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00章 征服2

   见得闫秀珍坐起来了,趁机,唐逸在一旁默默的打量了她一眼,只见眼前的那位美妇大约三十二三岁的年纪,天生媚态,体态丰腴,韵味十足,眉宇间好似天生就具有一种诱人的媚意,尤其是胸口的那对鼓荡之物丰硕、饱满……

  由此,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怪不得在路上的时候,刘海那货就偷偷跟老子说,说这闫秀珍主任就是看上去就想睡睡她的那种女人,原来还真是如此呀……之后,跟随李爱民一道,大家伙也就回到了吴家村庙堂前的广场上。

  上了金杯车后,坐在副驾座位上的李爱民扭头冲坐在驾驶室的副乡长庞永福说道:“一会儿你让他们就在西苑乡路口那儿下车吧,然后我们俩直接送闫秀珍同志去平江县人民医院吧。”

  “好的。”庞永福点了点头,一边启动了车。刚刚上车的时候,唐逸刻意抢先上了车,也就坐在了前排的位置上,他心想,麻痹的,老子可是办公室副主任,岂能再被你们给挤到最后面一排去呢?

  尤富民上车见得唐逸抢占了前排的座位,他也不好意思说啥,毕竟刚刚唐逸在吴家村可是出尽了风头,也是今天的功劳最大者,所以尤富民哪敢说啥呀?

  原本前排有两个座位的,但是这会儿闫秀珍在,所以尤富民也只好将前排的那个位置让给了闫秀珍坐,他默默的去了第二排座位前坐下了。

  因为尤富民也知道,闫秀珍不但是病号,还是李爱民的情妇,所以他哪敢跟闫秀珍抢座呀?

  要是惹得闫秀珍不高兴了,李爱民还不得拿他尤富民开刀呀?

  就这样,唐逸跟闫秀珍坐在了前排的位置上。

  待车开出吴家村后,李爱民扭头向后看了看闫秀珍,问了句:“你这手腕是谁给打伤的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着,闫秀珍心里又是一股恼火,撇了撇嘴,回了句:“吴胜明。”

  忽听是吴胜明,李爱民不由得恨得慌的咬了咬牙:“回头我得好好的收拾收拾吴胜利了!!!”

  因为吴胜明是吴胜利的弟弟,所以这笔账,一定会算在村长吴胜利的头上的。

  副乡长庞永福一边驾着车,一边抬头看了一眼车内的反光镜,瞧着在前排坐着的唐逸,他不由得笑嘿嘿的说了句:“唐逸这小子真是有一手哦!”

  忽听提到了唐逸,李爱民扭头向后,欣然的看了看他,不由得乐道:“小唐确实是有潜力!今天要不是他小子在,估计……咱们都难出吴家村?”

  这时候,坐在第二排座位上的尤富民忙是说道:“李书记呀,依我看,就吴家村非得给来次厉害的才行!就他们那些村民们真是太刁了!一点儿都不讲道理,真是没法弄呀!”

  唐逸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来:“你善他就善、你恶他就恶,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得找找自身的毛病才是?”

  忽听唐逸那么的说,坐在他身旁的闫秀珍不由得扭头看了看他,然后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呲鼻一笑,说道:“那你去试试吧,就吴家村的那些村民们你越是跟他们善,他们就越是跟你恶,你懂吗?”

  听得闫秀珍如此,唐逸则是说了句:“必要时当然是要以暴制暴咯。”

  “嗯。”副乡长庞永福忙是笑嘿嘿的应了一声,“我看唐逸很有见地!”

  趁机,尤富民拍马屁道:“李书记,既然唐逸有这么一手,那么您不如将唐逸调去计生办协助闫主任的工作好了。”

  忽听尤富民这么一说,李爱民皱眉一怔,心想,呃?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哦?不过……只怕是唐逸不乐意呀?

  唐逸听得尤富民那么的说,心里这个气呀,心说,麻痹的,尤富民这狗东西不是将老子当个球踢来踢去的么?一会儿,当庞永福驾车到了西苑乡路口这儿,也就缓缓的靠近旁道停稳了车。

  待车停稳后,唐逸也就推拉了车门,下了车。

  跟着,尤富民和李振、刘海等人下了车。

  待他们这些人都下了车后,庞永福也就继续驾车朝平江的方向而去了。

  原本,唐逸想帮闫秀珍治好她的手腕,可是刚刚在车上,闫秀珍那态度好似不怎么好,所以唐逸也就打消了念头。

  还有就是,唐逸也不想轻易在他们面前显露他的医术。

  因为唐逸知道,一当他轻易显露了他的医术超群的话,恐怕以后他们没事就会找他去给他们治病啥的。

  对于这种事,唐逸可是不会轻易做的,因为他觉得他的医术不是用来做一般人情的。由于唐逸在吴家村帮刘海出了口恶气,所以下车后,刘海就忙是扭头冲他微笑道:“唐副主任,走,我请你吃饭去。”

  李振觉得唐逸在吴家村也是为了帮他们哥俩出气的,所以李振也忙是微笑道:“对对对,走吧,唐副主任,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趁机,唐逸问了他们俩一句:“还拼酒么?”

