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2章 头天上班

   只是需要一个过程,也就是时间问题。

  显然,正式编制很重要。

  若是编外人员的话,那么可能只能一直停留在乡政府混着。

  但是有了正式编制,那么也就是说,唐逸也就正式算是国家的人了,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科员了。李爱民之所以这么地帮助唐逸,之前也解释了,那就是他想通过唐逸接触到江阳市市常委安书记。

  这样的话,他想要往前挪一步就有望了。

  作为身在仕途混着,谁不想官升一职呀?谁又甘愿只局限在乡镇上混着呀?这天下午,在秦妍的帮助下,给唐逸分配了办公室。

  由于之前李爱民交代过了,所以秦妍就安排了唐逸在乡政府办公室。

  但是毕竟乡政府办公大楼也不高,一共才四层,所以办公室也是有限的。

  再说,唐逸目前只是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说白了,也不算太重要,所以目前也就只能安排他在公用的大办公室里办公。

  这也是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尤富民的意思,毕竟他不愿意唐逸跟他挤在一间办公室内。

  对于办公室的安排问题,唐逸倒是没啥意见。

  因为他自己心里很清楚,毕竟自己刚进乡政府,还是他妈个编外人员,所以有张办公桌,有个办公的地方就好了。乡政府公用的大办公室内,一共有六张办公桌。

  由于唐逸刚来,也就被安排了最犄角那张暂时没有人用的办公桌,也就是说,暂时那个位置就是唐逸的办公地点。

  其中有两张办公桌是乡政府办公室两位干事的,一张是乡政府办公室文员的。

  另外两张办公桌是其它科室暂时占用的。

  关于办公地点被安排好了后,下午,唐逸也就坐在最犄角的那张办公桌前瞌睡着。

  因为他刚来乡政府,还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所以既然没有人安排他的工作,那么他也只好睡大觉咯。

  反正他也感觉到了,来这儿就是他妈混日子拿工资的,就算是不在办公室呆着,也没啥鸟事的。

  但是他想着自己毕竟是头天刚来,所以也不好意思出去晃荡,也就只好无聊地呆着办公室瞌睡。

  瞌睡了一个来小时后,实在睡不着了,他小子也就无聊地坐起身来,依靠在椅背上,目光呆滞的愣了愣。

  忽然,他心想,娘西皮的,怪不得做办公室的一个个都是大烟枪,原来不抽烟干坐着,还真是他妈无聊。

  继续愣了一会儿后,他不由得扭头望向了乡政府办公室文员……

  只见那女孩伏在办公桌前,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由于他坐在最犄角的位置,所以只能看到那文员的背影,所以看着看着,他不由得好奇地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扭身离座,朝那文员一旁的办公桌走去了……

  因为这会儿,那些所谓的干事们都没在办公室,也不知道跑去哪里干事去了,所以这间大办公室内也就唐逸和那文员。

  唐逸默默地在那文员一旁的办公桌前坐下后,扭头看了看那文员的侧脸……

  一张俊秀、文静的面庞历历在目,隐约间,还能嗅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似的。

  那文员看上去,年龄也不大,大约二十一二岁的样子,显得相当的文静,模样还蛮俊秀的,好看至极。

  由于之前秦妍也没有介绍,所以唐逸也不知道那文员叫什么名字,但是他感觉她的年龄比他大那么一两岁,所以他怔怔地打量了她好一会儿后,忽然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姐姐。”

  那女孩听着,不由得朝唐逸扭头过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是新来的?”

  “嗯。”唐逸应了一声。

  “那你是……属于哪个科室呢?”

  “办公室。”

  那女孩不由得欢喜的一笑:“嘻……那你跟我是一个科室耶。”

  “你也是办公室的?”

  “对呀,我是办公室的文员呀。”说着,那女孩又是一笑,言道,“对啦,我叫陆文婷。你呢?”

  听得陆文婷那么的问着,唐逸忙是微笑的回道:“我叫唐逸。对了,那我以后就叫你文婷姐吧?”

  “呵……”陆文婷欢喜的一乐,“你嘴还真甜哦。不过姐姐不是白当的哦,你得有所表示才行哦。”

  唐逸听着,本想说应该是姐姐对弟弟有所表示,可是他心念一想,觉得自己刚来,还是自己表示吧,于是他便是爽快道:“那我就……今晚请你去街上吃饭吧?”

  陆文婷粲然一乐:“呵!真的哦?”

  “真的!”唐逸诚意地点了点头。

  陆文婷又是开心的乐了乐,然后欢喜道:“有个弟弟还真好哦!看来我今晚上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哈!”

  说着,陆文婷话锋一转,笑微微地冲唐逸问了句:“你也是办公室干事么?”

  “不是。”唐逸摇了摇头,“我不干事。我是办公室副主任。”

  “啊?”陆文婷不由得一脸诧异,心里囧了,心想,有没有搞错呀?你这不是在消遣我么?我可是一个文员,还得受你管制呢……

  想到这儿,陆文婷忽然开心不起来了,忙是问了声好:“唐副主任好!”

  “呃?”唐逸不由得一怔,“你干嘛忽然变得这么严肃了呀?”

