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16章 秦科长透露的秘密

   趁机,唐逸那小子就将目光扫进了她的领口内,只见一对白哗哗的半球历历在目,随着中巴车的晃动,那对白哗哗的半球也在晃晃悠悠的颤动着……

  哇,这等奇景,甚是招眼,更是迷人,闹得唐逸那小子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只觉浑身有种燥热感了似的。

  说实在的,秦妍科长领口内的那对白嫩的鼓荡之物绝对可以跟廖珍丽医生的媲美了,甚至是还要胜过一筹,因为她的相对更加的圆润有型。

  像秦妍这等娇好之躯,还真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

  一会儿抵达平江车站后,下了车,秦妍又将她家的电话告知了唐逸,说要他如果下午回平江的话,就给她家去电话。

  完了之后,唐逸也就转车去了江阳市。

  一个小时后,当唐逸到了江阳市,出了汽车站后,安永年又是开车在出站口那儿等着他。

  待唐逸上了安永年的车后,见得又是安永年亲自开车来接的他,他忙是感激道:“安书记,您……老是自己开车来接我,我都不大好意了!”

  安永年不由得扭头打量了唐逸一眼:“呃?你小子……好像变了?”

  “啊?”唐逸不觉一怔,“怎么……您也觉得我变了?”

  “嗯。”安永年点了点头。

  “那您觉得我哪儿变了呢?”

  “嘿……”安永年欣然的一乐,“看来……官场就是锻炼人呀!你小子在一个小小的乡政府呆了这么一段时间,这就有明显的变化了呀!这是好事,回头我给你两本书,你回去好好的看看,对你会有所提高的!”

  “谢谢您了哈,安书记!”

  “呃?我记得你小子好像说过……咱们没有必要那么客气的吧?”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乐了乐,然后,他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安书记,安雅她……有点儿好转的迹象没?”

  安永年一边驱车前行,一边欢喜的回道:“你小子好像还真神,最近这两天……我晚上在给她喂药的时候,她居然每次都会挑眼来看着我了,虽然目光呆呆的,但是她好像能认识我了似的?还有……她妈说,白天在给她喂药的时候,也有这种迹象了。”

  “真的?”唐逸不由得欢喜的一怔。

  “这是真的。”

  由此,唐逸乐了乐,言道:“看来……我的治疗方法还是有效的?对了,这次我带了针来,打算再结合针灸疗法,看她能不能恢复快点儿?”

  忽然,安永年不由得问了句:“小唐呀,你这一手医术都是跟谁学的呀?”

  “我爷爷。”

  “那……你爷爷岂不是更神?”

  “肯定比我厉害,但是……”说着,唐逸不由得陷入一阵神伤,“我爷爷已经去世了。”

  “哦……那……”安永年囧了囧,“小唐呀,不好意思哦!”

  “没事的,安书记。”

  “对了,小唐呀,你父母……”

  还没得安书记问完,唐逸又是神伤的回了句:“我父母早就没了。”

  “啊……这……”闹得安永年这个尴尬呀,囧囧的想了想,“那……小唐呀,这么说……唉,还是不说你的伤心事了吧。不过,小唐呀,没事的,你现在不是也挺好么?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反正……咱俩这关系……要不你做我的干儿子吧?”

  “我倒是愿意,只怕……”

  “你怕啥呀?”安永年忙道,“你怕安雅她妈会反对?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她妈就那样,连我都不待见她,咱们不带她玩,由她自生自灭吧!”

  说着,安永年倍感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小唐呀,这么跟你说吧,我也不怕你笑话我什么了,我的那位夫人,我早就想要离掉她了!因为她那种女人吧……没法说,太那个什么了,不过她也怕我,怕我真离了她,她也就没处享福去咯!再说,就她那样的,要是我真离了她,估计也没有哪个男人会要她了?我这倒不是背后说她什么坏话,可是那天你也看到了,你一进门,她就不给我面子,说你是什么乡下的,乡下的又怎么了?我也是乡下出来的呀!”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欢喜道:“安书记,我发觉您……真的蛮好的!”

  “什么好不好的呀?小唐呀,我跟你说哈,这人吧……要是熟悉了,知根知底了,这关系也就越来越好了。其实呀……什么他妈市常委书记不书记的呀,我也只不过是个常人罢了,我也是有血有肉的。我也知道离婚对子女不好,所以我一直忍着。现在,我也知道你小子为人不错,所以我跟你也就没有那么多戒备心了。”

  说着,安永年又道:“小唐呀,这么跟你说吧,在我的记忆中,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人这么贴心的聊过天、说过话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身在官场上。说白了,在官场上混着,就是一个字:累!因为处处都是钩心斗角的,还得去把事情办好,因为你身在其位,那么就得去做该做的工作!小唐呀,你记住,官场上是没有真正的朋友的,只有利益,彼此的利益,大家的利益!”

