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5章 一锅鲜

   俗话,红颜一笑值千金。

  忽然,李振扭头在刘海的耳畔小声的问了句:“你觉得这哥们有我们俩帅么?”

  刘海又是偷偷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在李振的耳畔回道:“貌似比你帅、没我帅。”

  听得刘海那么的说着,气得李振忙是在刘海的耳畔道:“应该说比你帅、没我帅。”

  刘海也懒得跟李振争论这个问题了,便是在李振的耳畔道:“你帅又管个蛋用呀?现在人家陆文婷对面坐着的是那哥们,懂吗?”

  李振皱眉怔了怔,又是偷偷的看了看陆文婷和唐逸,然后在刘海的耳畔道:“我觉得陆文婷一定不是喜欢他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我草!信你还不如信春哥呢!”

  “……”

  陆文婷见得李振和刘海在门口那儿叽叽咕咕的,于是她笑微微的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唐逸,小声的问了句:“要不咱们一起吃吧?”

  唐逸听着,爽朗道:“好呀。”

  “那我们换个大桌?”

  “成呀。”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见得唐逸如此爽朗,陆文婷忙是扭头冲李振和刘海微笑道:“好啦,我们一起吃吧。正好我们也才刚刚开始。对啦,今晚上可是咱们的唐副主任请客哦,你们俩可得谢谢人家唐副主任哦!”

  刘海听着,忙是笑嘿嘿的致谢道:“谢谢、谢谢!谢谢唐副主任!”

  “谢谢唐副主任!”李振也忙是说了句。之后,在换大圆桌的时候,李振不由得在刘海的耳畔小声道:“一会儿我们俩联手灌醉那哥们吧?”

  刘海听着,不由得一声窃笑,然后在李振的耳畔道:“就咱俩的酒量,灌醉他那不是跟玩似的?我估计,就你这货一个人就搞掂了他?”

  “……”待换好了大圆桌后,四个人围着桌前坐下,陆文婷又是张罗着给点了几个菜。

  完了之后,李振发现陆文婷没有点酒,于是他便是笑嘿嘿的冲唐逸说道:“唐副主任,咱们是不是……该喝点儿酒呀?”

  唐逸听着,立马就爽朗道:“好呀。”

  “那咱们就喝平江大曲吧?”刘海忙是建议道,“这酒不但好喝,又便宜。”

  “好呀。”唐逸又是点了点头,因为他小子心想,自个身为副主任,总得有点儿领导的大量吧?

  听得唐逸说好,李振就说了句:“那就先来三瓶平江大曲吧。”

  这三瓶平江大曲,也就是三斤白酒。

  平江大曲,自然是平江县的当地酒,这酒虽然便宜,但确实是纯高粱酒,不含工业酒精以及防腐剂等等等,而且喝起来口感还不错哦,尤其是入口后那股纯正的高粱香味,回味无穷。不过这酒的度数也比较高,都是56度的。

  照李振的酒量,平时也就是八两的量,刘海平时也就是半斤的量。

  所以他俩同在一个部门,又老是厮混在一起,乡政府的人也就称他们俩为半斤八两。

  平时,尤富民找不着他俩人的时候,一问就是——半斤八两又死哪儿去了呀?

  就他俩加起来也就是一斤三两的酒量,可是李振却是要了三瓶平江大曲,显然,那一斤七两是为唐逸准备的,打算灌醉他,而且是往死里灌。

  想想,一般来说,有个一斤或者八两的酒量,已经算是相当可以了,至少有这酒量可以在官场上混下去了。

  待三瓶平江大曲在桌上摆上的时候,唐逸瞧着,心里也明白了,估计是那两个哥们打算将他灌醉?

  李振拿起一瓶酒过来,打开,就给唐逸倒满了满满的一玻璃杯。

  这一杯大概有三两多的样子,一瓶白酒这样倒的话,也就三杯就搞掂了。

  李振仗着自己的酒量还可以,所以也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但是在给刘海倒酒的时候,李振知道他的酒量有限,也就刻意少倒了一点儿,大约二两的样子。

  唐逸瞧着酒瓶里还有那么一两酒左右,于是他冲李振说了句:“哥们,就剩下那么一点儿,干吗不给倒满呀?”

  听得唐逸有意见了,李振面色一囧,心想这也没法照顾刘海了……

  刘海心里也是微怔,然后忙是冲李振说道:“对呀,你干吗不给我倒满呀?”

  于是,李振也就给刘海倒满了,一瓶酒就这样平分三杯,没了。

  见酒倒好了,唐逸心想,娘西皮的,你们这两色货不是想灌醉老子么,那好,老子就主动出击,看看你们这两色货酒量有多大?

  想着,唐逸端起酒杯来:“来吧,咱们哥们头一次喝酒,就先碰一个吧。”

  毕竟唐逸好歹也是副主任的身份,所以他这么一张罗,李振和刘海也只好忙是端起了酒杯来……

  唐逸举起酒杯跟他俩手头的酒杯碰了一下后,然后只见他一仰脖子,咕咚一声,一杯白酒就倒入了胃中,然后他倒着酒杯:“我先干为敬了哈。”

  见得唐逸这样,李振心想,妈的,小子,你挑衅是吧?好,那就喝吧,喝不死你才怪呢!

