得是唐逸,她不由得欢喜的一乐:“呵……唐逸!”

  与此同时,覃媛欢喜地站起了身来,扭身朝唐逸走了过来。

  见得覃媛走了过来,隐约间嗅到了一股来自覃媛身上的幽香气息,不由得,唐逸笑嘿嘿地打量了她一眼……

  现在的覃媛一头波浪式微微曲卷的咖啡色头发,配上她那张精美极致的白净面庞,简直就是天衣无缝,太美了。

  据街上的人说,覃媛是西苑乡街上的一朵街花。

  覃媛见得唐逸那样笑嘿嘿的瞧着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微微羞红了双颊,问了句:“干吗那样看着我呀?”

  “因为你好看呗。”唐逸这货笑嘿嘿的回道。

  闹得覃媛两颊羞红无比,娇羞的一笑,忙是扯开了话题,问了句:“你是不是要买什么呀?”

  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柜台上的小货架上摆着的安全套,随即,他这货灵光一闪,暗自一声偷笑,便是走近那小货架前,用手指了指货架上的安全套:“这个怎么用呀?”

  噌的一下,覃媛的小脸都红到了脖颈上,但又没辙,只好极为娇羞地问了句:“你要买呀?”

  唐逸故作样子,皱了皱眉头,挠了挠头:“但我不知道怎么用?”

  见得唐逸那样,覃媛也是没辙,只好两颊红扑扑的回了句:“就是……那样,戴上就好了嘛。”

  “怎么戴呀?”

  “就……就是……”羞得覃媛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可是她又没辙,想用手指头给比划一下,但又羞于做那动作,最后,她也只好极为小声的回了句,“哎呀,你买回去看谁明书就好了啦。”

  “那?”唐逸又是故作样子想了想,“哪个好用呀?”

  “这边上这个,很薄。”

  “你试过了呀?”唐逸又是问了句。

  “我……你……”闹得覃媛又羞又恼的……

  见得覃媛那样,唐逸这货终于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待覃媛反应过来,知道了唐逸是消遣她的,气得她白眼一瞪:“去死吧,你!”

  唐逸这货则是没心没肺似的嘿嘿的乐着,然后说了句:“我要是死了,那岂不是会有很多女孩找不到老公了么?”

  “切!”覃媛立马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你是谁呀?还想找几个老婆呀?”

  说着,覃媛又是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然后问了句:“你是来找我玩的呀,还是来我这儿买东西的呀?”

  “找你玩呗。”说着,唐逸这货嘿嘿的一笑,又是说道,“反正你这会儿也没啥生意,要不我就买一盒你刚刚说的很薄的那个,然后我们去试试呗?”

  气得覃媛终于忍无可忍了,挥手就是一拳捶打在他的胳膊上:“你去死啦!”

  唐逸这货愣是那样没心没肺的乐着,说了句:“他们都说打是亲,骂是爱哦。”

  “谁跟你亲,谁跟你爱呀?”覃媛气鼓鼓的瞪着他,话锋一转,“好啦,不许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啦!”

  唐逸继续乐了乐,然后终于言归正传的问了句:“对了,你这儿生意好不?”

  “一般啦。”覃媛回道,“就是做每个月赶集的那几天生意啦,平常都没有啥买卖的啦。”

  回答完后,覃媛忙是问道:“对啦,你还在乌溪村伺候你爷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