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5章 匿名传呼

   唐逸这货反正也是不怎么想事,既然陆文婷要这样黏着他,那么他也就只好睡睡再说咯。第二天早上上班后,唐逸还没去找卢开明乡长要钱,卢开明乡长就自个主动给唐逸去了个电话,说了句:“小唐呀,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

  待唐逸到了卢开明乡长的办公室,只见卢开明就将一个牛皮纸信封顺着办公桌推到了唐逸的跟前,并且微笑道:“小唐呀,这里应该够你去江阳市的路费了。你可得记得哦,在你安伯面前替我说上几句好话哦。”

  唐逸瞧着那个牛皮纸信封鼓鼓的,里面不说一万,至少也有八千,于是他小子暗自偷笑不止,然后却是故作模样的冲卢开明说道:“卢乡长呀,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哦,这事情……我一定会替你办的,但是……结果如何我可就不敢担保了哦。我想卢乡长您也知道,毕竟市常委书记是我安伯,不是我唐逸,所以我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将事情办得啥程度。”

  卢开明听着,忙是微笑道:“没事。只要你小子替我在你安伯面前说好话了就成。”

  “这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那就成了。”

  “那……”唐逸瞧了瞧办公桌上的那个牛皮纸信封,“这路费……我可就收下了哦?”

  卢开明忙是微笑道:“收下吧!”

  于是,唐逸也就伸手拿起了那个牛皮纸信封来,暗自心说,妈的,这可是你卢开明这狗东西自愿给老子的钱哦,可不是老子打劫你的哦,嘿嘿……一会儿,待唐逸从卢开明的办公室出来后,他小子忙是乐嘿嘿的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关上门,忙是将信封里的百元大钞拿出来点了点……

  待点完过后,他小子不由得乐道:“嘿……看来卢开明这狗东西还蛮讲究的嘛,居然凑了这么一个吉利的数字——八千八百八十八!这不就是发发发发的意思么?哈……”

  不由得,唐逸这小子又是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送礼也是蛮讲究的嘛,算是老子学了一招,嘿嘿……这天上午,李爱民偷偷的跑去了乡中学找杜薇老师去了,主要是想问问杜薇老师,看她是不是跟唐逸有那个什么关系?

  尽管他在心里想明白了,不打算找唐逸的麻烦了,但是忽然想起那事来,他心里还是觉得蛮不得劲的似的……这会儿,唐逸那小子没啥事干了,也就呆在办公室默默的看书。

  这段时间,他打算好好的研读研读安永年送他的那两本书。

  唐逸这小子也不傻,也知道想要在官场上好好的混下去,没有学识和见地是不成的,所以目前对于他来说,学习是首位。

  整个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度过了。

  待到唐逸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忽然,他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忽听BP机响了,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靠,又会是哪个小婆娘痒得想找老子睡她呀?

  待他掏出BP机一看,只见屏幕显示着:“小子,你的末日到了!”

  瞧着就这么一行字,唐逸皱眉一怔,气就不打一处来了,心说,麻痹的,这是谁呀?有种你就留个姓名成吗?老子整不死你才怪呢?搞个匿名传呼干蛋呀?真是个没种的货,还敢威胁老子说老子的末日到了?草,既然是个没种的货,那老子还理会他干蛋呀?走了,老子吃老子的饭去了……待到唐逸刚到食堂门口,忽然,他的BP机又‘哔哔’了两声。

  听着BP响了,唐逸又掏出BP机来,看了看,只见屏幕上又是显示着:“小子,我再次警告你,你的末日到了!”

  唐逸不由得暗自怒道,我草他呢,这货还真他妈来劲是吧?麻痹的,要是让老子查出了他是谁的话,一定整死他!

  可是想来想去的,他一时也无从下手,不知道该怎样去揪出这个人来?

  唐逸是想了又想,怎么想也不能确定是谁干的?

  因为他忽然细细算了一下,他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一定不在西苑乡。

  因为在西苑乡,他觉得他也没有得罪过谁。

  那么究竟会是谁呢?

  唐逸又是皱眉想了想,是平江县县长周长青的儿子周皓?还是江铭呢?又或者是……李俊那货?至于……安永年的儿子安华嘛……应该没有这种可能了吧?那……

  对了,格老子的,貌似老子在平江和江阳都有得罪几波不知姓名的傻X,也有可能是他们吧……

  麻痹的,郁闷的就是,这货没种留下姓名,真够他妈没种的!

  他正想着这事呢,谁料,他手头的BP机又‘哔哔’的响了起来,他忙是一瞧,只见BP机的屏幕显示着:“小子,你的末日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

  这回,气得唐逸没差点儿将BP机给摔了。

  要不是人事科的秦妍科长及时冲他打招呼的话,没准他小子还真将手头的BP给摔了。

  秦妍科长正来食堂吃饭,瞧着唐逸呆呆的站在食堂门口,于是她忙是招呼了一声:“唐逸,你傻站在这儿做什么呀?”