  “唉……”陆文婷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呀,你是领导呀,我只是办事员而已。”

  听着这话,唐逸愣了愣,然后嬉皮笑脸的说道:“你刚刚可是答应做我姐姐的哦。”

  “算了吧,唐副主任,你还是不要消遣我了吧。”

  “我没有呀。”唐逸忙道,“我是说真的。晚上我真的请你吃饭。”

  “可是……”陆文婷有些忧虑地看了看他,“我怕……你以后给我穿小鞋呀。”

  “什么呀?”唐逸又是忙道,“我都刚刚来这儿,啥也不懂,给你穿什么小鞋呀?再说了,你看我像那种人吗?反正我不管,因为你刚刚答应做我姐姐了,所以你就是我的文婷姐了。”

  见得唐逸如此,陆文婷怔了怔,然后不由得又是打量了他一眼,心想,咦?这个家伙好像真的有点儿傻呼呼的哦?好像什么都不懂似的?呵……那我就趁机欺负欺负他吧?反正平常老是受尤主任的气,哼……

  想着,陆文婷忽然有点儿调皮的一笑:“嘻……那你以后可不许欺负你姐姐哦。”

  “当然不会。”

  “那好吧,那我就勉强答应做你姐姐吧。”

  “那晚上还一起去吃饭吗?”

  “当然去啦。因为你说了请客不是吗?嘻嘻。”

  见得陆文婷有欢喜了起来,唐逸乐了乐,然后问了句:“姐姐,一般……办公室副主任都要做些什么呀?”

  “啊?”陆文婷又是诧异的一怔,怔怔的瞧着唐逸,“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呀?”

  唐逸囧笑道:“我这不是刚来么?”

  “也没什么啦。就是配合尤主任管理好日常工作就好了。”说着,陆文婷甚是疑惑地看了看唐逸,心说,连这个都要问我,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呀?

  听了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暗自一怔,心想,娘西皮的,这么说来……老子也就是尤富民那个狗东西的下属呗?怪不得开始安排办公室的时候,秦姐要去征求尤富民那狗东西的意见……

  正在唐逸想到这儿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唐逸扭头望去,见是他们乌溪村的牛成福,他不由得皱眉怔了怔,想着都是一个村的,然后他才勉为其难的招呼了一声:“你怎么来这儿了呀?”

  谁料,牛成福站在门口没好脸色地瞧着唐逸:“你出来一下!”

  唐逸听着,不由得心想,麻痹的,这个狗日的啥意思呀?

  想着,他忙是扭头冲陆文婷说道:“文婷姐,我一会儿回来找你哈。”这天,西苑乡街上赶集,牛成福赶完集后,顺便来乡政府看看他舅舅尤富民来着,可是听尤富民说他们乌溪村的唐逸现在进乡政府了,牛成福心里这个怒呀,心说,麻痹的,要不是他个b小子放走了余文婷的话,老子也是有媳妇的人不是?我草,老子这回揍不死他个b小子才怪呢!

  所以牛成福也就跟他舅舅尤富民说,说去看看唐逸,问问他在哪儿?

  于是尤富民也就告诉了牛成福,说他在哪儿。

  要是尤富民知道牛成福是去找唐逸打架的,他指定是不会告诉他的。待唐逸来到走廊后,牛成福直接出手就是一拳朝唐逸的太阳穴袭来:“我草!!!”

  由于唐逸也没有作心牛成福会出手,所以被打了一个正着,差点儿就一头撞在一旁的墙壁上了。

  趁机,牛成福又是猛攻而上……

  瞬息间,唐逸潜意识地运用了内气护体,所以当牛成福又是一脚踹来的时候,像是踹在了一个石墩子上似的,人家唐逸没事,他倒是退后了好几步。

  随即,唐逸愤怒直起腰来,怒眼瞪着牛成福,也懒得废话了,一个闪身上前,猛地一脚朝牛成福踹去……

  ‘嗵!’的一声,一脚踹在了牛成福的腹部,只见牛成福被踹得立即飞身向后,像是荡秋千似的,撅着个p股飞出了好几米远,然后‘噗’的一声,一个大屁墩子坐在生硬的水泥地面,两条腿成八字打开,痛得牛成福牙关紧咬,眉头紧皱,眼泪都出来了……

  完了之后,唐逸这才冲牛成福恼道:“你妈儿个X的!!!这是你牛成福自找的!!!麻痹的,要不是看是一个村的,老子这就直接废了你!!!”

  感受到唐逸的战斗力后,牛成福干瞪眼地坐在地上,像是一时也起不来了……

  就刚刚那一个大屁墩子坐下去,也确实是够牛成福受的了。如果没有摔裂尾椎骨,那已经算是他牛成福幸运了。

  这时候,尤富民闻听走廊的怒骂声,匆忙从办公室出来了。

  尤富民出来后,一眼瞧着自个的外甥一脸痛苦不堪的坐在走廊的地上,他忙是扭头看了看唐逸……

  此刻,尤富民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打自上回尤富民的儿子被唐逸收拾后,他也是打心里惧唐逸了,所以这会儿,他也不知道说啥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