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6章 礼貌

   江岩欢喜的嘿嘿的乐着,答非所问的问了句:“你怎么来这儿了呀?”

  “我来这儿学习呀。”唐逸回道。

  “学习?”江岩不由得一怔,欢喜道,“你说你来平江党校学习?嘿……那,哥们你是不是要提干了呀?”

  唐逸有些懵怔的囧笑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乡政府安排我来这儿学习的。”

  “那……恭喜你,哥们!应该是你要被提干了!”

  听得江岩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乐了乐,然后又是问了句:“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呀?”

  “哦。”江岩应了一声,然后回道,“那个什么……我来这儿办点儿事情。”

  说着,江岩话锋一转,笑微微的说了句:“对了,哥们,我们什么时候切磋功夫呀?”

  “这个……”唐逸皱眉想了想,回道,“最近这十来天我都在平江。”

  “那?”江岩想了想,“这样吧,哥们,晚上我跟你联系。”

  “好呀。”唐逸忙是回了句。

  “那好了,哥们,你去忙吧。我也得赶紧回集团了。”

  “……”之后,唐逸望着江岩驱车离去后,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江岩来这儿干啥呀?他不是江夏集团的董事长么,难道搞企业的也要来党校学习么?唉,算球了,老子管他那些干啥呀,老子还是赶紧去找严校长报到吧……

  于是,唐逸也就扭身继续朝党校内走去了。

  从校门进来的这条道,两旁都是给人古老感觉的大榕树,树枝在道路的上空交错成荫,朝阳从树叶的缝隙中星星点点的撒下,落在道路上,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

  沿着这条一直往里走,然后右转,便可见得一幢约莫五六层的楼房耸立于眼前。

  唐逸望着眼前的这幢楼,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应该就是党校的教学大楼了吧,于是他也就迈步朝大楼的正门走去了。

  进得大楼内的大堂,便可见大堂的左右两面墙上张贴着许多有关党的宣传和人物什么的,正面墙上则是一副大字,写的是党校的校训,旁边还有毛爷爷的题词:为人民服务。

  瞧着这些,唐逸像是有所被感染了似的,顿时觉悟,心想,他姥姥的,老子终于明白了,原来所谓的党政干部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正在他有所顿悟的时候,忽然,有个女子从他身旁无声无息的经过……

  嗅着那女子旋旖的一路幽香,唐逸不由得浑身一颤,忙是扭头冲那女子的背影望去,冲她嚷了一声:“喂!”

  那女子听着,不由得缓缓的止步,忽然一个转身,那头乌亮的秀发随之飘动,旋旖起一股幽香扑鼻,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唐逸:“这位同志,请问你是在叫我吗?”

  唐逸只觉眼前一亮,暗自震惊不已,哇,好美呀……

  那女子见得唐逸一副呆傻的样子,又是言道:“同志,你听见我在说话了吗?”

  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又是打量了那位女子一眼,瞧上去,那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典型的御姐型,肤若白玉,眸若秋波……

  不由得,唐逸嘿嘿的一笑,问了句:“你知道严秀雅的办公室在哪儿么?”

  忽听唐逸这毫无礼貌的贸贸然的一问,莫名的,那女子流露出一脸的不悦,不爽的翻了个白眼,心说,又是个土包子乡干部吧?不懂礼貌!看来……我得好好教训教训他才是?

  暗自心说着,忽然,那女子冲唐逸回了句:“不知道,你自己找吧。”

  忽见那女子的那种态度,唐逸皱眉一怔,不爽的瞧了瞧她:“呃?我说,大婶,你怎么这态度呀?”

  “谁是大婶了呀?”那女子嗔怒的一瞪眼,“你眼瞎呀?”

  “那个……”唐逸不由得囧了囧,“姐姐,你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呀?”

  “我跟你很熟吗?我凭什么就要对你态度好呀?”

  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不由得囧囧的打量了那女子一眼:“怪不得你老有痛经现象,原来是肝火太盛。”

  “你……”那女子急了,同时两颊羞红,“你说什么呢?无耻!”

  见得那女子又是羞臊又是急眼的,唐逸这货趁机笑嘿嘿的说了句:“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呀?”

  “就算你说中了,又管你什么事呀?”

  “喂喂喂,我说,姐姐,咱们不带急眼的成不成呀?再说了,我也没有啥地方得罪你吧?就算你痛经不管我的事情,但是既然我能一眼瞧出来,就证明兴许我能帮你医治好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那女子仍是不爽的白了白他,又是撇了撇嘴,然后愣愣的瞧了瞧唐逸,不由得心想,这个死家伙,他怎么就知道……人家痛经呀?我好像不认识他耶?那他怎么就……难道他是医院的党政干部……

  想着,那女子忽然冲唐逸问了句:“你找严秀雅有事呀?”

  “哦。”唐逸忙是微笑道,“那个啥……是这样的,我今天是来找严秀雅报到学习的。”

  “谁推荐来的呀?”

