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8章 我又不是神仙

   胡斯淇默默的站在那旁的小卖店前,一直愣着神,所以她还没发觉唐逸已经下车来了,她依旧就那样的默默的低头瞧着跟前的地面,像是在辨认地上那块儿的纸片究竟是钱还是纸似的。

  唐逸平息了自个的复杂心情后,然后也就尽量笑微微的迈步朝胡斯淇走去了……

  待胡斯淇感觉到有人朝她正面走来时,她不由得缓缓的抬起头来,见是唐逸,她的心砰然一跳,然而她又尽量装作淡定的瞧着唐逸,也不说话。

  唐逸见得她那样,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他嘿嘿的一笑,说了句:“你怎么不说话呀,胡老师?”

  胡斯淇继续愣愣的看了看唐逸,然后莫名的说了句:“我就是想……看看你。”

  唐逸感觉莫名其妙的,便是闷闷的说了句:“我有啥好看的呀?”

  胡斯淇听着,又是定睛的看了看他,然后答非所问的回了句:“你还要着急赶回平江……有什么事情呀?”

  “今天是我头天到平江党校报到学习,下午还有课呢。”唐逸回道。

  胡斯淇猛的一怔:“什么?你到平江党校学习?”

  “嗯。”唐逸点了点头。

  “你……当干部了?”

  “嗯。”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什么干部呀?”

  “肯定跟你老爸是没法比了。”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呀?好像我爸跟你有仇似的?”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声冷笑,然后言道:“你说你想见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么?”

  “当然不是。”胡斯淇有些生闷气的回道,“我只是想……在出国前,看看你的样子,然后……好……记住你的样子。”

  “你……”唐逸不由得看了看她,“为啥就要记住我的样子呢?”

  胡斯淇终于忍不住气鼓鼓的白了他一眼:“你要是不明白就算了吧!”

  说着,胡斯淇将一张车票递给了他:“给!你要着急回去,那你这就回去吧,车票我已经帮你买好了,你赶紧上车吧!”

  唐逸不由得愣愣的瞧着胡斯淇手头的车票,竟是说了句:“不会是过期的吧?”

  气得胡斯淇拿着手头的车票就甩在了他的脸上:“你去死吧!”

  随即只见胡斯淇扭身就走了……

  唐逸怔怔的愣着眼神,心说,我草,这又是啥意思呀?这婆娘咋还脾气越来越大了呀?

  胡斯淇走远了几步后,回头瞧着唐逸那家伙竟是没有跑去追她,只见她被气得眼泪就下来了,万般气恼的怒道:“这是本姑娘最后一次见你!以后,我出国后,再也不会回来了!祝你好运!死混蛋!”

  恼怒的说完后,只见胡斯淇扭身就跑了……

  这会儿就算是唐逸想去追都追不上了,因为胡斯淇一闪身就消失于了人群当中。

  唐逸继续愣了愣神之后,然后他这货居然还有心情缓缓的弯下腰去,拾起了地上的那张车票来看了看,见是今天下午的回平江的车票,他这货还有心情心说了一句,呃,是今天的呀,不是过期的呀?

  完了之后,他抬头瞧着胡斯淇跑远的方向,不解的皱眉心想,娘西皮的,也不知道这婆娘究竟啥意思?无缘无故的,她冲老子发啥火呀?她也没有说她喜欢我,我怎么会知道呢?以为老子是神仙呀,真是的……

  想着想着,唐逸也懒得去想了,便是心说,得,老子还是赶紧坐车回平江吧。待唐逸乘坐上返回平江的大巴车后,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忽然,胡斯怡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胡斯怡就是一阵怒骂:“你是真笨还是假笨呀?见过笨的,但我也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真是笨得跟猪似的!哼,下回我跟你没完!你居然把我姐姐气成那样,你真行!就算你是头笨猪,那你也该看出来了,我姐姐是因为喜欢你,才决定在出国前见你一面的,可是……你这头笨猪居然把我姐姐给气哭了,哼!”

  唐逸听着,心里还窝着火呢,忙是回道:“她又没有告诉我,她喜欢我,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是神仙!”

  “说你笨得跟猪似的,你还真喘上了呀?你就是天底下最大最大的笨蛋!”

  “喂喂喂,我说,你别只顾着骂我成不?”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哼,我姐姐从来就没有那样伤心的哭过,可是你居然把她给气得哭成了那样,算你狠!我告诉你,关于这事,我会跟你没完的!”

  然而唐逸这货竟是回道:“反正已经那样了,爱咋咋地。”

  “哼!你!我的天呐!你还真是个万恶的唐逸哥哥、该死的唐逸哥哥、天杀的唐逸哥哥!”

  “拜托,你姐姐从来都没有说她喜欢我好不好呀?她突然跑来冲我撒气,我怎么会晓得呢?”

  “要是她不喜欢的话,会冲你撒气吗?她怎么不冲别的男孩子撒气呀?笨猪!”

