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89章 灰溜溜的归去

   见得吴小莉忙是下床了,唐逸也忙是仰身坐起来了。

  这时候,门又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这敲门声这般的急促,唐逸有些恼火道:“急个球呀?老子正在起床呢!”

  吴小莉羞涩的想了想,然后忙是在唐逸耳畔说了句:“我先躲进洗手间吧。”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回了句:“好吧。”

  于是,吴小莉慌是扭身,忙是溜进了洗手间,藏身在了洗手间的门后,屏住了呼吸……

  唐逸不急不忙的来到了门前,伸手‘咔’的一声,拽开了门……

  莫名奇妙的,只见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和税务局局长华国富,还有华国富的儿子华明,三人站在门口。

  貌似还有几名干警在走廊里站着。

  华明那小子胸口缠着白色纱布的,看来还真是断了肋骨。

  华明见得唐逸开门了,伸手就指着他:“就是他!”

  他爸华国富立马就瞪了唐逸一眼:“就是你打断我儿子肋骨的呀?”

  夏志明则是凶巴巴地质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呀?”

  唐逸先回答了夏志明的话:“唐逸。”

  唐、唐逸?

  夏志明暗自一怔,有些胆颤了,因为他前两天帮平江县县长周长青调查唐逸来着,当他向周长青汇报了唐逸的情况后,人家周长青就没敢怎么样了,何况华国富还只是个税务局局长呢?

  感觉到这事棘手后,夏志明忙是转变了态度,好声好气地冲唐逸问了句:“你为什么要打断华明的肋骨呀?”

  唐逸回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失手了而已。再说,那天早上在食堂打架的时候,也有人看见的,是华明先动手打我的。我顶多只算是还手自卫,难道这也不可以吗?至于自卫伤着了人家,这好像跟我没有啥关系吧?好比有人要杀我,我还手自卫,反而杀了对方,这也有罪吗?”

  听了唐逸这解释,夏志明皱眉愣了愣,然后扭头冲华明问了句:“华明呀,他说的都是事实么?”

  华明仗着这会儿的势力,自然是死不承认,回了句:“就是他上来就打我的!”

  唐逸也没急,只是说了句:“那好,那你们公安这就去调查一下事实吧。”

  这时候,华国富急眼了:“麻痹的!你这b小子是不是骨头硬呀?”

  见得华国富骂人了,唐逸立马就瞪了他一眼:“我草尼玛!!!你骂谁呢?”

  忽见唐逸这小子也不善,气得华国富挥手就要给唐逸一巴掌……

  夏志明瞧着,惶急闪身过来,一把攥住华国富的手:“老华,冷静点儿!”

  华国富见得夏志明阻拦住了,窝火地瞧了夏志明一眼……

  见得华国富那样,夏志明立马点破了一句:“老华呀,这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华国富也是官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将了,忽听夏志明说了这么一句,他心里立马就明白了过来……

  他再回想着那天仇院长死命地护着唐逸,心里更是感觉到了什么。

  于是,华国富也只好不甘地白了唐逸一眼,然后默默地收回了手。

  唐逸瞧着华国富那样,心说,麻痹的,你动老子试试?

  见得华国富消气了,夏志明趁机小声地对他说了句:“老华呀,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华国富也明白夏志明的意思,于是也就跟他去了走廊……

  华明忽见他爸被夏叔叫去了走廊窃窃私语,他心里不由得一怔,像是也感觉出了啥了。

  此刻,唐逸则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瞧着门口的华明,心说,娘西皮的,看你这小子今天又能拿老子咋办?

  华国富在走廊那边听夏志明说了唐逸是江阳市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后,心里咯咚了一下,甚是胆寒地心想,妈儿个X的,老子这不是找虐么?居然撞在了刀刃上,华明这个兔崽子尽给老子惹事!

  因为华国富还想通过安永年活动一下,提到平江县副县长的位置上呢,所以他哪敢得罪安永年呀?

  再说了,关于县里的换届选举,市常委书记可是关键。

  不由得,华国富扭身就气冲冲地回到了唐逸房间的门前,冲他自个的儿子华明质问了一句:“你小子跟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你先动手的?”

  华明忽见他爸都这样了,瞬间,他心里明白了,看来唐逸这小子也是个不善的主儿……

  因为连他老爸都害怕了,何况是他呢?

  华明本来也就怕他爸,所以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也只好胆颤颤地说了实话,说确实是他先用一盘饭菜扣在唐逸的头上的……

  听得这话,华国富心里这个怒呀,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在华明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吓得躲在洗手间门后的吴小莉都缩了缩脖子,像是扇在了她的脸上似的。

  扇了儿子一巴掌后,华国富又是恼火道:“你这小子尽是给老子找事!你说你没事,用一盘饭菜扣在唐逸的头上干吗呀?还不快给人家唐逸道歉!”

  躲在洗手间门后的吴小莉听着,这才确认刚刚那一巴掌是打在了华明的脸上,由此她不得不想,唐逸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头?

