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02章 一个字,混

   见得那个长毛家伙还蛮嚣张的,唐逸又是警告了一句:“老子叫你撒手你最好是撒手!!!”

  正在唐逸在跟那个长毛家伙对话的时候,忽然,一个平头家伙趁着唐逸没有注意,冷不丁的偷偷的伸手在唐逸的头上‘啪’的拍了一下……

  待唐逸反应过来,立马凶眼瞧去……

  那群家伙见得唐逸这滑稽样,忍不住都冷笑的乐了起来:“哈哈哈……”

  唐逸忽见他们那群家伙将他当成了一个笑话,见得他们笑得前俯后仰的,忽然,只见唐逸怒眼一瞪,伸手过去就一把将那个平头家伙给拎起来了,直接在门口一个扭身,就将那个平头家伙给抡了桌球室……

  这一下给抡去,大约抡了四五米元,只见平头家伙忽然‘噗’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生硬的水泥地上……

  摔得那平头家伙一时趴在地上,半晌没啥反应。

  这一动作,吓得那几个家伙都慌是震惊的收住了笑声,一个个都呆愣住了……

  唐逸回身冲他们一声震怒:“我草!!!”

  这声震怒吓得他们一个个的都缩了缩脖子。

  然后,唐逸又是扭头瞪着那个长毛家伙……

  这一瞪眼,吓得那个长毛家伙慌是胆怯的撒开了刘海……

  见得他们这帮家伙都害怕了,于是唐逸又是恼道:“麻痹的,就你们这群臭鸟蛋也想搁老子面前称霸?信不信老子直接让你们这群傻X飞到西苑湖去呀?”

  那个长毛家伙见得情况不太妙,于是他忙是囧囧的说了一个字:“撤!”

  于是,只见他们那群家伙灰溜溜的从侧门溜走了……刘海见得唐逸将他们那群家伙都给吓跑了之后,他忙是感激的看了看唐逸,但他一时囧得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李振继续糗态的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好了,唐副主任,我们打桌球吧。”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算球了吧,还是不打了吧,没啥心情了。我还是回乡政府呆着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刘海忙是说了句:“那就下回吧。”之后,李振和刘海那两色货也就跑去别的地方玩去了,唐逸则是自个回乡政府了。

  当唐逸回到乡政府办公室,忽然见得这会儿陆文婷也没在办公室,偌大的一个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唐逸有些郁闷的走至他的办公桌前坐下,然后暗自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这些人都是他妈在这儿瞎混的?就这样的乡政府,也号称他妈个人民政府,这不是他妈瞎扯淡么?看来……老子也只能跟随他们瞎扯了……

  就在这时候,莫名的,只见乡长卢开明在门口探头往办公室内瞧了瞧……

  卢开明见得唐逸在办公室,他莫名的皱眉一怔,然后说了句:“小唐呀,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忽听卢乡长在门口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怔了一下,然后才回了句:“好的。”随后,当唐逸跟随卢开明来到他的办公室后,卢开明忙是好声招呼唐逸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完了之后,他从桌侧绕过去,回到他的办公椅前坐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隔着办公桌坐着。

  卢开明坐定后,笑微微的打量了一眼对面的唐逸,然后掏出了一盒烟来,取出一根烟,递向唐逸:“来,小唐,抽烟吧。”

  唐逸忙是摆手拒绝道:“我不抽烟,谢谢卢乡长哈!”

  见得唐逸不抽,卢开明也就缩回了手,将烟叼在了自己的嘴上……

  唐逸则是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打量了卢开明一眼,暗自心想,娘西皮的,卢开明这狗日的忽然找老子干蛋呀?

  卢开明抽了一口烟后,又是笑微微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问道:“对了,小唐呀,你是……李书记直接安排进来的哦?”

  忽听卢开明这么的问着,唐逸不解的皱眉一怔,也不知道他问这话是啥目的,他想了想后,点了点头:“嗯。”

  见得唐逸点头了,卢开明的心里不由得暗骂,李爱民呀李爱民,你个狗日的,这突然安排进来一个人,你都不跟我说一声,那么……恐怕是……唐逸这小子有啥后台背景吧?指定是这样的,指定是李爱民那个狗日的怕老子知道了唐逸的后台背景,会拉拢唐逸……

  想到这儿,卢开明又是笑微微的冲唐逸问了句:“我听说……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因为上次错抓了你,后来连所长的职务都给丢了?”

  又听卢开明这么的问着,唐逸心里有点儿明白了,心想,八成是卢开明这狗东西想从老子嘴里套出啥话吧?

  想着,唐逸回道:“那事我不是很清楚。”

  其实,卢开明早就知道了那事,忽听唐逸说他不清楚,所以他不由得心想,看来唐逸这小子的嘴还蛮紧的?这么看来……这小子还挺有政治嗅觉的嘛,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想套话呀……

  随后,卢开明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微笑的问道:“对了,小唐呀,我听说……上回江阳市常委安书记的秘书江倩来到咱们西苑乡后,就直接去乡医院找你了,这事是不是真的吧?”