  “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

  “你是……西苑乡的乡干部,还是西苑乡医院的党政干部呀?”

  “乡干部。”

  “推荐信呢?”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呃?我说,姐姐呀,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就是严秀雅。”

  “啊?”唐逸不由得一怔,忙是囧笑道,“原来您就是传说中的严校长呀,失敬失敬!”

  趁机,严秀雅训斥道:“现在你知道失敬了呀?真不知道你这位乡干部是怎么当的?连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找人问事,不说先称呼同志,但你起码也得说个‘请’吧?有你这样的乡干部,估计你们西苑乡也好不到哪儿去?”

  忽见严秀雅校长如此严厉的训斥,简直就是打击报复,唐逸忙是囧笑道:“我说,严校长,咱们党组织的人员不都说宽宏大量么?怎么您就……这么小肚鸡肠呢?刚刚那样问话,是我的不对,但是咱们乡村里头说话都是那样直来直去的,习惯了,所以……还望严校长您多多海涵哈!”

  这番话说完后,还没等严秀雅说啥,唐逸他自个就小有得意的心说,呃?娘西皮的,看来老子自学过后,就是有点儿效果哦,没想到我唐逸也能说出这等高水准的话来,嘿嘿……

  不过,唐逸这话确实是说得严秀雅一愣一愣的,一时都语噎了,没辙,最后,严秀雅也只好白眼一瞪,说了句:“成了,跟我上楼吧。”在跟着严秀雅上楼的时候,唐逸不由得心想,他姥姥的,这党校怎么还整个女人当校长呀?这……岂不是阴盛阳衰么?妈的,何止我们这些党干部都跟在女人底下混么……

  再说了,就这校长长得这么漂亮,就她讲课,谁还会认真听呀,不都盯着她看了呀?

  不过嘛……

  唐逸又是心想,娘西皮的,弄个这么美的女人当校长也好,至少老子在党校这十来天不会那么闷,嘿嘿……待严秀雅领着唐逸到了她办公室后,就冲唐逸来了个下马威:“记住,你在党校学习期间,最终的综合成绩还得由我来给你评定的,所以你最好表现好一点儿,老实一点儿!否则的话,我就会在你最终的综合评定书写上你什么都不合格,不予以此次结业,明白?”

  由于头天是各乡镇推举这次来党校学习的乡干部们的报到时间,所以上午也就没有开课。

  唐逸被安排进临时的宿舍后,见得上午没课,所以他小子也就跑出去玩去了。

  反正下午要两点半才开课,所以唐逸这小子也就觉得时间有富裕,便给刘晓静打了个传呼。

  待刘晓静给回过电话来,唐逸便是问她有没有时间,约她中午一起吃饭。

  刘晓静这会儿在上班,也没有说太多,就说中午十二点半在留园小吃街见。

  跟刘晓静约定后,唐逸也就下意识的朝留园小吃街那方溜达去了。

  正在他在街道上百无聊赖的溜达着时,忽然,意外的,胡斯淇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后,胡斯淇莫名的问了句:“你有时间吗?”

  唐逸皱眉一怔:“你……有事找我呀?”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告诉你……我后天要出国留学了。”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说,唐逸皱眉怔了怔,心想,娘西皮的,这婆娘究竟啥意思嘛?要不好久不跟老子联系,像是从此她就在地球上消失了似的,忽然来一个电话,就跟老子说,她要出国了,究竟啥个鸟意思嘛……

  由此,他不由得又回想起了上回在江阳市的时候,被胡斯怡安排他们俩见面的那一次的事情来……

  想着这些事情,唐逸不由得心说,他姥姥的,你这婆娘要是不喜欢老子的话,就别来骚扰老子早已平静的心成不?触动了老子的心弦,你这婆娘又忽然一下子跑得没影了,这岂不是折腾老子么?有你这么玩的么?简直就他妈不按照套路来,郁闷!要么你这婆娘就直直白白的跟老子说,说你喜欢老子,只是你妈不同意而已,要么你这婆娘干脆从老子的视野消失算球了呗?老子只是个小农民,没有那么多心思跟你玩你认为的罗曼蒂克……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得唐逸许久无话,她不由得言道:“唐逸,你……在听吗?”

  “在。”唐逸忙是回道,“我听清了,你说你要出国了嘛,那你就出国呗。”

  “可是……”电话那端的胡斯淇不由得有些伤神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出国吗?”

  “你啥也没有跟我说,我怎么会知道呢?”唐逸有些气恼的回道。

  “难道……我妹妹她……没有告诉你吗?”

  “她只跟我说,你妈不许你和我在一起。”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我也知道,你妈肯定是不会准许你跟我在一起的。因为我是小农民嘛,你可是江阳市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一枚,你妈又怎么会准许你和我在一起呢?所以你要出国就出国吧,反正跟我也没啥关系。再说,我现在过得很好。”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着,伤神的愣了愣眼神,然后娇柔的低声道:“那……如果我说……要你等我三年,你会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