  李振不由得囧囧的乐了乐,然后说了句:“没法跟唐副主任你拼酒呀。”

  忽然,刘海怪罪的瞟了李振一眼:“麻痹的,昨晚上都是你这色货的主意,非得跟唐副主任拼什么酒,我草!结果你自己傻b了吧,最后你都他妈喝得钻桌子底下去了,你丢人不丢人呀?”

  听得刘海这么的说,揭穿了他,这李振更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好了好了,昨晚上的事情都过去了,不说了哈。”

  “……”

  哥三个一边说着,也就一边朝乡街道的方向走去了。一会儿,他们三个又是来到了陆文婷她大伯家开的一锅鲜店。

  一进店,陆伯见得唐逸来了,忙是迎上前来:“主任呀,昨晚上……后来没事吧?”

  忽听陆伯问起了昨晚上的事情来,唐逸这货暗自一乐,心说,事倒是没啥事,就是装醉把您侄女给睡了……

  当然,表面上,唐逸则是正经的回了句:“后来没啥事,回去就睡了。”

  “没事就好。”陆伯憨笑道。

  刘海扭头看了看唐逸,问道:“唐副主任,昨晚上我们吃的是鲶鱼锅,要不……今天中午咱们就来个虹鳟鱼锅吧?”

  “成。”唐逸点了点头,总是在刻意掌握一位领导跟下属对话的态度,因为他心想,他可是办公室副主任。

  见得唐逸点头了,刘海就忙冲陆伯说道:“陆伯,那您就给来个虹鳟鱼锅吧。对了,一会儿您多加点儿油豆腐和青菜啥的哦。”

  “……”

  随后,唐逸和李振、刘海也就围着一张小圆桌坐了下来。

  坐下后,刘海看了看唐逸,微笑的问了句:“唐副主任,中午咱们就和啤的吧?”

  “成。”唐逸点了点头。

  于是,李振也就起身,自个跑去拿啤酒去了。

  刘海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不由得好奇的问了句:“对了,唐副主任,你是不是会功夫呀?”

  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才回道:“会一点点。”

  刘海欢心的一乐,不由得赞道:“唐副主任,今天在吴家村的时候,你真是太牛了!我估计,咱们西苑乡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你更牛的了?”

  “……”过了一会儿,唐逸和李振、刘海他们三个正吃喝得起劲着呢,忽然,只见乡派出所所长张昊和乡工商办主任杨晓华走了进来。

  李振一看杨晓华那个傻X进来了,他心里就立马犯别扭了,恨不得上去揍他两拳。

  因为李振他爸也在乡街上开了个小店,也不知道杨晓华是故意找茬,还是有啥别的原因,老是跟他爸过不去,常去查他爸的那个小店。

  为此,之前李振和刘海就跟杨晓华闹过矛盾。

  杨晓华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也算是一位年轻干部了。

  杨晓华他爸在平江县工商局任副局长,所以他也是仗着他爸的关系,到了西苑乡就是乡工商办主任。

  而张昊他爸张友平是副县长,所以平时杨晓华老是跟张昊走得很近,两人经常厮混在一起。

  显然,杨晓华是在攀张昊的关系。

  虽然李振和刘海都很讨厌杨晓华,但是人家毕竟是乡工商办主任,又是同在西苑乡混着的,所以李振和刘海也就勉强的跟杨晓华招呼了一声。

  杨晓华这哥们天生就势利眼,老是觉得自己的背景和关系都很牛似的,所以平时在西苑乡甚是张扬。

  他见得李振和刘海都跟他招呼了,然而唐逸却是没有鸟他,他心里有些不爽了,拽拽的瞟了唐逸一眼,说了句:“那哥们是谁呀?”

  见得杨晓华那样,唐逸立马回了句:“老子是谁跟你有关系么?”

  “你……”一句话气得杨晓华一时语噎。

  这时,张昊忙是冲杨晓华说道:“得得得!你跟他生什么气呀?就他那样的,咱们还犯不着跟他生气!”

  忽听张昊这话是在拐着弯的瞧不起他,于是唐逸也就瞪了张昊一眼:“你算他妈个蛋呀?”

  “你……”气得张昊立马急眼的瞪了唐逸一眼。

  杨晓华忽见唐逸居然这么不给面子,于是他伸手指着唐逸:“小子,别太放肆了!小心我整死你!”

  杨晓华的话刚落音,忽见,唐逸端起桌前的酒杯,就是一杯酒泼在杨晓华面上:“你说他妈什么呀?”

  这‘噗’的一声,一杯酒泼得杨晓华满头满脸都是,气得杨晓华伸手就拽过一旁的椅子,抡了起来……

  张昊见状,惶急一把拽住了杨晓华手里的椅子,忙道:“晓华,别冲动!!!”

  因为上午唐逸在吴家村的表现,张昊可是看在眼里,就他张昊一个乡派出所所长面对那四五十个村民都很无奈,可是人家唐逸可是一个人单挑了四五十号村汉,所以就杨晓华那样的,岂不是白白的送给唐逸揍么?

  所以张昊制止住了杨晓华。

  杨晓华扭头不解的看了张昊一眼,以为张昊是怕他当着乡派出所所长的面闹事打架不妥,所以杨晓华便是冲张昊说道:“没事,打坏了他,我自个负责就是了。”

  忽听杨晓华还说这话,气得张昊冲他恼道:“我说,杨晓华,你是不是他妈吃错药了呀?你负责,你负得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