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3章 公报私仇

   见得尤富民愣在那儿,好似还没听明白似的,于是李爱民又说了句:“一会儿会后,唐逸同志去跟尤富民同志办理一下交接手续。”

  忽然,尤富民倍感冤得慌的叫嚷了一声:“李书记,我……”

  李爱民忙道:“我什么我呀?要工作能力你没有工作能力,倒是到处打探八卦新闻啥的,你能耐了!成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记住,下午尽快将你的那间办公室腾出来,现在归唐逸所用!”

  说着,李爱民又忙是办公室的那几位人员说道:“刘海、李振、陆文婷,你们三个听着,以后你们只听从唐逸同志的指挥!”

  他们三个忙是异口同声道:“好的,明白了,李书记!”

  完了之后,李爱民恼火道:“好了,散会吧,今天这个会议不开了!就这么几个人没法开!”待散会后,大家伙都出了会议室,唯剩尤富民还傻愣愣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心说,麻痹的,原来是李爱民不相信老子的话,认为老子是在编织谎言骗他的,老子就说今日个咋就这么蹊跷呢……

  可是……老子昨晚上明明看见了唐逸跟杜薇那个浪婆娘在一起的呀?

  不成,我一定要再去找李爱民说说昨晚的情况……可等尤富民走到会议室门口后,转念一想,还是算球了吧,老子还是别再跑去李爱民那儿说那等破事了吧?估计要是我尤富民再说的话,恐怕就降为了办公室的办事员了……

  但是我尤富民就纳闷了,为啥李爱民他……

  看来,下次我得逮着点儿证据才是……

  这天中午,乡长卢开明赶回来后,就跑去了尤富民的办公室,打算问问上午召集的紧急会议是关于哪方面的?

  可是当卢开明走到尤富民的办公室门口时,只见尤富民在屋里头收拾东西……

  为此,卢开明站在门口愣了又愣:“老尤,你这是……要换办公室呀?”

  尤富民听着,忙是扭头朝门口瞧了一眼:“卢乡长。”

  “你是不是要换办公室呀?”卢开明又问了一句。

  尤富民闷闷的瞥了一下嘴:“是呀,要搬去公共办公室办公了。”

  “那你……这间办公室……”

  “腾出来给唐逸。”

  “给唐逸?”卢开明皱眉一怔,“究竟什么情况呀?”

  “就是以后唐逸是办公室主任了呗。”

  “上午开会就为了这事么?”

  “具体因为啥事,我也不知道。”尤富民憋闷的回道,“我只知道上午临时组织的会议,重要人物都没有到齐,所以李书记生气了,就把我给拿下了。”

  卢开明皱眉一怔:“原来……是这事呀?”

  “对呀。”

  “那……上午李爱民要你通知大家开会,他就没有说啥别的么?”

  “没有。”尤富民摇了摇头。

  “那好了,我知道了。”说完卢开明也就扭身走了。待卢开明回到自个的办公室后,在办公桌前坐下,习惯的点燃了一根烟,愁眉不展的深吸了一口,心想,妈的,李爱民那个狗东西究竟想搞什么呀?居然连我都不知道他临时组织这个会议要干吗……

  我草,李爱民呀李爱民,你行呀,现在还真他妈跟我斗上了呀?

  想着这事,忽然,卢开明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来,竟是给唐逸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卢开明说了句:“小唐呀,你来一趟我办公室。”等过了大约几分钟后,唐逸也就来到了卢开明的办公室:“卢乡长,您找我……有事?”

  卢开明见得唐逸进来了,忙是微笑的手势道:“来来来,小唐,坐吧!”

  唐逸不解的走近到卢开明的办公桌跟前,在他对面的椅子前坐了下来,又是不解的瞧着卢开明:“卢乡长,您找我……究竟啥事呀?”

  “那个……”卢开明笑微微的看着唐逸,“听说……你现在升为了办公室主任?”

  “嗯。”唐逸点了点头。

  “那你……”卢开明若有所思的看着唐逸,“你知道……今天上午李书记临时组织的会议,究竟是想要说啥事么?”

  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要不……您还是去问李书记吧。”

  卢开明见得唐逸那样,不由得旁敲侧击道:“那个谁……说你知道。”

  “谁呀?”

  卢开明忙是一笑,回道:“这个……我就告诉你具体是谁了吧。”

  唐逸也不是傻子,听得卢开明这话,他心里也明白了,估计是卢开明这狗东西想诈他……

  想着,唐逸则是回道:“卢乡长,我确实是不知道。既然您说是那个谁说的,那么您就叫那个谁来跟我说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卢开明忙是微微的一笑,没敢再就此话题深谈了,而是赶忙转移了话题,问了句:“小唐呀,李书记是不是跟你说了,安排你下周一去平江党校学习呀?”

  “对。”唐逸点了点头。

  趁机,卢开明忙是微笑道:“小唐呀,就这事,我可是跟李书记说了很久的,最后他才答应的。”

  听得卢开明这话,唐逸不由得在心里暗骂,我草,麻痹的,你卢开明还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孩呢?这话傻b都能听明白,不就是你卢开明想从中捞一份功劳么,顺带还诋毁一下李爱民么……

  唐逸心里虽然明白,但是他表面上则忙是致谢道:“那谢谢卢乡长了哈!”

