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12章 玩深沉

   胡斯淇不由得打量了胡斯怡一眼:“你开始不是很讨厌他的吗?怎么现在张嘴闭嘴就是唐逸哥哥的呀?”

  胡斯怡面色一囧,糗态的看了看胡斯淇,然后囧囧的说道:“因为开始是我小看了他嘛。我没有想到他不但医术高明,而且还会功夫,还有就是……嘻嘻……他其实蛮可爱的!有时候看起来他有点傻呼呼的,但是关键时候,他又特别的聪明,还很机灵,呵!还有就是……他是个好人啦,不会随便欺负人啦!”

  说着说着,胡斯怡竟是莫名的羞红双颊,然后娇羞的一笑,忙是转移了话题:“好了啦,姐,你就先回去吧,我去找唐逸哥哥就好了啦。因为你知道的,你要是回去晚了,妈妈肯定又会疑神疑鬼的。反正我没事啦,我还在读书,她也不会怀疑我什么啦。姐,一会儿你回去,你就跟妈妈说,说我们在逛街的时候我遇见了我同学,然后你就说我同学拉着我玩去啦。”

  “……”其实,唐逸这会儿并没有走远,他默默的离开香满楼后,就自个闷闷不乐的跑去斜对面的小饭馆吃饭去了。

  因为他觉得胡斯淇不喜欢他,怠慢了他,所以他没有必要在那儿耗时间了。

  反正打自那次胡斯淇因为她妈妈来的一个传呼而离去后,唐逸就感觉很别扭了。

  越是喜欢,越是受不了冷待,所以唐逸也就默默的跑了。

  反正在唐逸看来,他跟胡斯淇也没啥戏,所以还是就此见了一面就算了,也算是给自己断了想念。

  忽然他觉得,还是方乐乐那丫头好,总是乐呵呵的,总是能给他带来快乐。

  当然,他觉得胡斯怡也不错,因为她不像她姐姐胡斯淇。

  现在唐逸那货正在斜对面的小饭馆里自个喝着闷酒,也学起了城里的失恋男女那样,动不动就拿酒来消愁。

  其实就凭他那酒量,想喝醉都难。

  正在他喝着闷酒的时候,忽然,他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听得大哥大响了,唐逸那货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麻痹的,不会是胡斯淇吧?既然都不喜欢老子,那么还要假装关心老子干蛋呀?老子又不是没有人关心,老子还有方乐乐,还有刘晓静,还有陆文婷,还有覃媛呢,哼,你以为老子除了你就睡不到女人了么……

  待掏出大哥大来之后,他这货居然直接拒接了。

  电话那端的胡斯怡忽听唐逸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你个大笨蛋,玩什么深沉呀?你以为你是忧郁男梁朝伟呀?真是郁闷!

  没辙,胡斯怡心想没准他还会玩深沉,于是她也就给他打了个传呼……

  忽听,唐逸听着BP机响了,于是他又是愣了愣,心想不他妈看了,肯定是胡斯淇,可是他转念一想,没准是刘晓静,于是他这才掏出BP机来看了看……

  显示屏上显示着:“请速回至6221XXXX,胡斯怡。”

  见得是胡斯怡,唐逸心里这才没有那么郁闷了,忙是掏出大哥大来,给回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问了句:“是胡斯怡吗?”

  “哼!”电话那端的胡斯怡生气的一哼,“你个大笨蛋,刚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呀?你跟本姑娘玩什么深沉呀?你以为你是忧郁男梁朝伟呀?快说,你在哪儿?”

  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才回道:“我就在香满楼斜对面的老牛饭馆呀。”

  “你神经呀?你钱多呀?好好的在香满楼点了一桌子菜你不吃,你非得自个跑去那小饭馆吃,你说你哪儿错乱了呀?居然还学起梁朝伟玩深沉了,一声不响的你就跑了,真是的!你等着,我这就过去,看我本姑娘我怎么收拾你?”

  “……”随后,胡斯怡那丫头气呼呼的进了香满楼斜对面的老牛饭馆后,见得唐逸那货还自个在喝着闷酒,她这个气呀,冲过去,拿起桌上剩下的那小半瓶江阳枝江大曲,一仰脖子,就咕咚咕咚的全都给喝下去了……

  唐逸坐在餐桌前愣怔怔的仰视着对面的站着喝酒的胡斯怡,不由得心说,不是吧?这丫头跟胡斯淇不是一个妈生的吧?

  胡斯怡喝完那小半瓶江阳枝江大曲后,将酒瓶往桌上一搁,‘咚’的一声,然后气呼呼的瞧着唐逸:“你想喝酒是吧?好呀,我陪你喝吧!说吧,再喝几瓶?本姑娘今晚就算是喝死,也得陪着你,让你喝得爽了!”

  见得胡斯怡因为他的突然离去这般的生气,唐逸傻愣愣的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算球了吧,咱们还是不喝了吧?”

  “为什么不喝了呀?”

  “因为哥哥我伤不起呀!”

  忽听唐逸说了这么一句,闹得胡斯怡忍不住扑呲一乐:“哈……”

  然后,胡斯怡又是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为什么要突然离开香满楼呀?”

  “因为……”唐逸这会儿又不大好意思直说胡斯淇不喜欢他,想了想,他回答了一句,“因为就像你说的,玩深沉呗。”

  胡斯怡又是忍不住一乐,说道:“我不喜欢你这样啦!有什么不痛快的,就说出来呀!难道我哪点对你不好了吗?”

