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09章 再见安书记

   “对对对!”安永年忙是点头,“有位高人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就是不会医治,要不……这样吧……小唐呀,反正我下午也没啥事,我就带你去我家看看我那女儿的病情吧?”

  听得安永年那么的说着,唐逸爽快地点了点头:“好吧。”

  于是,他小子也就跟随安永年一同出了江阳大饭店,又回到了安永年的车上。

  待上车后,唐逸不由得心想,呃?安永年应该也住在市委家属大院吧?那……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见到胡斯淇……过了大约半小时后,唐逸瞧着安永年驾车驶入了市委家属大院,他小子的双眼不由得放亮了,左右瞧着,看看能不能瞧见胡斯淇的身影?

  此刻,胡斯淇正猫在她自个的房间,闷闷的坐在书桌前,两眼无神望着窗外的景物,脑海里闪现的是,那次她在车上被安华绊倒了,唐逸替她揍安华的情景……

  此时此刻,两人都身在市委家属大院内,但是彼此却不知道对方身在何方?当唐逸跟随安永年来到他家后,进入客厅,便见安永年的夫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前瞧着电视,一边嗑着瓜子,吐得满地都是。

  在门口,唐逸正想要换上拖鞋,可是安永年忙道:“算了,小唐,你就甭换鞋了吧。反正这地上也不干净。”

  安永年他夫人扭头瞟了一眼,见得安永年领着个破乡下小子来家里了,她立马就不快的皱了皱眉头,说了句:“你从哪儿领来了这个乡下小子呀?”

  唐逸忽听这话,很是不爽的瞄了安夫人一眼,心说,麻痹的,就你那长相,怪不得安书记要出去找别的女人欢娱。

  安永年忽见夫人对待他的客人竟是这般无礼,气得安永年瞪了她一眼:“我也是乡下的,怎么了?”

  忽见安永年瞪眼了,她也就没敢再吱声了,因为安永年早就说要离了她,只是她死活赖着,不肯离而已。

  唐逸忽见安永年替他出气了,他这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也就没去计较啥了。

  其实,安永年这人着实不错,尽管他身份如此,但是他对待恩人一向都是知恩报恩的,毫不含糊。

  安永年见得夫人不敢吱声了,于是他忙是扭头冲唐逸说道:“好了好了好了,小唐,你就别换鞋了,跟我进来就是了。”

  不过,唐逸见得他夫人那草行,还是换上了拖鞋,只是心里在骂道,麻痹的,你个死娘们嗑瓜子吐得满地都是瓜子壳,还他妈嫌弃老子脏呀,真是的!老子哪儿不比你干净呀?

  安永年没再理会夫人,直接领着唐逸斜穿过客厅,就直奔他女儿安雅的房间而去了。

  他夫人瞧了一眼,也没有再吱声说啥,只是心里在说,恐怕又是从哪儿找来的江湖郎中吧?就安雅那病,多少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都没有给治好,他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破孩,能给治好就怪佬,真是的!你个死没良心的就瞎折腾吧,非得将安雅折腾得越来越严重了不可!当唐逸跟随安永年进入到安雅的房间后,只见一个女孩安静地傻坐在窗户前,面向窗外,所以只能看到安雅的背影……

  唐逸默默的打量了一眼安雅的背影,瞧着她那秀丽的长发,随着吹进来的风飘荡着,隐约嗅着她身上那股清香的味道,唐逸心里微怔,心说,她这背影好似胡斯淇的背影哦……

  安永年朝女儿走过去,一边双手搬动椅子,一边细心的言道:“来,雅雅,你看,爸爸又给你请医生来给你看病了。爸爸,可是跟你说哦,这位哥哥的医术很高哦。”

  唐逸默默的瞧着安永年那副慈祥的父爱形象,不由得有所触动,心说,其实……安书记这人还真是蛮好的哦,至于他去外面找别的女人欢娱嘛……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的夫人确实是难看了点儿,别说是他,就是别的男人瞧着他夫人那副胖嘟嘟的样儿,跟他妈水桶似的,也是没那啥欲的……

  再说,像安书记这样的成功男人嘛,总是需要减压的嘛,所以他偶尔找找别的女人减减压也是正常的。

  待安永年将安雅面朝唐逸转过来后,唐逸瞧着安雅那副清丽、雅静的面容,不由得震惊不已……

  事实上,安雅这副不说的样子,静静的坐在那儿,要是不知情的话,保准天下男人见了都会将她视为梦寐以求的女孩。

  也不知道怎么了,唐逸怎么看安雅,都觉得她跟胡斯淇有着神似之处似的。

  不同的是,两人的静态美给人感觉和意境不同。

  人如其名,安雅给人一种雅静之美,看着她,就好似在欣赏一幅赏心悦目的美人画像一般。

  那鹅蛋似的白净脸蛋,肌肤犹如婴儿的屁屁一般水嫩嫩的,好似吹弹可破一般。那殷红的薄唇,瞧上去,真想凑上去轻轻的一吻。鼻尖是那般的娇俏,睫毛长长的。

  尽管她坐在椅子上,但是她那娇好的身躯依旧是那般的迷人。尤其是她胸口那对挺拔之物,甚是招眼。

  唐逸这货不由得在心里一声哀叹,唉……这么好看的小婆娘,为啥就成植物人了呢?老天呀,你的良心是大大的坏呀!