  “……”

  之后,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就赶忙给胡斯淇打了个传呼,可是胡斯淇没回他电话。

  待回到平江后,他又给胡斯淇打了个传呼,胡斯淇仍是没有回他电话。

  为此,唐逸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回想着此前在江阳市汽车站的见面,他不由得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去追胡斯淇……待回到平江党校后,唐逸的心依旧沉浸在此前跟胡斯淇在江阳市汽车站见面的情形当中,他一直在想,要是之前冲胡斯淇追上去了,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而不是现在这等后悔的心境。

  虽然他回到党校赶上了这天的最后一节课,但是坐在课堂上的他压根就没有心情听讲,根本就不知道都讲了什么?

  这事情总是这样,人生就好像被早已导演好的一幕大戏似的,赶巧似的,这天的最后一节课的主讲则是平江党校的校长严秀雅。

  打自一上课的时候,站在讲台上的严秀雅就开始注意唐逸了,见得他那家伙一直心不在焉的,闹得她也是没啥心情继续往下讲了,于是气得她将手头的粉笔往讲台上一扔,就严厉的点名道:“唐逸同志,起立!”

  与唐逸同座的那个三十来岁的美妇扭头瞧着唐逸愣是没有反应,于是她忙是用胳膊蹭了一下唐逸的胳膊,在他耳畔道:“严校长叫你起立。”

  “啊?”唐逸那货如梦惊醒,慌是懵懵怔怔的站起身来……

  严秀雅两眼直瞪着唐逸:“唐逸同志,你来说说,我刚刚都讲了什么?”

  “啊……”闹得唐逸哑口无言的、呆呆的站在那儿,皱眉想了老半天,然后胡编道,“严校长刚刚讲的是……要党内同志不要乱搞那个什么男女关系。”

  气得严秀雅抄起讲台上的课本就朝唐逸砸去了……

  ‘哗!’的一声,课本从空中划过……

  见得有不明物体飞来,唐逸本能的伸手就一把给接住了,得意的笑了笑:“嘿嘿,想玩偷袭,没门!”

  闹得课堂上的其他同志们不由得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气得严秀雅没辙的瞪眼瞧着唐逸:“唐逸同志,我宣布,你被取消了这次的学习资格!”

  忽听这句话,吓得唐逸猛的一怔,然后愣怔怔的瞧着严秀雅:“严校长,您……不会是……动真格的吧?”

  “你觉得我是在跟你闹着玩吗?”

  “不像。”

  “那你这就滚回你的西苑乡去吧!!!”

  没辙,唐逸那货这会儿也只好厚颜无耻的嘿嘿的一笑,言道:“严校长,我知道您是在跟我开玩笑的了,因为我知道您是刀子口豆腐心的了,所以……嘿……您又何必这么认真呢?大不了我向您保证,以后我都好好的听讲!我发誓!”

  “发誓也没有用了啦!”严秀雅气呼呼的回道。

  正在这时候,下课铃又响了起来:“叮叮叮……”

  忽听下课铃响了,严秀雅干脆直接宣布了一句:“下课!”

  说完后,严秀雅扭身就下了讲台,朝门走去了……

  大家瞧着严秀雅出去了后,一个个的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朝唐逸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笑嘿嘿的说道……

  “哥们,你真行!”

  “这哥们还真是太牛了,头天就来了个打道回府,哈!”

  “哥们,我佩服你!牛!”

  “……”

  与唐逸同座的那位美妇见得他们一个个都前来幸灾乐祸的,于是她忙是气愤道:“去去去,你们都一边呆着去!瞧瞧你们,一个个都什么德行呀?咱们还是同志不?”

  见得那美妇如此,忽然有个男子乐嘿道:“喂,我说,余秀芬同志呀,你不会是跟这哥们有一腿吧?”

  原来那位美妇叫余秀芬,是西凉乡的办公室主任,这次被安排来平江党校学习,是因为打算提她为西凉乡副乡长了。

  余秀芬听得那男子那么的说,她白眼一瞪:“信不信老娘抽你呀?这话是随便说的吗?”

  忽见余秀芬火了,于是他们那帮男人也就只好自讨没趣的散了,一个个接二连三的扭身出了教室。

  见得他们都出去了后,余秀芬忙是扭头冲唐逸说道:“呃,小唐同志,你快去严校长办公室找她好好的说说吧。”

  “还能行吗?”唐逸扭头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她。

  “能不能行,你也得赶紧去她好好谈谈呀!”余秀芬忙道,“能来党校学习的机会可是不多哦,要是这就被打道回府了的话,恐怕你将来的仕途就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哦?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说服严校长!你就随便找个借口,跟她死皮赖脸的磨蹭呗,明白?”

  忽听余秀芬这么的说,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灵机一动,忙是笑嘿嘿的说道:“对对对,她刚刚砸过来的课本还在我这儿呢,那我就借口还课本给她吧。”

  “……”一会儿,唐逸这货也只好厚着脸皮拿着那课本来到严秀雅的办公室。

  这会儿,严秀雅正伏案在写着什么,抬头忽见唐逸进来了,气得她一声震怒:“出去!!!”

  “啊?”唐逸被吓得一怔,“严校长呀,我……是来还您课本的。”

  “敲门再进来!”严秀雅忽然说了句。

  待唐逸反应过来,忙是‘哦’的应了一声,然后也只好老老实实的退步到门口,敲了敲那扇本来就敞开着的门:“咚咚咚……”