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06章 长腿哥出事了

   “华哥,你还是别问那么多了吧!你赶紧弄十万来吧,要不长腿哥就惨了!现在长腿哥的臼关节和膝关节全都被那小子给卸了,没有十万,恐怕就……”

  “我草,我去哪儿给弄来十万呀?”杨晓华急了。

  “那,华哥呀,你也知道,这次长腿哥可是为你卖命的,所以你若是不管的话,我们这些当小弟的也不是吃干饭的哦!”

  威胁,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杨晓华也知道长腿现在手下有二三十号兄弟,他也知道,像他们这道上的人,是请佛容易、送佛也难呀……

  面对阿虎这威胁,杨晓华心里也是胆寒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杨晓华没辙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阿虎呀,长腿他……不就是臼关节和膝关节全都被那小子给卸了么?那么我们不用他归位不就好了么?”

  电话那端的阿虎回道:“华哥,那你想救走也得长腿哥,也得拿一万过来呀。因为我们砸碎了店里柜台的一块玻璃。那小子说了,就算不用他帮着归位,这一万赔偿金是一分都不能少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挂了电话后,杨晓华阴沉着脸回到了桌前,直截了当的冲张昊问了句:“张哥,你那儿能弄出几千块来不?”

  “啥?”张昊猛的一怔,“要钱做啥呀?”

  于是,无奈之下,杨晓华也只好将长腿反遭遇收拾那事给说给了张昊听……

  张昊听了之后,心里这个怒呀,气极的瞪着杨晓华:“尼玛的!我最初说啥来着?我不是告诉了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唐逸那小子不是么?可是尼玛非得叫啥长腿去收拾他,现在你傻b了吧?老子还心想,长腿为啥这么久还没过来一起喝酒呢,原来……”

  忽见张昊那怨天尤人的样,杨晓华脸涩涩的、憋闷的愣了愣眼神,然后说了句:“张哥,今晚这不是我想帮你出气么?”

  “尼玛的!以后老子自己的事情,你少他妈参合了!”张昊这气恼呀。

  见得张昊怒成了这样,杨晓华也不敢再说啥了,便是皱眉想了想,然后出主意道:“张哥,你看能不能这样……你以派出所的名义去覃媛那店里要人?”

  张昊听着就骂道:“尼玛的!我还能他妈去要人吗?现在这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唐逸那小子一定知道是我在背后搞事了,我还能他妈去要人吗?再说了,老子不是跟你说了么?郭有年就是因为得罪了唐逸被撸了!”

  “那……张哥,你看……能不能直接给夏志明去个电话,麻烦一下平江县公安局吧?”

  “还麻烦个蛋呀?关键是长腿先砸了人家店里的东西,你懂吗?唐逸又不是傻子,说他那是自卫,你有他妈辙呀?再说了,他要这一万,你敢不给呀?这可是名正言顺的赔偿金!”

  “可问题是……他也弄伤了长腿不是么?”

  “我草!老子不知道你这个乡工商办主任是怎么当的?唐逸他弄伤长腿,那是自卫的行为,有规定自卫不可弄伤对方的么?”

  “可是就碎了一块玻璃,没有必要赔偿那么多吧?”

  “我草,那小子没有你赔偿两万算是便宜了你!”

  “可是……张哥……这事……你也不能不管了吧?再说了,不就是夏志明打个电话的事情么?”

  张昊听着,见得杨晓华这会儿也是伤脑筋了……

  于是他转念一想,稍稍消了消气,然后说了句:“我试试看吧。”随后,张昊也就去餐馆的柜台前给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

  当张昊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夏志明听了后,谁料,电话那端的夏志明冲张昊说道:“你小子也是不开眼,就唐逸那小子,周长青都不敢惹他,何况你爸还只是副县长呢?上回,周长青的儿子周皓的胳膊也是被唐逸弄脱臼了,结果人家周长青都老老实实的给唐逸一万块才给归位的。还有,郭有年突然被拿下那事,你小子总听到了点儿什么吧?还不是因为错抓了唐逸呀?况且,你们还他妈找黑道去店里砸东西,这事他唐逸可是在理的事情,没法弄的!反正就这种他妈狗血的事情,我平江县公安局是不可能在赶去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夏志明‘啪’的一声就撂断了电话。

  张昊忽听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忙音,他心里也是打紧了,因为他知道夏志明这是不想趟浑水,也不敢来趟浑水……

  再想想,周长青那是何等人物呀?他可是平江县县委副书记、县长,他都拿唐逸没辙,何况他爸张友平还只是个副县长呢?

  回想着夏志明的这些话,张昊心里胆寒了,像是感觉杨晓华那个傻X这次惹事惹大了,若是……不按照唐逸说的那么办,恐怕……

  之后,张昊像个泄气的皮球似的,回到餐桌前,闷闷的瞧了杨晓华一眼,说了句:“你还他妈坐那儿干蛋呀,赶紧走吧,弄钱去吧。”

  杨晓华忽见张昊都这等表情,他忙是问了句:“张哥,怎么了,夏志明不愿出警吗?”

