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04章 长腿哥

   忽听杨晓华那么的问着,张昊回过神来,挑眼看了看杨晓华,然后摇头道:“不是。”

  “那是……”

  “麻痹的,刚刚接电话的……好像是唐逸那b人?”

  “我草!又是他?”

  张昊不由得倍感心里莫名难受的愣了愣眼神,然后也不想说啥了似的……

  杨晓华见得张昊那难受的样子,他不由得替他气恼道:“张哥,要不……我这就给长腿去电话?今晚先让长腿给那小子点儿颜色瞧瞧?”

  忽听杨晓华这么的说着,张昊双眼一亮,眼中尽是愤怒的光芒,不由得冲杨晓华说了句:“那你这就给长腿电话吧!”

  “成!”杨晓华忙是点了点头。

  见得杨晓华起身就要去餐馆的柜台前给打电话,忽然,张昊忙是言道:“喂!等等!”

  杨晓华回头看了看张昊:“怎么了,张哥?”

  张昊忙是说道:“那个什么……还是算了吧?”

  “我草,张哥,你不是吧?现在那小子就欺负到你头上了,都敢动你的女人了,你还忍着他?”

  “可问题是……”张昊又是有所顾虑道,“目前我也只是在追求覃媛,人家覃媛还没答应跟我交往呢!”

  “我草,什么答应不答应的呀?要我说,张哥,覃媛她就是你的女人了,谁也别想动!谁动谁倒霉!”

  张昊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说了句:“你要给长腿电话就去打吧,但也别闹得太大了哦!”

  “张哥,你放心吧!”

  见得杨晓华毅然的扭头朝餐厅柜台走去了,张昊心里又甚是顾虑重重的……

  因为他在想,要是长腿一会儿去收拾唐逸的话,唐逸一定会猜到是他张昊干的,所以……这事要是真的闹出了啥问题来的话,恐怕他张昊也兜不住?

  但是张昊想着唐逸这小子又去找覃媛了,他心里这个怒呀,又想发泄一下……

  最终,他也只好由着杨晓华了。因为此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覃媛是他心爱的女人。长腿是西苑乡的黑势力老大。长腿是他的外号,至于他究竟叫啥名字,目前也没有人知道,因为道上的人都叫他长腿。

  之所以叫他长腿,那是因为他身高的原因。

  长腿不仅仅体魄魁梧,而且个头也蛮高的,他的身高算是西苑乡之最了,一米九几的大高个。

  长腿以前当过兵,退伍后原本是在江阳市混着的,后来因为他在江阳市犯事了,为了躲事,就来到了西苑乡,后来也就一直在西苑乡混着。

  刚来西苑乡混的时候,长腿就意外结交了杨晓华,所以他俩的友谊甚是深厚。

  最开始,杨晓华还一直长腿长腿的叫着,后来慢慢的,就改口叫长腿哥了。

  因为现在的长腿已经在西苑乡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至少在西苑乡这一带,他的名号甚是响亮。

  而且,目前的长腿也有了自己的一帮人马。

  关于长腿的那伙人马,平常主要是靠倒卖一些非法油品赚钱。偶尔,平江会有地产商老板来找长腿给执行强行拆迁,为此能得一笔可观的收入。

  可以说,目前长腿在西苑乡这一带是混得风起水生的。

  去年,长腿已经在西苑乡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农贸公司。实际上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罢了,关于这些,想必大家都懂的。唐逸在覃媛的店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后,不知不觉的,外面的天也就黑了。

  这会儿也差不多夜里7点来钟了。

  覃媛做好了晚饭后,便将做好的菜饭等在后方的客厅内的餐桌上摆好,一边欢喜的嚷嚷道:“好啦,唐逸,我们可以开饭了,哈!”

  关于覃媛租用的这店面的格局,还是解释一下吧,外面这间正对街道就是门脸房,也就是她所谓的小卖店了,后面有一间客厅和一个卧房,外带有厨房和洗手间。

  这西苑乡也不是啥繁华的地方,所以这街上的店面租金也便宜,就覃媛租用的这店面,月租才300块每月。

  关于覃媛这小卖店每月的纯收入大约在1200块的样子,除去开销啥的,还剩下800的样子。

  反正在96年那会儿一个月能赚这么多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唐逸在店内听见覃媛在后面的客厅里嚷嚷着可以吃饭了,于是他小子也就忙是笑嘿嘿的站起了身来。

  然后,他也就扭身朝后面的客厅走去了。当唐逸来到后面的客厅时,只见覃媛她自个已经在桌前坐了下来。

  唐逸见得她已经坐下了,于是他也就忙是走近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坐下后,唐逸瞧着桌子上的这一桌子菜,闻了闻菜香味,他不由得乐呵呵的看了看覃媛:“这菜做的好像不错哦!”

  覃媛笑嘻嘻的瞧着对面的唐逸,问了句:“喝酒不?”

  “你喝吗?”唐逸问了句。

  覃媛忙是摇了摇头:“我可不喝酒哦!”

  “那我自己喝多没意思呀?”

