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10章 别提钱,伤感情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也不傻,也大致明白了他这话啥意思,那就是他可能是有心打算将安雅许配给他了?

  但是,唐逸这货则是装b道:“安书记,至于感恩不感恩的,那都是后话了。对于我们医生来说,救治病人就是我们的天职,所以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瞧,安书记,咱俩咋又客气上呀?”

  “……”

  一边聊着,唐逸也就一边给写好了药方,然后扭身将药方递给安永年:“给,安书记,你就照着这个药方,每天喂她服用一付药就好了。记住,不能间断哦。”

  “好的。”安永年一边点头,一边接过药方。

  完了之后,唐逸看了看时间,见得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于是他忙是冲安永年说道:“好了,安书记,今天我们就先这样吧,我得走了。”

  可是安永年忙道:“都这会儿了,你还走什么呀?今晚就留在江阳市了嘛。开始,你在给安雅疗病的时候,我已经给你们西苑乡的李爱民去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你的情况,所以你赶不赶回去都没事。你要是觉得住我家不习惯的话,我可以安排你去酒店住嘛。”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忙道:“安书记,是这样的,我不是赶着回西苑乡,而是我想顺便去见一个朋友,所以……我得走了。”

  “这样呀……”安永年想了想,“你要是去见朋友的话……那我就不强留你了吧。哦,对了,小唐,关于你帮我家安雅疗病这医药费怎么算呀?”

  唐逸忙道:“安书记,就凭着您现在和我的关系,您还跟我谈钱,岂不是太见外了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忙是乐道:“那怎么可以呢?就我家安雅这病,随便去一个医院都得上万块,还都治疗不好,你说你这不要钱的话……”

  唐逸忙是打断了安永年的话:“安书记,其实我也是试试而已。所以您还是别跟我谈钱了吧。反正就算您给我钱,我也不会要的。”

  “不不不!多少都要给点儿,要不然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了,你来一趟江阳市,路费都要好几十呢!”

  “安书记,您就别跟我这么客气了吧!算我求您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更是倍感过意不去的,于是他也就忙是掏出了钱包来:“这样吧,我也不跟你谈啥医疗费的事情了,我这次就给你五百块算作路费吧!”

  唐逸见得安永年真要掏钱了,他一边扭身朝门走去,一边说道:“好了,安书记,我说不会要您的钱,就一定不会要的!”

  其实,唐逸这货心里则是在说,娘西皮的,既然要给,那么你就多给一点儿嘛,给老子个几百块算咋回事嘛?这要是往后说出去,还说我唐逸当时收了你的钱呢,所以老子还不如一分都不要呢,真是的……待唐逸从安永年家出去,下楼后,他正打算去社区内转转,看能不能碰见胡斯淇,忽然,他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反正这会儿大哥大也没有啥来电显示,所以唐逸掏出大哥大来,也就忙是接通了:“喂。”

  “嘿嘿……”电话那端的李爱民乐了乐,“唐逸呀,谢谢你了哈!开始安书记给我来电话了,说帮你明天请假,顺便还跟我聊了聊,嘿!”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灵机一动,忙是说道:“李书记呀,我可是在我安伯面前没少帮你说好话哦!”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了哈,唐逸!”

  “没事。在西苑乡,你对我也那么好,我这说说几句话而已,也没啥的。”

  “对了,唐逸,你正式编制那事,我会尽快帮你落实下来的。还有就是,等你回西苑乡,我推荐你入党。这两桩事情搞掂了,以后你在组织上也就好混了。反正有安书记帮你小子,你小子还怕到不了平江去呀?”

  听得这话,唐逸心说,麻痹的,混进平江算个蛋呀?老子要么不混,要混至少也得混进省委吧?

  电话那端的李爱民又是乐道:“对了,唐逸,下个月平江县党校有个学习的机会,到时候我会安排你去的。”

  唐逸听着,忙是说了句:“这个……卢乡长他已经跟我说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电话那端的李爱民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麻痹的,卢开明那个狗日的是不是……也知道了唐逸的秘密呀?我草,郭有年那个狗草的是不是有病呀?老子不是跟他说了,不许将唐逸的秘密说出去么?

  在心里骂了卢开明和郭有年后,然后李爱民又是忙道:“没事,要是卢乡长已经给你安排那是更好了。好了,小唐呀,没事了,那就挂了吧。”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心里这个乐呀,心想,娘西皮的,现在老子跟安永年的关系搞得这么好,估计现在有得老子混的了,嘿嘿……由于一时高兴,唐逸也就忘了去社区内转转了,也就直接出了市委家属大院,打算找方乐乐玩去了。

  然而,就在他刚出市委家属大院的时候,莫名的,只见胡斯怡那丫头正迎面走来……

  胡斯怡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当她一眼瞧见唐逸从市委家属大院出来的时候,不由得,她忙是欢喜不已的迎了上去:“唐逸哥哥!”

  唐逸忽见是胡斯怡,他不由得欢喜的一怔:“呃?胡斯怡?”

