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14章 不打不相识

   唐逸也没有客气,伸手就拿了过来,然后低头往纸袋里瞧了瞧,见得里面装有八沓百元大钞,暗自乐了,嘿嘿……

  杨晓华见得唐逸在瞧里面的钱,他忙是说道:“要不……唐哥,你点点吧,绝对够数。”

  “点就不用点了吧。”唐逸一边说着,一边将纸袋外床边的地上一搁,然后也就打算帮长腿的臼关节和膝关节归位了……

  杨晓华在一旁眼瞪瞪的瞧着,只见唐逸就那么麻利几下,听得两声‘咔啪’的响,长腿的两只胳膊就可以活动了……

  随后,又是‘咔咔’的两声响,唐逸拍了拍手:“好了,完事了。”

  长腿半信半疑的动了动双腿,心头一喜,呃,真的好了耶?这……我靠,这小子也太神了吧?不得不服呀!真没想到西苑乡还藏有这等高人,牛!实在是牛!

  杨晓华见得长腿坐起了身来,然后就下床了,站起了身来,他不由得又是眼瞪瞪的瞧着,心说,我草,不是吧?就这么几下功夫就要了我八万块呀?这……真是他妈普通人消费不起呀!

  唐逸没再去管他们,只顾拎起之前搁在床边的那个纸袋,扭身就要走了……

  见得唐逸这就要走了,长腿忙是笑嘿嘿的追上去:“唐哥、唐哥,等等!”

  唐逸回头瞧了瞧长腿:“还有事么,哥们?”

  “嘿……”长腿忙是乐道,“也没啥事,就是……那个什么……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唐哥,你看……以后咱们能成为哥们呀?唐哥,你放心,以后只要你一句话,你要我干啥我就干啥!”

  见得长腿这人倒是也算是忙直爽的,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说道:“那这样吧,今晚老子做东,晚上七点一锅鲜见,还有那个什么……杨什么晓华的傻b,就一起吧,也别说老子赚了这么多钱,显得小气。”

  “谢谢、谢谢!谢谢唐哥!”杨晓华忙是乐嘿嘿的说道。

  长腿忙是乐道:“我就说嘛,不打不相识嘛,我一看唐哥就是爽快的人。这下好了,往后我们就都是哥们了。当然了,以后唐哥你就是我们的大哥,你叫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唐逸听着,不由得看了看杨晓华,说道:“听说你是乡工商办的主任,以后关于媛记小卖店和一锅鲜,还有李振他老爸开的那个小卖店,你最好是少去捣乱!”

  “是是是!”杨晓华忙是点头道,“唐哥,你放心好了,这都是小事!咱们这在西苑乡上,有啥事不好办的呀?往后只要你唐哥一句话,我照办就是了!”

  “那就成了,那咱们就晚上在一锅鲜见吧。”

  “……”之后,唐逸拎着这八万块出了乡医院后,则是在琢磨着,他是将这钱存进农业银行好呢,还是存进农村信用合作社好呢?又或者是……直接去平江买套房子呢?

  九六年那会儿,有个几万块,在小县城买套好一点儿的房子还是没啥问题的,所以唐逸就在琢磨是去买房还是存起来等着以后凑齐了也去买辆宝马车……

  这下有钱了,唐逸这货也毫不含糊,晚上把刘海和李振,还有陆文婷也都给叫了过去,加上长腿和杨晓华,一共六人,在陆文婷她大伯的一锅鲜店摆上了一桌。

  原本李振和刘海俩都不待见杨晓华那个傻X,可是经过唐逸这么一撮合,彼此的矛盾也就淡化了。

  这几个人虽然在西苑乡算不上啥人物,但是对于唐逸来说,可不就一样了,至少证明他的圈子开始拉开了。

  当然,目前对于唐逸来说,他可还不知道啥叫政治圈子。

  但是想要在官场上混出个样儿来,那么就必须得有自个的圈子才成,也就是所谓的政治圈子。

  这个圈子内,也不单单只是官场上的人,反正是三教九流都得有,比方说一当说办啥事,白道不成,那咱们就走黑道。

  所以这个所谓的圈子很重要。

  就拿乡委书记李爱民来说,他也是有他的圈子的,所以他才能混到乡委书记的位置上的。

  当然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得民心。关于这个就是个学问了,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所以在此就不祥叙了。这晚,有唐逸这货买单,所以他们这哥几个也是可劲的造。

  尤其是杨晓华,他心里想着那八万块钱,这个恨得慌呀,心说,妈的,我既然奈不合你唐逸,那么我吃总得吃点儿回来吧?

