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08章 先准备个十万八万的吧

   再说,老子这么整还能名正言顺的弄点儿钱花花,何乐而不为呢?至于你们想什么办法,怎么去弄来这笔医疗费,老子才不管呢,老子只要见钱就好了,嘿……

  就被唐逸这么一整,再上昨晚上赔偿的覃媛的钱,杨晓华一下子损失了九万块,这可真是比直接从他身上割肉还心痛。一会儿到了平江后,唐逸本想跟刘晓静联系一下,但是想着他要着急赶去江阳市,于是他也就没有给刘晓静打传呼了。

  直接在车站买了去往江阳市的车票后,他也就上了去往江阳市的大巴车。

  待上了车,唐逸就给安永年去了个电话,说他大约一个小时后到江阳市汽车站。

  完了之后,唐逸看着车外沿途的风景,不由得又是回想起了胡斯淇来……

  记得第一次到江阳市,就是胡斯淇领着他来的……

  沿途风景貌似愈加熟悉了,但是身边那个女孩却不知现在身在何处?

  自那以后,胡斯淇就好像是沉寂于了人海,再也没有了一点儿音讯似的……

  每当回想起胡斯淇的时候,唐逸的心里总是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感伤……

  随着时间的推移,唐逸不仅没有淡忘去胡斯淇的身影,反而是愈来愈想见胡斯淇一面了。

  然而,虽然他有着胡斯淇的传呼号,但是他还是不想给她添麻烦,因为上回胡斯淇她妹妹胡斯怡已经告知了他,说她妈妈不许她姐姐胡斯淇跟他在一起。

  所以,唐逸不打算联系胡斯淇了。

  因为在他看来,这种没有必要的事情,还是不去做为好,免得给自己带来伤痛,将心情搞得莫名的抑郁……

  胡斯淇跟他的接触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给他留下的回忆和感伤却是蛮多的……

  一小时后,当唐逸到了江阳市,从汽车站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安永年的那辆桑塔纳果真停在前方的道旁。

  因为之前唐逸给他电话的时候,就说好了,他在那儿等着他。

  由此,唐逸心头一喜,心说,娘西皮的,难道这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的么?要不是的话,怎么连安永年这位市常委书记都亲自开着来这儿接老子了呀,嘿嘿……

  当唐逸这货乐嘿嘿的走近车前的时候,安永年降下车玻璃窗,扭头冲他说了句:“上车吧。”

  于是,唐逸也就拽开了副驾座位的车门,坐进了车内。

  待他小子在车内坐好后,才发现这次是安永年自个一个人驾车来的,没有带上江倩。

  坐在驾驶室的安永年见得唐逸坐好了之后,他也没有吱声说别的,只是默默地启动了车,然后驱车前行了。

  车速很慢,像是刻意溜边慢行的。

  安永年一边缓慢的驾着车,一边扭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唐逸,忽然说了句:“小唐呀,谢谢你了哈!”

  唐逸听着,感觉懵怔的皱了皱眉头:“安书记,您……”

  “嘿……”安永年终于露出了意思笑意,说了句,“你小子的那个药方真的很管用。”

  待唐逸听明白了是这事后,他忙是嘿嘿一乐,说了句:“安书记,咱俩还说啥谢不谢的呀?”

  安永年见这小子还蛮有意思的,感觉跟他小子的关系好似莫名的近了许多似的,随之,安永年也就无所顾忌的问了句:“对了,小唐呀,我按照你的疗法后,我现在已经有那种冲动了,你看……我现在可以跟我夫人……那个了么?”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问着,唐逸忙是回道:“安书记,您要是想彻底根治的话,我建议您还是再忍忍吧,大约再忍一个星期后,就可以了。”

  说着,唐逸想着自己反正也来江阳市了,于是他便是说了句:“要不这样,安书记,我再给您开付新的药方吧,巩固一下,这样也可以做到以防万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忙是说了句:“那谢谢了!”

  “瞧,安书记,您咋又跟我客气上了呢?”

  “嘿……”安永年忍不住一笑,然后言道,“好了,我带你去吃午饭吧,正好我也还没吃呢。”

  一边说着,安永年就一边提速了,驱车驶向了主道……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后,唐逸瞧着安永年驱车在江阳大饭店门前的停车场缓缓的停稳车后,他小子不由得欢喜地瞧了瞧大堂门上方挂着的那五颗星……

  随之,他小子一阵心喜,心说,娘西皮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五星级大饭店么?这还真是他娘个有派呀,嘿嘿……

  安永年停稳车后,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好了,小唐,下车了。”

  唐逸听着,忙是欢喜的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下车后,唐逸这货仰视着江阳大饭店耸立在江阳市的中心位置,两旁都是繁华的街道,他心头再次一喜,乐道,格老子的,还是这五星级大饭店牛XX呀,一个字——气派!呃,他姥姥的,气派,貌似是两个字了吧,哈哈……

  由于安永年习惯了那副官场做派,所以他这一时也放不下来似的,所以他感觉很别扭的冲唐逸打了个手势:“来,请!”

  于是,唐逸也就跟随安永年进入了江阳大饭店的大堂,门口的领位见得安永年来了,忙是娇滴滴微笑道:“安书记,您好!欢迎您莅临江阳大饭店!”

