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88章 你是不是讨厌我呀

   不过,唐逸心里则是在想,娘西皮的,你张昊的老爸也不过是平江县副县长而已,就连平江县县长周长青的儿子周皓,老子还不是照样给收拾了不是么?周长青那狗东西不还乖乖的给了老子一万不是么?所以你张昊个b人最好还是不要在老子面前装鸟蛋,想要阻止老子跟覃媛来往,真是白痴说笑话,别说老子还有点儿喜欢覃媛,就算是老子一点儿也不喜欢覃媛,那老子也要先给破处了,然后再甩给你张昊……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自个邪恶的笑了笑,嘿嘿……待唐逸晃晃悠悠地回到西苑乡医院后,他本是不想再去医院主楼了,想直接回宿舍楼算球了,因为明天他就要去乡政府报到上班了,所以他也没有再去医院主楼晃悠了,然而就在他走进医院大院的时候,赶巧似的,迎面碰上了仇院长。

  仇院长像是正要出医院,去乡街上买啥。

  仇院长抬头一瞧,见得唐逸那小子晃晃悠悠的回医院了,他有些烦闷地打量了唐逸一眼:“你小子还没去乡政府报到呀?”

  听得仇院长这么的问着,唐逸有些莫名不爽地瞧了一眼眼前这位秃顶老头,瞧着他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的模样,看似又有几分面善似的,所以唐逸也就没有跟他呛着了,便是回了句:“今天刚从江阳市回来,明天去乡政府报到。”

  忽听唐逸刚从江阳市回来,仇院长有些好奇的问了句:“是不是去安书记家了呀?”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实话道:“没。”

  “廖珍丽不是说……你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么?”

  “嗯。”唐逸应了一声。

  “真是?”

  “嗯。”唐逸又是应了一声。

  仇院长不由得皱眉想了想,心说,在我的印象中……唐大川好像跟市常委安永年没有啥关系呀?怎么……这唐逸突然就是安永年的世侄了呢?

  不由得,仇院长转念一想,心说,唉,管他那么多呢,反正要是唐逸这小子要真是安永年的世侄也好,到时候……要是华明他爸华国富还来医院找事的话,那么就要他去乡政府那边找唐逸好了,这样一来,我们西苑乡医院不但躲过去了这事,而且华国富拿唐逸估计也没辙……

  显然,这仇院长不愧是只老狐狸,看似面善,实际上心里也是在为医院和自己的利益盘算着。

  仇院长想了想之后,然后也就没有跟唐逸说啥别的了,便是说了句:“那你小子就去宿舍楼吧,要是乡政府那边暂时安排不了住宿的话,你小子就还继续在医院宿舍这边住着吧。”

  听得仇院长这么的说着,唐逸感觉心头一暖,忙是说了句:“谢谢仇院长了哈!”

  “还谢啥呀,去吧。以后要是有啥事,还来找我就是了。能帮的,我会尽量帮的。”说着,仇院长忙是说了句,“没准以后我还得有事找你小子帮忙呢。”

  仇院长之所以说了后面这句话,那是因为他知道唐逸这小子得了他爷爷唐大川的真传,想必他小子的医术也是了得的。

  其实在医术方面,仇院长心里很清楚,他远远逊色于唐逸他爷爷唐大川。

  听了仇院长那么的说,唐逸也是说了句:“只要仇院长找我,能帮的我也尽量帮。”

  “那就好。”说着,仇院长皱眉想了想,然后说了句,“等过几天,有空了,你陪我去一趟乌溪村吧,我想去你爷爷的坟前看看。”

  “……”

  当唐逸一会儿回到医院宿舍,刚在床上无聊地躺下,正在愣愣地仰视着天花板时,忽然,房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这敲门声,唐逸有些提不起神来似的,仰头瞧了瞧房门:“谁呀?”

  “是我啦!”门外的吴小莉回了一声,略带几分娇羞似的。

  听是吴小莉的声音,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才有些不大情愿仰身坐起,下了床,一边迈步朝门前走去,一边心想,格老子的,这小婆娘的咋就晓得老子回来了呢?

  唐逸走近门前,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只见吴小莉身着一身洁白的护士服,头戴一个洁白的护士帽,仿若白衣天使一般,笑微微地站在门口,好像是刚刚下班。

  见得吴小莉那般可爱的样子,唐逸的双眼不由得有些邪念地瞄了一眼吴小莉胸口那对挺立、丰硕的双峰,瞧着那身洁白的护士服被两峰撑得格外显眼,唐逸又是邪念地打量了一眼吴小莉那白洁的面容。

  吴小莉见得唐逸这样的看着她,她略显娇羞的一笑,问了句:“怎么,才两天不见就不认识人家了呀?”

  唐逸则是答非所问地回了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呀?”

  “因为我在窗户那儿看见你进医院大院了呀。”吴小莉笑微微的回道。

  “那你……找我有事呀?”

  吴小莉娇羞的一笑,也是答非所问地回了句:“难道你就让我站在门口跟你说话吗?”

  唐逸愣了一下,这才侧身让开了门来,示意吴小莉进来。

  吴小莉感觉怪怪的瞄了他一眼,一边迈步走进他的房间,一边问了句:“你怎么……好像不大高兴似的呀?”

