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3章 留下几分薄面

   牛成福见得他舅舅尤富民出来了,仗着尤富民的气势,他便是立马冲唐逸说了句:“我要告你!!!”

  “嘿……”唐逸不屑的一声冷笑,“你牛成福个傻b想告老子什么呀?老子哪里不对了?”

  “我就告你勾引我媳妇!!!”

  唐逸又是一声冷笑,问了句:“你有他妈媳妇吗?”

  “怎么就没有?余文婷不是我媳妇吗?”

  唐逸又是冷笑道:“那你去找你媳妇来对质吧。”

  “都被你放走了,我还他妈上哪儿找她去呀?”

  “既然是你媳妇,干吗要说是我放走的呢?你这么的说,倒是让人想到了你牛成福非法囚禁妇女。”说着,唐逸扭头冲尤富民问了句,“尤主任,关于非法囚禁妇女应该判多少年呀?”

  刚问完,唐逸又忙道:“不对,还有一条。尤主任,关于袭击殴打政府公务人员,又该判多少年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牛成福傻眼了……

  这时候,尤富民慌是机智地扭身朝牛成福走去:“好了!我说,牛成福,你这色货就别在这儿丢人了吧!都是一个村的,有什么事情过不去的呀?大家好说两句不就完事了么?真是的!”

  一边说着,尤富民一边上前去,猫腰将牛成福给拉了起来。

  此时此刻,尤富民也不敢对唐逸说啥,因为关于他儿子被唐逸收拾那事,已经令他犯憷了。

  还有就是,关于唐逸这次进乡政府这事,他也听说了,可是李爱民亲自给办的。

  再说了,关于尤富民自己在乡政府的分量,他自己也清楚。他就算再牛,能有他妈乡委书记李爱民牛吗?

  何况关于余文婷那事,尤富民也听郭有年说了,可是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亲自来的电话。

  再想着唐逸那天跟一个城里女孩子走在一起,而且那女孩子也非同一般……

  基于这种种现象,尤富民心里也知道了,唐逸是他惹不起的,他也不敢去惹了。

  在没有出现唐逸这牛人前,他尤富民在西苑乡说句话还是有点儿分量的,但是现在这位牛人就在眼前,他尤富民敢放肆么?

  尤富民搀扶起牛成福后,忙是扭头冲唐逸微笑道:“小唐呀,你消消气吧,别那么火了。不管咋说,都是一个乡的,又是一个村的,所以我这外甥有啥不懂事的地方,你还是包容包容吧。”

  牛成福忽见他舅舅尤富民都要在唐逸面前低头了,他不由得暗自一怔,默默地打量了唐逸一眼,心想,我草,这小子……这才多长时间呀,难道就在西苑乡混得这么牛X了么?

  趁机,唐逸说道:“那好。那咱们今日个也将话挑明了说吧,如果你牛成福还想找老子茬的话,就休怪老子不客气了。还有关于余文婷那事,是我帮助她逃出乌溪村的,但是至于那事谁对谁错,我想你舅舅心里自然清楚,真要追究起来,还不知道是谁要蹲局子呢?”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尤富民忙是扭头瞪了他外甥牛成福一眼:“成了,这事就算完了哦!不要再闹了哦!关于余文婷那事,要真正追究起来,恐怕你还真会蹲局子哦!”

  牛成福听了他舅舅尤富民都这么的说了,心里也是打紧了,不甘地瞟了唐逸一眼,但又不敢说啥了。

  唐逸见得牛成福也说不出啥话来了,他仍是不爽地瞧了他一眼,然后冲尤富民说了句:“尤主任,要是没事,我就回办公室了。”

  说完,没等尤富民说啥,唐逸扭身就回办公室了。尤富民瞧着唐逸扭身回办公室了,于是他扭头瞧了瞧他外甥牛成福,不由得训斥道:“你也真是个不争气的家伙!你说你来乡政府这儿闹啥呀?我不是告诉你了么?唐逸现在已经是乡干部了,你说你能斗得过他吗?他就随便说你殴打国家干部这罪,都够你受的了,懂吗?再说了,就关于余文婷那事,究竟怎么回事,你也清楚不是?你要是心里没鬼的话,干吗死活将她囚禁在乌溪村不让出村呀?就那事,真要追究起来,恐怕就得判你个十年八年的,懂吗?再说,就因为你说的那个余文婷的那点儿破事,连他妈郭有年的所长职务都给撤销了,知道么?你还搁这儿闹呢?”

  听得这番话,牛成福傻眼了,一副哑口无言的呆呆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后,牛成福才回过神来,然后扭头愣愣的看了看他舅舅尤富民,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唐逸那小子是怎么进的乡政府呀?”

  “这个我也不知道。”尤富民回道,“总之,我听说是乡委李书记亲自给安排的。”

  牛成福听着,若有所思地愣了愣,然后不由得嫉妒恨地说了句:“这小子是不是死爷爷死发了呀?”

  “……”

  一会儿下班后,唐逸也就和陆文婷有说有笑地下楼了,出了乡政府办公大楼,来到了楼前的空地上。

  不由得,陆文婷扭头笑微微地看了看唐逸:“你真的请我吃饭?”

  唐逸忙是扭头看着陆文婷:“对呀。我们不是说好了么?”