  “没事没事,不用谢。”卢开明忙道,“这关于栽培年轻一代的新同志,也是我们的义务。”

  唐逸可是不想坐在这儿听他卢开明瞎扯淡,于是他忙是言道:“卢乡长,您还有别的事情么?若是您没有别的事情了的话,我就……”

  “你是着急去搬办公室吧?”

  “对呀。”

  “那成,你去忙吧。”

  “……”待唐逸从卢开明的办公室出来后,立马就在心里骂道,麻痹的,卢开明这狗东西真他妈恶心人,啥他都想捞一份,连功劳他都想要捞一份,别他妈以为老子不明白,还不就是想利用老子攀上安永年呀……

  想到这个问题后,唐逸忽然转念一想,呃?居然卢开明这狗东西啥都想要捞一份,那么老子干吗不能趁机反过来捞他一份呢?这也算是打击报复他了,嘿嘿……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在心里突发奇想,那就是打算利用他和安永年的关系,来跟卢开明做一次买卖。那就是,如果你卢开明那狗东西想要老子在安永年面前替你说好话的话,那么就得给老子一点儿好处费……随后,唐逸这货刻意给卢开明去了个电话,待电话接通后,他就冲卢开明说了句:“对了,卢乡长,刚刚我忘了跟您说了,我可能……过几天要去一趟江阳市。”

  卢开明那是何等聪明的人,一听就明白了啥事意思,所以他忙是巴结的微笑道:“那,小唐呀,你……能不能帮我在你安伯面前说上几句好话呀?”

  忽听卢开明这狗东西上钩了,唐逸这货便是一声窃笑,然后说了句:“可是可以……不过,卢乡长呀,我最近手头有点儿紧,恐怕不够路费去江阳市了?”

  卢开明忽听唐逸这么的说,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麻痹的,唐逸这小兔崽子还真行哦!居然……他都敲到老子的头上来了呀?妈的,老子好歹也是西苑乡的乡长吧……

  可是卢开明转念一想,妈的,出点儿血就出点儿血吧,这要是能混进平江的话,不就一笔就捞回来了么?

  想通了这事后,卢开明又忙是微笑道:“小唐呀,这事好说,那个啥……这次你去江阳市的路费就包在我身上了吧。不过,我今天没啥准备,明天你直接来办公室找我一趟就好了。”

  “……”

  待电话一挂,唐逸这货心里这个乐呀,心说,什么他妈乡长不乡长的呀,狗屁,就老子这么一整,他就上钩了,还真是他妈个狗屁乡长,不过……老子管呢,要不是有这么个狗屁乡长的话,老子也捞不到这份钱不是,哈哈……这天下午,尤富民老老实实的搬出了办公室,唐逸也就顺理成章的占用尤富民原用的办公室。

  待唐逸这货在办公桌前坐下后,心里这个美呀,心说,还是当领导的舒坦呀,自个一个办公室就是清静,把门一关,老子在里面想干嘛就干嘛,要是实在寂寞无聊了,整个女人来睡她一回也成,嘿嘿……

  为了体验一下自个单独用一个办公室的方便,唐逸这货抄起办公桌的电话,给公共办公室去了个电话。

  听着陆文婷接通了电话,唐逸便是体验了一下领导的语气:“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陆文婷听着,心里这个不爽呀,娇嗔的回了句:“什么事情呀?”

  唐逸不由得乐道:“怎么,你想抗旨么?现在我可是办公室主任!”

  “哼!”陆文婷也只得一声哼,撂下电话,然后也就扭身出了公用办公室,朝唐逸的办公室走去了。一会儿,唐逸那货坐在办公桌前,瞧着陆文婷推开门进来了,于是他忙是笑嘿嘿的说了句:“关上门,反锁上。”

  陆文婷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干吗要反锁呀?”

  唐逸又是乐嘿嘿的说道:“你哪有那么多问题呀?领导叫你干吗你就干吗呗!”

  “哼!”陆文婷又是冲他翻了个白眼,“你是狗屁个领导!”

  嘴上虽然这么的说着,但是陆文婷还是一边关上了门,反锁上了。

  随后,陆文婷走近到唐逸的办公桌前,冲他撇了撇嘴,问道:“好啦,领导,说吧,什么事呀?”

  唐逸那货邪念的瞧着她,嘿嘿的一乐,说了句:“你过来,我跟你说个秘密。”

  女孩子天生就秘密感兴趣,听说是秘密,陆文婷也就从桌侧绕了过去,来到了唐逸的身侧:“说吧,什么秘密呀?”

  唐逸转动椅子面向了她,抬头笑嘿嘿的瞧着陆文婷,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腿:“你坐下来,我再告诉你。”

  陆文婷听着,也知道他这家伙没有安好心,可她还是乖顺的扭身背向唐逸,然后也就缓缓的在他的双腿上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