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4章 反过来敲乡长竹竿子

   待陆文婷坐下后,唐逸那货笑嘿嘿的一把抱住她,在她耳畔说了句:“你说……在办公室做那事会不会很刺激呀?”

  听说是这事,陆文婷娇羞的一笑,嗔骂了一句:“流氓!”

  其实,陆文婷早就感觉到了,唐逸这家伙一定没有啥好事,不过她跟唐逸啥都做过了,所以她也不那么在乎了,况且呆着办公室也没啥事做,所以有这等刺激之事,自然,陆文婷也是想体尝一下,所以她刚刚才会那么乖顺的听唐逸的……

  李振和刘海那色货平时很少来办公楼晃悠,可今天下午也是赶巧似的,正在唐逸那小子关门在办公室和陆文婷那个啥的时候,他俩正好打门前经过,忽听里面的动静不太对劲,好像是有个女的在里面嘤嘤嗡嗡的,不由得,他俩都缓缓的止步,侧耳细听了起来……

  待听清果真是有个女的在里面嘤嘤嗡嗡的时,刘海不由得扭头看了看李振,在他耳畔小声道:“靠,不会是……尤富民那狗东西跟那个谁在……”

  李振听着,皱眉一怔:“不对。你这货忘了呀,我们回来干啥来了呀?”

  “找刚刚升职的唐主任请客吃饭呀。”

  “那里面怎么可能是尤富民呢?”

  不由得,刘海猛地一怔:“我靠,你的意思是……唐逸和哪个女的在里面……”

  李振也不敢确定,便是在刘海的耳畔说了句:“你去公共办公室看看,看唐逸在那里没有?”

  “成。我这就去。”于是,刘海那货也就忙是朝公共办公室走去了,到了门口,往里瞄了一眼,瞧见的居然只有尤富民独自一人闷闷不乐的坐在其中的一张办公桌前,正在吧嗒的抽着闷烟。

  刘海也没有打算打扰尤富民了,忙是退步出来了,然后扭身往回走了。李振那货依旧呆愣在唐逸的办公室门外,忽听脚步声,他忙是扭头瞧了一眼,见得刘海回来了,他忙是小声的问了句:“他在办公室吗?”

  刘海忍不住嘿嘿的一阵嘲笑,然后在李振的耳畔幸灾乐祸道:“尤富民那狗东西正在公共办公室抽闷烟呢,哈……他一定很郁闷,一定在想怎么就突然被撸了,哈哈……”

  李振却是忙道:“那这办公室里指定是唐逸跟那个女的在里面那个啥?”

  “我草,不会是……陆文婷吧?”

  “极有可能?”李振回道。

  不由得,刘海倍感恶心人的皱了皱眉头:“妈的,老子还以为陆文婷那婆娘有多正经呢,原来……也是他妈个烂货呀?居然公然在办公室里跟男的这样?”

  “得得得!”李振忙道,“你这货就别说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话了吧!”

  “我靠,你李振还不是一样呀?你不也是没有吃到葡萄么?”

  “你这货别他妈说了,现在都已经这样了,陆文婷都已经被唐逸给那个啥了,还说啥?开始你这货不还跟老子争来着么?现在咋样,人家唐逸一来就是捷足先登了!我草,还是唐逸牛X呀!”

  刘海不由得闷闷的皱了皱眉头:“呃,你说……唐逸他……是不是有啥背景呀?”

  “咳,管他有没有啥背景呢,现在我们俩不是跟在他手下混么?”

  “……”随着李振和刘海俩在门口极为小声的议论声,里面的唐逸和陆文婷也完事了。

  完事后,陆文婷依旧是那样的趴在办公桌上,白哗哗的臀仍是那样撅着的,此刻她正趴在那儿余喘不断,呼哧呼哧的余喘着,面上的红霞还未褪去。

  唐逸那货累得退后一步,然后一p股坐在了身后的办公椅上,不由得呼出了一口爽气来:“呼……”

  待陆文婷缓过劲来后,便是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扭头娇羞的白了唐逸一眼,说了句:“你就是个小流氓!”

  听得陆文婷那样,唐逸那货却是嘿嘿的一乐,抬头瞧了她一眼:“你不也是小荡妇吗?”

  “你……”陆文婷故作嗔怒的瞪了瞪眼,“哼……”

  唐逸则是没心没肺似的嘿嘿一乐,忽然问了句:“对了,你觉得刚刚在办公室做是不是很刺激呀?”

  陆文婷娇羞的红着双颊:“才没有呢!”

  一边说着,陆文婷一边面泛羞涩的扯上了裤子,系好。

  完了之后,陆文婷又是娇羞的白了唐逸一眼,然后扭身绕过办公桌,冲门走去了……

  唐逸见得这才刚完事,陆文婷那婆娘就要走了,于是他忙是说了句:“你不再呆会儿了么?”

  陆文婷回头瞥了他一眼:“才不要和你个死流氓呆在一起了呢!”

  唐逸又是那样没心没肺的一乐,然后忙道:“等等,先别开门,我裤子还没穿上呢。”

  一边说着,唐逸忙是一边站起身来,忙是给穿上了裤子。待陆文婷到门前伸手打开反锁,然后‘咔’的一声拽开门后,忽见李振和刘海俩站在门口,她噌的一下就羞红了双颊,一脸囧色,好像是刚刚她和唐逸在做那事的时候被他俩偷看了似的……

  李振瞧着陆文婷,忙是机灵的问了句:“对了,唐主任在吗?”