  “晕!喝酒还要人陪着呀?”说着,覃媛又是莫名的看了看唐逸,然后呵呵的一乐,“呵……那我就陪你喝一杯啤酒吧?不管这么说,你这次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可是免了我一万块的罚单呢,嘻……所以我就舍命陪君子一回吧。”

  刚说完,覃媛眉宇一皱:“咦?你是君子吗?我看你倒像是伪君子,哈……”

  见得覃媛那可爱的样子,唐逸则是笑嘿嘿的乐道:“伪君子也是君子好不?总比小人强吧?”

  “切!什么呀?伪君子和小人都是不入流的好不好呀?”一边笑嘻嘻的说着,覃媛一边站起身来,扭身朝外间的门脸房走去了,打算去店里拿瓶啤酒来喝。过了一会儿,等覃媛拿着一瓶啤酒进来,就先给唐逸倒了满满的一杯,一边乐呵道:“谢谢你了哈,呵,要不是你帮忙的话,我这次可就要被乡工商办罚一万块呢。”

  又听得覃媛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都是老同学了,你就别老是谢呀谢的了好不好呀?”

  “晕!老同学就不能谢了呀?”一边说着,覃媛又一边欢喜的给她自个倒了一杯啤酒。

  这时候,唐逸那货有点儿邪恶的打量着覃媛,嘿嘿的邪笑道:“那你还不如来点儿实在的呢。”

  覃媛忽见唐逸那邪恶的样子,就知道他准没想啥好事,便是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别老是想那乱七八糟的好不好呀?”

  “嘿……”唐逸嘿嘿的一乐,半似玩笑道,“我也没有想那乱七八糟的呀,我就是想和你试试你说的那个超薄是感觉而已嘛。”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闹得覃媛的小脸噌的一下就涨红了,故作生气模样的端起那杯啤酒来:“哼,信不信我拿酒泼你呀?”

  “我信,因为你就是卖酒的,你家酒多,拿点儿来泼人也是正常的。”唐逸乐嘿嘿的说道。

  见得唐逸那样,覃媛拿他甚是没辙,只好无奈的一笑,然后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好了啦,我不泼你了啦,来吧,咱们俩好像还是头一次喝酒呢,就碰一下吧。”

  见得覃媛忽然那样,唐逸一边笑嘿嘿的端起酒杯来,一边邪恶的用目光扫了扫她的胸口,只见那对丰硕之物甚是鼓荡,好似一对大气球似的……

  之后,唐逸和覃媛正在后面的客厅里欢喜吃着晚饭,唐逸还想着这晚没准能将覃媛拿下呢,忽然只听见外间的门脸房内传来一声‘蓬’……

  随着那声巨响,随之便是一阵‘叮咙哐啷’的玻璃碎声,好像是店内的玻璃柜台被谁给砸碎了?

  因为在这西苑乡做买卖,到了晚上也没啥人来买东西了,而且这街头街尾的都认识,也没有人来偷东西,所以都习惯了睡觉前才关小卖店的门。因为就算店里没人在,有人来买东西都会嚷嚷着,问店主在没在,甚至是直呼某某在没,所以覃媛这会儿在客厅里吃饭,也就没有关店门。

  可是忽听刚刚那动静,吓得覃媛猛的一怔,一时面色苍白,然而却又是愤怒质问了一声:“谁呀?”

  与此同时,覃媛也不顾了那么多了,起身离座,扭身就朝外间的门脸房跑去了……

  唐逸忽听这动静和势态不对,于是他也慌是站起了身来,扭身就朝外跑去了,一边心说,麻痹的,谁那么大胆呀?

  当唐逸跟随覃媛跑到外间的店内,只见一个大高个领着四五个小弟站在店门口……

  靠近门口柜台的那块玻璃已经被砸得稀烂,一片狼藉。

  此刻,闻声赶来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也赶来了,在店门外自然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一个个的都小声议论着,意思是覃媛也没有得罪谁呀,怎么还有人来这儿砸店来了呀?

  站在门口的那个大高个就是长腿哥。

  此次,他是奉杨晓华之命领着四五个小弟过来砸店的。

  关于长腿,不是常在街头上出现,只是偶尔会出现一下,由于身高的原因,倒是给街上这些人留下了颇深的印象,但大家都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干嘛的,只是觉得他有点儿怪怪的。

  覃媛看着门口柜台的玻璃被砸碎了,她这个心痛呀,也不管他什么长腿哥不长腿哥了,瞪眼就是一声质问:“你是他妈谁呀?”

  长腿见得覃媛这小丫头性子还蛮烈的,不由得冷笑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瞧了瞧她身旁站着的唐逸,警告道:“如果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跟他在一起,就不只是砸碎你柜台的一块玻璃了!”

  忽听长腿那句警告,唐逸立马恼火的皱眉一怔,心想,麻痹的,看来……就是那个张昊搞的事?我草,原来所谓的派出所所长竟是跟这等社会混子勾搭在一块儿呀?麻痹的,看来是张昊那个傻b不好意思自己出面,所以也就……

  唐逸正郁闷的想着,覃媛则是万般气恼的冲长腿回道:“我和他是同学,我们在一起怎么了呀?不行吗?还得受你管制吗?”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同学,总之,你就是不能跟他在一起!”长腿阴沉的说道。

  覃媛毕竟只是个女孩子,所以一直还没有想明白这里究竟咋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