  见得吴小莉进了房间,唐逸一边关上门,一边回了句:“我又不是傻子,没啥高兴的事情,我傻乐啥呀?”

  “难道我来找你,你也不高兴么?”

  唐逸忙是敷衍的回了句:“高兴呀。”

  “那我怎么没见你笑呀?”

  “高兴是在心里嘛。”唐逸回道,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尽管吴小莉很美,但是他总是对她没啥兴趣似的,像是提不起神来似的。

  可能是那天晚上,他亲眼目睹了吴小莉在值班室遭遇王永干强奸的那一幕吧?

  尽管是强奸未遂,但是眼瞧着一个女的被别的男人给压在身下过,心里总是不大舒服似的。

  吴小莉进了唐逸的房间后,也就默默地走近他的床前,扭身坐了下来。

  因为房内也没有椅子凳子啥的,所以也只能是坐床边。

  唐逸回到床前,也没有顾忌啥,扭身就在吴小莉身旁坐了下来,然后就仰躺了下去,像是很困似的。

  吴小莉扭头向后,瞧着躺下去的唐逸,她有些郁闷地皱了皱眉宇:“喂,你什么意思呀?”

  “怎么了?”唐逸仰视着她。

  吴小莉有些生闷气地嘟了嘟嘴:“哼!你要是讨厌我的话,那我还是走了吧?”

  “我没有讨厌你呀。”

  “那你干嘛要摆着那副脸色给我看呀?”

  “我是困了。”唐逸忙是解释道,“因为我刚从江阳市回来。”

  听得唐逸这解释,吴小莉终于欢喜的笑了笑,至少证明他还是有点儿紧张她的感受的,于是她娇羞的微笑道:“那我……也躺下来了哦?”

  唐逸不由得一怔,心想这样不好吧?老子跟你这小婆娘可是没啥鸟关系,要是你跟老子睡在一起,这叫啥事呀?

  “不好吧?”唐逸说了句。

  “嘻……”吴小莉娇羞的嘻嘻一笑,小声道,“没事啦,反正就我们俩嘛。”

  一边说着,吴小莉就一边笑嘻嘻地躺下来了……

  见得她已经这样了,唐逸皱眉一怔,心说,这可是你个小婆娘自己要躺下来的哦。

  吴小莉躺下后,又是笑嘻嘻地侧了侧身,面向唐逸,问了句:“你去江阳市做什么了呀?”

  “玩呗。”

  “哼!”吴小莉故作娇嗔的一声哼,“讨厌,去江阳市玩,也不叫人家一去,真是的!”

  唐逸解释了一句:“我那是突然去的。”

  “我知道啦。是为了躲华明他爸华国富嘛。”说着,吴小莉忽然一愣,然后忙是说道,“对啦,华明他爸还会来医院找麻烦的。因为仇院长没有同意赔偿10万。因为仇院长说了,咱们医院可以为华明免费治疗好他的伤,但是赔偿啥钱是一定不会给的。那天,华明他爸死活都要仇院长把你交出来,但是仇院长说不知道你跑去哪里了。仇院长还说你也不是医院的人,所以华明那事跟医院没有关系。华明他爸当时走的时候,就说了,他还会来西苑乡的。也说了,那事没完。”

  听得吴小莉这么的说,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还没完了个毛呀?谁让那天华明那小子话都没有说清楚,就跟我动手了呀?妈的,是他先用一盘饭朝我扣过来的,老子还手怎么了?”

  “可是……”吴小莉有些胆怯的看了看唐逸,怕他生气,便是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你……也不能……弄断……华明的肋骨吧?”

  听得吴小莉那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回道:“打架不就那样咯,不是我伤你、就是你伤我咯,打不过就不要打咯。再说了,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呀?我最讨厌那装蛋的了。”

  吴小莉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然后问了句:“那……万一你被人家打伤了的话,你怎么办呀?”

  “还能怎么办呀?活该呗。”唐逸回道,“实力不如人家,再怎么样也是没用的呀。所以做人就得有自知之明,打不过就不要打。我要是明知打不过,我就会装祟,不打。因为明知打不过,干吗要拿命去拼呀?那岂不是傻b么?留着条命多好呀,起码也能享受几年生活不是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吴小莉像是一时无语了……

  过了一会儿,吴小莉愣了愣眼神,然后只好说道:“好啦,我说不过你啦,不说了啦。反正我就是告诉你,华明他爸还会来找你就是啦。他爸可是平江县税务局局长哦。”

  唐逸则是回了句:“税务局局长很牛b吗?”

  就在唐逸这话刚落音,忽然,他的房门又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这敲门声有些急促,好似很霸气似的,唐逸有些不耐烦地问了句:“谁呀?”

  因为唐逸心想,这会儿这么好的机会,正跟吴小莉躺在一起呢,有睡白不睡呢,可是居然有人来打扰,真是郁闷!

  谁料,门外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来:“公安局!”

  忽听公安局这三个字,吴小莉慌是娇羞地坐起了身来,好似自己是那啥小姐在跟唐逸做非法交易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