  “在。”陆文婷极为羞涩的小声的回了句,然后就从门的一侧溜身出了办公室……

  刘海瞧着唐逸坐在办公桌前,忙是笑嘿嘿的说道:“唐主任,你今天高升了,是不是该……嘿嘿……表示表示呢?”

  “对对对!”李振趁机忙道,“唐主任,今晚上……你是不是该……嘿嘿……”

  唐逸听着,瞧着他俩,便是回道:“我草,瞧你们俩那样儿,不就是请吃饭么?多大点儿屁事呀?成了,今晚上老规矩,一锅鲜摆一桌!”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李振忙是笑嘿嘿的走进了办公室,冲唐逸的办公桌前走去了……

  刘海也忙是跟上了。

  他们两色货到了唐逸的办公桌前,刘海回头看了看门口,见得陆文婷早已不在了,于是他忙是正转头来,笑嘿嘿的冲唐逸问了句:“唐主任,你刚刚……在办公室……不会和陆文婷那个啥了吧?”

  唐逸听着,嘿嘿的一乐,然后故作正经道:“刘海同志,你说啥呢?刚刚我可是跟陆文婷同志在办公室探讨工作,明白?”

  见得唐逸那样,李振忙是笑嘿嘿的问了句:“那,唐主任,探讨的怎样呀?”

  “嘿……”唐逸嘿嘿的一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

  刘海那货忙道:“唐主任,刚刚我们在门口可是听见你吹响了成功的号角哦!”

  “我草!”唐逸急忙道,“原来……你们这两色货一直在门口偷听动静来着是吧?”

  李振乐嘿嘿的言道:“唐主任,你还是快跟我们俩分享一些成功的喜悦吧。”

  唐逸故作模样的看了看他俩,回道:“这是工作上的秘密,你们俩就别问了吧。”

  “……”这晚,在一锅鲜,陆文婷和唐逸、李振、刘海他们三个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一回想起下午在唐逸办公室和他做的那事,她的两颊就莫名的羞红了……

  不过,唐逸那货心里则是美滋滋的,心说,娘西皮的,原来自个用一个办公室就是方便呀,好处多多呀,没想到在办公室做那事的滋味还真是蛮奇妙的,嘿嘿……

  刘海一直在偷偷的瞄着陆文婷,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心说,妈的,老子追你这婆娘时,怎么追你都不答应,当时老子还以为你这婆娘有多正经呢,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原来你这婆娘也是烂货一个,被人家唐逸在办公室就给草了,真是贱呀,太贱了呀,想想,我刘海都觉得恶心人……

  李振也一直是闷闷不乐的,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陆文婷原本也不属于谁的,谁有本事谁就上呗,想通这个问题后,李振心里也就豁然开朗了。

  这晚,陆文婷一直羞于看李振和刘海,只是偶尔会偷偷的瞟唐逸一眼,暗自心说,你个死流氓,害死人家了啦,哼,下午在你办公室和你做那事的时候,指定被李振和刘海偷看到了,真是羞死个人哒,哼,下回说什么,我也不会在办公室和你做那事了啦……

  唐逸总觉得这晚的气氛不大对劲似的,好似很沉闷,于是他忙是端起了酒杯来:“来来来,喝酒!”

  李振忙是响应号叫的端起酒杯来:“喝酒喝酒!”

  刘海继续愣了一会儿,然后忽然亢奋的端起酒杯来:“来,喝酒吧,干了哈!”

  还没等碰杯,刘海自个一仰脖子,就是咕咚一声,一口干了杯中酒。

  李振瞧着,心说,我草,刘海这货是不是发疯了呀?是不是想借酒消愁呀?妈的,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至于这样么?再说了,女人这东西本来就是谁有本事谁就上呗,你刘海就算是把胃喝穿孔,她陆文婷若是不愿意被你上,她也是死活不会脱裤子的呀,真是的!

  李振正想着,刘海又是自个倒满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又是一口闷酒……

  唐逸瞧着,见得刘海那货这晚有些反常,于是他不由得问了句:“我草,刘海这是怎么了呀?”

  刘海有几分醉意的一声苦笑,回了句:“我没事。”

  李振忙是说道:“唐主任,别管他那货,他就那样,时不时的会发发疯。”

  其实唐逸心里明白是因为陆文婷,所以他有些囧色的一笑,说道:“都是哥们,有啥不痛快的就说出来呗,有啥大不了的呀?”

  与此同时,唐逸这货心里则是在想,反正陆文婷也被老子给破处了,你刘海要是不嫌弃的话,老子就帮你撮合撮合吧,要是嫌弃的话,那就没辙了……

  这晚,最后,刘海果然是自个将自个给喝倒了,李振心里明白,也就是因为陆文婷,刘海心里感觉憋闷,所以他自己将自己放倒了。

  没辙,毕竟是好哥们,所以李振也只好背着刘海那货回了宿舍。

  等李振背着刘海回去后,唐逸和陆文婷也往回走了。

  回到宿舍,陆文婷也懒得回她自己的房间了,直接就跟着唐逸去了他的房间。

  女孩子嘛,都这样,一定被男人给拿下了,她就是缠着不放,恨不得连上个厕所都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