  “那……”陆文婷笑微微地想了想,“我们先回一趟宿舍吧?现在不是还早么?才下午5点多钟而已。”

  “也成。”唐逸点了点头。于是,唐逸也就和陆文婷扭身从办公大楼的楼侧绕去了后边的宿舍楼。

  回到宿舍楼后,陆文婷说她要回宿舍洗一下衣服,要唐逸在宿舍等着她,等她洗好了,她就过去找他。

  听了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也就说了句好,然后他也就回到他的房间了。

  回到房间也没啥鸟事干,所以他也只好无聊地打开电视,然后无聊地躺在床上瞧着电视。

  正在唐逸躺下没一会儿的时候,忽然,他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唐逸忽听大哥大响了,不由得皱眉一想,呃?难道又是方乐乐那个小婆娘来电话了?

  一边想着,他一边掏出大哥大来,也就接通了电话:“喂。”

  “是唐逸吗?”好像是他那个在夏园街开小卖店的同学覃媛的声音。

  忽听是覃媛的声音,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啥事呀,覃媛?”

  “唐逸呀,你不是说你现在进乡政府上班了么?”

  “对呀。”

  “那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啥事,你说?”唐逸忙道。

  “就是咱们乡工商办来我这儿查营业执照了,但是……我的过期了一两个月了,我说明天就去补办,但是他们说要罚一万块钱。”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忙是问了句:“他们现在还在你店里么?”

  “没有,已经走了。但是罚单开了,要我明天去补办,顺便将罚款交了,说是我十天内不去补办和交罚款的话,他们就封店。”

  听说是这事,唐逸有些发憷的皱了皱眉头,心想他这才刚进乡政府,跟工商办的人也混得不熟,这事着实有些棘手了……

  但是,唐逸知道,他们乡里也就那样,什么罚款不罚款的呀,只要有后台和背景,就算是没有营业执照也没啥鸟事,就工商办那群乌合之众也就是欺负欺负软柿子罢了,顺便捞捞油水。

  唐逸皱眉想了好一会儿后,他心里也没有多大把握,便是说了句:“我帮你想想办法吧。”

  “那你能搞掂他们不?”覃媛有些焦急道,“你要是搞不掂,实在没有办法,那我就去找张昊帮忙吧。不过,我不想找他。我希望你能搞掂。毕竟咱俩是同学嘛,有啥话都好说一些嘛。”

  忽听覃媛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心想,我草,既然张昊那个鸟人能搞掂的事情,那么我唐逸为啥就搞不掂呢?

  想到这儿,唐逸便是说了句:“那我,我一定会帮你搞掂的!”

  “真的?”

  “嗯。”唐逸也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事实上,关于这次,乡工商办去查覃媛的店,就是现在的乡派出所所长张昊搞的鬼。

  原本关于覃媛那营业执照那事,张昊他早就已经跟乡工商办那些哥们打招呼了,说是以后覃媛的小卖店就免了,他之前为了讨好覃媛,也向她保证了,以后乡工商办都不会查她的店了。

  所以这才导致覃媛的小卖店营业执照到期了,她没有及时去办理。

  由于昨天张昊来覃媛的小卖店找她的时候,碰着了唐逸,他也被唐逸给呛着了,再加上覃媛又跟唐逸那边的亲昵,好似有着某种暧昧关系似的,所以也就闹得张昊心里窝火了,所以他一气之下,也就去找乡工商办的哥们来覃媛的茬了。

  张昊的意思是,关于这事,最终覃媛肯定是还会找他去解决的,因为覃媛是不可能甘愿罚一万块钱的,所以她一定会去找他想办法。

  这样一来,张昊不仅能在覃媛面前体现他存在的重要性,还能趁机博得覃媛的芳心,还能起到警告覃媛的效果,希望她以后不要跟唐逸那小子交往太密了。

  其实,覃媛也不是啥傻丫头,自然也想明白了这些事,所以她这次就是没有首先给张昊电话,而是想看看唐逸能不能给解决了?若是唐逸能给解决了,那她是坚决不会去找张昊的。

  都说用死缠烂打的方式去追求女孩子,终究会博得女孩子的芳心,但是张昊却是效得其反,不仅没有博得覃媛的芳心,反而是使得覃媛越来越不想看见他,越来越烦他了,都恨不得他突然消失于这个世界。

  细细算来,张昊追求覃媛也有将近两个年头了,至今连手指头都还没碰着过。

  而他昨天去覃媛的店里找她,竟然发现了她和唐逸在谈论安全套厚薄问题,想想,张昊的心里那是何种滋味?

  所以关于这事,他张昊能就此罢休么?待挂了电话后,唐逸皱眉想了又想,一直在想覃媛小卖店的那事咋办?

  由于他小子也是刚进乡政府,目前对这些程序还不是很懂,也不知道谁一句话就能压制住乡工商办那群乌合之众?

  况且,就他自己而言,也才进乡政府,目前还处于一种懵懵怔怔的状态中,还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呢。

  尤其是当他想起陆文婷告诉他,他这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也就是配合尤富民的工作的时,他不由得心说,麻痹的,老子这副主任也管不住人家乡工商办呀?咋弄呀?总不能找人家去干架吧?再说了……好像这政府部门也不像是黑社会,不是他妈干架的地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