  安永年习惯地冲那领位点头微微一笑,表示回应。

  唐逸这小子则是眼瞪瞪瞧着那领位的旗袍开叉的位置,见得那叉都开到差不多臀上了,他小子暗自震惊不已,哇,好一条修长的美腿呀!看来这当大领导就是爽呀,可以随便进入这等高档饭店,没事瞧瞧领位的修长美腿,老子这算是沾沾安书记的光,嘿嘿……

  那位娇美的领位忙是迎领着安永年和唐逸来到了电梯口,伸手给按了一下电梯按钮。

  乘坐电梯上到三楼,然后,唐逸也就跟随安永年进入了餐厅的一间雅间内。之后,一同用餐的时候,安永年笑微微的打量了唐逸一眼,问了句:“小唐呀,我听说……你现在已经进了西苑乡政府?”

  唐逸那货一边啃着螃蟹,一边点了点头:“嗯嗯嗯。是的。呃,对了,安书记,您怎么知道了呀?”

  说着,他这货还啐了两口嘴里的碎渣子:“我草,这螃蟹咋就没啥肉呀?”

  安永年瞧着他那副吃相,忍不住捧腹一乐:“嘿……”

  唐逸那货也不管安永年在乐啥,他依旧只顾又伸手去抓起了一只大螃蟹来,继续开啃……

  瞧着唐逸那样子,那吃相,安永年不由得想起了他自个的少年时期来……

  在唐逸的身上,安永年仿佛看着自己少年时的影子似的。

  由此安永年在想,要是不是当年遇上那位怪叔叔的话,那么也就没有他安永年的今天……

  想着,安永年忽然冲唐逸说了句:“回头我会给李爱民去个电话,要他好好照顾一下你。”

  忽听安永年的这句话,唐逸心里这个乐呀,忙是感激道:“谢谢您了,安书记!”

  安书记嘿嘿的一笑,说了句:“你小子不是说……咱俩不用那么客气吗?”

  忽见安永年那样,唐逸忙是嘿嘿的乐了乐,心说,原来安永年这老东西还不错嘛?

  见得唐逸乐成那样,安永年忽然淡笑的说了句:“对了,关于我俩是怎么认识的,我俩知道就好了哦。”

  “安书记,您放心吧。这事我懂的。关于您的那事只会烂在我肚子里的。”

  “那就好。”安永年欢喜的点了点头。

  趁机,唐逸说了句:“对了,安书记,其实李书记对我也蛮好的。”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忍不住自满的一笑,心说,嘿,李爱民那个狗东西对你小子好,估计他是听到啥风了吧,知道了你小子是我世侄了吧?不过……这倒也算是李爱民敬重我安永年了,既然这样,那么在明年平江县换届的时候,我帮帮他吧,估计李爱民那狗东西也是想往前挪步了……

  想着,安永年忽然好奇的冲唐逸问了句:“对了,小唐呀,你医术那么高,为什么就不……不想当医生呢?”

  唐逸那货则是直截了当的回道:“当医生哪有当官拉风呀?”

  “嘿……”安永年忍不住捧腹一乐,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言道,“小唐呀,其实……这当官嘛……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往后慢慢的你会明白的。”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似懂非懂的愣了愣眼神,然后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于是他也就干脆伸手去抓起一只龙虾过来,只顾吃了起来……饭后,安永年以为唐逸忘记开药方那事了,于是他忙是微笑的说了句:“对了,小唐呀,你不是说……再给我写付新的药方么?”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对了,安书记,您有纸笔么?”

  “那你等一下哈。”于是,安永年招呼服务员进来,给拿了纸笔来。

  待纸笔拿来后,唐逸拿起笔来,伏在桌前就是开始写着药方……

  一边写着,他小子忽觉安永年还不错,于是他也就加了几味补药进去。

  待药方写完后,他小子笑嘿嘿的将药方递给安永年:“安书记,您吃了这付药方后,不但您的那病彻底根治了,而且我包您恢复得跟那年轻的小伙子似的,夜战六七次都没啥问题,而且还能延长您的持久战斗力。”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心里这个乐呀,但他没好意思说啥,只是淡笑的说了句:“谢谢!”

  完了之后,安永年忽然皱眉一怔:“对了,小唐呀,你的医术既然如此高超,那么我想……你看能治好我家女儿的病么?”

  唐逸皱眉一怔:“那,安书记,您说说看,她是啥情况呢?”

  “是这样的,我家女儿她……大一的时候,出了一次车祸,然后就瘫痪了,现在她的神智还是模糊不清的。也去过很多医院了,看过很多名医了,去年我还带着去北京治疗了一次,但是依旧是没有什么疗效。现在我家夫人已经彻底失望了,所以也就不想给治了,所以你看……你有什么高招么?”

  听了安永年这么的说了之后,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我可以试试,但是我不敢保证一定能行?据我判断,她应该是受到双重重创导致神智不清的。第一重自然是直接身体受损导致神经系统受损,第二重是无形的,那就是在车祸那一瞬间,她遭遇了剧烈的惊慌和恐吓之后,导致的神经系统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