  听得杨晓华还怎么的问着,张昊瞪了他一眼:“出毛警呀?人家夏志明说了,周长青都那唐逸没辙,何况是你我呢?”

  “啊?”杨晓华诧异的一怔,傻了……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后,由杨晓华出面,从西苑乡医院叫来了一辆急救车,匆忙赶来了媛记小卖店这儿。

  这会儿,街坊邻居还在店门口围观着这事到底会怎么处理?看看唐逸这小子到底会不会派出所抓走?

  而唐逸依旧淡定站在店内,在等张昊过来救人。

  当西苑乡医院的急救车赶来时,覃媛忽见医院都出动急救车了,以为派出所也跟着出动了,急得她忙是扭头在唐逸的耳畔道:“好啦,唐逸,你听我的,你还是赶紧从后门逃走吧。”

  唐逸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淡定的站在长腿的身旁……

  长腿依旧是那样,躺在店门口的地面上,动荡不得,痛得他的面色更是惨白了。

  想想,就长腿的两个膝关节都错位了,两个臼关节也脱臼了,能有他好受的么?

  忽然,只见杨晓华那个傻X从门口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进来,脸涩涩的、囧囧的走进店内,也没有说啥,直接就递了一沓钱过来,给唐逸……

  唐逸见得杨晓华那个傻X递钱过来了,他则是说了句:“这是赔偿金,跟老子无关,给店主吧。”

  杨晓华听着,心里虽然在骂娘了,但面上啥怨怒都不敢有,默默的将钱递给了覃媛:“这里是一万,你点点吧。”

  覃媛瞧着杨晓华手头的那一沓钱,愣了愣眼神,想收又不敢收,怕万一有啥事……

  唐逸见得覃媛那样,则是说了句:“你还愣着干蛋呀?这是赔偿金,明白?”

  忽见唐逸如此,覃媛继续愣了愣,然后一咬牙,也就伸手拿过了杨晓华手头的钱……

  唐逸见得覃媛拿过了钱来,他忙是说了句:“点点,看够数不?”

  覃媛见得唐逸依旧是那等霸气,杨晓华来了之后屁都没敢放一个,于是她也就稍稍大胆了起来,开始点钱,在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好一会儿过后,待覃媛终于点完钱后,忙是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够数,正好一万。”

  “那就成了。”唐逸回了句。

  于是,杨晓华忙是胆颤颤的对唐逸问了句:“唐哥,那我……现在可以带人走了吧?”

  “滚吧!”唐逸回了句。于是,杨晓华回到急救车那儿,叫医院几个人下车来了,然后也就将长腿给抬到了担架上,最后给抬上了急救车。

  唐逸默默的瞧着,见得杨晓华不用他帮长腿的膝关节和臼关节归位,于是他便是暗自心说,麻痹的,早晚你个傻X还得找老子,到那个时候没有个十万八万的,老子可是不会搭理你们这帮傻X的,娘西皮的,在老子面前犯狠,老子看你们这帮傻X也真是嫌自己的命长了……最后,街坊邻居见得这事也就这么处理了,谁也没敢拿唐逸怎么样,还老老实实赔偿了一万块给覃媛,他们不由得暗自心说,我草,这小子究竟是谁呀?这么牛X?不过,就刚刚那个大高个也就得这样收拾收拾才是,要不然他们也太嚣张了,动不动就跑来人家覃媛店里砸玻璃,什么人嘛,就咱们西苑乡还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呢……

  随后,街坊邻居见得也没有热闹可看了,于是他们也就默默的散去了。

  覃媛见得街坊邻居都散去后,于是她忙是前去关上了店门,然后又拉下了门口的卷闸门,给锁上了。

  完了之后,覃媛欢喜不已的扭身瞧着,倍是诧异的打量着他,然后问了句:“你……原来这么厉害呀?”

  唐逸则是觉得没啥,回了句:“咱们在理的事情,干吗就得怕他们呢?”

  忽然,覃媛倍感纳闷的皱眉一怔:“咦?今晚上……派出所的人为啥没有过来呀?”

  忽听覃媛这么的问着,唐逸不由得白了她一眼:“你真是猪脑子,就张昊那个傻X他还敢过来么?今晚上这事,明显就是张昊搞出来的,最后他自己收不了场了,所以就委托杨晓华那个傻b过来给收拾了这个烂摊子,懂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覃媛不由得倍感憎恶的咬了咬牙:“可恶!张昊那种人真是太可恶了,哼!”

  唐逸瞧着覃媛那样,他则是说了句:“得了吧,老子开始还没吃饱呢,继续回去吃饭去吧。”

  说完,他小子扭身就朝店后方的客厅那方走去了……

  覃媛见得唐逸如此,也就忙是跟了上去。一会儿饭后,覃媛笑微微的看着对面坐着的唐逸,心里总感觉过意不去似的,于是她忙是冲唐逸说道:“喂,刚刚他们不是赔偿了我一万块么,其实那块玻璃就几十块就好了啦,所以我想……我还是分给你一点儿吧?”

  忽听覃媛那么的说着,唐逸则是满不在乎的看了看她:“算球了吧,我可不要那钱。那是你的赔偿金,就是该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