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6章 继续拼酒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刘海那货忽然双眼一亮,不由得心想,那老子就再撑撑吧,既然你这哥们也差不多了,那我刘海就算是喝高,也得灌醉你不是……

  于是他这货忙是乐嘿嘿的说道:“要不再来两瓶酒吧,不管怎么说,也是头一次跟唐副主任喝酒,就算我喝高,也得让唐副主任喝美了不是么?”

  听得刘海这么的说,李振心头一喜,忙是冲陆文婷说了句:“文婷,再去拿两瓶平江大曲来吧。”

  陆文婷听着,则是担心的看了看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宇:“算了吧,还是别喝了吧?唐副主任好像真的不行了?”

  忽见陆文婷关心的只是唐逸,李振心里的这个气呀,忽地一下站起身来,扭身离座,自个就跑去拿酒去了,一边恨得慌的心想,妈的,今晚我们非得灌醉那哥们才成……

  反正就李振和刘海这两色货也跟陆伯混熟了,所以自己跑去拿酒这也不是头一回了。

  就目前来说,大家都喝到这儿打止,不再喝了,各自都还没啥问题,正好是半醉不醉的状态,各自都还清醒。

  唐逸见得李振那哥们自个跑去柜台拿了三瓶平江大曲过来,他心里也是有些发憷了,因为就他自己的酒量,他也清楚,要是愣是这么个喝法的话,他也非得喝死不可。

  于是,唐逸心念一动,便是默默地在体内运用了内气逼酒了……

  陆文婷忽见唐逸开始冒汗了,额头上、身上都是大颗大颗的汗珠冒出,因为很快就看见他的衬衫被汗水浸湿了,额头上也是大颗的汗珠不断的冒出,脸颊也是渐渐涨红了……

  瞧着这一景象,陆文婷忙道:“算了吧,你们还是别喝了吧,唐副主任真的不能再喝了啦。你们看他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李振和刘海那两色货早就发现了,他俩都在偷偷的乐,心想,妈的,你这哥们的酒劲终于往上返了吧,嘿嘿……

  刘海忽听陆文婷那么的说着,心里也是一阵气恼,心说,麻痹的,你个死丫头就知道关心姓唐的那哥们,哼,既然你那么关心他,那么我和李振今晚非得灌醉他不可……

  李振那货则是恨得慌的在倒酒了,首先给唐逸倒满了一杯酒,然后给刘海倒满了一杯酒,随之便是张罗道:“好了,刘海,该你敬唐副主任的酒了。”

  唐逸也知道,他们不知道他这是在逼出体内的酒,所以他们在看的他笑话,趁机,他干脆装祟道:“不成不成不成,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刘海那货则是笑嘿嘿的端起酒杯来:“唐副主任,不带你这样的吧?李振敬你的酒,你喝,我敬你的酒,你这就不喝了的话,这……说不过去了吧?偏心也不带你这么偏心的吧?”

  见得刘海那样,陆文婷也明白了他和李振是在存心欺负唐逸的,于是她气呼呼的撅着嘴,伸手拿过唐逸跟前的那杯酒:“好啦,这杯酒,我替他喝了啦。”

  唐逸忽见陆文婷替他着急了,要替他挡酒了,他忙是朝陆文婷伸手过去:“来来来,酒杯还是给我吧。要女人替我挡酒就不合适了。”

  李振趁机说道:“就是。要女人挡酒算哪门子的事呀?就算你文婷喝了,也不算呀。”

  陆文婷忙是白了唐逸一眼:“傻子,他们俩这是在存心欺负你,知道不?”

  唐逸忙是笑嘿嘿的说道:“喂喂喂,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咱们都是头一次在一起喝酒,大家伙尽兴嘛。来来来,酒杯还是给我吧。”

  见得唐逸执意如此,陆文婷生闷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还真是个傻子!好吧,既然你要喝,那就喝死你吧!”

  说着,陆文婷生气的将酒杯递还给了唐逸。

  唐逸接过酒杯来,冲刘海嘿嘿的一笑,言道:“来吧,我还是喝了吧,免得你说我偏心。”

  见得唐逸这哥们逞强的要开喝了,刘海心里这个乐呀,忙是跟唐逸碰了碰杯:“唐副主任,我也不会说啥,反正这杯酒就敬你的!”

  说着,刘海也是咬紧牙关,一仰脖子,咕咚一声,愣是撑下了这一杯酒,然后倒着酒杯:“唐副主任,我可是先干为敬了哦!”

  唐逸见得刘海那样,他故作不能喝的样子,皱了皱眉头,然后才一口喝了杯中酒……

  见得唐逸如此,李振趁机起哄道:“唐副主任好酒量!来来来,趁着大家伙都尽兴,我再敬唐副主任一杯!”

