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8章 一句话搞掂

   听得李爱民已经来了,已经在办公室了,于是唐逸也就推开了门,朝李爱民的办公室内走了进去。

  李爱民好像也是刚到办公室,这会儿他正站在办公桌前收拾着办公桌上的杂物什么的。

  李爱民抬头一瞧,见是唐逸,便是问了句:“有事找我呀?”

  “嗯。”唐逸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

  李爱民手势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有啥事坐下了说吧。”

  唐逸迈步过去,也就在那椅子前坐了下来。

  见得唐逸坐下了,李爱民退后一步,也在办公椅前坐了下来。

  待坐定后,李爱民笑微微的打量了唐逸一眼,问道:“你小子有啥事就说吧?”

  “嗯?”唐逸皱了皱眉头,先没说覃媛的那事,而是问了句,“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都有些什么权力呀?”

  李爱民不由得一笑,回道:“就工作范围来说,你就配合尤富民尤主任管理好乡政府办公室那两名干事和一名文员就好了。至于其它方面的工作,会在会上做特殊安排的。一般没啥事,也就管理办公室日常工作就好了。”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话锋一转,“对了,李书记呀,我还有事情……想要你帮帮忙。”

  “说吧,啥事?”

  于是,唐逸也就将覃媛的小卖店那营业执照那事跟李爱民说了……

  李爱民听了之后,则是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覃媛是你的……”

  “同学。”唐逸回道。

  “关系很好的同学?”

  “对呀。”唐逸点了点头。

  见得唐逸如此,李爱民很爽快的说了句:“那成了,这事我帮你处理一下吧,小事。”

  “……”之后,当唐逸回他的那间公用大办公室后,不到十分钟,覃媛就给唐逸来了电话。

  在唐逸掏出大哥大接通电话的时候,陆文婷一直在默默的偷看。

  当唐逸接通电话,就听见覃媛在电话里欢喜道:“谢谢了哈!你真是太牛了,哈!没想到这么快就搞掂了,嘻嘻!”

  唐逸听着,有些懵怔的皱眉一怔,像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似的……

  电话那端的覃媛又是欢喜道:“刚刚乡工商办的主任给我店里来电话了,说罚款这次就免了,要我今天抓紧时间去乡工商办办理好手续就好了,哈!”

  唐逸听着,又是愣了愣,然后心想,我草,他娘西皮的,原来权力这么好使呀?李爱民那狗东西一句话,就免了一万块钱的罚单呀?老子啥时候才能混到那个地步呢……

  呃?格老子的,貌似只混到李爱民那个地步太低了吧,老子不说混到中央,最起码也得混到省委去当当省委书记吧?

  想到这儿,唐逸他自个又是一阵汗颜,因为他这才刚进乡政府呢,还啥也不是呢。

  随后,他同学覃媛又是在电话里欢喜道:“喂,唐逸呀,要不……你今天晚上来我这儿吃饭吧?”

  忽听这句话,唐逸心里一乐,忙是回道:“好呀。那我下班后去找你吧。”

  “……”陆文婷扭头瞧着唐逸挂断了电话,她不由得问了句:“喂,傻子,你那个大哥大多少钱买的呀?”

  忽听陆文婷这么的问着,唐逸坐在最犄角的那个位置扭头看了看她,见得她这会儿正在扭头向后看着他……

  瞧着陆文婷那可爱的样子,唐逸笑嘿嘿的回了句:“你想买呀?”

  “想。但是我没钱。”陆文婷回道。

  “那我这个送给你吧?”唐逸笑嘿嘿的说道。

  “才不要呢。我要新的。”陆文婷略带点儿撒娇的作态。

  “那……”唐逸想了想,“那等我想办法弄来钱后,我就给你买吧。”

  见得唐逸说的那般的真切,陆文婷却是忙道:“算了啦,我才不要你送我什么呢。”

  “你是我姐,我送你东西怎么了?”

  忽听唐逸这的说,陆文婷立马白了他一眼,两颊泛红的撇了撇嘴:“哼,我现在已经不是你姐了好不好呀?难道你……忘了早上我们说什么了吗?”

  正在这时候,唐逸正想要说句什么的时候,忽见刘海急匆匆的跑来了办公室,气喘呼呼的冲唐逸说道:“走,唐副主任,赶紧的,我们打架去!”

  唐逸不由得一怔:“啥?打架?我们不是国家干部么?”

  见得唐逸那般诧异,懵怔不解,刘海急忙解释道:“快点儿了,唐副主任。是李书记亲自要我来叫你一起去的。那个什么……计生办主任闫秀珍在吴家村搞计生工作被打了,所以现在李书记楼下召集人马赶去吴家村呢。”

  忽听这个,唐逸又是皱眉一怔:“我草,不是吧?还有人敢打我们乡政府的人呀?”

  “什么不敢的呀?这么跟你说吧,唐副主任,就计生办的主任在外面经常被打。有些鸡叭村民们狠着呢,又不懂法,说啥都是油盐不进,就是要超生,你去做工作,就挨打。”说着,刘海话锋一转,“好了,唐副主任,赶紧的,走吧,李书记在楼下等着呢!”