  “嘻嘻……”胡斯怡欢喜的乐了乐,“对啦,唐逸哥哥,你怎么……从市委家属大院出来的呀?”

  胡斯怡之所以好奇,那是因为市委家属大院不是一般人就能随便进入的。

  唐逸笑微微的回了句:“我刚刚去了一趟安书记家。”

  “你去了安书记家?”胡斯怡更是倍觉惊奇了。

  “对呀。”

  “你……怎么会认识安书记呀?”

  “因为安书记是我世伯呀。”唐逸回道。

  胡斯怡不由得一怔:“我晕!那你怎么不早说呀?你要是早说的话,或许我妈妈会同意你跟我姐姐在一起呢?”

  听得胡斯怡这么的说,唐逸则是回了句:“就算是说了,估计你妈妈也不会同意的?”

  “你开始又不说,谁知道呀?”说着,胡斯怡话锋一转,问了句,“那你现在去哪里呀?”

  “去玩呀。”

  “那……”胡斯怡想了想,“那你今晚上还在江阳市呗?”

  “对呀。”

  “那好,那我看看,看能不能安排你跟我姐姐见一面?”

  忽听胡斯怡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双眼一亮:“你姐姐能出来么?”

  “嗯?”胡斯怡皱着眉宇想了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现在我姐姐也不去西苑乡教书了,所以……这也这么久过去了,我妈应该不会不许她出门的?哦,对啦,我妈说了,不许我姐走出江阳市范围内。”

  “西苑乡不也是属于江阳市的么?”

  “我晕!你笨呀?我说的江阳市范围内是指市区内!”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又是瞧了瞧胡斯怡,“那这样吧,若是你姐姐能出来,那你就一会儿给我打电话吧?”

  “好,我给你打传呼。”

  “不用,你直接打我的大哥大就好了。”唐逸忙道。

  “你有大哥大?”

  “对呀。我买了大哥大呀。”

  忽然,胡斯怡有些生气的白了唐逸一眼:“过分!买了大哥大也不告诉号码,你什么意思嘛?”

  见得胡斯怡那生气的样子,唐逸忙道:“我刚买不久。我现在告诉你呀。”

  “……”

  待唐逸将大哥大号码告知了胡斯怡后,然后两人又商量一下一会儿在哪儿见面,完了之后,胡斯怡也就忙是欢喜的朝市委家属大院走去了……

  唐逸则是就在这附近溜达了起来,没有给方乐乐家去电话了,也没有给方乐乐打传呼了。

  因为他想着是,一会儿万一胡斯淇能出来的话,让她瞧见了他跟方乐乐在一起,恐怕会不大好……

  之后,唐逸在市委家属大院附近的街上溜达到差不多傍晚六点多钟后,胡斯怡那丫头才忽然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他接通电话,电话那端的胡斯怡就忙是乐道:“嘻嘻,唐逸哥哥,你先去香满楼吧,我和我姐姐一会儿就过去。”

  忽听这话,唐逸不由得欢喜的一乐,忙道:“你姐姐真的能出来?”

  “能。呵呵……我和我姐姐已经说好了。还有,我也骗过了我妈妈,说一会儿要姐姐陪我去买衣衫,哈。”说着,胡斯怡话锋一转,问道,“对啦,唐逸哥哥,你知道怎么去香满楼吧?”

  “知道。我打车过去不就好了么?”

  “那好,那一会儿我们就在香满楼见,哈。”

  “……”待挂了电话,唐逸想着一会儿就能见着胡斯淇,心里这个乐呀,忙是打车去了香满楼。

  等他到了香满楼,忙是欢喜的跑进了香满楼去看了看,见得没有胡斯淇和胡斯怡的身影,于是他又跑了出来,来到了门前的停车场。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外边的街道上早已是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

  正在唐逸站在香满楼门前的停车场上,东张西望的看胡斯淇和胡斯怡来没有的时候,忽然,意外的,竟是一眼瞧见了李俊朝香满楼走来……

  在瞧见李俊的那一刹那,唐逸不由得倍感不爽的皱眉一怔,然后翻了个白眼,也就没再搭理他了。

  当李俊一眼瞧见唐逸时,不由得,只见李俊忽然胆寒的皱了皱眉头,倍感发憷,因为上回唐逸弄得他脱臼后,那种痛给的心里留下了至深的阴影,所以现在一见到唐逸,他就倍感发憷。

  但是,李俊心里自然是不甘,所以他很快又怨愤的瞪了唐逸一眼,心说,妈的,你小子等着,我李俊总有一天要让你好看!

  心里虽然这么的说着,但是他又有点儿怕唐逸,所以他走着走着,忽然止步了,没敢再往香满楼的正门口走来了。

  反正这会儿唐逸也没有搭理他,稀得看他,所以李俊那小子就偷偷的一个劲的瞪着唐逸,又是心说,麻痹的,你小子就等着吧!总有一天我李俊会好好的收拾收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