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99章 征服1

   李爱民忽见李振和刘海俩挡在了他的身前,他这才稍稍镇定一些。

  那群村民们见得李振和刘海那架势,忽然,又冲上来了六七人,其中有人大怒……

  “我草,还真想在咱们乌溪村动手呀?”

  “我看你们两个狗东西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麻痹的,有种你们俩就动一下试试?”

  “……”

  唐逸忽见这一幕,不由得怔怔的愣了愣眼神,看了又看的,心说,娘西皮的,这吴家村的村民们也太刁了吧?怎么……一点儿都不肯讲道理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土匪村么……

  他姥姥的,要说咱们乌溪村人不好惹的话,那也是讲道理的不是?可是这吴家村人也太蛮狠了吧?连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动不动就是刀刀枪枪的,这也太野蛮了一点儿了吧?当刁民可以,但也得刁得有点儿道理才行吧……

  麻痹的,要是这样的话,谁还敢执法呀?谁还敢当乡干部呀?

  唐逸正想着这事呢,忽然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

  听着这脆响,唐逸忙是抬头瞧去,原来是有个年轻壮汉愣是霸气的给刘海一个大嘴巴子,打完了,那个年轻的壮汉还牛XX的凶了一句:“麻痹的,老子打的就是你!!!”

  李振慌是扭头瞧着刘海,然后有怒瞪向了跟前的那几个壮汉,拳头就捏出火了,就是没敢鲁莽还手,因为他这一还手,招来的定是群殴……

  唐逸瞧着这吴家村的村民们还没有个限度了,他这心里有些恼火了,于是只见他默默的来到了刘海的身旁……

  刚刚打刘海的那个年轻壮汉见得刘海身旁忽然冒出了一个人来,于是他便是冲唐逸怒眼一瞪:“麻痹的,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秃驴呀?你是不是出尽风头呀?”

  唐逸忽见自个都还没有张嘴就被骂了,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忽地凶眼一瞪:“当刁民也得有个限度才是,别太过了!!!”

  忽见唐逸说话了,刘海慌是伸手一把攥住了唐逸的胳膊,意思是要他别吱声了……

  唐逸明白刘海的意思,便是下意识的摆开了刘海的手。

  那个年轻的壮汉忽见唐逸还真想出风头了,于是他二话不说,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唐逸扇来……

  谁料,唐逸冷不丁一抬手,一把攥住那个年轻壮汉的手腕,反手一拧,‘咔啪’一声,先给他脱臼才说。

  “啊——”那个年轻壮汉忽地一声凄厉的惨叫!

  忽见动静不对了,那几十个村民也就忽的一下,一窝蜂全朝唐逸这方涌来了……

  左前方的那个壮汉愤怒的挥起手中的锄头就朝唐逸挖了下来……

  唐逸迅猛的伸手一把耗住那把锄头,一把给拽过来,抬腿就是一脚朝那壮汉踹去……

  ‘嗵!’

  一脚踹得那壮汉猛的退后,带倒了好几个村汉。

  此刻,唐逸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抡起抢过了的那把锄头就朝人群中狠狠的抡扫而去……

  ‘呼!’的一声风声。

  只见唐逸这一锄头抡去,前面涌上来的那一排村汉都被伤着了,其中有两个伤势不轻,脑袋上都直冒鲜血了……

  忽然传出了两声‘啊啊’的惨叫声。

  后面涌上来的村民们忽见见红了,吓得他们都没有那么勇猛了……

  趁机,唐逸将手头的锄头往一旁的地上一撂,震怒道:“我草!!!都他妈上吧,信不信老子让你们全都进医院?麻痹的,你们这帮狗日的也太他妈个刁了吧?你以为就你们会打架吗?麻痹的,也甭废话了,有种的都上吧,来吧!!!”

  忽见唐逸如同雄狮迸发,一副霸气凛然的雄态,也见着他小子一下就弄伤好几个,都见红了,吓得那群村民们也是有点儿胆寒了……

  因为他们还是头一次见着这么能打的。

  李爱民和卢开明他们见得事情忽然有了转机,不由得,他们一个个的都欣喜的将目光集中在了唐逸的身上……

  就在这时候,右路有个壮汉鬼鬼祟祟的,想要偷袭唐逸,谁料,就在他打算偷袭唐逸的时候,只见唐逸忽然侧腿踢去……

  ‘嗵!’

  只见那个想要偷袭的壮汉直接就被踢飞了起来……

  那群村民们忽见想要偷袭的唐逸的那个村汉,被唐逸一脚踢飞了十多米远,然后‘噗’的一声,一个大屁墩子坐在了广场的边缘上,两条腿成大八字打开,吓得他们一个个都木然了、呆傻了……

  就这等场景,他们这些村民们还是头一次见着呢。

  这时候,他们终于相信了,原来敢出风头的这个小子的确不是盖的。

  就这时候,也不知道吴家村的村长吴胜利从哪儿就冒出来了,惶急冲他们村村民们怒道:“你们都他妈退后去!!!这都是干吗呀?难道你们还真想反了呀?”

  忽见村长吴胜利冒出来了,村民们一个个面泛囧色,然后都打算收手了。

  吴胜利见得村民们都有住手的意思了,于是他忙是扭头看了看唐逸……

  由于唐逸才进乡政府没两天,所以吴胜利一时也不认识这个小伙子,但他知道这小伙子指定是乡政府新来的干部。

  于是,吴胜利忙是冲唐逸说道:“这位领导,您消消气!”

