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13章 我很笨吗

   胡斯怡扭头一看,忽见是她的同学柳叶和刘华,她不由得微微的一怔,心想,不会吧?原来……他们俩……

  想到这个后,胡斯怡不由得心想,他们都可以那样,那为什么我就不能和唐逸哥哥那样呀,哼……之后,当唐逸和胡斯怡那丫头进到房间后,还没等唐逸先主动想那个啥,就只见胡斯怡那丫头笑嘻嘻的、嬉笑打闹似的将唐逸给推到了床上去了。

  唐逸那货见得胡斯怡这丫头都这样了,他还客气什么呀,于是他一个翻身,就将胡斯怡给压在了底下去了……

  这早已跟唐逸有过那事后,胡斯怡这丫头也不是啥省油的灯,热切的迎合而上,一把抱紧了唐逸的腰……

  一幕激烈之戏就此上演……

  云雨过后,胡斯怡那丫头一边笑微微的余喘着,一边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你说……为什么这个会这么好玩呀?”

  唐逸听着,继续一阵呼呼的余喘,然后皱眉想了想,回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咱们乌溪村村口开船的孙老头说过,说这是人生的第一大快事。”

  胡斯怡呵呵的一乐,然后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我还要,嘻!”

  唐逸那货听着,则是忽然问了句:“你那儿为啥好紧呀?”

  “我怎么会知道呀?”胡斯怡皱了皱眉宇,“人家那次跟你才是第一次,这才第二次,我怎么会知道呀?我还说是你的大呢,哼!”

  “……”第二天一早,胡斯怡送唐逸去江阳市汽车站坐车的时候,在途中,忽然,胡斯怡娇蛮的冲唐逸撇了撇嘴,说道:“以后我只许你想我,不许你想我姐姐!”

  唐逸瞧着她那样,则是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回道:“可是有时候很难控制自己去想什么,怎么办呀?”

  “我不管啦!”胡斯怡又是娇蛮道,“总之,你以后就只许想我!不许想我姐姐!更不许去想别的女孩子啦!”

  唐逸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好吧。”

  见得唐逸点头了,胡斯怡欢心的嘻嘻一笑,一把抱着唐逸的脖子,凑上去就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出租车司机感觉他俩在车后座上亲亲我我的,他不由得感觉有些厌烦的咳嗽了一声:“嗯哄!”

  气得胡斯怡张嘴就冲那司机骂道:“你嗯哄个屁呀?你就是个司机佬!姑奶奶我高兴才坐你的车,不高兴可以不坐你的车,这江阳市的出租车大把,真是的!”

  那司机忽见胡斯怡发火了,闹得他是灰头灰脸的,没敢再吱声了,只是心说,麻痹的,现在这时代真是变了呀,小丫头比小男孩还不要脸呀!当唐逸乘坐大巴车返回平江后,看时间还早,才上午9点来钟,于是他也就给刘晓静打了个传呼。

  有一阵子没有见着她了,好似有点儿想她了似的。

  不过回想起那次跟刘晓静的那事来,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想,他姥姥的,那次也不知道老子究竟破了刘晓静的处没有?

  因为那次当刘晓静感觉钻心的痛之后,就一把推开了唐逸,之后死活也不愿意给唐逸了。

  也就是因为那次闹得,刘晓静自个也感觉蛮尴尬的,所以之后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唐逸。

  然而,就在唐逸给刘晓静打完传呼后,忽然,莫名的,胡斯淇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听电话是胡斯淇打来的,唐逸这心里又是喜又是悲的,总之一时的心情很复杂,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你回去了吧?”电话那端的胡斯淇问了句。

  “嗯。”唐逸应了一声。

  “那你……什么时候还会来江阳市呀?”

  “我也不知道?”回答着,唐逸莫名气恼的问了句,“你有事吗?”

  “没事。”电话那端的胡斯淇愣了愣眼神,“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能下个月就要出国了?”

  “我已经知道了呀。因为你妹妹胡斯怡跟我说了。”

  “那她还跟你说了什么呀?”

  “就说你快要出国了呗。”

  “那她没有再说别的了么?”

  “没有了。”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想了想,然后问了句:“那你……以后还会不会用这个大哥大号码呀?”

  “这个……”唐逸有些迷惘的皱了皱眉头,“我……也不知道哦?”

  “……”

  待胡斯淇挂断电话后,唐逸皱眉想了想,心说,胡斯淇这婆娘这是啥意思嘛?还说老子玩深沉,她玩的可比老子深沉多了,还整个他妈出国……

  正在他想着这事的时候,忽然,刘晓静给他回了电话过来。

  当电话接通后,电话那端的刘晓静甚是诧异道:“喂,你不会告诉我这是你的大哥大号吧?”

  唐逸嘿嘿的一乐,回道:“就是我的大哥大号呀。”

  “哼,瞧你那小样儿,一定是骗我的。我猜……这大哥大是那个江岩借给你的吧?”

  唐逸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你啥意思嘛?难道我唐逸就买不起一个大哥大么?”

  电话那端的刘晓静乐了乐,然后问了句:“你现在在哪儿呀?”

  “平江呀。”

  “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呀?”