  由于安雅神智不清,所以她自然是没有感觉唐逸的存在,两眼呆滞的低看着跟前的地面。

  安永年站在安雅身旁,抬头瞧了唐逸一眼:“小唐呀,你看……你能治好安雅的病么?”

  还有下半句话,安永年就没有说了,那就是,你要是能治好安雅的病,她就许配给你了。

  唐逸听着,不由得倍感棘手的皱了皱眉头,又是打量了一眼安雅,缓步走近安雅的跟前,伸手在安雅的眼前晃动了一下……

  但是安雅的双眼没有丝毫眨动的迹象,依旧是那样呆滞的低看着跟前的地面。

  这一动作之后,唐逸更是倍感棘手了,不由得扭头看了看安永年:“安书记呀,我也只能是试试,但是能不能治好,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听得唐逸这般谨慎的说着,安永年心想,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便是说道:“没事,你要是治不好也没事,试试就试试吧。我也知道,就安雅这种情况,没有个高人,也是很难治好的。”

  于是,唐逸便是问了句:“她能进食么?”

  “能。”安永年忙是点了点头,“就是反应迟钝,但细心的喂她,她还是能吃点儿东西的。”

  “那……”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一个疗程下来,可能得需要半年时间哦?”

  “半年就半年吧,没事的。我知道她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给治好的。”

  “那我今天就给进行第一次治疗吧。不过……还得麻烦安书记您回避一下,因为我需要用内气试试,看看能不能疏通她的筋脉?可能康复会快一点儿?”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忙是问了句:“你这就给她进行治疗么?”

  “对。”

  “那好,那我这就出去吧。”在安永年出得安雅房门的时候,不由得忽然心说,我靠,唐逸这小子不会趁机强奸了雅雅吧?

  不过他转念一想,唐逸这小子应该不会做出这等龌龊的事情来,凭我的双眼来看,他这小子并不坏,只是暂时还跟我当年似的,有点儿傻呼呼的,不过他又傻得机灵,没准这小子将来慢慢顿悟后,也定会有大作为的……唐逸扭头看着安永年出去后,他正转头,又是打量了一副安雅的美,心里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邪念来,心想,咦?老子趁机看看她的胸应该没事吧?反正她啥也不知道不是,嘿嘿……

  但是,他小子立马转念一想,心说,我唐逸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还不至于趁人之危吧?所以我怎么可以有这等龌龊的想法呢?还是赶紧试试我的内气疗法吧,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爷爷那样的炉火纯青……

  想着,他扭头看了看,见一旁有把椅子,于是他也就将那把椅子给搬了过来,面对着安雅,坐了下来。

  待坐定后,他双手拿起安雅的双手,十指交叉,掌心贴着掌心,然后只见他眉头一皱,开始运用了内气……

  一股股强劲的内气顺着安雅的胳膊游遍了她的周身……

  只可惜安雅没啥知觉,感觉不到那一股股火热之气涌入了体内……

  足足用内气疗了大约半小时后,唐逸忽然感觉到自己有些透支了,于是他呼出了一口长气来:“呼……”

  也就结束了这次的内气疗法。

  此刻,只见唐逸的额上已经冒出了虚汗来。

  但唐逸没管自己是否冒汗了,而是怔怔的盯着安雅的面部看着,忽见安雅的那白净的额头上好似有点儿汗津津的感觉,唐逸不由得心头一喜,心说,看来有戏,嘿……

  正在这时,忽然,只见安雅的双眼终于眨动了一下,然后竟是挑眼呆呆的看着唐逸许久……

  唐逸心头再次一喜,心说,有戏有戏,嘿嘿……

  安雅呆呆的看了唐逸好一会儿后,又垂下了眼皮子,恢复了原样。

  尽管如此,但是唐逸心里还是很开心,因为至少证明了他刚刚用内气确实是有点儿微妙的神效……

  内气疗法结束后,唐逸继续观察了一下安雅,然后他也就起身离座,扭身走到了门前,伸手打开了门。

  安永年一直守在门口,忽见唐逸打开了门,他忙是问了句:“怎么样,小唐?”

  唐逸则是保守的回道:“如果……情况好的话……我估计半年后,她就能慢慢的好起来?”

  “真的?”安永年心头一喜。

  “应该问题不大,但是我也不敢保证。这样吧,我刚刚已经用内气给她治疗了一次,以后我每隔两个星期就来给她用内气治疗一回吧。不过,我还得给她开药方,一定要细心的喂她喝下去。”

  “成成成!”安永年忙是点了点头,“这个没有问题!那,你就跟我去书房吧,那儿有纸笔,你去给开药方吧!”

  “好的。”随后,唐逸也就跟随安永年来到了书房,在唐逸给写药方的时候,安永年在一旁笑微微的说道:“小唐呀,你要是真能治好安雅的病的话,等她好了,她一定会很感激你的!我家这丫头是个很懂得感恩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