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7章 胡斯淇忽来的电话

   唐逸张嘴就回了句:“会呀。”

  “真的?”电话那端的胡斯淇欢喜道。

  “真的。”

  “为什么呢?”

  唐逸回道:“因为我今年才20岁,咱们国家的法定结婚年龄,男的是22岁,所以我现在也不能结婚不是么?所以我也只能等到满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再说咯。”

  “……”气得电话那端的胡斯淇一阵语噎,然后‘啪’的一声就撂断了电话,暗自嗔怒的骂道,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回答我呢?你就不能说是你喜欢我,所以不论等我多久都愿意吗?该死的唐逸,万恶的唐逸,你就是死混蛋!大混蛋!臭混蛋……听得胡斯淇突然‘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唐逸不由得郁闷的怔了怔,心说,我草,这又是啥意思呀?‘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啥意思嘛?唉,老子真是搞不懂这婆娘,挂就挂了吧,反正老子也知道睡不上你这位千金大小姐,更别说娶你过门了……中午十二点半,刘晓静准时来到了留园小吃街,直接给唐逸的大哥大去了个电话,说她在那个什么麻辣烫店门口。

  于是唐逸朝那方找去了。

  待刘晓静扭头瞧着唐逸沿着街道一路走来时,她忙是欢喜不已的冲唐逸招了招手:“喂!唐逸,这儿!”

  听声音,唐逸扭头望来,见得是刘晓静,他欢喜一乐:“嘿……”

  瞧着唐逸那家伙笑嘿嘿的走近时,刘晓静就好奇的问了句:“你怎么又来平江了呀?”

  “学习呀。”唐逸欢喜的回道,“这次我要在平江党校学习十天,这十天我都要呆在平江。”

  “真的?”刘晓静不由得欢喜道。

  “真的。”

  “嘻……”刘晓静开心的一笑,“那我晚上就可以找你玩了,哈!”

  见得刘晓静那般的欢喜,唐逸也是开心的乐了乐,暗自心说,还是刘晓静这样的婆娘好,直来直去的,没有那么多心眼,虽然没有胡斯淇那婆娘漂亮,但是她也不丑呀,就她站在这大街上,老子刚刚也发现有好多男的瞧着她时都是眼睛放蓝光的呀……

  刘晓静见得唐逸在傻乐着,于是她忙是微笑道:“好啦,我们赶紧去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吧。因为我下午还要赶回去上班啦。”

  “……”于是,唐逸也就和刘晓静随便找了个麻辣烫店,吃了顿午饭。

  午饭后,由于刘晓静要着急赶回去上班,唐逸也得回党校开课,所以也就散了。

  临别前,刘晓静说晚上找他玩,可是唐逸说今晚上可能不成,到时候可能那个江夏集团的董事长江岩会找他?

  于是,刘晓静也说那就等晚上再电话联系。

  瞧着刘晓静走了后,唐逸也就扭身朝留园小吃街的公交车站走去了。

  因为这会儿步行回党校恐怕赶不上时间了,所以他也就打算坐公交车回去。

  然而就在唐逸刚走到公交站,忽然,莫名的,胡斯淇又给他来电话了。

  唐逸接通电话后,听又是胡斯淇,于是他便是问了句:“之前的那个电话怎么突然断线了呀?”

  不问还好,这一问,气得胡斯淇嗔怒的回了句:“断你个头!”

  “呃?”唐逸猛的一怔,“怎么……你突然变得娇蛮了呀?”

  “不行吗?”

  “行。当然行。”唐逸回道,“反正你是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一枚,所以就算不行也得行咯。”

  “我没有心情跟你斗嘴!”说着,胡斯淇话锋一转,问了句,“你今天下午……能来一趟江阳市吗?”

  “啊?”唐逸猛然一怔,心说,我草,这不是玩老子么?之前那么长时间,也不见你个小婆娘的约老子去江阳市,可偏偏赶在老子今天头天来平江党校学习,你要老子去一趟江阳市,这不是非得让老子头天就缺课么……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得唐逸那么反应,于是她伤神的愣了愣眼神,忙是说道:“你要是……来不了,就算了吧。反正……我就是想在……出国前见你一面。”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紧绷头皮、皱了皱眉头,然后豁出去的说了句:“好吧,那我这就去江阳市吧。”

  “……”待电话一挂,唐逸打车就奔平江汽车站而去了。

  偏偏赶巧似的,这会儿还遇上了一位宰客的黑的哥,在平江汽车站前缓缓的停稳车后,那的哥扭头就冲唐逸说了句:“两百,谢谢!”

  唐逸这小子天生就不是那二百五,听得那的哥这么的说,气得他张嘴就说了句:“麻痹的,要不要老子再加五十凑个傻数呀?”

  那的哥忽听话音不对,立马就虚张声势的瞪眼瞧着唐逸:“你什么意思呀?”

  “草,麻痹的,老子还没问你啥意思呢?”

  “打车就得给钱,明白?”

  “我草你姥姥的,你是不是看老子是农村人头一回打的呀?宰客也不带你这么宰的吧?从留园小吃街到平江汽车站,顶多也就二十块,你却他妈张嘴就是二百,老子看你长得倒像是二百五!”

