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4章 同学有难

   娘西皮的,要是老子直接去找乡工商办处理这事,估计还没进门,乡工商办的主任就会说——你是谁呀?出去!

  他姥姥的,这覃媛也是,营业执照到期为啥就不去续办呢?这不是没事找事么?难道她不知道这帮狗日的只要逮着机会就会狠狠捞钱么?

  格老子的,现在整这个麻烦给老子,真是郁闷!不知道老子今天是头天进乡政府么?老子的脑袋还是木的呢……

  正在唐逸想着这事的时候,忽然,他的房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敲门声,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心想应该是陆文婷,于是他忙是仰身从床上坐起,起身,下床,迈步朝门前走去。

  来到门前,待他伸手‘咔’的一声拽开门后,果真见得只陆文婷笑微微的站在门口。

  陆文婷略有些娇羞的冲唐逸一笑,说了句:“走呀。”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忙是说了句:“你等一下哈,我进去拿一下钥匙。”随后,唐逸便和陆文婷一起出了宿舍楼,扭身朝前方的办公大楼的楼侧的小道而去了。

  一边走着,唐逸又是一边在琢磨覃媛那事该怎么办?

  因为他毕竟答应了人家覃媛,说是他给搞掂的,可是关于他咋个去搞掂,他自己也是懵懵怔怔的。

  但是,唐逸心想,如果张昊能搞掂的事情,那么他唐逸也就一定能够搞掂,所以他觉得这事也并非什么难事……

  一会儿,当唐逸和陆文婷来到乡街上,打西苑酒家门口路过时,唐逸冲陆文婷说了句:“要不咱们就去这儿吃吧?”

  陆文婷扭头看了看西苑酒家,然后却是摇了摇头:“不。我不喜欢去这儿吃饭。他们家又贵又不好吃,老板还势力眼,看着是李书记他们去了才乐乐呵呵的,否则的话,他们老是板着个死鱼脸。”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有些气恼的说了句:“我草,开破饭馆的还这么牛呀?”

  “人家牛自然有人家牛的道理呗。”陆文婷回道,“听说,他们家有个什么亲戚在江阳市当大官,所以就牛气轰轰的。”

  唐逸皱眉一怔:“那他还在咱们西苑乡牛个蛋呀?直接去江阳市牛不就得了么?”

  “以前他们家是在江阳市开饭馆来着呀。但是听说黑错了一个人的钱,后来被那个人给搞了,他家的那个亲戚也怕那个人,所以后来就滚回西苑乡来牛了呗。”

  听得陆文婷这话,唐逸有些不满道:“我草,他们家要是敢跟老子牛,老子一次就草翻他们!”

  “得了吧。你还是别说这个了吧。反正他们家也只是开破饭馆的,跟咱们也犯不着。”说着,陆文婷又是说了句,“听说他们家一直没有营业执照,也没啥事。”

  “这样也可以?”唐逸不由得一怔。

  “在咱们乡里有啥不可以的呀?”陆文婷回道,“你以为像是城里呀?我跟你说,就咱们乡街上这些店有小半都没有营业执照。因为他们都有后台背景,乡工商办不敢得罪。说白了,咱们乡里的工商办也就是欺负那些没有后台背景的软柿子。要是被他们逮着了一个机会,那就会狠狠的敲一笔。”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又是一怔:“也就是说……在咱们乡街上开小卖店,有没有营业执照都那么回事呗?”

  “可不是咋的?”

  “那……”唐逸又想了想,“咱们乡工商办,谁能管得住呀?”

  “晕!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呀?很简单呀,李书记、孪乡长他们都能管住呀,还有,他们的上级单位平江县工商局也可以管制呀。”

  听得了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立马就有了主意,心说,麻痹的,原来就这么简单呀?我草,那覃媛那事,老子叫李爱民那狗日的去说句话不就得了么,真是的!原本是唐逸请陆文婷吃饭,可是陆文婷却是反客为主,张罗着带着唐逸来到了乡主街道的街尾,这儿有一家名为‘一锅鲜’的火锅店。

  在陆文婷领着唐逸进店时,她就一边欢喜的冲唐逸说道:“这儿的鲶鱼锅很好吃,嘻嘻,而且又便宜。还有,他们家的卫生也不错,呵。”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扭头瞧了她一眼,不由得打趣了一句:“这儿的老板不会是你家亲戚吧?”

  陆文婷有些泛羞的嘻嘻一笑,说了句:“你说对了,这家一锅鲜就是我家大伯开的,哈!”

  唐逸不由得一怔:“还真是呀?”

  陆文婷嬉笑道:“反正你都是请客嘛,照顾一下生意不好么?再说了,我大伯家的一锅鲜确实好吃啦。一会儿你尝尝就知道了。”

  “……”

  正说着,店老板,也就是陆文婷她家大伯忙是前来迎了一下,冲陆文婷一声憨笑,然后打量了一眼她身旁的唐逸,又是一声憨笑,忙是招呼道:“来来来,随便坐哈!我先去给上几碟小菜哈!”

  陆文婷忙是欢喜的微笑道:“好啦,大伯您忙去吧。我来招待他就好了。他是我朋友,也是我领导。他是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那主任,随便坐哈!”陆文婷她大伯又是憨笑道。

  “好的。”唐逸忙是点了点头,顺便打量了陆文婷她大伯一眼,见得这老伯确实是蛮憨实的。陆文婷招待唐逸和她围着一张小方桌面对面的坐下后,便是冲唐逸微微一笑,问了句:“怎么样,这儿挺干净的吧?”