  唐逸很是不爽的瞟了吴胜利一眼:“麻痹的,老子消他妈什么气呀?就这场面,你还能消气吗?都成他妈什么样子了呀?你们他妈吴家村就没有一个肯讲道理的吗?都是他妈土匪吗?知道这都是什么时代了么?凡事都讲法律的,懂么?老子不管你们这帮狗日的是不是法盲,要是真惹急了,老就将你们统统给逮去蹲局子,看你们还牛个啥?牛个蛋呀?麻痹的,还真以为就他妈无法无天了呀?”

  被唐逸这一顿训斥,吴胜利脸涩涩的,一时囧住了,也不知道说个啥了?

  那帮村民们忽见他们的村长吴胜利都被训懵了,吓得他们也是胆怯了。

  过了一会儿,吴胜利囧囧的冲唐逸说道:“这位领导呀,有啥话咱们还是好的!那个啥……忘了介绍了,我是吴家村的村长吴胜利。”

  忽听他是村长,唐逸更是恼火了,瞪着吴胜利:“麻痹的,就你这色货也是他妈村长呀?你干得了就干,干不了就他妈下去!别他妈占着个位置混日子!”

  借着唐逸这气势,乡委书记李爱民趁机上前来,冲吴胜利说道:“老吴呀,关于今天这事,你必须得有个交代!就算村民们都是法盲,但是你吴胜利不是,所以你这村长都是怎么当的呀?”

  忽见李爱民也上前来问责了,吴胜利更是胆怯了……

  吴胜利愣了又愣之后,然后扭身冲村民们嚷嚷道:“你们还都在这儿干蛋呀?都他妈死回去!要是真想去蹲局子的,就留下!”

  忽见吴胜利如此,村民们一个个的灰头灰脸的愣了愣,然后,开始有人默默的扭身走开了……

  一当有人离开,随后,接二连三的,一个个的也就都扭身散去了。

  最后,就连那几个受伤的村汉也都默默的扭身离去了。

  最终,庙堂前广场上的四五十号村民都各自回家去了。当然,不乏有不少村民结队找地方去商谈今日个这事去了。

  乡长卢开明见得村民们都散去了,这会儿,他终于松了口气,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然后,卢开明笑微微的朝唐逸走过来,欣然的拍了拍唐逸的肩膀,在他耳畔说了句:“小唐,你真牛!”

  乡派出所所长张昊则是在一旁默默的打量了唐逸一眼,没有过来打招呼,因为覃媛那事,张昊对唐逸心存怨愤。

  这会儿,副乡长庞永福也默默的凑了过来,佩服的打量了唐逸一眼,心说,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哦!

  李爱民见得广场上的村民们都散去了,也还没有瞧见闫秀珍同志,他忙是焦急的冲村长吴胜利问了句:“闫主任呢?”

  忽听李书记这么的问着,吴胜利有点儿胆怯的愣了愣眼神,然后才小声的回了句:“我给送去村卫生站了。”

  听得吴胜利这么的回着,李爱民立马瞪了吴胜利一眼:“她伤哪儿了呀?”

  “嗯……那……”吴胜利吱吱唔唔的,又是小声的回道,“就是……那个……右手手腕哪儿可能骨裂了?”

  李爱民听着,心里这个怒呀,又是瞪了吴胜利一眼:“回头我再找你算账!!!”

  说完,李爱民扭身就走了,直接朝吴家村卫生站的方向走去了。

  见得李爱民如此,副乡长庞永福忙是跟了上去。

  办公室主任尤富民也忙是扭身跟去了。

  唐逸愣了愣,觉得他跟他们这几个也不熟,于是他也忙是扭身跟去了。

  乡长卢开明则是扭身朝他的那辆捷达车走去了,显然,不难看出,卢开明跟李爱民不合。到了吴家村卫生站,只见乡计生办主任闫秀珍躺在大厅一角的病床上,显得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好似心里憋着一股窝囊气。

  她右手的手腕那儿已经缠上看棉纱布。

  李爱民忙是冲上前去,焦急的问了句:“伤得重不重呀?”

  闫秀珍听着,还没等回答,眼泪就吧嗒吧嗒的下来了,心里骂道,你个不好死的这会才来,哼,下回休想碰老娘了!

  至于闫秀珍跟李爱民之间的那点儿狗血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乡政府内已经没有不知道李爱民跟闫秀珍有一腿的事了。

  李爱民刚刚之所以冲吴胜利那般的生气,那就是他心里甚是担心他这位情妇的安危问题。

  忽然,村卫生站的一位大夫凑上前来,冲李爱民言道:“李书记,恐怕……关于闫主任手腕上的伤,您还得送她去平江县人民医院看看才行?因为村里的医疗设备等有限,暂时也只能给止痛,做简单的处理。”

  忽听大夫这的说,李爱民忙是回了句:“好的,我知道了。”

  然而当着大家伙的面,李爱民也不好意思对闫秀珍说些暧昧的话,所以他也只好问了句:“秀珍同志,你自己能起来么?”

  闫秀珍听着,也是不大好意思当着大家伙的面冲李爱民撒娇,所以她也就默默的仰身坐了起来,也没怎么理会李爱民,像是在跟他生着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