  一边说着,李振就一边强行的往唐逸的酒杯里倒酒……

  刘海则是趁机迷糊的晃了晃脑袋,忽觉头越来越沉了似的,好似再也难以强撑下去了似的……

  原本他就半斤的酒量,可是这三杯酒下去后,他可是喝了差不多一斤了。

  唐逸见得李振趁机来车轮战了,他索性故作装傻的端起酒杯来,就跟他干杯……

  当李振又跟唐逸干杯过后,真想要张罗刘海继续跟上,继续跟唐逸拼酒,谁料,刘海那货终于撑不住了,忽然一头磕在桌面上,然后就趴在那儿睡着了……

  唐逸见得终于将刘海那哥们放倒了,他暗自一乐,然后拿起一瓶酒,打开,反过来,给李振倒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完了之后,他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哥们,这杯我敬你吧。”

  这会儿,李振已经犯憷了,因为他已经是超常发挥了,现在他已经感觉身体很难受了,头也越来越沉了……

  李振有些迷糊的看着唐逸,只见唐逸端着杯酒笑嘿嘿的要跟他干杯,好似越喝越精神了似的,为此,李振心里一阵泛寒……

  唐逸见得李振都不敢端杯了,他又是笑嘿嘿的说道:“来呀,哥们,这杯酒我敬你呀。”

  唐逸毕竟挂着副主任的头衔,所以李振这会儿还有意识,也只好强撑着端起酒杯来,勉强的跟唐逸碰了碰杯。

  碰杯过后,唐逸一仰脖子,咕咚一声,一杯酒又干了。

  李振潜意识的瞧着,没辙,也只好往死里喝咯,愣撑着喝了这杯酒,可是还没等撂下酒杯,就只见他‘哐嗵’一声,钻桌子底下去了……

  与此同时,他的那只玻璃杯摔在了一旁的地面上,‘当’的一声脆响!

  瞧着这等情形,唐逸忍不住乐了乐,但是他没敢大声乐,因为陆文婷在一旁呢,他可不想让陆文婷得知他的酒量无限。

  忽见李振钻桌子底下去了,陆文婷不由得双眼一亮,瞪得老圆了,怔怔的瞧着这一情景,然后呆傻呆傻的扭头看了看唐逸,见得他好似没有多大事似的,她不由得震惊不已,心说,不会吧?他……居然……意识还很清醒……

  唐逸装醉的依靠在椅背上,冲陆文婷问了句:“呃?李振那哥们突然哪儿去了呀?”

  这话闹得陆文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冲唐逸扑呲一乐:“哈……你个傻子,自己也喝多了不是?都不知道李振哪儿去了?他钻桌子底下去了!”

  说完,陆文婷忙是一边站起身来,扭身冲厨房那方嚷嚷道:“大伯、大伯!您出来一下啦!李振和刘海他们俩都喝倒了!”

  “……”

  一会儿,陆文婷她大伯出来,慌是将李振和刘海俩分别抱去了房间。

  由于陆伯开饭馆时间也不短了,所以对于这等醉客,他还是有所经验的。

  陆文婷也放心将李振和刘海交给了她大伯照看。

  陆伯分别探了探李振和刘海的脉搏后,感觉没啥大事,睡一觉就好了,于是他出了房间,来到了餐厅。

  这会儿,陆文婷正焦急的伺候在唐逸的身旁。

  其实,唐逸也就是故意装的,实际上他屁事没有,因为他一边喝着,一边就将酒从汗液里逼出来了,也就是说,他喝跟没喝一个样儿。

  陆伯出来,见得陆文婷焦急的伺候在唐逸身旁,便是问了句:“他没事吧?”

  唐逸故意耍酒疯道:“谁说……我有事呀?我……还要喝!”

  陆文婷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还喝什么喝呀?”

  陆伯见得唐逸那样,则是担心的冲陆文婷问了句:“他要不要……今晚也在我这店里睡呀?”

  陆文婷忽听她大伯那么的说,忍不住郁闷的瞧了瞧唐逸,撇嘴道:“还睡什么睡呀?他都还没买单呢!哼,郁闷,瞧他这醉醺醺样儿,估计是不知道买单了?”

  她大伯忙是憨实道:“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算了,什么都算了,您还不得赔死呀?”陆文婷甚是郁闷,又气恼的白了唐逸一眼。

  唐逸这货本身就是故意装醉的,所以这话他听的是清清楚楚的,心里感觉陆伯这人不错,于是他便是继续装醉的掏出了钱包来,递给陆文婷:“给,你去……帮我结账吧。”

  忽见唐逸如此,陆文婷趁机抓过钱来,欢喜的冲她大伯道:“多少钱呀?”

  陆伯却是皱了皱眉头,看了看醉醺醺的唐逸,然后也是难为情的说了句:“还是算了吧。”

  “不行!”陆文婷这会儿则是欢喜道,“既然他给钱,干吗不要呀?咱们又没有黑他的钱,真是的!好啦,大伯,您就说多少钱吧?”

  陆伯又是想了想,然后才回了句:“那你等等,我看看账单哈。”

  于是,陆伯扭身去柜台那边拿起账单看了看,扭身冲陆文婷言道:“一共一百五十八,给一百五就算了吧。”

  唐逸这货听着,则是在心说,还好是一百五,不是二百五,否则就是一个傻数了。

  陆文婷听着,也就从唐逸的钱包里取出了一百五来,递给了她大伯……

  完了之后,陆文婷那丫头也就将钱包给塞回了唐逸的口袋里,一边冲他说道:“喂,傻子,我可是将钱包放回你口袋了哦,你别掉了哦。还有,我刚刚只拿了你一百五结账哦,没有黑你的钱哦。”

  唐逸继续装醉的说了句:“天黑了么,那我得回去了。”

  说着,他这货故意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来……

  见得他如此,陆文婷忙是凑过去,一把搀扶住了他。

  随即,陆伯也是赶忙前来搀扶了一把。

  待搀着唐逸出了店门口后,陆伯感觉唐逸的步伐还算稳当,没啥大碍似的,于是便是冲陆文婷说道:“他应该没啥事,那你就扶着他回乡政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