  “……”

  一路上,听着安永年的半似牢骚的话语,唐逸像是又从中悟到了啥似的……

  看似风光无限的市常委书记,原来早已是身心疲惫。过了一会儿,等到了安永年的家,一进客厅的门,唐逸又是一眼瞧见了安永年的那个胖夫人坐在沙发前瞧着电视,磕着瓜子,吐得满地的瓜子壳……

  安夫人扭头瞧了唐逸一眼,见得还是上回的那个小子,她也就没有吱声说啥,继续看她的电视,磕她的瓜子。

  安永年知道唐逸给安雅疗病时,不许有旁人在,所以他也就唐逸单独进了安雅的房间。

  待唐逸进入安雅的房间后,只见得安雅又是那样呆呆的坐在窗户前,瞧着她那背影跟胡斯淇有几分神似,使得他不由得又回想了一下胡斯淇……

  随后,唐逸缓缓的走过去,搬动安雅的椅子,将她转过身来,然后他也就开始给疗病了。

  这回,首先采用的是针灸疗法,然后是内气疗法。

  一个疗程下来,差不多用了将近一小时,待结束时,唐逸已经浑身冒汗。

  安雅又跟上回一样,挑眼呆呆的看了唐逸一会儿。

  瞧着她纯美的静态之美,唐逸心里一声叹息,心说,娘西皮的,这么漂亮的小婆娘,咋就会惨遭车祸,导致成了植物人呢?要是她不这样的话,一定是一位活泼可爱的小丫头……

  休息了一会儿,唐逸从安雅的房间出来后,又给换了一付新的药方。

  将那药方写好,交给安永年后,他也就打算走了。

  可是安永年愣是挽留他吃了顿午饭。

  饭后,安永年见得唐逸实在要走,也就没再强留,而是送给了他两本书。从安永年他家出来后,唐逸趁机在市委家属大院内转了转,看看是否能碰见胡斯淇?

  不过这回他的运气似乎没有那么好,既没有碰见胡斯淇,也没有碰见她妹妹胡斯怡。

  但,唐逸也没有打算跟她们姐妹俩联系,所以他也就出了市委家属大院。

  从市委家属大院出来后,他正想给方乐乐打传呼,赶巧似的,方乐乐竟是给他来了电话。

  忽听大哥大响了,于是他也就忙是掏出大哥大来,接通了电话:“喂。”

  电话那端的方乐乐欢喜的一乐:“呵……猜猜我是谁?”

  听着方乐乐那欢喜的乐声,唐逸不由得打趣了一句:“女的。”

  “晕!男的声音有我这么委婉的吗?真是的,呵。”方乐乐就是爱笑,说句话,总会笑一声。

  唐逸乐了乐,问了句:“你猜猜我现在在哪儿?”

  “咦?嘻,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在江阳市吧?”

  “就是在江阳市。”

  “啊?那你在哪儿,快说,我去找你!”说着,方乐乐忙道,“要不你现在来我的家也成,正好是我妈妈要我给你打的电话,呵!”

  “你妈要你给我来的电话?”唐逸皱眉一怔。

  “对呀,唐大医生,因为你上回给我妈开的那个药方,我妈吃了之后,她的偏头痛真的好了,好久都没有痛过了,所以呢……呵呵……我妈想请你来我家吃顿饭的啦。”说着,方乐乐又是忙道,“哦,对啦,还有,我爸也想见你,他想问你愿不愿意进江阳市人民医院当中医大夫?如果你想的话,他可以帮你安排的。”

  忽听这么一个好消息,唐逸皱眉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我现在可不想当什么大夫了。”

  “我晕!笨蛋,你知道想进江阳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有多少么?”

  唐逸则是乐道:“我管他们想不想呢,反正我不想。”

  “难道你就想一辈子窝在那个什么西苑乡吗?”

  “呃?”唐逸忙是回道,“好像……上回你到了西苑乡后,也一直在夸我们西苑乡很美吧?”

  “美是美,但是你也不能一辈子就我在西苑乡呀,笨蛋。”说着,方乐乐话锋一转,“好啦,我懒得跟你个笨蛋说这个了啦。快说,你什么位置,我去找你啦,然后……我想想哈……咦,对啦,然后你陪我去商业街买套新衣衫,呵,完了之后……你晚上就在我家吃饭,然后明天再回去,怎么样?”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他还是想回平江去,去找秦妍,“那个啥……不行,今天下午我得赶回西苑乡,因为我还有事呢。”

  “就你回去能有什么事呀?”

  “……”

  最后被方乐乐那丫头给死缠着,没辙,唐逸也只好答应了她,今晚留在江阳市了,晚上去她家吃饭。

  于是他也就告诉了方乐乐,他目前在江北街工商银行门口这儿。

  方乐乐得知后,便说她一会儿就来这儿找他。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也只好工商银行门口这儿等着方乐乐来找他了。

  原本他是想今天下午回平江,去找秦妍科长,看看能不能有机会捞点儿腥,顺便问问她,平江的房价如何?

  因为他小子现在在银行里存着七万来块钱,也就想给糟尽完事了,心里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