  长腿那货本来就是个大混子,所以不但能喝酒,还能张罗着大家喝。

  这李振和刘海那两色货见得跟杨晓华之间的矛盾终于得以了淡化,所以也是高兴。

  唐逸心里想的则是,在西苑乡老子总算是有自己的弟兄了。

  陆文婷毕竟是个女孩子,所以她一直都文文静静的,算是基本上负责了‘后勤’工作,也就是负责给他们几个服务,拿酒什么的。

  这一顿饭下来,虽然是在这等小店里,但是也花了唐逸四五百块。

  陆文婷她大伯倒是乐了,因为他打自开店以来,还没一次做过这么大的一笔买卖,所以在唐逸买单的时候,陆伯也就高兴的给打了个八折。

  现在对于唐逸这货来说,打折和不打折,都无所谓,高兴就成。

  总得来说,这顿饭对于唐逸的收获就是,被他们哥几个荣称为了大哥,还有就是李振和刘海那两色货也主动将陆文婷让给了唐逸,说是他的女人了。晚上的饭局散了后,原本陆文婷是想跟唐逸一起回乡政府的,可是却被她大伯给叫住了。

  等他们都走了后,陆伯冲陆文婷欢欣的说道:“文婷呀,以大伯看……你们那个唐副主任人不错,所以呀……你可得把握好这机会呀。你也知道,想在咱们这乡里找个好男人,难呀。文婷呀,这么跟你说吧,你大伯我呀……会看一点点面相,就你们那个唐副主任有大将之气,将来必定会做大官的。”

  陆文婷听着,差点儿没乐喷了,扑呲一乐:“哈……大伯,真的还假的呀?就您看得这相准不准呀?就他……呵……我这么跟您说吧,大伯,就他那傻呵呵的样儿,连个正式编制都不知道,还将来当大官呢?我看他呀……就是一个混世魔王,倒是挺会混的。”

  她大伯听着,则是真切的看着她:“文婷呀,你知不知道啥叫顿悟呀?”

  陆文婷不由得懵怔的一怔:“大伯,您说的……啥呀?”

  “你看,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大伯这么跟你说吧,你们的那个唐副主任呀,现在还是个调皮的孩子心态,还没顿悟,等顿悟后,你就看吧,他将来指定比李爱民还牛。大伯今日个这话就撂在这儿了,你要是不信,就等着看吧!”

  见得她大伯说得跟真的似的,陆文婷也不想跟他争论啥,便是微笑道:“好啦好啦,大伯,我知道了啦。那个啥……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休息了啦,明天还要上班呢。”

  “……”之后,当陆文婷回到乡政府后边的宿舍后,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似的,陆文婷竟是没有首先回自个的房间,而是直奔唐逸的房间而去了。

  可能是她打自那晚被唐逸那货给破处后,偶尔回想一下那事的滋味,觉得还蛮奇妙的吧,所以有时候她心里也是有点儿想的,好似又想再次体尝一下那事的滋味似的。

  这种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说,在没有经历之前,偶尔也会想想,但一想就觉得好糗似的,觉得自己不知羞臊,是个坏女孩子,但是一当经历了之后,就不一样了,一当想就是想要了,虽然心里感觉有些羞臊,但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这会儿,唐逸那货刚回来洗漱完毕,正打算要睡了,忽听只听见房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敲门声,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才扭身到了门前来,伸手‘咔’的一声拽开了门。

  陆文婷站在门前,见得唐逸打开了门,她慌是娇羞的朝走廊的左右看了看,见得没有人,于是她一个溜身,就溜进了唐逸的房间。

  唐逸皱眉愣了愣,回头看了看已经溜进房间的陆文婷:“你干吗跟做贼似的呀?”

  陆文婷慌是娇羞的白了他一眼:“笨蛋!快把门关上了啦!难道你想被他们看见我来你这儿了呀?”

  忽听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心里终于有些明白了,嘿嘿的一乐,忙是关上了门,一边心说,娘西皮的,不会是……陆文婷这小婆娘的上瘾了吧?那她那天还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说老子对她咋样咋样,嘿嘿……

  之后,也就顺理成章的两人钻到了一个被窝内,那床被子被他俩像是舞狮子一般的舞动着,时不时的可听见陆文婷发出一声声的闷哼声……

  对于这事,唐逸可是乐此不疲。第二天早上,上班后,李爱民得知唐逸回来了,就立马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叫他去一趟他办公室。

  当唐逸到了李爱民办公室后,坐在办公桌前的李爱民就忙是乐呵道:“来来来,小唐,坐坐坐!”

  唐逸有些懵怔的走近李爱民的办公桌前,拉开椅子,面对着李爱民坐了下来,一边问了句:“李书记呀,你找我……啥事呀?”

  “也没有啥事。”李爱民乐道,“就是我想当面感谢感谢你,谢谢你在安书记面前帮我说好话!”

  听说是这事,唐逸忙是回道:“这没啥的呀。”

  “那我也得感谢你不是?”李爱民又是乐道,然后话锋一转,“对了,小唐呀,关于你那正式编制的事情,今天我会再去一趟平江,应该差不多了。”

  说着,李爱民将一份入党申请表顺着办公桌的桌面推给了唐逸:“来,这是入党申请表,你先将这个填写了吧,我今天顺便带去平江。推荐书我已经帮你写好了,你先将这个填写好了就成。”

  忽见是这等好事,唐逸不由得嘿嘿的一乐,从办公桌上拿过一支笔来,伏案就认真填写了起来……

  一会儿,待填写完毕后,唐逸这货竟是乐嘿嘿的冲李爱民问了句:“李书记呀,如果我要混到你的位置上,得需要多少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