  “嗯。”唐逸点了点头。

  她俩正说话间,陆文婷她大伯就憨笑的前来给上了四碟小菜,并冲唐逸解释了一句:“这是免费赠送的。”

  “那谢谢陆伯哈!”唐逸忙是致谢道。

  “谢啥呀?”陆伯忙是憨笑的回道,“只要领导往后多多照顾一下我家文婷的工作就好了!”

  陆文婷忍不住扑呲一乐:“哈……大伯,您就别指望他了吧。他今天刚来,还懵懵懂懂的,跟个傻子似的,哈!”

  陆伯忙是白了陆文婷一眼:“你这丫头呀!哪有你这么说领导的呀?”

  唐逸忙是乐道:“没事的,陆伯。我们就是朋友,有啥说啥。”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陆伯忙是憨笑道:“主任真好!对了,吃点儿啥呀?”

  “就一个鲶鱼锅就好了啦。”陆文婷回道。

  陆伯听着,忙是回道:“那好,我这就弄去,主任,你稍等等哈!”

  “……”

  当陆伯扭身去厨房后,唐逸不由得打量了对面坐着的陆文婷一眼……

  这丫头文文静静的样子,确实是蛮耐看的,越看越觉得她美,只是唐逸对她胸口的那对东东不大满意,好似小了一点儿,不怎么明显,算是标准的旺仔小馒头型的。

  当然了,跟春哥比起来,还是陆文婷看上去像个女孩子了,至少性别特征明显,不会令人误解导致尴尬。

  再说了,旺仔小馒头也是馒头不是?总比没有强。

  但不知道为啥,当唐逸跟随陆文婷进到她大伯的这家店后,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一种貌似温馨的感觉似的。

  由于唐逸这家伙打小就没有了父母,所以他对这种感觉特敏感。因为这是他所渴望的感觉。

  陆文婷见得唐逸在盯着她看,闹得她泛羞地红了双颊:“你干吗那样子看着人家呀?”

  “嘿……”唐逸不由得囧囧的一笑,也没有解释啥,只是没再那样看着她了。

  见得唐逸好似也有点儿羞涩似的,陆文婷趁机半似玩笑道:“我可是你姐姐哦。”

  唐逸忍不住笑微微的说了句:“又不是亲姐姐。”

  “哼!”陆文婷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那也是姐姐不是吗?”

  “那就解吧。”

  “什么姐吧呀?”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解释道:“我说的解是解开的解。”

  羞得陆文婷满脸涨红:“流氓!”

  “男人不流氓,纯属不正常,嘿!”

  “你……”气得陆文婷白眼一瞪,“少拿我开玩笑哦!”

  见得陆文婷那样,唐逸囧囧的一笑,然后也就没有继续说啥了。一会儿,等鲶鱼锅上来后,唐逸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鱼肉尝了尝,不由得惊赞道:“哇!真的很好吃耶!这味道真鲜!”

  见得唐逸惊赞不已,陆文婷忍不住开心的乐了乐,问了句:“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唐逸则是笑嘿嘿的回了句:“你是我姐姐,当然不会骗我了。”

  “哼!死家伙,这回知道我是你姐姐了呀?”

  “……”

  正这时候,店门口忽然进来了两个人,陆文婷扭头一看,忽见是乡政府办公室的两位干事,李振和刘海,她不由得忙是欢喜道:“呃?你们俩怎么来了呀?”

  李振忙是笑嘿嘿的回道:“当然是来你大伯这儿吃饭咯。”

  刘海则是莫名的瞧了瞧陆文婷对面坐着的唐逸,问了句:“这哥们是谁呀?”

  “晕!”陆文婷忙道,“你们俩还不知道呀?他就是我们新来的副主任呀!”

  忽听是新来的副主任,李振也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敷衍地问候了一句:“副主任好。”

  “你好。”唐逸点了点头。

  刘海不由得皱眉想了想,心里很是不畅快,因为他一直是陆文婷的追随者,可是他约了好几次,人家陆文婷都不愿跟他一起吃饭,然而这位新来的家伙居然一来就约上了陆文婷,他心里能爽么?

  况且乡政府内女的又少,乡政府办公室也就陆文婷这么一个女孩,所以这个新来的家伙一来就拿下了她,岂不是有点儿撬行的感觉么?

  李振心里也是不大爽,因为他也一直在追求陆文婷,一直都在跟刘海暗暗的竞争,可是现在又冒出了一个新来的副主任,一来就跟陆文婷约在了一起,想想,他又是什么感受?

  由于本来乡政府的女的就少,所以别说陆文婷这丫头不丑,就算是长得跟凤姐似的,他们几个也会争抢得磕得头破血流的。

  就说陆文婷属于旺仔小馒头型的女孩,但就算是她跟春哥似的,他们几个也会当做宝贝一样争抢着的。

  就那李振和刘海这两色货来说,可是没少来这儿照顾陆文婷她大伯的生意。

  估计他们俩每月的那点儿工资全都贡献在这‘一锅鲜’了,为得只是博得陆文婷的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