  “哦。”唐逸应了一声,“倒是有这么回事。”

  又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卢开明心头不由得一喜,也没有再多问啥了,只是心里在想,看来唐逸这小子还是蛮有政治嗅觉的,为人也很低调,我觉得这小子一定是个聪明人,因为明显他跟安永年有着莫名的关系,可是他就是不张扬,怪不得李爱民那狗日的一声不吭的,原来他是想独自把握这步棋……

  这么的想着,卢开明忽然冲唐逸微笑道:“对了,小唐呀,我这儿还有一个名额,就是下个月,我们西苑乡可以派送两名年轻的领导干部去平江县党校学习,你这不是正好也是刚刚来西苑乡么,所以我想将这个名额给你算了。”

  忽听卢开明这么的说,唐逸也是有些懵怔,也不是太明白这学习是管什么用的,只是觉得既然有机会去平江县党校学习,那么一定不是啥坏事,所以他也就忙是致谢了一句:“那谢谢卢乡长您了哈!”

  卢开明忙是淡笑道:“不用谢,这也没啥的。作为我们来说,重点培养年轻一代领导干部也是应该的。”

  唐逸忽然皱眉想了想,然后问道:“对了,卢乡长,至于下个月去平江县学习……我要不要跟李书记说一声呀?”

  卢开明忙道:“这个我跟他说就好了。因为我是负责乡里的具体工作的。李书记虽然是乡委书记,但是他主要还是负责党政那块儿的工作。至于一些具体的工作安排,还是得有我负责。也就是说,我是主管西苑乡全面工作的。关于派送你去平江学习这事,到时候我会汇报给李书记的,这个就由我来安排就好了,你就不用管了。”

  听得卢开明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一怔,心说,呃?他娘西皮的,卢开明这狗东西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呀?难道……他也知道了老子是安永年的世侄?我草,看来……这安永年的名号还真是他妈好使呀……

  只是,格老子的,也不知道这学习是管什么用的?是不是……学习回来就算是正式的那个啥编制了呀?一会儿,当唐逸回到办公室后,忽见陆文婷又忽然在办公室了,于是他也就忙冲陆文婷问道:“呃,文婷姐,我想问你个事情,你知道去平江县党校学习是管啥用的吗?”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陆文婷白了他一眼:“你不会这么笨吧?就你也算是办公室副主任呀?去平江县党校学习,那当然是镀金啦,傻蛋!”

  “镀金?啥意思呀?”唐逸仍是不解。

  “我发现你真的是笨得跟猪似的!镀金都不懂呀?那好吧,我简单的跟你说吧,一般去党校学习回来就提升了。也就是说,那里是培养新一代年轻领导干部的。当然,也要看开什么班了,你若是已经是乡委书记了,那么你去学习,可能……你就将要提升为平江县副县长以上的级别干部了。比如说,像你这样的,现在去学习,回来的话……也许还是副主任,也许可能是什么科长,也有可能一步就提到了副乡长?”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解释,唐逸不由得一乐:“嘿……原来这么爽呀?”

  忽见唐逸都乐成了这样,陆文婷不由得一怔,打量了他一眼:“咦?你不会是……争取到了下个月去平江学习的名额了吧?”

  唐逸这货只是乐了乐,然后回了句:“我就是问问。”

  然后,他又忽然问了个问题:“对了,文婷姐,那个啥……正式编制是啥玩意呀?”

  “我晕!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呀?正式编制就是国家的正式公务人员呀!”

  唐逸懵怔的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太明白。对了,我是正式编制吗?”

  见得唐逸笨成了这样,陆文婷觉得他没救了似的,于是她便是说了句:“你还是去问李书记吧。”

  “你不能告诉我吗?”

  “我……”陆文婷无奈的皱了皱眉宇,“你太笨了啦,我跟你说不清的啦!”

  “呃?不是吧?”

  陆文婷更是纳闷的白了唐逸一眼:“我就纳闷了,就你怎么就当上了办公室副主任呢?”

  见得陆文婷如此,唐逸则是有些不大爽的瞟了陆文婷一眼,心说,娘西皮的,老子也不知道为啥就是副主任了好不好呀?这都是李爱民那个狗日的给安排的,他说啥就是啥咯……

  一会儿,待到了下午五点下班后,唐逸晃晃悠悠的出了办公大楼,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原来在乡政府上班就这么简单呀?晃晃悠悠的就是一天过去了呀?这也太好混了吧?看来还是老子的抉择明智,这不比当医生强多了呀……

  他姥姥的,怪不得老子在乌溪村不爱干农活,他们都笑话老子是干部,原来所谓的干部就是不用干活只混日子就好了呀?

  正在他小子这么想的时候,忽然,他兜里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忽听BP机响了,他皱眉一怔,心想,这回应该是胡斯淇呼老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