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2章 尤富民的报复

   想到这儿,尤富民忽然心想,对,老子明天就把这事告诉李爱民,到时候就有他唐逸好看的?妈的,唐逸这小子不是老是目中无人的么,不是不把我这个办公室主任放在眼里的么,不是事事都直接找李爱民么,那好,那老子就将这事告知李爱民,看他李爱民还罩着唐逸这小子不?

  这尤富民一直寻思着没有机会报复唐逸呢,可是忽然被他瞧见了这一幕,显然他一定会趁机报复一下唐逸的。第二天一早,刚上班,尤富民就偷偷跑来了李爱民书记的办公室。

  李爱民坐在办公桌前,瞧着尤富民来找,忙是问了句:“老尤呀,啥事?”

  尤富民鬼鬼祟祟的走近李爱民办公桌前,装神弄鬼的冲李爱民卖关子道:“李书记,你猜,我昨晚上看到了啥?”

  “啥呀?”李爱民忙是问了句。

  尤富民又是卖关子的一笑,然后回道:“我昨天晚上,看见了唐逸和杜薇俩……嘿……李书记,您明白了吧?”

  听着这个,李爱民心里咯咚了一下,不由得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心说,麻痹的,唐逸那小子也太过了吧?老子对他那么好,他居然……连我的女人都敢碰?我草,这事……

  可是李爱民表面上也只好装作很镇定的冲尤富民说了句:“你跟我说这事干吗呀?”

  尤富民也知道李爱民这是装出来的镇定,因为他李爱民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跟杜薇有那啥关系。

  尤富民也是个聪明人,忙是微笑道:“我就是感觉好奇,所以也就跟您这么一说罢了。”

  趁机,李爱民问了句:“那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

  听说没有了,李爱民顺便训了尤富民一句:“没事就好好回去工作,别老是打听这些无关的八卦事件。”

  “是是是!”尤富民忙是点头道,“那,李书记,我这就回办公室了?”

  “去吧。”待李爱民瞧着尤富民出了他的办公室,顺手带上了门后,只见李爱民震怒的一掌拍在办公桌上……

  ‘啪!’

  刚出门的尤富民忽听李爱民这就在办公室拍桌子了,他不由得暗自偷笑了起来,心说,李爱民呀李爱民,你个老东西怎么不继续装了呀?搂不住火了吧?急了吧,哈……

  这下,估计有那个姓唐的小子好受的了?那小子也是胆大,居然敢动李爱民的女人,岂不是找死么?这会儿,唐逸那小子还浑然不觉,不知道有人在背后整他了,只是他回想起昨晚上在杜薇老师那儿闯红灯的情景来,他小子则是在偷着乐……

  原本昨晚上杜薇老师来月事了,死活不愿给他的,但是他小子则是一个劲的刺激着杜薇老师,埋头在她胸口那儿没玩没了的啃着咬着吸着吮着的,最后闹得杜薇老师实在无法忍受了,也就任由他小子闯了红灯,最后事后整得是床单上被子上到处都是血迹……

  此时此刻,李爱民一脸愤怒的坐在办公室的办公桌前,回想着尤富民刚刚跟他说的唐逸和杜薇老师那事,气得他都浑身发抖,拳头都捏出了火了,不由得忽然一拳捶在跟前的办公桌桌面上……

  ‘嗵!’

  一声巨响过后,李爱民又是挤眉、瞪眼、咬牙的,再次被气得浑身哆嗦……

  不由得,只见李爱民的两只眼睛瞪得跟那牛眼似的,暗自骂道,唐逸这个死兔崽子也欺人太盛了吧?妈的,别的我李爱民都可以容忍,可是老子的女人他居然也敢碰?我草,就这事,老子绝对不能轻饶了他!否则的话,我李爱民还在这西苑乡怎么混呀?老子可是西苑乡的乡委书记,是西苑乡大佬,要是连老子的女人都有人敢碰的话,那老子以后还怎么他妈在西苑乡树立威信呀?唐逸呀唐逸,我李爱民可是待你不薄呀,可你个兔崽子怎么就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怎么就可以碰老子的女人呢?你这兔崽子也太……

  忽地,李爱民一气之下,伸手就抄起了桌上的电话来,然而就在他打算拨出电话的时候,又忽然止住了,手指头僵持在电话键上……

  这时候,李爱民像是感觉到了自个有不妥之处,于是他又只好缓缓的搁下了电话……

  完了之后,他转念一想,妈的,这事……我还不能他妈明目张胆的叫唐逸那个兔崽子来办公室给他劈头盖脸的骂一通呀?因为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直接告诉了唐逸那个兔崽子,杜薇老师是我李爱民的情妇,要是他个兔崽子知道了,我骂得他不爽了,他万一一气之下告知了安永年的话,我岂不是就傻b了么?毕竟……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也是考核一位党干部的一部分,要是因为这事,老子被撸了的话,岂不是太冤了么?