  “没没没!”唐逸忙道,然后看着胡斯怡,说道,“你还是先坐下来吧。大家都看着你呢。”

  胡斯怡这才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餐馆内的食客们都一个个的在瞪眼瞧着她,闹得她慌是娇羞的坐了下来……

  之后,当唐逸和胡斯怡从餐馆出来后,胡斯怡扭头看了看唐逸,莫名的愣了愣眼神,见得唐逸好似还有点儿垂头丧气似的,于是她不由得说道:“喂,你别这样好不好呀?我跟你说……其实……我姐姐她……她不是不喜欢你啦。只是她……不想伤害你。还有……”

  唐逸听着,忙是扭头看了看胡斯怡,忙是问了句:“还有什么呀?”

  “还就是……我姐姐可能……要出国了?”

  “为啥呀?”唐逸又忙是问道。

  “哎呀……”胡斯怡忽然有些烦心的皱了皱眉宇,莫名的白了他一眼,“你怎么就那么关心我姐姐?你怎么就不关心关心我呢?其实……我可是比我姐姐对你好多了好不好呀?还有……”

  说着,胡斯怡莫名的羞红了双颊,娇羞的小声道:“还有你和我……可是……那个了哦。”

  忽听胡斯怡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一怔,愣愣的看了看她,然后也就回想起那晚的事情来……

  过了好一会儿后,可是唐逸这货竟是问了句:“那你姐姐出国后,还回来么?”

  气得胡斯怡白眼一瞪:“我怎么知道呀?”

  忽见胡斯怡都被气成了那样,唐逸愣怔怔的想了想,然后竟是言道:“其实那晚……也不是我强迫你好不好呀?”

  “你……”气得胡斯怡气鼓鼓的瞪眼瞧着他。

  见得胡斯怡被气成了那样,唐逸忙是致歉道:“好了好了,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其实,在唐逸的心里也是迷惘的,这会儿他还不懂得该处理这种复杂的关系?

  但是他见胡斯怡生气了,心里又觉得过意不去似的,所以他忙是道歉。

  对于现在的唐逸来说,他其实还是个孩子心里,他压根就没有去想过跟女孩子发生那事该怎么办?

  况且,他现在也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娶什么婆娘,只是心想能睡就睡睡,才不管那么多呢。

  但是在他心里,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是对胡斯淇有那种想要一生厮守的感觉。

  不过在他的心里,一切还是迷惘的,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中,似懂非懂。

  冥冥中,他只是感觉自己对胡斯淇有种特别的感觉似的,究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好。

  用他自己的话说,娘西皮的,老子就是想跟胡斯淇在一起,至于为啥想,老子也不知道?但是吧……其她的小婆娘们也都还不错,像方乐乐呀、胡斯怡呀、陆文婷呀、刘晓静呀、覃媛呀她们,老子也都喜欢,这叫老子该怎么办呀?

  胡斯怡见得唐逸有些不知所措的道歉了,她又恼又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就是个大笨蛋!”

  “我很笨吗?”唐逸这货皱了皱眉头。

  见得他那副有点儿傻傻的样子,胡斯怡忍不住扑呲一乐:“呵……你就是很笨很笨的啦!”

  “我很笨吗?”唐逸这货又是皱眉自问了一句,因为他心说,妈的,要是老子真的是笨蛋的话,怎么又回混进西苑乡政府呢,老子不笨好不好呀?

  瞧着他的这样,胡斯怡拿他没辙了,瞧着他,她无奈的皱了皱眉宇,叹了口气:“唉……算了吧,不跟你个笨蛋讨论笨的问题了,还是说说,你今晚上去哪里住吧?”

  唐逸皱眉想了想:“还能住哪儿呀?去宾馆住咯。”

  听着这句话,莫名的,胡斯怡那丫头竟是莫名欢喜的一乐:“呵……那走呀,我陪你一起去吧。”

  忽见胡斯怡这样,唐逸愣愣的看了看她:“你不会……又想和我……那个吧?”

  胡斯怡忽然羞红了双颊来,瘪了瘪嘴:“不是已经都那个了么?”

  其实,对于胡斯怡这丫头来说,一时也是处于一种玩味的心态当中,那就是觉得什么好玩就玩什么,什么刺激就玩刺激的,反正她也不想啥事。

  尤其当她回想起那晚跟唐逸做那事的滋味时,倍觉巧妙无比,又相当的刺激好玩,所以她趁机又那个了。

  唐逸心里可不怎么想,他小子心说,他姥姥的,既然姐姐不给睡,那就睡妹妹吧。

  于是,他冲胡斯怡问了句:“这附近哪儿有宾馆呀?”

  胡斯怡立马回道:“笨!那,那儿不就是有一家阳城宾馆么?”随后,唐逸和胡斯怡也就朝那家宾馆走去了。

  来到宾馆大堂,胡斯怡这丫头竟是忽然有些羞涩了起来,于是她就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你去要房间吧。”

  唐逸听着,也就朝宾馆前台走去了,要了一间房。

  当唐逸在前台办手续时,进来的一位女孩和一位男孩瞧着胡斯怡羞答答的站在大堂中央,那位女孩不由得招呼了一声:“咦,斯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