  于是,唐逸也就站起了身来……

  见得唐逸起身了,陆文婷却是有些担心的瞧着他,然后忙是扭头冲刘海说道:“喂,刘海,要不你就去告诉李书记,说没有找着唐副主任吧。”

  忽见陆文婷这般的护着唐逸,怕他去吴家村出事,气得刘海白了陆文婷一眼:“你自己跟李书记说去吧!我可不会去汇报假情报的!”

  当唐逸跟随刘海下楼后,便见得办公楼前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了,为头的自然是乡委书记李爱民,除了李爱民外,其中有一位副乡长,还有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尤富民,干事李振,还有三位同志,唐逸暂时还不认识。

  李爱民见得唐逸和刘海下楼了,便是焦急道:“好了,我们赶紧上车吧。”

  说着,李爱民就扭身朝一旁的一辆金杯车走去了。

  这辆金杯面包车看上去半新不旧的,九人坐的。

  负责开车的是副乡长庞永福,李爱民自然是坐在副驾座位上。

  尤富民上车后,就坐在了前排座位上。

  由于这是初次出西苑乡办事,所以唐逸还有些懵懂,见得他们都上车了,最后他才钻到车内,然后默默的挤身到了最后面的一排座位上。

  待唐逸在最后面的一排座位上坐好后,他不由得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前面坐着的那几个人,心说,麻痹的,老子不是办公室副主任么?怎么……老子还坐最后面的一排了呀?按理说,老子应该坐在尤富民旁边才是呀……

  这会儿,李爱民哪还会去管谁应该坐什么位置呀,他扭头看着大家伙貌似都上车了,便冲尤富民问了句:“都上来了吧?”

  尤富民听着,扭头向后,清点了一下人数,然后回了句:“都上来了。”

  于是,李爱民扭头冲副乡长庞永福说了句:“好了,开车吧,赶紧的。”

  庞永福听着,也就启动了车,倒车出停车位,然后一把轮驾车出了乡政府大院,随后左转,朝吴家村的方向驶去了。当李爱民领着他们赶到吴家村后,发现乡长卢开明早已和乡派出所的人在现场了。

  但是情况不是太妙,貌似乡长卢开明和乡派出所的几个人都被村民们给围困在了吴家村庙堂前的广场上,似乎是不许他们离开?

  唐逸下车后,抬头朝吴家村庙堂前的广场上望去,只见约有四五十个村民将乡长卢开明和乡派出所的几个人包围在中央,其中有不少村民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愤怒道……

  “打死这几个狗日的!!!”

  “对,打死他们!!!”

  “我草,敢来我们吴家村耍牛b,老子管你是啥乡长不乡长呢!!!”

  “麻痹的,多生一个孩子怎么了?我们这村里有的是地,难道还怕他将来没有地种么?”

  “就是,去他妈个优生优育吧!!!难道生孩子都不让生了呀?”

  “……”

  望着那村民们群怒的情景,李爱民站在人群外围,不由得直犯憷的皱了皱眉头,像是他也没辙似的……

  也是,就这些村民们,跟他们讲道理是没得讲的,他们就认一个死理,就是要生一个男孩才肯罢休。

  因为在农村,没有壮劳动力,是干不了那农活的,所以家家户户都是要有两个小子才乐得屁颠屁颠的。

  若是生的全是女儿的话,他们都恨不得掐死几个。

  所以一直来,西苑乡的计生问题一直都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也一直是李爱民头痛的问题。每次去平江开会,他这位西苑乡乡委书记都得因为计生问题被挨骂。

  唐逸虽然生在乌溪村,但是关于村民们因为生孩子这个问题围攻乡干部的,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而且是如此的壮观。

  瞧着那四五十个村民各自手持锄头、耙子、铁锹、木棍等等等将乡长卢开明和乡派出所的那几个人围困在中央,唐逸想乐又乐不出来,说郁闷他又不怎么郁闷,因为这会儿他还属于一种看热闹的心理。

  乡长卢开明被围困在中央,显得一脸无奈的囧态,想说什么又不敢开口了似的。

  那个乡派出所所长张昊也是傻眼的站在人群中央,想耍牛b但又耍不起来,生怕他自己说错了啥,就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耙子?

  这会儿,尤富民甚是担心的走近李爱民身旁,在李爱民的耳畔说了句:“怎么没见闫秀珍同志呀?”

  忽听尤富民这么的说着,李爱民忙是担心的踮起脚尖来朝人群中央看了看,见得果然不见闫秀珍同志的身影,他也是担心了起来……

  焦急之下,李爱民咬了咬牙,皱了皱眉,终于大声的说了一句:“乡亲们,大家都冷静一下吧!”

  忽听李爱民说话了,忽然,那群人都扭头朝李爱民看了过来……

  瞧着是乡委书记李爱民,忽然,有个壮汉握着一把耙子就怒冲冲的朝李爱民冲了过来:“我草,连你个狗日的也来了呀?正好,今日个一块儿给收拾了!”

  忽见那个壮汉像是要对李爱民不利,李振和刘海俩慌是急匆匆的冲了上去,其中刘海忙是凶气道:“你想干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