  那的哥见得唐逸在语言上还挺硬气的,于是他再度虚张声势,怒眼瞪着唐逸:“也就是说,你不给咯?”

  唐逸懒得跟他废话了,掏出钱包来,从中取出二十元来,甩给了那的哥,然后推门就下车了。

  忽见是这情况,那的哥眼疾手快推门下车:“你还想跑怎么地?”

  唐逸回头回道:“麻痹的,这会儿老子赶时间,没功夫跟你废话!但是你最好别惹毛了老子!”

  可是那的哥不听劝,一个箭步追上前去,一把拽住唐逸的胳膊……

  见他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唐逸忽的一晃胳膊,甩开那的哥的手,扭身过来,一个弓步上前,一拳就将那的哥掀翻在地。

  然后,唐逸扭头瞧着一旁的花坛里有块砖头在那儿,于是他直奔过去,伸手抄起那块砖头,回身走到车前,就是直接朝车挡风玻璃砸去……

  ‘蓬!’

  一声巨响过后,便是一阵稀里哗啦的碎玻璃声……

  唐逸还未罢休,又是朝车窗上狠踹了几脚,将车窗的玻璃也踹得稀巴烂……

  那的哥从地上爬起身后,忽见车子的前后玻璃和车窗玻璃都被唐逸砸得个稀巴烂了,他这个心痛呀,呆呆站在那儿是欲哭无泪的……

  砸爽了后,唐逸扭身朝那的哥走过去,将两张百元大钞甩在那的哥的脸上:“拿去卖药去!”

  完了之后,唐逸扭身就朝汽车站内走去了。

  当的哥愣过神来,一回头,只见唐逸已经没影了,早就消失于了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此时此刻,那的哥心里的这个郁闷呀,蹲下去,拾起地上那两百元,暗自苦闷道,麻痹的,就光换块挡风玻璃两百块都不够呀,这……我草,这小子也太狠了点儿吧?回头不要在平江被老子碰见,否则的话,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

  心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那的哥想着这车前前后后的玻璃还有车窗玻璃都被砸了,就光重新换上这些玻璃就得一两千以上,他心里这个后悔呀,心说,妈的,看来这年头不好混呀,作为的哥我他妈容易吗?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我他妈一个月才赚两三千而已,想要宰个客,车玻璃还他妈全被砸了,这回……老子算是赔得个老b朝天了呀,看来这以后……还真他妈不能乱宰客了呀……唐逸进了车站,惶急去售票处买了张去江阳市的车票后,就忙是去检票上车了。

  待上了去往江阳市的大巴车后,在座位前坐好,他总算喘口气了。

  待喘匀气后,唐逸忙是看了看时间,见得这会儿才一点多钟,于是他心想,到江阳市也就一个小时,那么去江阳市见胡斯淇一面,再往回返,估计下午四点钟就能返回平江,那么还能赶去党校听上一节课……

  毕竟这天是头天来党校学习,这个很重要,再说,他一来党校就给严秀雅校长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要是真惹急了严秀雅校长,不予以他这期结业的话,那么就麻烦了。

  想着这些,唐逸忙是掏出大哥大来,给胡斯淇打去了一个传呼。

  待胡斯淇给他回过电话来,他慌是告诉胡斯淇,要她江阳市汽车站等着他,他只能见她一面,就得着急返回平江了。

  由于着急,所以唐逸也就没有在电话向胡斯淇解释为啥要着急返回平江了。大约四十来分钟后,坐在大巴车上的唐逸眼瞧着就快抵达江阳市了,忽然,平江党校校长严秀雅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严秀雅就很严厉在电话里质问了一句:“你知道下午两点半开课吗?”

  忽听严秀雅如此严厉的质问道,吓得唐逸浑身一颤,然后忙是转溜了一下双眼珠子,灵机一动,慌是言道:“那个啥……严校长呀,我……知道是下午两点半开课,但是……我头一次来平江,所以很激动,就趁机出来转转,可是……我现在居然迷路了,回不了党校了。”

  气得严秀雅也只好言道:“乡干部就是乡干部,典型的土包子,来个平江你至于那么激动吗?又不是到北京,真是的!那个什么……你说说吧,你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吧,我开车过去接你吧!”

  “啊?”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又忙是机灵道,“那个啥……严校长呀,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儿?但是我刚刚问了一下,他们告诉我,顺着这条道就能到平江党校了,所以……严校长,还是不劳驾您了吧,我自己走回去吧。”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闷闷的想了想,然后言道:“那成吧,先这样吧!不过,你最好是快点儿回来!”

  “好好好!严校长,我一定尽快!”

  于是,电话那端的严秀雅也就气恼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严秀雅挂断了电话后,唐逸暗自一喜,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老子还是蛮有天赋的嘛,嘿嘿……一会儿,当唐逸抵达江阳市,在江阳汽车站下车后,就只见胡斯淇早已在一旁等着了。

  瞧着胡斯淇默默的站在那旁等着,唐逸不由得竟是愣了一下,呆愣的望着那旁的胡斯淇,像是有点儿羞于靠近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