  “怎么了?”

  “因为我现在在上班呀,走不开呀。”

  “没事。我一会儿就回西苑乡了。”

  “那我周六去西苑乡找你玩吧。”

  “……”刚挂断电话,忽然,唐逸的大哥大又响了起来,这回,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又是他妈谁打来的呀?

  当他接通电话后,只听见杨晓华在电话里好声好气的说道:“唐哥,我是杨晓华,请问你……回西苑乡了么?”

  唐逸不由得眉头一皱:“你找老子啥事呀?”

  “唐哥,你不是说要小弟我先准备八万块钱么,钱我现在已经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唐哥你……啥时候回西苑乡?那个啥……唐哥,小弟我求求你了,你还是快点儿回西苑乡吧,因为……长腿他这两天痛得都不行了,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听着这个,唐逸忍不住一声窃笑,然后问了句:“那晚究竟是你安排长腿来教训老子的,还是张昊那个傻X安排的呀?”

  电话那端的杨晓华听着,心里咯咚了一下,额头直冒冷汗,但他还是怕连累张昊,于是他也只好硬着头皮,颤颤惊惊的回道:“唐哥,那晚……的事情,都是……小弟我的错!”

  “那就是说……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咯?”

  电话那端的杨晓华额头再次直冒冷汗,又是颤颤惊惊的回道:“唐哥,小弟我……知错了!要不……唐哥,你看……这样好不好?以后……只要唐哥你有什么吩咐,小弟我照办就是了!俗话不是说……不打不相识嘛?”

  “那好,那你这就去告诉张昊那个傻X,覃媛她喜欢谁,那是她的事情,他管不着!他喜欢覃媛,那也是他自个的事情,他没权阻止别人跟覃媛好!”

  “是是是!唐哥,你说得很对!本来就是自由恋爱嘛,所以谁喜欢谁,都是自个的事情,别人是没权干涉的!”

  “那,那晚……你们为啥就非得安排长腿来教训老子,威胁老子不要跟覃媛在一起了呢?”

  “唐、唐哥,那……那个什么……那晚的事情……你看……咱们可不可以就此化了呀?要不这样……我和张昊一起请你吃顿饭吧?”

  “草!你以为老子没吃过饭呀?”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成了,老子也不跟你个傻b废话了,关于那晚的事情过去就算是过去了吧。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和张昊你们两个傻b都记住了,在西苑乡,就你们也想称霸,还他妈不够格呢,知道么?”

  “是是是!要说在西苑乡,唐哥肯定是第一!”

  “你也少他妈拍马屁了!老子一会儿就回去了!你去告诉长腿,这回老子没有要他的命就算是便宜他了!我草,就在西苑乡,你们几个跳梁小丑也想耍牛b,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一会儿,当唐逸回到西苑乡后,就直接去了西苑乡医院。

  这会儿,杨晓华正在医院的大堂门口守着呢,忽见唐逸终于出现了,他心里这个喜呀,忙是笑嘿嘿的迎上来:“唐哥!”

  唐逸见得他那样,也没再冲他说啥别的了,只是说了句:“走吧,去长腿的病房吧。”

  “好好好!”杨晓华忙是点头道,“唐哥,你跟我来就是了!”就这次,被唐逸给收拾的,杨晓华可是彻底服气了,也彻底胆寒了,主要是那八九万块钱就像是割了他身上的肉似的。

  这难受的滋味,他心想,还不如直接被唐逸狠狠揍他一回了事呢。

  想想,就凭着他杨晓华的那点儿工资,他何年何月才能还清这八九万块呀?

  关于这事,杨晓华也是对张昊有了意见。

  因为自始至终,张昊都在充当缩头乌龟的角色,没敢露头,然而关于安排长腿来教训唐逸,也是因为他张昊而起的,否则的话,也是不会反被唐逸给收拾得这么惨的。

  所以想想这事,杨晓华心里就觉得憋屈的慌,心说,麻痹的,张昊呀张昊,你就是他妈一个祟包,平时没事老是装狠,真正遇见了事情,你就他妈不见人影了,我草,这次我算是领教你的所谓的哥们义气!待唐逸跟随杨晓华来到病房后,只见长腿那哥们整个人真是瘦了一大圈,面色惨白,现在是病怏怏似的、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

  忽见唐逸来了,长腿后怕的直发憷,心惊肉跳的。

  唐逸则是冷笑地走近病床前,冲长腿问了句:“长腿哥,听说你在西苑乡很威武呀?”

  “不不不!”长腿惶急道,“唐哥,要说在西苑乡,小弟我可是啥也不是!要说威武还是唐哥你威武!”

  “是吗?”

  “是是是!”

  “那你那晚还他妈跑去跟老子装b?”

  “小、小、小弟我……再、再也不敢了!!!”

  “还再?”

  “不不不,没有再了!!!”

  见得长腿被吓成那样,额头又是冒出了一阵汗珠子出来,唐逸忍不住一声冷笑,然后扭头冲杨晓华问了句:“钱呢?”

  听得唐逸那么的问着,杨晓华忙是将手头的那个纸袋递给了唐逸:“给,唐哥,都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