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7章 装醉

   “嗯。好吧。”陆文婷忙是应声道,“那,大伯,您就回去吧。”

  陆伯听着,但却没有着急扭身回屋,而是站在门口,望着陆文婷搀着唐逸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见得没啥异常,他这才扭身回屋。这会儿已经是夜里10点来钟了,西苑乡街上早已是冷冷清清,街头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了。

  一般来说,在这等乡街道上,到了夜里9点过后,基本上都已经关灯睡觉了,就算是没睡的,也是早已关上了大门,缩在家里看电视,所以街上自然是没有人行走了。

  这会儿的月色很美,一轮明月悬在街头的上空,天空湛蓝,偶有几朵白云飘浮着。

  夜风中,弥漫着西苑湖湖水的腥味,一阵阵的吹来。

  陆文婷搀着唐逸趁着月色通街穿过,在路过西苑酒家的时候,发现西苑酒家也已经关门了。

  由于唐逸这货本身就是装醉的,实际上没醉,所以陆文婷搀着他这一路行走着,自然是很轻松,没有费啥劲。

  由此,陆文婷不由得心想,看来这个傻子的酒量还可以哦?他居然还能走回来了?

  再回想着李振和刘海两个人都被唐逸给放倒了,陆文婷忍不住一声偷笑,心说,这傻子真厉害,居然把李振和刘海都给喝趴下了,哈……

  乐着,陆文婷越发觉得唐逸蛮可爱的,心想他都喝醉成这样了,还不忘结账,还真是个实诚的傻子,呵……待陆文婷搀着唐逸回到乡政府大楼后边的宿舍楼,回到他的房门前时,她忙是扭头冲他问道:“傻子,醒酒了么?你钥匙呢?”

  唐逸这货故意装醉,迷迷糊糊的回了句:“我钥匙……不是在你那儿么?”

  “我晕!你什么时候给我钥匙了呀?郁闷!”

  “那……我也不知道……在哪儿了?”说着,唐逸故意晃悠着身体,刻意依靠在陆文婷的身上,只觉她身上的那股清香的气息甚是好闻。

  陆文婷见得他如此,甚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宇,暗自心说,好啦,别在再往人家身上靠了啦,咪咪都被你压扁了啦,本来就不大,哼!

  虽然不大,但是唐逸的后背还是感觉到了一团柔柔的热呼呼的东东,那感觉真好。

  怪不得都说旺仔小馒头也是馒头,因为至少关键时刻还是有个东东蹭蹭。

  陆文婷见唐逸这样,他自己也不知道钥匙在哪儿,于是她又是皱着眉宇想了想,然后也就自作主张的伸手掏进了他的右边裤兜……

  谁料,唐逸这货的右边裤兜烂了,是穿的,陆文婷这一伸手就穿过了界,无意中,一手攥住了……

  不由得,只见陆文婷的小脸噌地一下就涨红涨红的,像是感觉到了自己摸着了一个异常的东东。

  闹得陆文婷慌是娇羞的一吐舌头,惶急抽回了手来,心说,可恶!流氓!死人!哼,你怎么可以这样呀?

  唐逸这货则是在心里偷笑不止,然后继续装醉的问了句:“你……找着钥匙没?”

  气得陆文婷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没有!我哪会知道你钥匙放哪里了呀?”

  见得陆文婷被气成了这样,唐逸这货这才故意将钥匙展现在了手里,然后装蒜道:“那我……钥匙找不到了,怎么办呀?”

  当陆文婷一眼瞧见他手头的钥匙时,心头一喜,然后又是冲他白眼道:“你还真是个傻子哦!谁让你要喝那么多酒呀?钥匙在手里,自己都不知道,哼!”

  说着,陆文婷伸手一把夺过他手头的钥匙,然后也就打开了门……随后,当陆文婷搀着唐逸进了他的房间,来到了床前时,忽然,唐逸则是在心里默默的设计一会儿……

  陆文婷有点儿不大耐烦的扭头白了他一眼:“好了啦,你自己赶紧躺下了啦。”

  唐逸则是装醉的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站立在床前。

  陆文婷瞧着他那样,没辙,也就只好又回到了他身旁,搀着他,打算将他弄到床上去躺着。

  趁机,唐逸这货故意装着醉得站立不稳的样子,慌是一把把着陆文婷,然后‘噗’的一声,只见陆文婷被唐逸那货趁机推倒在了床上……

  当陆文婷反应过来,感觉自己躺在了床上,唐逸则是严严实实的压在她的身上时,她慌是两颊涨红的仰视着唐逸:“你……”

  唐逸则是故意沉浸在一种醉态当中,像是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似的,埋头就一口啃住了陆文婷那娇红的薄唇,将她的那两片柔嫩的唇儿给裹在自己的唇舌中……

  情急之下,陆文婷试图挣脱,但是怎么也推不开唐逸,只觉得犹如一头死猪一般,死沉沉的压在她的身上。

  在唐逸的霸道下,她的唇齿终于被唐逸的舌头给抵开,随即,她只感觉自己那块薄薄的尖尖的湿滑的舌尖被唐逸给吸到了他的嘴里去了……

  随后,她身体一软,也不再挣扎了,像是也只好就这样任唐逸肆意了……

  事实上,她的体内也是莫名的有了一种反应,只觉那感觉甚是奇妙,貌似体内有千万只蚂蚁的涌动,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

  趁机,唐逸的攻击也愈加猛烈了。

  就这样,半将半就的,唐逸最终攻破了陆文婷那最后一道防线。

  在他攻破的那一刹那,忽见陆文婷忽觉一股钻心的疼痛,痛得仰起头就一口叨住了唐逸的肩膀,死死的咬着,泪花在眼眶里闪烁着。

  事后,唐逸这货仍是继续装醉,倒床就呼呼的睡了。

  待陆文婷回过神来,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只见她甚是娇羞的扭头看了看身旁已经呼呼大睡的唐逸,倍感憋屈的撇了撇嘴,然后嗔怒的瞪着唐逸那呼呼大睡的样子,在心里骂道,哼!禽兽!死人!