  因为李振的酒量确实是算可以了,所以他自然是不怕,于是他也一口干了杯中酒。

  但是刘海的心里有点儿发憷了,因为他也就是半斤的量,这一杯下肚,再喝一杯也就差不多了。

  况且,刘海还是头一次见着唐逸喝酒跟喝水似的,一杯白酒一口就给倒了下去。

  一般来说,平常就算往深了喝,一口也就一两撑死了。

  可是刘海见得李振也干了,没辙,他也只好皱着眉头,硬撑着,一口干了杯中酒,在一口咽下去的时候,辣得他不由得一阵咳嗽:“咳……”

  忽见刘海如此,李振忙是担心的看了看他,不露声色的问了句:“没事吧?”

  刘海硬着头皮,摇了摇头:“没事。”

  之后,等吃了几口菜后,唐逸见得他们俩都不敢张罗倒酒了,于是他伸手过去拿起一瓶酒来,打开,就先给刘海倒满了一杯……

  刘海在瞧着唐逸倒酒的时候,他也不好意思说啥,只是暗自犯憷的皱了皱眉头,因为唐逸毕竟是副主任身份,况且又是头一次在一起吃饭喝酒。

  随后,唐逸又给李振倒满了一杯,完了之后,剩下的,他自己就全给倒入了杯中。

  然后,唐逸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头一次咱们在一起吃饭,这杯酒就算是我敬你们俩的!”

  一旁的陆文婷有些担心的瞧着唐逸,想说句什么但又没敢说,毕竟男人在喝酒,女人不好意思插话。

  唐逸跟李振和刘海碰杯后,又是一仰脖子,直接一杯酒倒入了胃中。

  刘海偷偷的瞄着唐逸,闹得他傻眼了,心说,妈的,有没有搞错呀?这哥们不会是酒神吧?

  李振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因为他还拼个一两杯都没事,还没达到他的‘警戒线’呢。他也想好了,一会儿他跟唐逸单拼。

  李振想着,也是一口干了杯中酒,与此同时,他心里在说,他姥姥的,老子一会儿倒是要看看你这哥们有多能?

  刘海喝下这杯酒后,只见他浑身冒汗了,两颊火红火红的……

  刘海有点儿晕呼呼的摆了摆手:“唐副主任,我不能再喝了。”

  李振忙是瞧了刘海一眼:“喂,那怎么能成呀?头一次跟唐副主任喝酒呢,你还没敬唐副主任酒呢。”

  因为李振心想,刘海这色货这么快就认输了,多丢人呀?这才两杯酒而已呢!

  听得李振那么的说,刘海愣了一下,然后囧笑道:“要不你先跟唐副主任喝着吧,我缓缓,一会儿再敬唐副主任酒。”

  唐逸忙是大度道:“也成。没事。”

  见得唐逸如此,李振求胜心切,也就伸手拿过了第三瓶酒来,打开,给唐逸倒满一杯,给他自己倒满了一杯。

  这轮也就没有带刘海玩了。

  李振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唐副主任,按理说,我应该先敬你酒的,所以你先敬了我们的酒,我感觉太不好意思了,所以这杯酒我敬你!”

  唐逸毫不犯憷的端起酒杯来,就跟李振碰了碰杯……

  李振见得酒杯碰上了,他抢先一口干了杯中酒,倒着酒杯:“唐副主任,我先干为敬了哈!”

  见得李振那样,唐逸一仰脖子,咕咚一声,一杯酒倒入了胃中……

  忽见唐逸三杯酒下肚后,可是已经喝了一斤来酒了,竟是面色毫无变化,李振有点儿心虚了。

  虽然李振知道自己喝酒就算醉了,脸色也是那样的,不会有太大变化,但是他自己清楚,他已经感觉自个浑身像是火烧了一般,两颊也是烫烫的,头也有点儿泛晕了。

  其实,唐逸在撂下酒杯的时候,心里也在考虑要不要利用内气将酒从汗液里逼出?

  因为毕竟已经喝了一斤来白酒了,他也是觉得有点儿难受了。

  但是他自己清楚,就算再喝一两杯,不利用内气逼出酒来,他也没啥大碍,就是头有点儿晕沉沉的而已。

  陆文婷没有管李振和刘海,只顾担心的瞧着唐逸,心想,他会不会有事呀?要是他喝醉了,一会儿谁买单呀?这一顿可得一百多块呢,哼,不一会儿说好了他买单,可他喝醉了就不买了吧……

  唐逸要是知道陆文婷那丫头只是在想着买单的问题,他就算没醉也会装醉的。

  忽然,李振又是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酒劲在往上返了,闹得他一阵难受至极,只觉嗓子眼像是冒烟了似的难受,可是他的意志力依旧坚强,想的就是今晚要将唐逸灌醉,于是他扭头看了看刘海:“好了,该你敬唐副主任的酒了。”

  忽见李振如此,唐逸愣了愣眼神,默默的看了看他俩,愈加感觉到了他俩就是想要灌醉他。

  刘海看了看桌上的酒瓶,见得就剩下那个酒瓶里还有一杯酒了,于是他借口说了句:“都没酒了,还是算了吧。”

  因为刘海感觉自己要是再喝,肯定就是多了,所以他也是不想往死里喝了。

  可是李振立马白了刘海一眼:“你这色货怎么回事呀?头一次跟唐副主任喝酒,都不敬酒么?”

  趁机,唐逸故意装醉道:“算了吧,该下次吧。我也有点儿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