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0章 继续,不理会仇院长

   女孩子嘛,都这样,总是会害羞的嘛。

  不过女孩子的话基本上都是反的,她越是说不要,其实就证明她心里越是想要。

  就目前来说,唐逸也是睡过几个女的了,所以慢慢的也摸索出了一点儿门道来。

  唐逸这货笑嘿嘿地伏到吴小莉的身上后,埋头就对着她那娇红的薄唇啃了上去……

  吴小莉羞红着双颊,忙是故作扭捏、娇羞的躲闪着,但是唐逸还是准确无误地啃住了她那两片娇滴的薄唇,柔柔的香香的,好似还有着丝丝的甜甜的感觉……

  吴小莉开始一直在故作扭捏挣扎着,摆扭着身体,可是当她那香香甜甜柔柔滑腻腻的舌尖与唐逸的舌头缠在一起后,她好似整个身体都瘫软了似的,也就不再动荡了,反而是忍不住忽地一下抱紧了唐逸的腰,本能地迫切地迎合了起来……

  正在唐逸想要给吴小莉来个验明正身,看看她还是不是处的时候,忽然,门又被敲响了,‘咚咚咚’的几声,随即只听仇院长在门外问了句:“唐逸,在没?”

  惊得唐逸慌是僵持在吴小莉的身上,没敢继续了。

  “唐逸!”门外的仇院长又是叫唤了一声。

  吴小莉早已娇羞地屏住了呼吸……

  唐逸愣了愣,不由得心说,麻痹的,正在这等关键时刻,仇老秃驴来找老子干蛋呀?老子明天不就去乡政府报到了么,也不在医院干了,他找老子还有个蛋事呀?算球了,不理他,听听动静再说……

  “唐逸!”仇院长又在门外叫唤了一声。

  唐逸还是不想回声。

  过了一会儿,仇院长在门外又是叫唤了一声:“唐逸!”

  唐逸仍是不想理睬。

  “靠!”门外的仇院长抱怨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道,“这会儿,唐逸那小子又跑去哪里了呀?不是听他们说,夏志明那帮狗东西赶走么?也没有带走唐逸那小子呀?那……他那小子这会儿回去哪里了呢?难道……是李爱民那个狗东西叫他吃饭去了?”

  听着门外这自言自语声渐远了,唐逸愣了愣,心想,仇老秃驴应该是走了吧?

  想着想着,唐逸这货也就跐溜一下滑入了吴小莉的那个里面去了……

  由于太突然了,痛得吴小莉又不敢吱声,只好慌是仰起头来,一口就叨住了唐逸的右肩,死死地咬着他的肩膀不放,泪光在眼眶里打着转,那种好似被撕裂的钻心似的疼痛令吴小莉痛苦不堪,但有种奇妙的感觉。

  作为吴小莉来说,她是医院的护士,自然是对这事有所常识,所以她知道自己的那层膜被唐逸给顶撞破了,这属于正常的疼痛,也证明了她还是初次。

  事后,唐逸这货瞧着床单中央被染上了两滴鲜红的血色,暗自乐了,心说,嘿嘿,原来吴小莉这小婆娘还是个处呀?这么说来,那晚王永干那个狗东西确实是没有得逞呀,嘿嘿,不过这回倒是便宜了老子……

  作为护士的吴小莉也是知道了发生了什么,所以她心里并没有啥恐惧感,而是故作娇羞地白了唐逸一眼:“哼,现在你满意了吧?”

  唐逸嘿嘿的一乐,问了句:“难道你不满意么?”

  吴小莉故作羞答答的样子,又是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我有什么好满意的呀?都痛死人家了,哼!”

  唐逸则是乐嘿嘿的说道:“痛并快乐着,对吧?”

  “才没有呢!”吴小莉又是故作模样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话锋一转,问道,“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份了吧?”

  忽听吴小莉这么的问着,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道:“我的真正身份就是……我是唐逸。”

  “我才不信你呢!”

  唐逸忙是嬉皮的一笑,然后问了句:“你吃了晚饭没?”

  “人家快下班的时候,看见你回来了,就直接来找你了,哪里去吃晚饭嘛?”

  “那,走吧,我请你去街上吃晚饭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吴小莉开心的乐了:“嘻……我要吃火锅。”

  “成,没有问题。”

  “……”之后,当唐逸和吴小莉从宿舍楼出来后,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不过医院内的走道两旁都有路灯。

  唐逸和吴小莉沿着医院内的走道,两人不远不近地朝大院正门的方向而去了。

  当唐逸和吴小莉来到正门口的时候,赶巧似的,又是在这儿碰见了仇院长。

  仇院长从乡街上回来。

  在门口,仇院长碰见是唐逸和吴小莉,他不由得有所疑惑地打量了他们俩一眼,然后冲唐逸问了句:“你小子刚刚去哪里了呀?”

  唐逸愣了一下,忙是机灵的谎言道:“我刚刚和吴小莉去宿舍楼的天台玩去了。”

  “怪不得没有找着你小子。”

  “仇院长,您找我有事呀?”