  骂着骂着,陆文婷转念一想,不由得郁闷的心说,哼,是不是男人喝醉了酒就这样呀?可是……人家……以后人家还怎么嫁人呀?第二天一早醒来,唐逸这货瞧着床单中央被染的那两滴鲜红血色,他不由得暗自乐道,哈,怎么又是一个处呀?老子这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儿吧?

  醒来后的陆文婷扭头瞧着唐逸像是在偷笑,气得她嗔怒的瞪着他:“哼,我要告你!”

  “啊?”唐逸被吓得一怔,呆呆的看着陆文婷,“你告我什么呀?”

  “难道昨晚上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会不知道吗?”

  “我……”唐逸故作不知情的皱了皱眉头,“昨晚上……我喝得迷迷糊糊的,后来……我都做什么了呀?呃,对了,文婷姐呀,你怎么……昨晚上会睡在我这儿呀?我们俩……这是……”

  见得唐逸还那样的装愣,气得陆文婷一声怒骂:“你去死吧!”

  “呃?”唐逸这货故作纳闷的看着陆文婷,“文婷姐,你怎么……骂我呀?”

  “你……”气得陆文婷无语了,只好气呼呼的瞪圆着双眼珠子。

  唐逸仍是装作不知的看着陆文婷:“文婷姐,究竟怎么了呀?我是不是……做了啥对不起你的事情呀?你能跟我好好说吗?”

  见得唐逸又不像是在装,忽然,陆文婷说了句:“反正你要娶我啦!”

  “娶你?你不是……我的文婷姐吗?”

  “那你对姐都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做了什么呀?”

  “……”陆文婷又是一阵无语,羞得两颊涨红涨红的,一时她也羞于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表达出来。

  过了一会儿,没辙,陆文婷也只好气呼呼的掀开被子,然后起身,下床了。

  见得陆文婷背着他,伸手拿过衣衫,惶急穿了起来,唐逸这才故作猜疑的说道:“文婷姐,昨晚上……我是不是欺负你了呀?”

  “反正你要负责!”陆文婷没回头,只顾急忙穿上衣衫。

  “啊?”唐逸故作诧异的一怔,“不会吧?我竟然……文婷姐,你打我吧!”

  “你去死好了啦!”陆文婷心里这个气呀,“都已经被你那个了,打你又能管什么用呀?反正我不管,总之,你必须得对我负责!”

  “可是……”唐逸皱眉怔了怔,“文婷姐,我才20岁呢,还不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呢。”

  听得这话,陆文婷回头白了他一眼:“你真是个傻子!那就不会先恋爱,等到时候再结婚呀?”

  “……”一会儿,陆文婷穿好衣衫后,也就默默的走出了唐逸的房间。

  待陆文婷带上门出去后,唐逸这货心里这个乐呀,心说,原来文婷姐还蛮可爱的哦,哈!

  完了之后,他这货见得时间差不多了,也就起床了。待一会儿,唐逸到食堂吃早餐的时候,没见着陆文婷,于是他也就没去想昨晚上的事情了。

  一般在乡政府上班的,大部分晚上都回各自的家了,所以早上来食堂吃早饭的人不多。

  反正唐逸这货是不想再回乌溪村了,再说他将乌溪村的房子都给隔壁吴婶了,所以他自然是不想再回乌溪村了,所以他现在在乡政府上班,这儿也有宿舍,那么他也就将这儿暂时当做自己的家了。

  不管怎么说,这儿的生活待遇都比在乌溪村要强一些。

  用唐逸这货的一句话来说——起码不用自己去折腾饭吃了。

  在他吃完早饭后,刚要出食堂,忽然,他的同学覃媛又给他来了个电话。

  说的还是昨天她跟他说的那事,问唐逸什么时候能搞掂?

  唐逸则是告诉她,这会儿乡政府还没上班,等上班后,他就去找人给搞掂。待唐逸走进乡政府办公大楼的时候,正好在楼梯间碰见了人事科科长秦妍。

  于是,唐逸忙是招呼了一声:“秦姐,早!”

  秦妍欢喜的冲唐逸一笑,问了句:“你怎么这么早呀?”

  “因为我就住在后边的宿舍里呀。”

  “哦。”秦妍应了一声,“你昨晚上没有回乌溪村吗?”

  “……”

  彼此一边闲聊着,一边上到了二楼。

  见得秦妍要去她的办公室了,唐逸忙是向她说了一声,便是直接顺着楼梯间上三楼了。

  来到三楼,唐逸直接来到了李爱民的办公室门前,抬头敲了敲门:“咚咚咚……”

  “进来吧!”李爱民在办公室内嚷了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