  无奈之下,华明也只好脸涩涩的冲唐逸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

  随即,华国富又忙是冲唐逸好声道:“小唐呀,不好意思哈!这事都是误会!都是我家这臭小子没有跟我说清楚这事!对不起了哈!”

  唐逸则是有些闷闷的回了句:“没事。”

  这时候,夏志明也忙是前来冲唐逸致歉道:“小唐呀,对不起了哈!这次……也是我们事先没有搞清事实,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哈!”

  “没事。”唐逸又是回了句。

  唐逸虽然不知道夏志明跟华国富说了什么,但是他猜想到了,一定又是安永年的名号护住了他?

  由此,唐逸暗自一喜,心说,麻痹的,没想到安永年的名号这么好使呀,哈哈……

  当他瞧着夏志明和华国富等人都灰溜溜的闪人了之后,他也就伸手关上了房门。躲在洗手间门后的吴小莉听着唐逸关门了,她也就小心翼翼地从洗手间门口那儿探头瞧了瞧,见得果然没啥事了,她这才闪身走了出来,不由得好好的打量了唐逸一眼……

  吴小莉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还说你没有骗我呀?你一定不是从乌溪村出来的!刚刚我都听见了,就连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听了你的名字后,都不敢在你面前耍横了,所以你一定是什么人家的公子哥吧?”

  听得吴小莉这么的说着,唐逸自个都感觉好笑的一声冷笑:“嘿……”

  “你笑什么呀?”

  “没什么。”唐逸摇了摇头,因为他可是不会向任何人解开那层神秘的面纱的。

  吴小莉总觉得唐逸很古怪似的,于是她有些自卑地白了唐逸一眼:“怪不得你不怎么喜欢我,现在我明白了,像我这种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您这公子哥又怎么会看得上呢?”

  忽见吴小莉有些自卑了,唐逸忙是说了句:“谁说我不喜欢你了呀?”

  “感觉。”

  瞧着吴小莉那自卑的神情,唐逸愣了愣,然后嘿嘿的一乐,趁着吴小莉没有注意,上前就一把将吴小莉给扛到了肩上,扭身就朝床前走去了:“我这就证明给你看,嘿嘿……”

  待吴小莉反应过来后,已经被唐逸扛在肩上,她不由得欢心的一阵窃喜,然后故作娇嗔道:“啊……你要干什么啦?放我下来啦!”

  “……”

  华明跟他老爸上车后,不由得闷闷的扭头看了看他老爸,然后有些憋屈地撇了撇嘴,不甘地问了句:“你……为什么……突然那么怕唐逸了呀?”

  华国富一边启动车,一边扭头白了他儿子一眼:“你知道唐逸是谁么?”

  “不就是唐逸咯。”

  “就是唐逸?”华国富不由得又是有些恼火了,瞪了他儿子一眼,“你这小子也是不知天高地厚,惹谁不好呀?干吗非得惹唐逸呀?”

  “那他……”

  “好了!别问那么多了!总之,以后你不要惹唐逸就是了!”

  “可是……他究竟有什么背景呀?”

  “你哪有那么多话呀?闭嘴!老子不是告诉你了么?总之,无论啥时候,你都不要去惹唐逸了就是!”

  因为华国富也混官场几十年了,有些规矩他还是懂的,之所以唐逸自己没有说他世伯是安永年,而是低调地说了他自己的名字,那么就证明了安永年可能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事?

  所以他始终也没有跟他儿子华明说唐逸的背景是谁。

  再说了,夏志明也是拉着他去一旁,偷偷跟他说了,那么这也证明了安永年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事的。

  华明见得他爸死活都不说唐逸的背景是谁,所以他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此刻,夏志明一边驱车返回平江,一边暗自骂道,麻痹的,华国富呀华国富,你这老不死的真是害人不浅呀!这事都他妈差点就将老子给牵扯进去了呀!原本因为上次乌溪村牛家那破事,老子就被杨开福痛骂了一顿,后来老子听说那事跟唐逸有关,才明白过来,麻痹的,敢去得罪安永年的世侄,这不是找虐么?还好老子刚刚机灵,将这事给圆过去了,否则的话,恐怕要是安永年知道了,估计杨开福那个狗日的这次不是训老子那么简单了?估计老子的下场恐怕也会像郭有年一样……

  唐逸那货扛着吴小莉到了床前后,就一下将她撂在了床上。

  原本他对她是没啥兴趣的,但是刚刚看着夏志明和华国富等人灰之溜溜后,他一时有些兴奋,所以也就有了这等狂野的举动。

  原本吴小莉就是打心里的喜欢他,所以忽见他对她有了这样的浓厚的兴趣,她自然是欢心不已,心想,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嘻……

  不过,当唐逸将她一下给撂在床上时,她则是故作娇羞的扭捏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啦?”

  唐逸嘿嘿的一乐,俯身就朝压去了……

  “啊……不要呀!”吴小莉为了捍卫自个仅存的那点儿矜持,也只好故作扭捏的喊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