  “没啥事。就是想请你小子去街上吃饭。”说着,仇院长话锋一转,“得了,现在我都吃完了,改天再请吧。”

  “那谢谢仇院长了哈!”唐逸忙道。

  随即,仇院长又是问道:“对了,我听说……下午,华国富和夏志明来医院找过你小子?”

  “嗯。”唐逸点了点头。

  “那后来……怎么办了呀?”

  唐逸不由得得意的一笑,回道:“没啥鸟事。就是华国富给了他儿子华明一个耳刮子,还训斥了他一通,嘿!”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仇院长不由得乐了,心想,看来这小子还真是牛呀?这么说来……安永年还真跟这小子有着莫名的关系呀?既然是这样,那么华国富那个狗东西应该不会再来医院捣乱了吧……

  想着,仇院长也没有冲唐逸说什么,只是问了句:“你小子这会儿和小吴去哪儿呀?”

  “去吃饭。”唐逸回道。

  “那成。那你小子就和小吴去街上吃饭吧。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吴小莉和唐逸出了医院大院后,她不由得扭头打量了他一眼……

  借助着月色,近距离,可以清晰地看清唐逸的表情。

  吴小莉见得唐逸好似一副啥事都不怕的样子,她忍不住猜测了一句:“我看仇院长对你也特别的好,你家里是不是有谁在当大官呀?”

  唐逸听着,则是笑嘿嘿的回了句:“你怎么又问起这个来了呀?”

  “因为我想了解你多一点儿嘛。”

  “……”

  第二天一早,唐逸来到了乡政府,在他正要迈步进入大院内,看门的老头惶急从一旁的小平房内冲了出来,冲着唐逸就是一阵嚷嚷:“喂喂喂!小子,你干什么的呀?站住!你知道这是哪儿不?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你就想往里直闯呀?”

  无奈之下,唐逸也只好止步,回头看了一眼追上来的平头老头,也没吱声,只是心里暗骂,麻痹的,你个秃老头是谁呀?不知道老子这是头天来乡政府报到上班么?

  看门的这位平头老头姓王,大家平常都称呼他王老头,是位退伍的老军人了,虽然已年近花甲,但身板依旧硬朗,神采奕奕的,保持一副老军人的风范。

  这王老头毕竟是军人出身,所以脾气也甚是火爆,追上前,一把耗住唐逸的胳膊:“出去!”

  见得这老头脾气这等火爆,唐逸很是不爽地白了他一眼:“你是谁呀?”

  “我是谁?”王老头牛XX的回道,“这么告诉你吧,在这儿进进出出的,都得经过我的同意,知道么?”

  听着这话,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扫了一眼门口,这才发现原来在乡政府大门旁边有间小屋,所以唐逸立马就想到了,心说,娘西皮的,他八成是看大门的老头吧?

  于是,唐逸问了句:“你就是看大门的吧?”

  “看大门怎么了?我保护的是国家的利益和财产!”

  谁料,唐逸则是回了句:“你要是真看得住,这乡政府大院内就不会出现贪腐份子了。”

  “你……”这话气得王老头的脸是一红一白的,一时语噎,囧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王老头回过神来,再次恼火拽紧着唐逸的胳膊:“我不管你是谁,先出去再说!”

  说着的同时,王老头下意识地使劲拽了拽,可是他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小青年竟是纹丝未动,像是被固定住了似的。

  唐逸不惊不怒瞧着王老头:“我说,老伯,你也别拽了。就我不想出去,你拽也是拽不动的。再说了,老伯,我问您一句,这地方叫什么名字来着?”

  “你不认识字呀?不是写着的么?西苑乡人民政府!”

  “这就对了嘛。既然老伯您也知道这是西苑乡人民政府,那么我作为人民上我们自己的政府,怎么了?不可以吗?您还冲我喊鸡毛嗓子呀?”

  “……”王老头无语了,囧得一脸灰黑……

  见得这老头没话了,然后唐逸说道:“好了,老伯,您别拽了。我也不是来这儿捣乱的,而是来这儿上班的。只不过是头天来这儿报到而已。”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王老头又是来劲地白了他一眼:“你来这儿上什么班呀?”

  “李爱民那个狗东西没有告诉您,我是来这儿担任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么?”

  王老头不由得一怔,愣怔怔地瞧着唐逸,心说,这小子是谁呀?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呀?居然……连李书记他都敢直呼名字,还骂狗东西?照这么说……这小子是不是在心里骂我老不死的呀?

  正在这时候,大门口忽然传来了李爱民的声音:“老王呀,怎么了?”

  王老头回头一看,见得李爱民夹着个包晃晃悠悠地来上班了,于是他忙是回道:“也没啥事。就是这小子硬往里闯,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李爱民见得唐逸也在扭头看着他,于是他忙是王老头微笑道:“老王呀,你撒手吧。他叫唐逸,头天来这儿报到上班的。以后都是乡政府的人了。”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了,王老头这才憋闷地消了气,扭头怨愤地白了唐逸一眼,然后才肯不甘地撒开了唐逸的胳膊,又是白眼一瞪:“小子,以后别这么没大没小的!”

  见得王老头那样,李爱民忙是上前来,微笑道:“好了好了,老王,算了。他也是头天来,不知道这儿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