  唐逸回头一看,见得是秦妍科长,于是他忙是微笑道:“秦姐。”

  “好啦,别傻站这儿了,走吧,我们一起吧,去吃饭吧。”

  “好的。”待进了食堂后,唐逸也就暂时将那匿名传呼事件给抛在了脑后。

  他和秦妍一起去排队打了饭后,两人也就挑了个最安静的位置,围着餐桌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坐下后,无意中,唐逸的目光又是扫到了秦妍科长的领口内,只见那对白嫩鼓荡的上半球甚是招眼,尤其是中间那道深深的白沟,更是深藏内涵呀。

  秦妍科长拿起筷子来,打算吃饭的时候,忽见唐逸的目光有些不大对劲,闹得她面色泛羞,忙是娇羞的微笑道:“你小子在看什么呢?”

  唐逸忙是愣过神来,囧囧的一笑,看了看秦妍科长,回了句:“没啥。”

  秦妍科长毕竟是有所经历的成熟的女子了,所以见得唐逸那样,也就没再说啥了,只是面色泛羞的瞧了他一眼。

  当然了,她那样子不难看出,她对她自己胸口那对鼓荡之物还是蛮满意的。

  正当唐逸和秦妍在一起用餐时,忽然,他兜里的BP机又响了起来:“哔哔……”

  忽听这动静,唐逸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麻痹的,这匿名传呼还没完了是吧?

  待他掏出BP机一看,这回的内容却是意外的有所改变:“请速回电至6362XXXX,江倩。”

  呃……

  唐逸暗自一怔,心想,怎么会是江秘书呀?

  江秘书就是安永年的办公室秘书,名叫江倩。

  唐逸瞧着是江倩打来的传呼,于是他忙是埋头三扒两咽的吃完了盘中餐,然后冲秦妍说道:“秦姐,你慢慢吃哈,我去回个电话。”

  秦妍见得他那般的着急,忙是点头道:“好吧,你去吧。”于是,唐逸速速跑回了他的办公室,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就给江倩回过去了电话。

  原本他小子是打算用他的大哥大回电的,可是想着大哥大的电话费得自己负责,而办公室的电话费则是由乡政府负责,所以他小子也就跑回了办公室给回电。

  待电话接通后,电话那端的江倩声音娇甜的问了句:“请问是唐逸吗?”

  “我是。”唐逸忙是回道,“你是江秘书吧?”

  “对。是我。”

  “江秘书,你找我……有事呀?”

  “嘻……”电话那端的江倩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也没有什么事情的啦,我就是想……感谢一下你的啦!”

  “感谢我?”唐逸不解的一怔。

  “对呀。”说着,电话那端的江倩羞红的双颊来,“上回……我到西苑乡的时候,你不是帮我开了一付中药的药方吗,后来回江阳后,我就按照你的那药方去抓中药吃了,之后……嘻……我这次……那个……月事的时候,小腹真的不痛了耶,嘻嘻……谢谢你哦!”

  听说是这事,唐逸忙是回道:“就这点儿小事,江秘书你还谢什么呀。”

  “那怎么能行呢?上回你给我开药方的时候,可是没有要我一分钱,所以我起码也得谢谢你吧?”说着,江秘书话锋一转,“好啦,这样吧,下回呢……你若是来江阳市的话,你就给我电话,到时候我一定请你吃饭,嘻,怎么样?”

  “嗯?”唐逸皱了皱眉头,“江秘书呀,不用了吧?”

  “不行的啦!我一定要请你吃饭的啦!好了啦,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的啦!”

  “……”

  这周后,周一一早,唐逸就乘坐早班车抵达了平江,打算前去平江党校报到学习。

  之前,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已经帮他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要他这天直接到平江党校去找严校长就好了。

  这天是八月三号。

  对于平江,唐逸还是非常熟悉的。

  出了平江汽车站后,他就朝公交车站走去了,打算乘坐7路车去平江党校。平江党校位于城北近郊,挨着清水河,那儿的环境甚是幽静。

  待唐逸在平江党校这一站下车后,刚要扭身朝平江党校走去,忽然,他兜里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等唐逸掏出BP机一看,只见又是匿名传呼,屏幕上显示着:“小子,你的死期快要到了!”

  唐逸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我就草你姥姥的,这人究竟是他妈谁呀?怎么就……隔三差五给老子来这么一个匿名传呼呢?真是他妈郁闷!!!

  皱眉怔了怔之后,没辙,唐逸只好暂时不予以理会,扭身朝平江党校走去了。待唐逸走到平江党校校门口时,莫名的,只见一辆宝马车在他跟前缓缓的停了下来……

  不过,唐逸也没有注意,不觉得这车是冲他停下来的,所以他只顾直奔校内走去。

  就在唐逸继续往里走了几步后,江岩忙是探头出车窗外,扭头冲唐逸的背影嚷了一嗓子:“嗨,哥们!”

  唐逸听着,皱眉愣了愣,然后才缓缓的止步,回头一瞧,见是江岩,他不由得欢喜的一乐:“嘿……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