  想到这儿,李爱民的思维方式豁然开朗,这时他忽然心想,去他妈的,老子哪有那么大的气性呀?不就是他妈一个女人吗?她杜薇那个婆娘早晚不也得嫁人的么?所以她爱跟谁睡就跟谁睡呗,老子管那么多干啥呀?毕竟……老子也是一时图个乐子罢了,难道还真动情了呀?所以……既然……大家都是图个乐子,那老子还气个毛呀?归根结底,她杜薇那婆娘也不是老子过门的老婆,用乡里的话说,顶多算是老子的一个野老婆罢了,所以她个婆娘爱跟哪个男人睡就跟那个男人睡呗,再说了……

  我草,八成是尤富民那个狗日的想整唐逸那小子吧?要不然,他尤富民跑来这儿跟老子说这个干蛋呀?况且……唐逸有没有真的跟杜薇睡觉,还不知道呢,指不定这事就是尤富民那个狗日的捏造出来的……

  想到这儿,李爱民忽然又将矛头指向了尤富民,暗自骂道,麻痹的,尤富民呀尤富民,好你个狗东西,居然跑来挑拨事端,我草,你尤富民等着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于是,李爱民立马就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给尤富民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李爱民也没有说别的,只是说了句:“通知各部门,半小时后,在第一会议室召开全体会议,谁都不能缺席,要是有谁缺席,我就拿你尤富民试问!”

  电话那端的尤富民听着,也只得忙是点头道:“是是是!”半小时后,第一会议室。

  尤富民颤颤惊惊的在会议室的过道上是清点了一遍又一遍的人数,但是到会的就那么稀稀落落的几个人。

  偌大的会议室,就那么稀稀落落的坐着十来个人,这急得尤富民都浑身冒冷汗了。

  更令他倍感棘手的就是,乡委副书记、乡长卢开明没有到席,三位副乡长也没有到席,乡常委主任也没来。

  这几位可是乡里的重要人物,居然连他们几位都没有到席,想想,他尤富民这办公室主任是怎么当的?李爱民肯定是要拿他试问的……

  其实呀,李爱民心里是有数的,也知道尤富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组织不了这个会议的,所以他这是故意为难尤富民的,从而达到训斥他的目的,说白了,也就是公报私仇。

  到会的这十来个人,都是无关紧要的人员,比方办公室的那几位,唐逸、刘海、李振、陆文婷,又比方说人事科的秦妍科长和一位副科长,还有两位办事员等等等,这些人纯属凑人数的。

  李爱民刻意拖延了十分钟才拿着个文件夹装模作样的走进了会议室……

  李爱民走进会议室后,故作严肃的扫了一眼,见得就这么十来个凑人数的人员在会议室坐着,不由得,李爱民将手头的文件夹往主会台一甩……

  ‘啪!’

  这声音吓得尤富民胆颤的缩了缩脖子。

  “尤富民!”李爱民忽然点名道,“你起来!”

  忽见李爱民火了、急了,没辙,坐在第一排的尤富民也只好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来,一脸囧色。

  李爱民站在主会台前,眼瞪瞪的直瞅着眼下的尤富民:“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是怎么当的呀?还想不想干了呀?就这么一点儿简单的事情,你都办不好么?我半小时前给你电话,要你组织这次会议,现在我都四十分钟后才到的会议室,就这么几个人,你自己说说,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是怎么当的?你还能不能干?不能干就让位!”

  这一顿训斥,尤富民脸涩涩的,囧得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于是他也就玩了一招‘太极法’,颤颤惊惊的说道:“李书记,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因为我让唐副主任也帮忙通知他们开会来着,不知道是不是唐副主任没有通知到位?回头我好好问问唐副主任!”

  唐逸听着,可不干了,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扭身就冲尤富民骂道:“麻痹的,你啥时候叫老子通知他们开会来着?是你没有他妈能力,你推到老子头上干蛋呀?这事,老子压根就不知道,你尤富民是不是对老子有啥仇呀?妈的,你要是对老子有意见,就冲着老子来,别他妈在会议上损毁老子的名誉!你要是干不了这个主任,老子可以干呀!”

  被李书记训斥一通也就得了,可是这又被唐逸给训斥了一通,尤富民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呀,鸡头白脸的瞅着唐逸:“你只是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你有什么权利对我尤富民这样说话呀?”

  唐逸可不是那么好被驯服的,听得尤富民这么的说,他张嘴就回道:“我草,副主任又怎么了?副主任就可以任由你栽赃于老子么?就算你是办公室主任,可有你这样的么?你没有能力、办不成的事情,你就往我这儿推干吗呀?”

  趁机,李爱民忙是接过唐逸的话茬,冲尤富民恼道:“唐逸同志说的对!就这事,连个会议都组织不了,你尤富民还推卸责任,耍太极呢?成了,我现在宣布,尤富民同志被降职为办公室副主任,提升唐逸同志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

  尤富民听着,愣了又愣的,心说,麻痹的,这是怎么了呀?这李爱民怎么还收拾到老子的头上了呀?老子昨晚上又没有睡你的女人杜薇,是唐逸睡了你的女人杜薇好不好呀,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算在了我尤富民的头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